首      頁 淨土法語 素食護生 佛教知識 在線共修 法師介紹 影音下載 世間百態 法寶流通
最近更新 學習中心 法師開示 佛教故事 網絡皈依 佛電視台 佛友商訊 種植福田 深入經藏
全部資料 電 子 書 居士文章 佛教下載 我要提問 佛教修練 佛教寺廟 學佛博客 菩提文海
熱門文章 網站活動 護持正法 佛教問答   消除業障 佛教新聞 學佛影院 佛教網摘
淨土法門 積德改命 精進念佛 深信因果 用戶中心 熱點專題 戒除邪淫 戒殺放生 學佛感應

   首頁 居士文章 :轉載

河南雪兒師兄在福建愛和生命關懷培訓分享

發布:聖升     日期:2018/7/7 11:16:00     閱讀:    

提示:繁體版為簡體版的濃縮版(不含評論和相關文章),如果需要看全版,請將域名中的big5改成www即可。

 

  河南雪兒師兄福建愛和生命關懷培訓分享

  (李雪枝師兄參加2018年1月6日-20日福建省愛和生命關懷專題培訓:於生命的終點處,安樂生命關懷生命)

  南無阿彌陀佛,各位大德各位同修各位師兄大家好。今天我就把我在福建愛和學習的這個心得,跟大家分享一下。我是1月5號去的福建愛和生命關懷公益協會,去愛和的目的就是學習助念。助念,在我的概念裡面就是念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或者是阿彌陀佛,阿彌陀佛,一直念,結果發現到那兒以後不是這樣的。

  培訓學習的第一天,聖如法師就給我們提出了幾個條件,也就是我們必須要交的作業。 第一天學習就提出的作業是:第一要安裝六字洪名;第二要親臨西方;第三要預知時至。我一聽當時整個人都暈了,我的天哪,這是多麼高的目標啊,我是來學助念的呀,這次上課,助念一個字還沒有講,就提出了這些條件,這些條件都是念佛裡很高的層次,在幾天之內能達到嗎?心裡就是無數的疑問啊,無數的疑問。後來就開始上課,那就學吧,就是想著使勁兒學吧。然後就是開始在第一場打坐運作,第一場打坐運作下就產生了很多狀況啊。剛開始就是發熱,渾身發熱,非常熱,又想想這衣服怎麼這麼厚呀!看看這個場合又不適合脫衣服。忍著吧,然後再後來就呼吸加快,快速的呼吸,就像是跑步,跑得很快的那種,極速喘息的那種呼吸。但是這個時候想著師父講的“不能把佛號給丟了”,然後就緊跟著一句佛號,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一直在使勁兒念,再後來呼吸變細變長,然後變弱,呼吸越來越弱越來越弱,我自己知道,我要再這樣呼吸兩下,我這邊呼吸就斷了。然後這個時候心裡想,我可不能死呀,我的後事還沒交代,我女兒還不知道呢,我要是死了咋辦呢?在這就死了,這也沒辦法交代。咱給這個愛河生命關懷也會增加很大麻煩,不能死。然後這個念頭兒啊,一想,眼前這些全部就消失了,以後我就睜開眼睛看,一看各位同學都還在靜坐,師父也還在運作。

  我想那就再接著再繼續,閉著眼睛重新開始吧,這又進入,又進入了以後,一會兒的話,眼前就出現了一個鬼臉兒,出現鬼臉以後,心裡倒是說不恐懼,不害怕。這時候反正知道肯定是跟我有緣的,然後我就說:你是誰呀?你是誰呀?你出現一個這樣的相貌,我咋能認識你呀?我又不認識你!你要是說想讓我寫牌位你就告訴我個名字呗,你想讓我幫你,你就告訴我一個名字呗,我好給你寫牌位啊,超度你。然後這時候整個虛空感覺就好像沙塵暴一樣,灰色的沙子,旋轉旋轉像旋風一樣慢慢的這樣一旋轉。過來以後這個鬼臉就消失了,然後就是我一個同學出現在我的面前。這個同學呢,就是我初中時候的同學,一個男生啊,他當時十六歲比我們大一兩歲吧。

  他這個學業還沒有完成,初中沒有畢業,然後就接他父親的班兒,去鐵路上上班去了。我們當時都還挺羨慕他的,挺羨慕他!看人家不用上學了,不用學習了,還可以掙錢。結果一個月後就傳來了消息,說他死亡了,就是從火車上掉下來。因為他在火車後面工作,當時當車長,就是搖旗搖燈的那種。後來就是在火車變換車道的時候是被後面的火車給壓死了。哎呀,你看就知道了當時才十六歲呀,這時候人家就能找到我,而且已經幾十年了,他也沒有得度,他十六歲,我那時候可能是十四歲吧,然後幾十年他都沒有得度。

