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淨土法語 素食護生 佛教知識 在線共修 法師介紹 影音下載 世間百態 法寶流通
最近更新 學習中心 法師開示 佛教故事 網絡皈依 佛電視台 佛友商訊 種植福田 深入經藏
全部資料 電 子 書 居士文章 佛教下載 我要提問 佛教修練 佛教寺廟 學佛博客 菩提文海
熱門文章 網站活動 護持正法 佛教問答   消除業障 佛教新聞 學佛影院 佛教網摘
淨土法門 積德改命 精進念佛 深信因果 用戶中心 熱點專題 戒除邪淫 戒殺放生 學佛感應

   首頁 法師開示

印光大師:匪兵前來,妙齡少婦念佛無恙

發布:妙音     日期:2018/11/2 19:01:00     閱讀:    

提示:繁體版為簡體版的濃縮版(不含評論和相關文章),如果需要看全版,請將域名中的big5改成www即可。

 

  印光法師文鈔整理:念佛感應集故事,三十二例

  【印光大師開示】:

  【七,持珠念佛遇難呈祥】

  無錫殺縣長,關城三天,捱家搜檢,令全家通走出去,彼搜檢得好東西,都拿去,誰也不敢響。袁麗庭家中許多人念佛,囗囗兵不來。其家有幾次搜檢者,則好東西通被他拿去。

  蘇州失守時,囗囗兵奸淫婦女,慘不忍聞。一女弟子以母死靈柩在家,不忍逃,關門念佛。囗兵打門,見她念佛,不污辱她。指其箱,令開翻翻,不拿一物而去。若不是念佛,六七十歲的老人,尚污辱,況此三十余歲之少婦乎?城門上檢察極嚴,女人也要通身揣摸。持珠念佛者,多不過為嚴察,亦有不察令去者。

  念佛乃亂世之救難救命妙法。囗囗人信佛,但是持珠之男女,必不過為虐待。當令一切人皆念佛。凡出外皆持珠念,即要拉夫,也會放過。蕪湖一弟子吳滄洲,乃軍官。民廿四年在綏遠打仗,被囗兵捉到,脫衣檢察,見項掛念珠,隨示敬不檢。領見司令,司令乃彼在囗囗學堂之教員。曰:「你也來了。」吳雲:「我來參觀參觀。」司令令放他去。若不是這掛念佛珠,則性命便死於兵手,還有司令領他見乎?此現在逢凶化吉之無上妙法也。(三編下.覆淨善居士書四)

  一句阿彌陀佛,即佛所證之無上菩提覺道。吾人若能以此名號自熏,久而久之,即能與佛氣分相同。況此一句,無一人不能念。即或懶惰懈怠不肯念,聞大家念佛音聲,亦有利益。兩兩比較,故勝於念經多多矣。以念佛最極簡便。即不念佛者,聞佛音聲,一歷耳根,即種善根。由此一句佛號,灌入八識田中,將來遇緣即發。設使怨鬼惡病逼迫,念佛便能卻之。所以凡具信心念佛的人,應當以此普勸修持。不獨家人父子,應當勸導。即一切有緣之人,亦當如是勸導也。(——三編下·淨業社開示法語)

  【一,一歷耳根即種善根】

  念佛一事,約現生得利益,必須要至誠懇切常念。若種善根,雖戲頑而念一句,亦於後世定有因此善根而發起修持者。故古人大建塔廟,欲一切人見之而種善根。此一句佛,在八識田中永久不滅。佛在世時,一老人欲投佛出家,五百聖眾,觀其八萬劫來,毫無善根,拒而不納。其人在祗園外號哭,佛令召來與之說法,即證道果。五百聖眾,莫明其妙,問佛。佛言:「此人於無量劫前,因虎逼上樹,念一句南無佛,遇我得道,非汝等聲聞道眼所能見也。」是知肯念佛固好,不肯念,為彼說,彼聽得佛號,亦種善根,聽久亦有大功德。

  無錫近來念佛者甚多,一人會做素菜,凡打佛七,皆叫他做菜,彼日日聽念佛聲。後其子將死,即曰:「我要死了,然不能到好處去,你把你的佛與我,我就到好處去了。」其父雲:「我不念佛,哪有佛?」其子曰:「你佛多的很。你只要說一聲,我就好去了。」其人曰:「那隨你要多少,拿多少。」其子即死。自謂素不念佛,何以有佛?明白人謂:「汝做萊時所住之屋,近念佛處,日日常聽大家念佛,故亦有大功德。」此系無心聽者,若留心聽,功德更大。念經則無有重文,不能句句聽得明白。即留心聽,亦難清楚,況無心乎?可知念佛之功德殊勝。(三編上.覆張覺明女居士書九)

