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淨土法語 素食護生 佛教知識 在線共修 法師介紹 影音下載 世間百態 法寶流通
最近更新 學習中心 法師開示 佛教故事 網絡皈依 佛電視台 佛友商訊 種植福田 深入經藏
全部資料 電 子 書 居士文章 佛教下載 我要提問 佛教修練 佛教寺廟 學佛博客 菩提文海
熱門文章 網站活動 護持正法 佛教問答   消除業障 佛教新聞 學佛影院 佛教網摘
淨土法門 積德改命 精進念佛 深信因果 用戶中心 熱點專題 戒除邪淫 戒殺放生 學佛感應

   首頁 法師開示

大虛法師:《楞嚴經》講記(44) 為眾生安心

發布:無周居士     日期:2018/7/11 15:52:00     閱讀:    

提示:繁體版為簡體版的濃縮版(不含評論和相關文章),如果需要看全版,請將域名中的big5改成www即可。

 

  為眾生安心

  嗯,仔細想想,師父仔細想想,覺得還是應該慈悲一下,覺得很有必要跟大家繼續唠唠嗑,就唠二十塊錢的。其實本經講到這裡,“征心”征到這裡,對悟性高的人來說應該就可以告一段落了,為什麼?

  因為這個“心”既然內外都不在,都被佛陀給否掉了,那大家是不是應該“細思極恐”,應該再往深處想一想?這顆心內外都不在,內外都“無心”,那說明俺們其實“裡外不是人”?“裡外都不是東西”?是不是這意思?

  如果真如此的話,那我們現在運用來思考的,正在念念東想西想的這個“心”,若不是“心”——有點別扭是吧?這個“心”若不是“心”,那是什麼?

  之前佛陀講“心在身內,無有是處”的時候,我就想到了一個公案,一個已經被無數人講爛了的禅宗公案,我們以前講《壇經》的時候也講過的,那就是二祖慧可大師去拜見達摩祖師,然後斷臂求法的公案。

  這個故事大家還記不記得?其中有一個細節,非常值得我們大家反復地參悟、反復地回味、反復地思考,那就是達摩祖師被慧可斷臂所感動,終於允許他拜師求法的時候,慧可大師那時是怎麼說的?他說:我心不安,祈求祖師您幫我安心!

  要注意,慧可大師那時已經是很有名的大法師了,已經實修禅定很多年,有很深的實證功夫,但修行往往就是如此,越是真功夫,越是功夫深,那看自己就看得越真切,就越不敢“自欺欺人”,所以他才曉得自己的心並沒有得到真正的安寧,並沒有得到真正的解脫。

  說起來慧可大師的功夫還真不咋滴,跟在座的各位相比,似乎還有很大差距!他功夫再高也不得安心,而我們大家呢,再沒有功夫,那個心裡也是安逸得很,我們安心輪回,安心造業,甚至還安心造惡,從來就沒有覺得“我心不安”過,是不是這樣?其實慧可大師應該來拜諸位為師才對,拜錯人了。

  呵呵,不開玩笑。其實大家都應該深入思維一下,問問慧可大師為什麼修行那麼好,卻還不能安心?這裡面的關鍵大家知道是什麼嗎?不客氣的說,只有真正在心地上扎實用過功,並且完全透徹了解心性實相、至少在知見上透徹了解的人,才會明白慧可大師的錯誤在哪裡,才會了解這個關鍵的要命之處是什麼!否則你們不懂就是不懂,你們看這個公案就永遠像是在隔靴搔癢,這個公案的微妙和偉大之處你們就會當面擦肩、當面錯過了。

  其實說穿了這裡面並沒有什麼神奇和玄妙的,但是心境沒有回歸平常的人那是打死也想不通、想不到的,差一點就是沒辦法。差一點就是“大虛”,多一點就是“太虛”,知道不?(眾笑)那麼現在呢,師父反正閒著也是閒著,閒得無聊,所以打算給你們洗洗腦、灌灌頂,詳細說說其中的奧妙。還請大家端身正坐,打起精神來,要“谛聽谛聽,善思念之”,希望你們中間也能出幾個真正明白的人。

  慧可大師說“我心不安,祈求祖師您幫我安心”,這句話就反映出原來的他至少有三個很根本的知見錯誤,第一,他以為此心是可以“有所得”的,把這個“念念遷流”的心當成了實法,所以他才很認真的想要去“安頓”它,不知道越當真,就越上當,妄中求妄,永無了期。

  第二,他認同這個妄念不停的心是“我”、是“我的”,所以他才會認為這個心“安不安”很重要,才會千方百計的修習禅定,尋找各種方法來“安心”。孰不知“四大本空,五陰非有”,這個心本來就是緣起性空,本來無我,了不可得的,一旦認假為真,認同它是“我的”,那就上了老鼻子當了。

  第三,慧可大師認為“安心”肯定是有一個方法的,一定有一個方法能夠讓他“安心”,所以當他詢問祖師“請您幫我安心”的時候,其實他真正想說的是“請您告訴我一個安心的方法”,是不是這樣?慧可大師之前已經試過了很多禅定的方法,也達到了很高深的境界,但是很顯然都沒有達成他想要的效果,他不了解的是,當他開始追求“怎樣才能安心?有什麼方法可以安心”的時候,他實際上就已經走在了一條永無結果的歧路之上。

  因為我們的這顆心有一個很奇妙的特點,它本質上是“無所得、無所住”的,但同時它又具有無限的創造力,你可以賦予它無數種方法,然後它就可以遵循這些方法創造出無限的心靈境界。但不管是什麼方法、什麼境界,那都是這個心的創造物,都是有生就有滅的,而不是這個心的“本然”。就好比三界六道,欲界天、色界天和無色界天,那無數的禅定境界就是由無數的禅定方法所造就的,但那都不是“心的本然”,所以不得解脫。了解嗎?