  後來我就告訴他,我說你看看我寫的牌位啊,都在那個桌子上放著。你趕緊到那兒桌子牌位下面去等著。阿彌陀佛來接你的時候,你趕緊跟著走,不要猶豫,不要彷徨,機會難得。然後就後來就沒事了啊,這是第一天。等到第二天的時候,因為師父講,我們就是念佛的時候要有這個往生的心,就是要往生!啥往生啊?那就那就那就走呗,就去找阿彌陀佛吧,然後就是跟著阿彌陀佛走,跟著阿彌陀佛走,然後就是自己的身體往上升,感覺往上升往上升,升的感覺不是身體啊,感覺這個就是自己升到房頂那麼高的時候,突然就是誰拽著我的頭發,從後面後腦勺拽著頭發一把把我給拽了下來,這個頭還疼。後來我分享過後,還有師兄問我,那你疼嗎,我說疼,那是真的疼,確實是感到疼啊,就像真的有人拽我一樣,然而當時看看,人家師兄都在閉著眼睛,根本不可能是後邊的人誰要拽我頭發,那就是人家無形的眾生呀。這時候我想,哎喲,這些無形眾生干擾我。後來就是胳膊和腿就是一股一股的疼啊,疼,這疼一下那疼一下。然後我就知道是這些眾生在干擾我。但是這時候心念很堅決!不行,我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你們都不要障礙我。然後就開始使勁念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這樣使勁兒的念佛。這時候了就是隨著我念南無阿彌陀佛,眼前就出現了一個核桃那麼大的一個金光,這時眾生沒有了;然後再念一句,光又大一圈兒;然後再念一句,光又大一圈兒,就是念念念到光圈大的好像臉盆那麼大的時候啊,這時候師父的運作就停止了,然後我這眼前的一切景象也就消失了,我的體會是念佛確實有金光。

  等到第二場運作的時候心裡還有些感覺不舒服,就是哎呀被人家眾生給拽下!然後知道這個念佛的功德確實大,咱念一聲,就有一圈光啊,我這還是能量比較低的;大家能量高的話,那是更加的不同,這個效果會更加的殊勝。後來第二場運作的時候,我就想不行,不能受這些影響,然後把心給靜下來,靜下來,靜下來以後,然後專心念佛。念了以後,胸口就開始有金光,金色的光往外散發。這時候我就等啊,我知道這個六字洪名可能快,也應該是很快能安裝上了,我就默默的靜靜的安詳的在等待六字洪名。後來就是很奇怪啊,出來的它不是聲音,不是我們求的自動念佛名號或者是自動聞佛名號。也就說自己不念的時候,心裡在念或者是聽到這種念佛的這種聲音啊,我們是這樣請的法。但這次我在念佛運作中,我心裡邊兒先是出現了一個木輪,木輪好像水車一樣,在轉動,轉呀轉呀轉呀,然後隨著轉,在我眼前從下面往上就是南 無 阿 彌 陀 佛,一個字一個字的往外出。跟我這個念的節奏是不一樣的,隨著水車的車輪不斷轉動。六字洪名南無阿彌陀佛,一直在轉、一直在轉、一直在轉,字一直在出,後來師父說這也叫自動安裝。我分享時說:師父呀!好奇怪呀,是不是我哪兒短路了呀?怎麼人家是聲音我的是字呢?師父說,這也就安裝上了,就是不一樣吧,有的師兄還是安裝啥呀,安裝的不是佛名號是供養偈,哪個供養偈?就是我們唱的那個,供養清淨法身毗盧遮那佛圓滿報身盧捨那佛,我們吃飯的時候唱的那個供養偈。還有安裝這個的,就是這個情況。也就是說大家都因人而異,不一定是都一樣的。

  後來晚上分享的時候,師父就說你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了,你為啥不帶人家眾生走了?當時確實心裡就沒有想到眾生。眾生出現的時候還讓人家一邊兒去一邊兒去,我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了,不要障礙我。我後來就是忏悔自己,我平常以為自己發的是菩提心,但是這個時候真正到自己走的時候,真的是根本想不起來人家這些眾生。平常發的願就是我願意以我所有功德善事回向給法界、十方三界眾生,願你們業障消除離苦得樂,往生淨土,這就像旋風一樣,自己發的這個願太輕了,輕飄飄的地皮上一轉就走了,然後不是真心的,看來我這個菩提心是假的,不是真正的菩提心。

