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淨土法語 素食護生 佛教知識 在線共修 法師介紹 影音下載 世間百態 法寶流通
最近更新 學習中心 法師開示 佛教故事 網絡皈依 佛電視台 佛友商訊 種植福田 深入經藏
全部資料 電 子 書 居士文章 佛教下載 我要提問 佛教修練 佛教寺廟 學佛博客 菩提文海
熱門文章 網站活動 護持正法 佛教問答   消除業障 佛教新聞 學佛影院 佛教網摘
淨土法門 積德改命 精進念佛 深信因果 用戶中心 熱點專題 戒除邪淫 戒殺放生 學佛感應

   首頁 法師開示

倓虛法師:病重去陰間還陽復生之經歷

發布:淨山     日期:2018/12/6 15:08:00     閱讀:    

提示:繁體版為簡體版的濃縮版(不含評論和相關文章),如果需要看全版,請將域名中的big5改成www即可。

 

  倓虛法師,近代高僧,與虛雲法師、太虛法師合稱為中國佛教界的“三虛”。《影塵回憶錄》是倓虛法師口述自傳,由其弟子大光法師私下記錄而成,記錄倓虛法師從出生到1948年的傳奇經歷。倓虛法師在結束談話時引《楞嚴經》:“縱滅一切見聞覺知,內守幽閒,猶為法塵,分別影事。”法師自己也說:“我所說的話並沒有什麼記載,只是六根對六塵,在六識上,留下這麼些影子。”因此本書命名為《影塵回憶錄》,書中記錄了很多精彩的故事,富有傳奇色彩,比如下面這則故事,就是倓虛法師自述早年經歷。

  一、到陰間去了

  在當時,鬧時令症的人最怕鬧肚子,只要肚裡一響,瀉幾回肚,不幾天就要死!這種病在當時好像有邪氣一樣!

  我在金同學家裡回去之後,到了天黑就覺肚子痛,內裡咕噜咕噜的響。我心裡想:“壞了!恐怕我也要死!”又怕母親知道了耽心,沒敢言語。於是把小褂脫下來,將腰圍上,就睡覺了。這時我心裡又害怕,肚裡又痛,不一會就像做夢似的,把我痛過去了。其實,並不是做夢,而是自己死了還不知道呢!

  雖然是死了,可是迷迷糊糊像做夢一樣,見來了兩個鬼把我架著,飄飄蕩蕩的,過了好些山,又過了很多的水,覺得在水面上,就飛過去了。後來,那兩個鬼把我架到一個廟門口,像一個衙門樣子,裡面有很多的房子,那兩個鬼把我往屋裡一推,他說:“進去吧!”一副很凶惡的面孔,說話很憤憤的:“在這裡等候過堂!”這時,我才明白我已經是死到陰間來了,心裡非常懊惱,非常難過!因憶起我母親的話,說我不好養活,這時候才證明是不錯。

  我在那裡等候了一個時間,胡思亂想的想了半天,四周陰沉沉的沒有一點兒聲息。回頭一看,屋子裡有一個管賬的先生,在那裡拿著筆不知寫些什麼東西,余外更無他人。我想:“死了不要緊,在我母親跟前,就我這麼一個人,如果我真的從此死了的話,我母親哭也哭壞了,這怎麼辦呢?”於是我慢慢的走到寫帳的跟前,想法子與他套交情、說近話。

  “先生!”我很和霭很客氣的問,“我犯什麼罪,叫我來過堂!”

  “不知道哇!”他答。

  “在什麼地方過堂?”我又問。

  “從這裡往後去,就是過堂的地方!”

  “是誰管著過堂?”我一句跟一句的往下問。

  “!”他很驚訝的說,“你以為你還在陽間嗎?你現在已經死了的鬼,過堂的時候要由閻王來問案,這點事情還不知道嗎?”他一邊說,一邊連頭也不回的繼續往下寫。

  後來我沉思了半天,又問:“我能轉生嗎?”