  【二,消災治病有求必應】

  病有能醫者,有醫不能醫者。能醫者,外感內傷之病也。若怨業病,神仙亦不能醫。念佛,便能令宿世怨家,仗佛慈力,超生善道,故怨解釋而病即痊愈矣。外感內傷,念佛亦最有益,非獨怨業病有益也。江易園作校長,因極力教授生徒,致用心過度,得病甚重,中西醫俱無效。彼向不知佛法,江味農來看,謂醫既不效,則不須再醫。當至心念佛,即可痊愈。易園信之,病遂痊愈,故所以極力勸人念佛耳。後回家,有一親戚,年近七十,雙目失明,易園勸彼念佛,未至一年,其目復明。今夏婺源江灣地方旱,易園勸大家念佛求雨,不七日,即得大雨。一方之民,踴躍歡喜。易園遂起佛光社,教一切男女老幼皆念佛,亦拉光為會長。可知念佛一法,隨在何事,皆可成就。(增廣上.覆馮不疚居士書)

  【三,妾才發心夫即病好】

  一弟子羅濟同,四川人,年四十六歲,業船商於上海。其性情頗忠厚,深信佛法,與關絅之等合辦淨業社。民國十二、三年,常欲來山歸依,以事羁未果。十四年病膨脹數月,勢極危險,中西醫均無效。至八月十四,清理藥帳,為數甚巨,遂生氣曰:「我從此縱死,亦不再吃藥矣。」其妾乃於佛前懇禱,願終身吃素念佛,以祈夫愈。即日下午病轉機,大瀉淤水,不藥而愈。(增廣下.壽康寶鑒序)

  【四,佛七加被病得痊愈】

  去年李雲書居士,因其弟婦病重,來太平寺欲作佛事。我勸他打念佛七。其弟婦之病,經許多醫生醫不好,末後一醫生憫其受苦難堪,令吃快活藥以速死。雲書因為設法求佛加被,故此來與光商。光令打念佛七。不久光回山,亦不知得何利益。至今年四月初七,光往居士林看谛閒法師。李雲書亦來,言去年當打佛七第一天,他的弟婦得了一夢。夢見在三聖堂同僧眾在一處念佛,工夫甚久,且甚清爽,病遂漸輕。雲書對彼說;「我在太平寺為你念佛,不是三聖堂。」彼弟婦言;「不是太平寺,是三聖堂。」後來打聽方知太平寺是普陀三聖堂下院。可見有病之人,若能念佛,必蒙佛力加被,令病痊愈。此其明證者一也。

  今年七月間,李雲書自己有病,當病重時,請數居士念佛,後以昏迷不懂人事乃止。繼思去年弟婦打佛七事,著人至太平寺訪我,及真達和尚。因我二人同在普陀,遂寄信祈來滬打佛七。以七月間普陀香市已過,時正清閒,遂在普陀三聖堂打佛七,擇於七月十四日開壇,二十日圓滿。光十三日即與雲書信,十七日彼回信,雲已好了八九了。現在李雲書病體全好,只是體氣尚未復原。李雲書如此重病,藉佛七加被,得以痊愈。靈驗如此,此其明證者二也。(三編下.淨業社開示法語)

  【五,純心念佛燈出捨利】

  楊佩文,江蘇淮安縣城人,年四十四歲。向讀書訓蒙,近亦辍館。今夏六月下旬,以孫未周歲而殇,頗痛惜。一居士勸其入普濟蓮社念佛,並令閱《文鈔》、《嘉言錄》等,頓生信心,念心頗純切。至九月下旬晚課時,見佛前油燈,結一蓮花。花心有一黑珠,後花落而珠流於案。大如粟米,色如翡翠。頗以為異,而不知其為何物。遂持至蓮社,亦無識者。十月中旬,以書並此捨利寄光,求證明。光即以小磁盒盛之,令護關師及三四俗弟子看。時其質,大於初開封時有二三倍。亦不甚介意,即供於佛前。次晨早課畢視之,已無有矣。遂即報書彼蓮社,謂此系精誠所感之捨利。昨看畢供佛前,今晨視之無矣。或復歸原所,祈為詳察。後得彼書雲:「蓮社家中,俱無所有。」而佩文愈生正信,知佛法不可思議,求皈依。因為取名慧潛。蓋取颛蒙念佛,即可「潛通佛智,暗合道妙」之意。外道謂精氣神煉之久久,則成捨利。宋人刻《龍舒淨土文》板,及繡經,於刀下針下得捨利。及此燈花之捨利,是誰之精氣神所煉者?應以捨利身得度者,即現捨利而為說法。(三編下.楊佩文居士得捨利記民國廿二年冬至日)