  因此這顆心一旦開始尋求某種方法,一旦想要通過某種方法達到解脫,那就表示這顆心已經有所迷失,甚至已經迷執很深了!你可以去體驗、去試驗無限的方法,你可以去造作無限的心境,但是當你以為“有所得、有所定”的時候,那搞不好恰恰就是你被捆綁得最牢的時候!

  希望大家能牢記,我們這個心一旦迷失於對“方法”的追求,那往往就會沒完沒了,幾乎就會永無止境了,所有的“方法”都會把我們帶離“心的本質”。除非我們能像慧可大師那樣,擁有反省自己禅定功夫、不輕易認可自己禅定境界的理智,那種根本的理智,然後還要有足夠的福德能碰上祖師並得到祖師的指點,否則一般人想要清醒回頭那是不可能的,千生萬劫都不可能!

  所以在當時,在公案裡,達摩祖師一聽慧可大師的祈求,他就曉得慧可是錯用心、白用功了,一開始就錯了,因此他就很慈悲的、釜底抽薪的回答了一句,祖師並沒有告訴慧可任何的方法,只是很簡單、很直指地說了一句:你把心拿來,我就幫你安!

  那慧可一聽就愣了,然後他就開始全面仔細地去尋找自己的心,但是內外都找遍了,“能所”都找遍了,他也找不到他所以為的那個“心”,所以他只好老老實實的回答說:覓心了不可得。

  注意!這和佛陀在《楞嚴經》裡破斥的“心不在內,亦不在外”,是不是一回事兒?

  而達摩祖師立馬就斬釘截鐵地告訴他說:我已經替你把心安好,已經安心安完畢了!慧可於是言下大悟!

  他悟了個什麼?哦,原來這個心本來就是了不可得,本來就是無我的,“本來無一物”,這個“自我的心”本來就不是真實的存在,連心都是假有,那麼我又何必去求什麼安心呢?本來無住,我又何必去修什麼禅定呢?本來無縛、本來自在,根本就沒有真正的生死,所以我又何必去求什麼解脫?而此心本來無染、本來清淨,我又哪裡有什麼真實的塵勞煩惱是需要斷除的?

  慧可大師到此才把所有的方法、把所有的禅定功夫都徹底放下了,這和後來六祖大師講的“唯論見性,不論禅定解脫”,這裡面的無上義趣其實是一模一樣的。聽得懂嗎?你們的表情讓師父很“藍瘦”、“香菇”……

  歷史上,那些真正明心見性證悟到這個心性實相的祖師大德,對他們來說,所謂的“生死輪回”和“涅槃解脫”,那不過就是平等不二的一朵“空花”,甚至“頓悟頓超”也不過就是一句戲論而已。這種“親見本來面目”、“了達本地風光”的無上圓通境界,既平常樸實,又凡聖莫測,實在不是我們這些顛倒凡夫能夠妄自揣摩的,所以“話說三分,點到為止”,我們就不多說了。

  畢竟,達摩祖師在開悟慧可大師的時候,他老人家其實也是在開悟眾生;他在幫慧可大師安心的時候,其實也是在為我們眾生安心!了解嗎?但我們有因此而開悟,有因此而安心嗎?很顯然木有,所以就沒有必要再多說什麼了。

  好在我們這些可憐的不能“言下大悟”、不能“言下安心”的業障眾生,還能夠念佛,還有“南無阿彌陀佛”可以依靠,只要真做到死心塌地老實念佛,那麼這其實也可以算是另外一種“大安心”了,因為或遲或早,我們必能仰仗佛力,彈指橫超,那麼往生之後就必然開悟,必得解脫,永不退轉,那是確定無疑的!所以師父覺得大家應該給自己鼓鼓掌,(眾鼓掌)死囚得度,那真是幸何如之?!

  OK,幫大家“安心”完畢,那麼我們今天的講經時間也到了。還是那句老話,“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我們大家下節課再見。

  (待續)

 



上一篇:大虛法師:《楞嚴經》講記(43) 你的心在天邊
下一篇:大虛法師:《楞嚴經》講記(45) 一顆真心無處藏

網站和明華居士動態,請關注明華居士微博:http://big5.xuefo.net/wb/1_1.htm



(公眾號:學佛網)


淨空老法師公眾號)


無量光公眾號:素食等)


學佛網個人微信號)  


(微信打賞我們)


無量光慈善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