  師父指正了我以後,第二天我心情那就很沉重了,哎喲,我忏悔心特別重,這一天呢,坐在那兒就是也沒有見光也沒有見佛,也沒有見蓮花就是什麼都沒有看到。等到最後的時候,最後的那一坐兒哈。我就說不行呀,我這樣白坐了一天了,浪費了一天的時間呀,太可惜了,這個時間這麼寶貴。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怎麼辦呢?這個時候我就是想著從理論上來分析,因為我這一天什麼都沒有看到。在運作之中,什麼光啊佛啊蓮花啊,全沒有看到。這時候我就想,虛空法界都是佛,因為一個師兄給分享了,咱確實知道這個道理,虛空法界都是佛。佛是沒有障礙的,障礙的是我們自己。這時候我就知道了,我想,佛啊你肯定就在我旁邊兒,你一定就在這兒坐著。好了,那我就開始跟佛說話了,心裡邊兒和佛溝通。佛啊您讓弟子把這個作業交了吧!師父讓交作業呢,預知時至。我說佛啊你給我說說呗,我啥時候到期呀?然後,哎呀,沒有消息,沒有回答,然後我也不放棄,繼續問佛呀,你給說說呗?說說呗?然後又問了十幾遍也沒有消息。這時候我就開始說,佛啊!反正佛啊,你也不會走,我呢也在上課,那就慢慢聊呗!佛呀,你看如果是21幾幾年嗎,那不可能,我都一百多歲了,我說還不到的時候我自己就捨報了。肯定是二零幾幾年,佛呀,你告訴告訴我呗!二零幾幾年呀,還是沒有反應,沒有回答,然後我說那要不那樣吧,你給我比個手勢也行!然後眼前,刷地就出現了兩只手啊,非常柔軟的手,兩個手勢。我左看右看左看右看我看了又看,我也看不出來是個啥。哎呀我說這是啥呀,這是啥意思啊,看著是兩個圓圈兒啊。我心想啊,弟子太笨了,你還是給我出現個數字吧,問了幾次以後,然後眼前就出現了。就出現了一個白色粉筆寫的某某就是幾個數字,那就是年,就是“年”給出來了,然後年出來了,不行,還得有月呀,又開始問佛。問佛呀,我是幾月呀?然後問了幾遍還是說沒有消息,這時候後面師兄就打嗝,打嗝聲音很大。我就想哎呀,在這個場合兒裡邊兒打嗝,你也不怕影響人家,其實我是覺得影響我了,心裡有一絲煩惱,就是回頭看了一眼那個師兄,然後我一想,壞了我在干啥呢,我怎麼能分神呢?!趕緊回來,趕緊回來,趕緊進去,然後又趕緊閉上眼睛。我說佛啊佛啊,快點告訴弟子吧,是哪一個月呀?然後我眼前唰一下月又出現了。哎喲我覺得好難呀,半天年月才問出來,好艱難呀,問的這麼久才出現,然後這個日期,不然就別問了吧,然後又一想不行,我要是跟大家說了。各位師兄還有我的女兒難道這一個月都在等著我嘛!那孩子從初一開始一看,媽媽你還在呢,然後到初二了,媽媽,你咋還沒走呢,然後初三了,媽媽,你咋還沒往生呢,我說這個等到啥時候呀,大家都處於這種狀態,這種緊急備戰這個狀態。我想不行,佛啊,佛呀,你慈悲慈悲還是把日期告訴我吧,然後唰一下日期又出來了,這就是預知時至了。這個過程,我不像人家說的,師兄們那麼精進,就是說有的是數字,從空中飄了過來;有的呢,就是說是聲音,給說了出來,念了出來啊;有的是在蓮花上有數字,就是每個人這個不一樣。我這個就是賴皮法兒,我總結就是賴皮法,自己耍賴啊給阿彌陀佛耍賴給問了出來。

  但是這個方法是比較實用的啊,後來有多位師兄都用這種方法預知時至了,大家就是等到那個啥的時候也要注意知道與佛溝通。我們念佛了以後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一直在念,念了以後目標是啥呀?是吧,就像打電話一樣一直撥號碼兒。然後你就可以就是中間兒的時候,等到心定下來的時候,你可以跟佛溝通,你想干什麼,想要達到什麼目標,你可以跟佛講,跟佛說啊,就是我這裡邊兒的一個體會,跟大家分享一下,這個師父也教過。

  然後再講就是等到第四天的時候。師父運作之下,我開始就是說進入那個境界,然後眼前呢,就一朵黃色的蓮花,有一寸大小,從遠處向我就是飛了過來,非常平穩的向我飛來,然後我很高興,很歡喜。這時候想起來人家眾生,真的就是心裡已經裝著大家了,把這些眾生就是當成我的兄弟姐妹一樣。然後我就說蓮花來了,快一點兒啊,兄弟們快上。然後我就感覺領著大家就向這個蓮花飛了過去,飛過去以後發現越飛,這個蓮花也越大,越飛蓮花越大,大的就是比籃球場還要大,我感覺像飛機場一樣那樣大。自己還感覺是像飛機一樣,就是飛的時候是滑著滑落到這個場地上的。