  【六,改惡遷善念佛病好】

  治瘧疾方,並無秘訣,凡識字人均可依方而寫。無錫一當兵的壞人,曾在袁總統下當親兵,遂習成壞性。吃喝賭冶游全來,煙瘾甚大。將及餓飯,眼已看不見,年已五十七八。其兄死,秦效魯去吊,見其苦況,極力勸誡。其煙酒肉,即日盡斷。日常念佛,眼遂好。居然成一善人,提倡念佛。鄉人不敢與往還。後瘧疾大發,彼一一為治,通好,從此鄉人皆相依從。四月間曾帶十余人來皈依,居然一老修行居士。此人姓華,名貫千,已六十四五矣。若此人者,可謂勇於改惡遷善矣。(三編上.覆張覺明女居士書八)

  【八,鬼來逼惱念佛即好】

  通州王鐵珊,前清曾作廣西藩台。其地土匪甚多,彼設計剿滅,所殺無算。前年得病,合眼即見在黑屋中。其鬼甚眾,皆來逼惱,隨即驚醒。如是三晝夜,一合眼即見此象。人已困極,奄奄一息。其夫人勸令念佛,隨念數十聲即睡著,因睡一大覺。而精神漸健,病遂痊愈,即長齋念佛。(增廣上.覆包右武居士書二)

  

  【九,鬼來索命念佛即去】

  宋朝陳企殺過人,一日見其人來,知來索命,急念「南無阿彌陀佛」,怨鬼即站到不前來。愈念的很,怨鬼即去。陳企遂認真念佛。又活數十年往生西方。尚回來附其孫女身,說他往生事。家人謂汝在家,未畫像。肯現像,當畫以供養,便現西方之像。(三編下.覆淨善居士書四)

  【十誠心求佛幸免搶劫】

  倘肯志誠念佛,求生西方,生前殁後,均有不可思議之利益。昨一女弟子來,為一姓汪女弟子帶些食物。言汪氏前兩月,一日初黑,忽來二十余強盜,各持..來搶。其屋樓上下住七家,彼在樓中間。因將電燈熄卻,其夫妻跪佛前求。而佛前之燈,若有一人吹滅。強盜打門不開,遂不打。余六家通搶了,唯彼未失一物。可知念佛之人,平常尚能逢凶化吉。況臨命終時,往生西方之利益,比此大得不可說其形相倍數乎?當勸彼常念為幸。(續編上.覆劉德護居士書民國二十年)

  【十一,佛光加被強盜不見】

  民十九年,蘇州一後生,年廿四,名郭振聲。在蘇州景德路,開合法紙店。陪其本家一老人,來報國寺皈依。光與彼說,現在是一個患難世道,當常念佛及念觀音聖號。彼廿四歲大胖子,哪肯聽受。次年臘月往上海,戰事起,不能回蘇,過年還打,不知何時才結束。火車路已斷,坐小火輪繞嘉興回蘇。來去均有強盜搶,彼遂常念觀音聖號,但默念不出聲。夜間強盜來,彼在下艙。下艙有許多窮人,強盜上艙搜刮完,到下艙,窮人的錢通搜去。其人大胖子,穿的皮袍子,強盜並不問他。一船人通搶光,唯他一個不問。乃佛光加被,強盜不看見耳。(三編下.覆淨善居士書四)

  【十二,相見不識幸免於難】

  去年一弟子曹運鵬,在安徽廣德作縣長,因辦一案殺過人,其黨侶謀報仇。彼於十一月間退回上海,至臘月十三來十人至其家,問彼在否。其妻言出外去,其妻與女十九亦皈依光,見其形勢,志心念觀音。匪搜其箱得二千元一折子,及百余元現洋,遂坐其家候彼回。彼回家,見十人各執..。問其所以,言特來報仇。問為何事,言為辦殺彼之人。問以何故行殺,遂言由上憲發來令殺。彼雲此系上憲之命,非曹某自殺。匪徒不以為然。問汝等可認得曹某否,雲認得。相談許久,匪徒不耐煩,謂大家曰:我們且去,明天再來,遂去。曹運鵬與匪談說許久,問認得否,言認得,而竟不認得。且不問汝是甚麼人而去,期以明日再來。匪去後,運鵬打電話於銀行,令勿給錢,恐匪又來,挾家同往青島去矣。此種感應,多不暇書,能實力持念,決定逢凶化吉。(三編上.覆謝慧霖居士書十四)