  後面就是一團灰色的這個霧蒙蒙都籠罩了過來,這應該都是我帶的冤親債主。再後來到第五天的時候,就是被一句佛號兒把我鎖定了。這之前明燈師父說,大家就是出單(運作結束)的時候要注意,要是有師兄在那兒坐著的時候,大家不要影響他啊,他是被佛號鎖定了。我當時就心想:咱去鎖一句佛號,使勁兒鎖這一句佛號兒;還有佛號反過來把我鎖住了呢?然後第二天我就被鎖到了裡面。這是什麼情況呢,就是這念佛的時候,本來自己念的正高興開心啊,然後突然間就感覺好像是有一把鎖,還感覺就是咔嗒一下就把我給鎖定了。這個時候鎖定了以後身體不會動了,進入了一種那個非常舒服狀態,這時候就慢慢就是感覺身體不存在了,不知道自己身體存在了。然後就是心裡邊兒就是只有這麼一句佛號。一句佛號南無阿彌陀佛一直在,就是平常自己念佛的時候要非常用力的去鎖定在這一句佛號兒。這時候很自然,這一句佛號就是從心裡邊兒很自然的就這樣流露出來,一直在轉呢轉呢,一直在念啊念啊,就是很自然的這種狀態。大家都起來都出單的時候我還在那個裡邊,就是不想出來,那句佛號就是念的很舒服,耳朵能聽見外面,能知道大家的行動。後來從那個定中出來以後,就是覺得這個時間過得很快,這一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我覺得好象過去了十分鐘。然後就是身上也沒有說麻啊什麼的,疼啊那種感覺啊,就是感覺身上都很軟。那個後來不是說馬上就能睜開眼睛,然後身體嘴巴就能動的,就是有一個過程;過了幾分鐘以後,這個身體知覺才感覺慢慢的適應,就是身體才會動,剛開始的是不會動的,這就是被鎖定的這麼一個情況。

  這當然中間還有很多啊,很多細小的方面,跟大家講分享都是比較大的方面。還有就是有一天就是大家列隊進場以後,我面前正好是一個大柱子,上面就是阿彌陀佛的畫像嗎。有的師兄不喜歡這個位置,就是因為是這個大柱子擋著都看不見講台上的師父。這時候我沒有起那個心,我就說,哎呀,這個看不見師父了,但是我能看見阿彌陀佛呀,哎呀!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就這麼問訊啊,然後再一抬頭,看到這個這可是說睜著眼睛看到的啊,他不是在閉著眼睛什麼什麼看到的那種景象啊,這可是真正看到的。這時候就看到這個佛的那個紅色的袈裟,從上面那個袈裟飄過來了。越來越大越來越大,好像一層紅霧又像一層薄莎一樣,紅色的薄紗又像一團的霧一樣,然後就是往前飄呀飄呀飄呀,然後把我整個人了,就給籠罩住了。這個就是在我非常清醒的狀態之下,然後就是看到這個。就是從佛像上面飄下來,這個紅光,因為我當時心情很愉悅,很歡喜啊,天天都是法喜充滿,非常感恩佛呀,感恩佛!說雖然看不到師父了,但是我能看到佛呀,阿彌陀佛跟我在一起呀,就是很高興。確實就是這樣顯示出來分享給大家。

  我最後一個就是最大的這個體會呢,就是沒有能夠有機會跟大家分享出來。就是等到理論課最後一天的時候,在靜坐的時候,我就突然間想到我剛學佛的時候,我就問一個老居士,我說為什麼觀世音菩薩頭頂上有一尊佛啊?!那個老居士就講為了心心念佛,這時候我就想。哎呀,我也頂禮佛頂禮佛,然後接佛的雙足。然後我也想讓佛站到我的頭頂上,我也要心心念佛。然後就是我這個觀念一起,當我頂禮過佛足以後,我感覺就是接著佛祖以後。我接著佛祖以後往頭頂上一扣。這瞬時間一剎那間就感覺一道白色佛光把我整個身體籠罩住,然後就是佛的影。這個只能說是佛的影子,佛沒有具體的這個形象,但是就是說佛就比我大了這麼一大圈,就整個一個白色的光。跟我就一直是保持著一致的動作,我打坐佛也在打坐,這個這個現象維持了一個上午。就是我吃飯佛也吃飯,我彎腰,佛也彎腰;我拿東西,佛也是拿東西;跟我一樣,就是我干什麼,這個白色的佛光,就是佛呀,就也干什麼,就是佛的這個影子,白色的佛的影子就一直跟著我啊。最後那個課結束的時候就唱那個就是那個叫什麼調的那個。很低沉的那個,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五音調)。