  【十三,大聲念佛老虎逃去】

  傅鄒仁顯,江西清江縣東郭村,傅春浦居士之妻。其夫春浦生西事,再見本附錄之末。為人慈祥笃實,刻苦自勵。信奉三寶,念佛不懈。居士逝後,伶仃孤苦,孑然一身,失其所依。屢經春浦居士友人,為其籌劃食住事宜,迭遭逆境。二十八年五月間,經人送入距樟樹鎮十數裡石坡裡清淨庵居住。仁顯念誦精勤,暇時上山打柴售賣,以謀升斗之米。該鄉人大多不聞佛名,見仁顯如此修持,鹹與親近。有患病者,仁顯為之誦經施藥藥由余敬西居士制送,辄有奇效,十愈八九。一日,早課後,照常上山檢柴。柴已捆好,肩荷而行,瞥見尋丈前蘆葦內,一物如牛。適村中二豬游於是地,該物即攫其一,勢將啖食。仁顯見之,即大聲念南無阿彌陀佛。初不料此物,即將豬放下,任其逃去。該物炯然兩目注視仁顯,仁顯熟視,始知虎也。此時念佛雖然不辍,幾不成聲,驚惶失措,不能舉步。山下數十武,即有農民耕田。當虎來去之時,農民均已看見,仁顯念佛,亦皆聞悉。豬逃回家,適走田墈上過,鮮血淋漓,農民均驚異。佥以此豬能從虎口逃出,誠大奇事,然念佛人,或遭不測。正當猜想之時,聞斷續念佛聲,仍然在耳。群乃循聲而往,見仁顯雖呆若木雞,而念佛如故。眾趨而問訊,仁顯始復常態,歷述顛末,棄柴而歸。經此遇虎念佛解脫豬厄之奇事後,石坡裡人,方知佛力不可思議,信仰者由此日眾,檀施者亦不乏人。初次布施者,即脫虎口豬之主人翁。該豬現仍長畜如常雲。此記,從余敬西居士多次來函中,綴集而成。(續編下.跋傅鄒仁顯念佛感虎捨豬記後)

  【十四,從軍念佛得全身命】

  安徽沈翊仙居士,向不知佛。丙寅春,金陵起金光明法會,遂入會隨喜,讀《金光明最勝王經》,覺義理精妙,願常受持。因請一部,日誦一卷,十日一周,周而復始。夏間從軍贛地,軍事紛繁,不能誦經,但默念阿彌陀佛,及觀世音菩薩聖號而已。八月贛戰失利,全軍覆沒,唯彼一人,得全身命。方知佛慈廣大,感應無差。奈芸芸眾生,不但不生信向,反從而毀謗之,致令無緣大慈,同體大悲,莫由親受。喻如杲日當空,普照萬邦,彼戴盆者,莫見光相,可不哀哉!後得《印光文鈔》,乃知淨土法門,為一切若凡若聖,現生即得了生脫死之道。仗佛慈力,橫超三界,較彼仗自力斷惑證真豎出者,其難易天淵懸殊也。冬初歸家,特辟靜室,供佛,及觀音聖像,晨夕禮念,以期消除宿業,增長善根,生為三業清淨之人,沒登九品寶蓮之位。以書致光,祈為作記,因將佛菩薩平等大慈大悲,愍念眾生,及眾生向背不同,致有得受覆被與否之義,書以贈之。以冀無信心者,即生正信;有信心者,益加修持。(增廣下.沈翊仙居士脫難記)

  【十六,通皆炸毀人佛無恙】

  今水、鄧、裴、楊四位均莅蘭辦公,提倡念佛,實為甘地之幸。甘地佛法,久已絕響,近數年來,漸漸興復。楊漢公極力提倡,惜隴右樂善書局,大院住兵,彼住小院中,殊為不便。又有郭漢儒、柯慧愍,皆頗真實修持。前年火藥局炸之日,一弟子李仙濤之煙廠中人,通往明水樓看戲,只副經理之子一人在廠。馬昆山廠中,全廠去完,無有一人。藥局一炸,幾條街通崩塌盡淨。仙濤廠經理之子所住之屋,一無所損。昆山廠中供佛一間,一無所損,玻璃均未破裂。仙濤雖有信心,尚未極力修持。昆山因仙濤之勸,始皈依,未至一年。此事實可以發起地方之信心。何鴻吉在甘谷,亦頗提倡,三年前虎疫,不入其境。鄭哲侯於六十歲前,與佛法為怨家,六十歲見光《文鈔》,遂生信心,吃素念佛,今在平涼極力提倡。秦安鄧堯臣,李文湛等,均各提倡。世亂已極,民不聊生,夙有正知正見者,皆知佛所說之三世因果、六道輪回之理事,真實不謬。鹹欲出此五濁,登彼九蓮,故一聞佛化,翕然順從。今又得水、鄧、裴、楊四位提倡,將見佛法大興,人心向善,禮讓興而干戈息,淨社啟而國運昌,可預卜矣。(三編上.覆岳明壽居士書)

  【十七,凡念佛處疫不入境】

  念觀音,不獨邀淨友念,當於村中及近村宣告,無論老幼男女,通皆吃素,念南無觀世音菩薩。大家各人在各人家裡,一路做事一路念。於行住坐臥中常念,決定可以不遭瘟疫。前年各處虎疫甚劇,陝西澄城縣寺前鎮附近,死數百人,一弟子村中有五六十家,人皆令念,只死兩個壞人,余均無恙。甘肅甘谷何鴻吉居士提倡念佛,凡念佛處,疫不入境。汝邀淨友念,是小辦法。教全村中老幼男女念,是大辦法。頂好吃淨素,如其不能,亦須少吃。即未吃素,亦要念。當此凶險之時,唯念南無觀世音菩薩,為能救護。彼怕死願安樂者,當不至猶不以為然而忽之。(三編上.覆穆宗淨居士書二民廿四元月初四)

  【十八,經此二險大啟信心】

  江西吉安吳南浦居士,本宿根深厚,自少經商滬濱,心存慈善。奈全不知佛法,反目信佛為迷信。其室人張氏,雖具信心,而又不識邪正,從而相勸,亦難啟發。民國二十年,被匪綁至匪窟,愁苦交迫,尋思無計,遂憶及張氏勸信佛法之語,因而望佛慈救,冀出匪窟。讵知佛法不可思議,佛慈如母憶子,感應道交,捷如桴鼓。忽來巡捕,為救旁人之票,誤走地方,即將伊救出,不費分文,安然脫險。乃知佛法有靈,略啟信心,遂往普陀等處進香禮佛。

  二十二年,與室人張氏,偕一子,乘汽車,行至途中曲處,忽一西人少女,從旁橫來,適與車撞,被車橫壓,僕跌車下。伊父子三人,嚇得魂不附體,汗流浃背,意謂此女已成三段。急念觀世音菩薩,以期佛慈加被解救。及停車下看,但見該西女,仰臥車下,恰在四輪當中,隨車拖走數十步。一時巡捕市民雲集,該女父亦尋至。將女援起,只見其滿臉通紅,了無傷痕。旋經檢驗,毫無損傷,女即隨父而去。

  居士經此二險,大啟信心,二十三年,特來向光求授皈依,遂為取法名曰慧雲,張氏法名曰慧賢,繼而進受五戒。從此信心真切,精進修持,復在靈巖各處廣作功德。又數男名下,連得數女孫,艱於男孫。至二十四年,適居士六十壽期,長兒媳遂生一麟兒。各親友群相道賀,居士因已長齋奉佛,則自己壽誕,及孫兒彌月,皆用素筵,毫不動葷,以為戒殺吃素倡。今復以千圓印淨土五經,贈送結緣,請光述其信佛因緣而為之跋。普願未發信心者,見聞起信,已發信心者,因而增長。必期人人信佛,同生西方,同圓種智,以慰諸佛普度眾生之本懷焉。(續編下.印送淨土五經跋民二十六年)

  【十九,菩薩加被癱子病愈】

  明崇祯辛巳,當塗縣官圩,有山東一癱子至。以手代足,乞食於市,人多厭之。癱者雖病而負氣,被罵詈,辄不平。聞塘橋庵,有修行僧曰水谷,往訴以乞食艱難之苦。谷曰:「汝能發心出家,仗慈悲大力,或有施主。」癱子從之,遂剃發,受齋戒。雖行乞,不茹葷血。雖被辱罵,安忍而受。谷又教以念觀世音名號,兼持准提咒。受持逾二年。戊子秋,忽夢一老妪呼之曰:「汝起汝起。」癱子雲:「我是癱子,何能起?」老妪以手扯其兩足,覺直而不拳。晨起癱病遂愈,居然一昂藏之僧矣。取號曰半崖,遂有供養之者。出唐宜之己求書。觀音大士,唯以尋聲救苦為事。從古至今,其蒙感應而離苦惱者,何止百千萬億也。而載籍所傳,乃億萬中略見一二而已。(增廣上.致谛閒法師問疾書)