  本來佛是跟我一樣在這個時候就是站著的啊。就是白色的這個佛光,佛是站著的,然後說隨著這個調,音調兒一起,然後就在佛得腳底下湧出來八方,就是連著連著就往外散發的那個波呀,然後一波一波一波往前推,往前推。哎呀,這時我感覺就是。這一刻呢,就是因為我們大家念佛,然後感得的佛就來應,應我們大家。就好像是,就好像是孩子在喊爸爸媽媽,然後爸爸媽媽在答應,在答應,就是感覺像是那樣一種感覺。等佛光籠罩下的時候,我知道我的念頭就是我跟佛合為了一體。佛就是我,我就是佛。也理解出來明燈法師,天天做報恩供,就是說乘佛慈悲願,一念成真如這個,就是調有點兒不一樣的啊,其實我感覺是在提醒我們嗎?但是我也不知道多少人都理解了,我是在此刻我才理解。乘佛慈悲願,佛是非常慈悲的,慈悲的不得了呀,然後我們只要起一個念頭。你看只要跟佛相應了以後,馬上佛就給我們這麼大的這個感受哈。我從那兒以後再念佛,我知道我每念一聲佛佛就跟我是一體的,這是我的體會。我只要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真心的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此時此刻,佛就跟我們就是一體的,我就是佛,佛就是我。

  通過這樣的學習感受,然後就是有時候分享,有師兄就問我:那你咋能遇見這樣殊勝景象?我咋沒有呢,為啥我就沒有遇到,我可用心了。我說那你先清靜下來了嗎?我清靜了呀,我可是真清靜了呀,其實這不是真正的清靜,不是真正的清靜,不是真心的,如果是真正的咱一念之間,就跟佛就感應道交了呀,就能感應就能感應到這種力量。不是那個啥,不是說我能做到,我多麼。。。。。。咋回事,咋回事,就是說我能做到,大家都能做到。佛對我們是公平的,他沒有說對我有偏愛,對別人就不偏愛,就像師父講的啊,就是有一個居士說,師父呀,還是你來罷。佛跟你比較熟一點兒,佛不是這樣的,佛是平等的,就像是山泉水一樣。山泉水一直往下流,咱接不接是咱自己個人的問題,佛是無私的,無條件的救度我們,佛光普照呀。

  我這也是拋磚引玉,各位師兄,其實大家都很好,都很好,咱每個人因緣不同,不用執著這些相上,這就是說,哎呀,我怎麼樣兒了,你們怎麼樣了,不用這樣去對比,師兄都很厲害的,各有各的長處,哈,就是尺有所短,寸有所長,各有各的優點,咱就是共修共修。就是說,大家就是會是彼此之間的一面鏡子,能照出自己的缺點。修改自己的缺點,這就是修正我們錯誤的行為,這就是修行啦。也不要說,哎呀,我怎麼沒有見光見佛見蓮花等等。這些也不用去看這些相,就是不用去追求這些。像那天就是說我分享的,這個賴皮法,這個就是預知時至。也是沒有光啊,佛啊,蓮花什麼都沒有看到。但是從理論推斷上我確定佛肯定在。就是因為對佛有充分的信心,是不是?一定要對佛是百分之百的相信。到時候兒說肯定這樣,就是因為佛是沒有障礙的啊,佛看我們,就像我們看螞蟻一樣,螞蟻呢,生活在兩維空間,我們在三維空間。那佛呢,就在好幾十倍的維次空間了。

  不要用我們的心去揣測佛菩薩,我們是無法預知,無法能想象的。但是有一點要記得就是說我們雖然看不見佛,但是佛看我們是十分清晰的,只要記住這一點就行啊,明白這個道理就行,佛就在。咱們只要相信佛就在。然後就是我們怎麼樣啊,我們就是靜下心呢,就是我們要有用這個清淨心,因為我們平常從一出生開始,就是被這個眼睛啊,眼耳鼻舌身意就被這些世間都污染了。為啥佛說咱這是五濁惡世呢。就是渾濁的,這都是渾濁的水,紅墨水,藍墨水兒紫墨水兒,青紅紫干啥,就是把我們這個清淨都給污染了。所以說我們跟佛呢,不能夠感應道交。當我們清靜下來,清淨心清淨下來以後,一念清淨一念佛,念念清淨念念佛。