  【二十,誠念觀音雙眼復明】

  戚則周之女,年十九,雙目失明,伸手於前,亦不見。來信以告,時彼在山三聖堂,得信即欲回家,送其女於杭州尼庵。光令寫信與其女,令至誠念觀音聖號,未一月親自寫信告愈矣。(三編下.覆章道生居士書三)

  【二十一,誠念觀音痼疾得愈】

  一女人於十六歲時,得氣疼病,每日必二三次發,發時辄疼得要命,今年五十六歲,來求皈依。光令至誠念觀音。並與一藥方,即《文鈔》中戒煙方,但不加煙。彼即熬一料,頭一次吃,氣便不疼。四十一年之群醫莫能為力之痼疾,一經一次吃藥,即完全好矣。非至誠念菩薩名號故,得遇此方乎?(三編下.覆章道生居士書三)

  【二十二,聖號易稱念即病好】

  若前二次之救國舉動,光不禁心痛。捨簡求繁,捨易求難,捨無耗費而大耗費,卒至會念者寥寥,其為益能不寥寥乎?今年有一小女年九歲,得一怨業病年余,中西醫看之無效,光令念觀世音菩薩,並令飲大悲水,兼洗其患處,旬余即愈。一小男十一歲,亦如是。當大急難時作佛事,當愈簡便愈有益。故曰:愈病不在驢駝藥,救急還須海上方。(三編上.覆謝慧霖居士書二十一)

  【二十三,默念觀音身自脫險】

  洪楊之役,江西木商袁恭宏,被匪所獲,縛於客廳柱上,門上加鎖,俟時而殺之。渠自意必死,乃默念觀音聖號。良久入睡,醒而身在野地,仰首見星辰,遂得逃脫。(三編下.上海護國息災法會法語)

  【二十四,心念聖號刀不能傷】

  念佛一法,最易得益,以文少而易念。即有人持刀欲殺,亦能念,念即得益。蘇州楊鑒庭因於城門向東洋兵鞠躬,心念觀音聖號,其人不喜鞠躬,即以刀砍下,此蓋前生怨家,今以破頭皮了之。及至頭,則成平的。頭皮已破,血流許多,而頂骨一毫莫傷。若非刀轉為平,則頭已成兩塊矣。是知最危險之時世,當以念佛為主。(三編上.覆陳慧恭居士書)

  【二十五,觀音救度幸免於難】

  山西聞喜縣,一弟子葉滋初,騎騾行於大嶺間,一邊高峰,一邊深澗,雪凍成冰,騾滑而跄,遂跌下澗,半崖有一株大樹,恰落到樹之中間,得以無虞,否則粉身碎骨矣。此樹何由而有,乃觀音所示現也。

  又民十七年,寧波蔡仁初,於滬開五金玻璃店,人極淳厚,與聶雲台善。雲台令常念觀音,意防綁票,仁初信之。一日,將出,自己汽車在門外,綁匪以..趕開車者去,匪坐其上。仁初一出即上車,隨即開去,方知被綁,乃默念觀音,冀車壞得免。已而輪胎爆裂,車行蠕蠕。再前行,油缸炸破,車遭火焚。匪下車恨甚,向之開三槍,而蔡以三跳免,遂乘人力車歸。其年六月,與其夫人,同至普陀皈依。

  又張少濂,為某洋行經理,素不信佛。一日,坐汽車行於冷靜處,二匪以小六門趕開車者去。張雲:「君上車坐,令彼開往何處即已?」二匪人各持..向張。張默念觀音,行至鬧熱處,適有二人打架,巡捕吹嘯,二匪跳下車逃去。蓋以念觀音之故,致匪誤會為捉己故也。其舅周渭石,先皈依,一日請余至其家,少濂亦皈依。又鎮海李觐丹之子,為洋行買辦。得吐血病二年,有時吐,即不吐時,痰中亦當帶血。一日,為匪綁去,觐丹畏懼異常,全家念觀音求救,復請法藏寺僧助念。後匪索銀五十萬圓,李家只允五萬,匪魁謂非五十萬不可。然每說五十萬時,頭即作痛,竟以五萬圓贖回。且自匪綁去,不但不吐血,連吐痰也不帶血了。二年多之痼疾,由被綁而全愈矣。(三編下.上海護國息災法會法語)