  南無阿彌陀佛,今天末學繼續跟大家分享,第一次去愛和學習過程中,有一次在運作中看到聖如法師非常的高大,那就好像一間房子那麼高,然後盤腿而坐,就對著我笑得非常燦爛。這個時候呢,我渾身輕松,我就知道,我說我這個業障就是消除干淨了,為我這個念頭起了以後發現這個左邊胳膊,就有那麼一絲的疼。然後我就睡,我說你,你咋回事兒,你咋還沒走呢? 然後那場運作就停止了,停止以後就什麼都沒有了,我說幸好還有下一場運作。然後我等吧,等到第二場運作,開始念佛呀,以後就開始跟這些親人溝通。我說這個胳膊還是疼還是疼啊,有那麼一絲的疼,然後呢,我就說,那你是個啥情況啊,然後眼前就出現了一個人,這個是男子,中年男子長的非常的帥啊,就像在那個電影演員,也不知道他叫啥名字,就是扮演周恩來那個,一笑就兩個酒窩。人就是穿著盤扣兒的那種,然後,我說,那你為啥不走呢?這麼好的磁場。我的修為又這麼不好。這個磁場,不說百年難遇,這一生,不知道能遇到過幾次。我說你不趁著這麼好的磁場跟著阿彌陀佛走呢?難道想跟我墮地獄嗎?然後人家就是不說話,一直瞪著眼睛看著我。然後我就開始吵他,我說你為啥不走?趕緊走吧,趕緊走吧,然後人家就那種就是交流已經不是語言的交流,應該就是心靈的交流。我跟他再說他也這樣回答我,然後人家就笑著看著我。然後我知道他對我說,我就是不走呀。

  還有一次運作就是看到這個聖如法師啊,站在一個書架前,拿著一本書在看書。我跟大家分享的時候:我說我今天又看到聖如法師了,大家都笑了,我說大家笑完了,我問大家個問題,大家都有什麼體會?沒有啊,然後沒有一個人回答。我就說,好吧,那我說說我的疑問吧,我就開始有疑惑了,為啥呢,我這兩次看到聖如法師,第一次你說偶然吧,第二次又看到了這是什麼情況呢,這就不是偶然了,我就開始想這個原因。你說咱們都是想見光見佛見蓮花,那有誰說想見聖如法師呢?!是沒有人說想在這種運作場中去見聖如法師的,這說明啥?就是我這個事情就是在這種運作之下自然產生了這種現象,這才是真實的啊,那就讓我想到:佛菩薩呀,肯定不會示現給我們佛菩薩的形象來看,尤其是我們的師父金光閃閃的萬道光芒,我們估計早嚇跑了,就是這些佛菩薩度化眾生選擇很一般的,就是跟我們一樣的人呀出現在我們面前,我們才能接受。

  就像《法華經》裡有一個“窮子喻”,很能說明佛與眾生的至親關系和剛才這個原理。有一位大富長者,他的獨生兒子從小離家未歸。大富長者後來年紀也大了,廣大的莊園、豐富的財產卻找不到繼承人,他想:我現在已經年老了,就要走了,一定要把兒子找到!所以他就很辛苦地到處尋找,走一路找一路。再說這個失散多年的兒子,從小離開大富長者,在外面漂泊流浪,過著流浪漢的窮苦生活,被人欺負,餐風露宿,衣不蔽體,他只能靠乞討過活,或做打工、作傭等低賤的職業,過一天算一天,吃上頓沒下頓。有一天,這個窮子乞討到大富長者的門口,他一看這座莊園,巍峨廣大,警衛森嚴,從遠處看到裡邊坐著一位非常威嚴的長者,旁邊有很多侍從,人來人往,車水馬龍,氣派就像國王一樣。這個窮子畢竟做流浪漢做習慣了,來到這麼一個豪華威勢的地方,他感到恐懼:哎呀!這不是我呆的地方,這個地方不能久留,如果久留,或許有人出來抓我,治我的罪。我還是趕快離開,到貧窮鄉裡去撿垃圾吧。這麼一想,他嚇得渾身哆嗦,想快點離開。剛好大富長者在裡邊一抬頭看見了他,就認出來了:這不是我的親兒子嗎?我辛辛苦苦到處尋找的,就是他!馬上喊人:快快快,趕緊去把那個人給我找回來,不能讓他走了!家丁聽到大富長者的指令,一個箭步就沖出去。他們長得高大強壯,孔武有力,穿得也很華麗氣派。窮子看見從裡面出來幾個彪形大漢,嚇得撒腿就跑。他越跑,後面的家丁追得就越緊,追上後緊緊捉住,強行往回帶。這時窮子既恐怖、又擔心、緊張得頓時昏迷了過去。大富長者一看兒子休克,心痛啊,想:咳!我的兒子因為沒見過這氣派的陣式,就受到了驚嚇,他的心量還不成熟,需要慢慢引導。於是就對警衛說:這樣吧,你們用涼水把他潑醒,然後把他放走。大富長者尋找了幾十年才找到兒子,怎麼能放他走呢?他是想別的辦法。另外找了兩個性格溫和的便衣家丁,換上破舊的衣服,打扮成乞丐的樣子,交代說:你倆跟蹤著他,千萬不要丟失了。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乞丐跟乞丐在一塊兒混熟了,就聊起來了:你出來討飯幾年了?是怎麼拾荒的?互相談得很融洽。這兩個便衣乞丐就跟窮子說:其實呀,你用不著這麼辛苦。我們打工的那個府,老板很慈悲,干一天活兒給其它地方十倍的工資。窮子一聽高興了:有麼好的地方?那好,我去打工可以嗎?你去當然可以!可是我什麼都不會干,我不識字,不聰明……你可以去打掃衛生,清理廁所嘛。我干這個還可以!於是,這兩位便衣就把窮子帶回大富長者的莊園,從後門繞進來(正門太高貴)。進來以後干什麼?天天除糞,他很滿意,心想:這個活跟我的身份很相應,我就是掃廁所的料。看著自己的兒子天天在那裡除糞,長者心中不爽:我的親兒子怎麼可以做這等下劣工作呢?我們父子還沒有相認哪!全部財產還沒有委付他啊!大富長者為了接近兒子,也把自己華麗的服裝脫下來,換上僕人下地干活兒、除糞者穿的粗布衣服,並且拿著除糞的工具,跟窮子在一起除糞,和顏悅色地問候他,跟他話家長,問寒問暖。窮子一輩子也沒有得到過溫暖,遇到這麼一個“同事”,對他這樣的慈悲關愛,他感動得不得了!哎呀,世上怎麼有這麼好的人!他這時候還不知道長者就是他的父親,長者也不能明講。時間久了,彼此關系熟了,感到很知己了,長者就略微暴露自己的身份,對他說:不瞞你說,我就是這座莊園的莊園主。