  【二十六,深蒙加被而不自知】

  觀音大士,恩周法界,隨類現身,尋聲救苦,多有深蒙加被,而不自知者。今夏五月,以所印之《觀世音菩薩本跡感應頌》,寄蘇州西林居士陸壽慈。彼閱至第二卷「救苦門」,不禁有感於中。方知幼時難地獲生者,皆大士慈力加被也。遂略敘其事,函致於光雲:

  予家太倉,少孤,賴祖母寡母教養。母持觀音齋,常誦觀音經、大悲咒。鹹豐十年,予年十四,值粵匪屢陷各城,從母胡太君,挈吾家三口居鄉間伊宅,未幾城陷。予攜箧有大悲忏,從母之妣張太君,命予鈔其咒文,由是記誦不忘,日念若干遍。及從母他徙,即依三圖毛姓親戚住。至秋,賊大出,肆掠焚殺。一日午餐,適賊至。祖母年高不能逃,予隨母逃向後園竹叢中,賊持矛後追,予母子急跳於河,適有樹根,且捉以待,見賊向竹中亂戳一陣而去。聞背後人聲,回顧見數賊立河干,搖旗呼哨,若絕不見吾母子者,少選賊去,乃出。及今思之,猶不勝惴惴焉。次年十月,將絕糧,貸錢千四百,雇船往璜泾訪族祖竹樓翁。未至而日已暮,船夫推予上岸,並擲所攜物於岸而去。日暮途窮,無可為計,不禁痛哭。村媪袁太君憐之,令宿其家。次日命其子伴予谒竹樓翁。翁固貧士,急公好義,有聲庠序,聊借行醫,以期糊口。一見甚歡慰,許為設法,令多待幾日,遂居袁氏月余。及翁資籌妥,送登海船,因到上海,承親戚引至南門外翠微僧捨,時李相國統兵駐此,得由傭書以進。太平後遷居蘇州,勉成家業,得免為溝中胔,幸哉。感念從母、袁媪、及族祖之恩德,不啻生死肉骨,終身不敢忘,猶不知經咒之感應也。今讀《大士感應頌》諸事跡,始知脫離鋒镝,每遇急難,辄逢善人,皆由吾母持齋誦經,感菩薩大慈悲神力覆護之所致也。《普門品》雲:「心念不空過,能滅諸有苦,於苦惱死厄,能為作依怙。」信然!(增廣下.陸西林居士感應記民國十五年孟秋)

  【二十七,因念聖號順利生產】

  湖南馬舜卿,系回回,回回之皈依者,唯此一家人。彼夫婦與五兒女,皆函祈皈依者。民十八年秋,來信言:彼婦生五兒女,初二次尚平安,三次即血崩,四五次更甚。今不久要生,倘再血崩,即無命矣,祈為說救濟之法。光令志誠念觀世音菩薩,臨產雖裸露不淨,切勿以為不可念。又須出聲念,不可默念。彼又祈為胎兒預取法名。光信到,彼夫婦同看,其婦即念,次日即生,生時仍念,安然無苦。彼即回信言:出於意料之外,菩薩真可謂大慈大悲也。(續編上.覆宅梵居士書民國二十一年)

  【二十八,婆念觀音鬼去兒生】

  湖南一女人生產,怨鬼附體,發狂大笑。咬自己手上肉幾口還笑。其公婆看見,沒辦法,遂大聲念南無觀世音菩薩。其人遂若呆不笑,而兒子生矣。蓋志誠念觀音,怨鬼遂去。(三編下.覆淨善居士書四)

  【二十九,家念觀音婦活兒生】

  蘇州一貧家婦,生子死去,其夫到醫院請西醫來開肚皮,西醫要二百元,方肯開。其家辦不到,西醫去。隔壁乃開醫學館之館長家,伊夫婦皆皈依光,其婦聞之去看。令其家念觀音,伊亦幫他念。不久產婦活而兒子生矣。(三編上.覆王悟塵居士書三)

  【三十,急念觀音布去兒生】

  吾一弟子,數年前在四川,至一友人家,聞婦人叫得傷心,因問何故?曰:「婦生子已兩日生不下,恐命不能保。」彼謂:「急令產婦念觀世音聖號,汝於天井,焚香跪念,管保即生。」其人即與婦說,又復自念,未久兒生,婦猶不知。及聞兒哭,方知已生。婦言:「初欲生時,見一人以布兜其下體,故生不出。及念觀世音聖號,見其布已脫,故生出尚不知,聞哭方知已生耳。」(續編下.重印達生福幼二編序民十八年)

  【三十一,觀音加被病好兒生】

  觀音大士,誓願洪深,慈悲廣大。於十方無盡世界,普現色身,隨機說法。諸大乘經,悉載其事。然即就此方應凡夫機,所示之跡,亦復多難勝數,妙不可測。況普應六道,及界外三乘之大機乎?若非圓證法身,何能有此大用。錫周居士陳性良,沐恩甚深,報恩心切。擬欲同人,鹹深感想。因建水泥牌坊一座於海岸。蓋欲示人以苦海無邊,回頭是岸。生死海中,唯有大士可為恃怙。因略敘伊沐恩之事,勒之貞珉。瑉企後之來哲,同生信心,同蒙覆庇。庶可即妄明真,消人我之幻執。識心達本,證寂照之佛性矣。

  錫周居士,賦性忠厚。初唯講求儒道之旨,於如來大法,及三世因果之理,尚未深信。夫人胡氏,宿有信心。禮佛誦經,寒暑疾病,修持不懈。年三十余,長子不育,行善益力。不久復有娠,將及誕期,乃得大病。二十九日不進飲食,不能言語,不能轉側。身瘦如柴,體熱如火。名醫束手,殆無生理。一夕夫人夢一老媪,手持數莖蓮花。謂曰:「汝由宿業,膺此惡疾。幸植善根深,以故我從南海,來安慰汝。」隨以蓮花周身拂拭,曰:「拂汝業障,好生嘉兒。」遂覺身心清涼,爽快莫喻。因即蘇醒,通身流汗。而熱退身安,顏色溫和。直與好人,等無有異。次日即生一子,適為三月三日上巳嘉辰。經此燒熱饑餓二十九日,而兒體豐滿龐厚,與無病者所生無異。今年此子已十歲矣。噫嘻異哉!居士荷蒙大恩,直同生死肉骨。方知佛經所說菩薩不思議利生之事,真實不虛。……由茲信向之心,十分懇至。(增廣下.普陀海岸道頭創建水泥牌坊重修回瀾亭碑記代了余師作)

  【三十二,只念二字安然而生】

  壽昌經禅師,閩人,生時難產,其祖於其窗外念《金剛經》,只念出「金剛」二字,即安然而生。其祖喜,因為取名慧經,冠亦不另取名,後出家亦不另取名,此乃明萬歷間高僧。是知女人臨產,當志誠念南無觀世音菩薩,無一不安然而生者。要出聲念,不可默念。旁邊照應者,亦出聲念。切不可謂臨產裸露不淨,念之恐獲罪咎。須知此系性命相關,無可奈何,非平常能恭敬而慢忽不致恭潔者比也。光前數年絕不說及此事,後屢聞難產殒命,並愚人因家有生產,平素念佛之人,不敢在家住,須過月余方歸,謂血腥一沖,前功盡棄,此種胡說巴道,誠可憐憫。故近數年常與人說之。依而行者無不應驗,可知菩薩真大慈悲也。(三編上.覆羅智聲居士書三)

  念佛一法,如阿伽陀藥。梵語阿伽陀,華言普生,亦雲總治,以普生總治一切病故。念佛一法,能除八萬四千煩惱,亦復如是。所以念佛法門,包羅萬象。一切諸法,無不從此法界流。一切諸法,無不還歸此法界。以其為諸法總持,故得無法不備,無機不收也。佛唯欲眾生超凡入聖,了生脫死。然眾生根機不一,心願各別。或有眾生求福、求壽、求財、求子等,只要心誠求之,有求必應。此雖是世間法,然接引下根,漸種善根,故亦滿願。若論佛之本意,唯欲眾生一心念佛,求生西方,仗佛慈力,臨終接引往生西方。一得往生,便出三界輪回之苦。從茲漸進,以致成佛,方為念佛究竟實義。

  ——三編下.淨業社開示法語

 



上一篇:達真堪布:擁有越多,痛苦越深
下一篇:2018年11月2日:今日佛教公眾號頭條文章

歡迎參加學佛網法寶助印:http://big5.xuefo.net/show1_61847.htm



(公眾號:學佛網)


(學佛網明華居士)


無量光公眾號:素食等)


學佛網個人微信號)  


(微信打賞我們)


無量光慈善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