  窮子一聽,嚇得跪下來,喊,老爺恕罪。大富長者聽了,心裡很難過,就對窮子說:起來吧,我看你到我莊園來之後,人很誠實本份,干活很賣力氣,你就做我的干兒子吧。我年紀大了,也沒有兒子,你以後就做我的干兒子好了,幫我管理莊園。一個流浪的乞丐,突然間得到大富長者的寵幸和提拔,做長者的干兒子,他感覺很幸運,但他不知道這是他的親生父親。大富長者慢慢培養他,教他做會計、做出納,掌管財務。後來把所有的一切都交給兒子掌管。這樣又過了一段時間,大富長者一看,窮子的素質和志向慢慢提高了,心量逐漸擴展了,能力也越來越具足了,這個時候,父親就准備公開宣布他們的父子關系。這一天,他就把國王、大臣,把有頭有臉的人物全部找來,召開“新聞發布會”,父子相認。各位到這裡來,我有重要事情跟大家講。我已經年老了,我的兒子是在哪年哪月丟失的……現在,我終於找到自己的兒子,是誰呢?就是他!長者指著自己的兒子說,現在我正式宣布:所有財產全部屬於他,由他掌管!窮子這時才知道:原來對我這麼慈悲的大王不是外人,正是我的父親!誠如《法華經》所說:“我本無心,有所希求。今此寶藏,自然而至。無量珍寶,不求自得。而今乃知,真是佛子!”是的,我們念佛人沒有想到自己能輕易獲得這麼豐碩的功德,但是無量的寶藏突然就來到身邊,一夜之間高貴起來!現在才知道,我們真是佛的兒子!我們無始劫來,迷失本性,流浪生死苦海,遠離阿彌陀佛。阿彌陀佛看到我們的苦難,就把六字名號功德布施給我們,說:眾生啊!我的獨子,我把整個極樂世界送給你,你就這樣回歸我的淨土!這麼便宜的好事把我們嚇壞了:我哪裡有資格到極樂世界啊?我哪裡有資格到見到佛啊?我們不敢接受。佛是現真身的,像咱肯定是不能接受的。所以說菩薩就幻化成跟我們一樣的人來度。在我們這邊就有佛有菩薩,大家放心啊,都會來。幫我們救我們的,佛菩薩一直在注視救我們呢,只是說佛菩薩就是在我們對面,我們也不會認得的,師父就是佛菩薩。

  在運作中還有看到那個蓮花上面都是穿的出家人衣服,也都是現僧相,現僧相都是背影。然後在蓮花上都是合掌而立,一個像籃球大的蓮花,上面兒就能站好多好多人。然後大家就是都合掌向西向西。有的時候兒還會看到大家呢,也是現僧相,然後也是背影。好像就是,往上往上走。看不見樓梯啊,但是,但是感覺就是那樣的。就是好像就是往上走往上走,還繞著彎兒蜿蜒曲折那樣往前行走啊,就是會看到這樣的景象。這都是單個兒,單個兒的比較短的片段。這也應該都是真實的,因為就是有師兄也是跟我一樣看到的也是這樣現身,然後穿著衣服就像師父們穿的那種比較隨意的衣服。眾生都是排列,非常整齊的就是像儀仗隊一樣。一個一個排列著非常有序,非常整齊,大家就是高低胖瘦的什麼都是。都是一樣的都是一樣的,沒有區別。

  還有一次是做報恩供的時候就聞到一股好像化糞池那個臭氣熏天的味道,我想想吧,這也不可能哪來的化糞池這個味道。後來聽明燈法師的那個課程快結束講的做報恩供的時候是把那個糞尿地獄的眾生給請來了,把人家請來才會聞到那個臭味。這說明這場運作也是把把人家那些眾生請來了呀,真的請到了啊,這都是不可思議的事情,說明咱真請人家也是真到的啊。

  下面呢,講我第二次去學習的那個感受吧,第二次去學習剛開始都是理論課,沒有這個打坐運作的這個課程。學習上那些知識就不跟大家分享了,那些知識咱大家也都能學得到啊。然後就是說講這個,吳老師這運作是三天還是兩天我也忘了啊。就是有一個什麼情況,就是吳老師運作的時候我就感覺有一種力量,就是從頭頂上直接抓著就起來了,然後往上升往上升,我當時因為念這個六字洪名,心裡想的都是字:南無阿彌陀佛。然後這種力量往上一抓升的時候把這個字都開始拉的變長,變長變細。然後當這個拉到一定高度的時候,因為這往上拉,我就跟著往上看。感覺就是,哎呀到上面兒一看就是有半圓形的透明的一種東西,把這個六字的名字就給擋住了,然後這個力量就拔不上去了,不能突破,不能突破,然後我就說,哎呀,這不行呀,我必須要突破,我要看看這個突破了以後會是什麼情況?這個圓蓋兒突破了以後後面是什麼!然後我不管是吃飯呀,還是走路啊,都在念這個六字洪名一直在念,專心的念啊。這個吳老師運作的第二場吧,就是這結束了以後又進行了兩場,第二場的時候終於這個突破了。突破了以後就,這個六字洪名拉得很長很長。就是我,我現在是我一個小人兒。然後後面就是頭上就是六字洪名,發著七彩的光。這之後呢,就有一個非常非常高大的佛。阿彌陀佛,就在我後面站著。這時候佛光跟我,這個光,我這個小人兒的光和這個六字洪名這個七彩的光,全都揉合在一起糅合成為了一體,這個時候我深刻的體會到說我們真的真心念,這個六字洪名就具備佛的一切功德。

  後來那次學習結束了,以後就到西峰寺,這打了三天還是四天的佛七。在那個之中,也是這樣,那個往生咒那個超拔,讓我認識到那種力量是非常的強啊,有一次呢,就是在運作之中啊,然後就眼前出現了一個像是扶梯,然後還拐彎兒。我以為是西方極樂世界的扶梯呢,就是那個那個扶手啊,欄桿欄桿扶手。誰知道下午呢,我就到了樓上去去參加那個佛七啊,到二樓上面兒一看,哎呀,原來就是眼前那個扶手,就是扶手欄桿扶手,就是跟我預先看到的一樣。後來就在那兒,就是這個樓上,打佛七其念到往生咒時候,開始以為一股涼氣啊,我以為是風扇的,一想不對,要是風扇那個是涼氣是從上往下走的。這個涼氣呢,是從腿上往外拔。有一次確是在念佛中,有一個師兄起來,我右邊的這個師兄出來了。然後我就聽到了一種聲音啊,就是念佛的這種聲音,比我們這個正常的念佛的這個聲音低了好幾度,低了好幾度,但是呢又字字清晰,念的字字清晰,非常的用力,這種聲音。我就尋找,尋找發現就是身邊沒有這樣的師兄,沒有這樣的師兄能發出的這種音啊,後來我才理解到這是人家眾生呀,在念佛呀就是非常拼命的在念佛的那種。但是他聲音確實比我們的低了好好多度啊,這是人家眾生都知道這麼用功的念佛呀,哎喲我都很慚愧。我們就是還有人在後面就是說話,笑,開玩笑。

  還有一次在往生咒中,就是做報恩供時候持往生咒的時候。眼前就出現了一個五六歲的越南一個男孩兒這個形象啊,哎呀,我就說你走吧,跟著阿彌陀佛走吧,就能離苦得樂了,他依然看著我。我說你是想讓我看清楚你嗎,我看清楚你了,我說,那你走吧,你放心地跟阿彌陀佛走吧,然後人家就開始往上升,升到上面以後就是好像化作了一朵,就是那個雲一樣啊,就是融到那個阿彌陀佛的那個光裡面去了。我活得五十歲最遠也就跑到福建,沒有去過越南呀,這說明啥問題呢,就是說這是我累生累劫以前的冤親債主,這種往生咒就把人家就給超拔走了。咱們大家一定要好好的學習啊,好好的。要持這些咒語,然後念佛真的是不可思議的啊!

 



上一篇:酷暑凶猛10大蔬果助你安然度夏
下一篇:緣分天注定,只是我們還未悟到

歡迎參加學佛網法寶助印:http://big5.xuefo.net/show1_61847.htm



(公眾號:學佛網)


淨空老法師公眾號)


無量光公眾號:素食等)


學佛網個人微信號)  


(微信打賞我們)


無量光慈善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