  那位先生,對於我問他的話,啰哩啰索的他已經聽膩了,當我問他“能不能轉生”時,他心裡很不耐煩地就順口答應了一句:“我不知道!過完堂你自然明白了。”說這話時,他依然低著頭往下寫。

  在那裡又呆了一會,我忽然憶起外道裡誦經招魂一回事,究竟這事是真是假?有用沒用?就拿這話去問他,他忽地停住筆,回過頭來說:“這事不假,陰間確實有這回事。”同時他又指著牆上的木板說,“這些板上的位子,就是剛死過不久,提出來,等他的後人誦經超度的,如果過的日子太多就不容易往外提了。”

  我看看他指的那些板子上果然有很多名字,還有香紙經卷等,接著我又往下問:“什麼時候過堂?”他說:“你等著吧!閻王正在後面剃頭呢!”因此我又聯想起小時候看戲,有《胡迪罵閻》,記得那位閻王是古衣古冠、前後冕旒,為什麼陰間的閻王也留辮子也剃頭呢?

  二、與閻王的問辯

  在那裡待了一個很長的時間,那兩個鬼又來架著我從甬路上走過去,到了一所殿堂裡,那兩個鬼用力把我往裡一推,摔了一個跟頭,我便進去了,裡面黑漆漆的什麼也看不見,只聽有人問:“你是王福庭嗎?”

  一種很陌生很粗暴的聲音傳到我的耳朵裡,本來我的學名就叫王福庭,我知道這是閻王爺開始問案子,我便隨口答應了聲:“是!我是王福庭。”

  “你知道吧!你已經死咧!現在該送你轉生……”閻王繼續往下說。

  我想:“轉生,還不知轉到哪裡去,既轉生,再想回家也回不去了,我母親不掛念我嗎?不哭壞了嗎?”事急智生,我又反問他:“我有罪嗎?”

  “你無罪!”

  “我既無罪,何必費這事令我轉生呢?我母親就我這麼一個孩子,從小嬌生慣養,恐怕我死,我要不回去,她不惦念我嗎?她不哭壞了嗎?況且人生學好不容易,我今生也沒做壞事,剛剛知道要學好,如果讓我去轉生學壞了,還不如今輩子,這有多麼冤枉啊?”我這樣的辯駁著。

  “壽限有定數,不能只依你!”閻王說。

  “我在世的時候,聽說誦經增壽,我的經白誦嗎!”我又反問。

  本來在原先我見到我舅父死過的時候,我怕死,曾經想過不死的法子。那時候有施送《高王觀世音經》者,說誦一千遍可以免災不死。我請了一本,那時候想:“大概是一氣誦完,就用兩天一夜的工夫,把一千遍誦完了。”自此以後,每天有工夫就誦幾遍,然亦不知死不死。

  閻王說:“誦經不白誦,你在十七歲就該死,給你增了五年壽,活到二十二,這不是誦經的功德嗎?”

  “既然誦經有好處,請你放回我去,我再繼續去誦經,再延長我的生命,這不很好嗎!”

  “嗯……”他有點不贊成的樣子說,“只誦這種經不成!”

  我聽了他這話以後,心裡一沉思,大半還許能通融,既是誦這種經不成,必定誦別的經能成,我就應聲的說:“如果放我回去的話,我每天念十遍《金剛經》。”

  本來在我們那個村裡有施送《金剛經》的,我只聽說這個名字,究竟這部經有多少、內容怎麼樣,我也不知道。

  閻王聽了我的話,就答應了,於是又命那兩個鬼把我送回來。在路上走得很快,過山涉水,還是去時所走那條路。

  回來之後,我很清楚地看著我們家裡的那座南屋,大門向東,進大門之後,聽我母親正在哭得很哀痛。我們家的三間堂屋是一明兩暗,我內人正在當中那一間屋裡涮鍋,我的屍首在炕上順躺著,我母親守著我的屍首哭得要死要活,那兩個鬼把我送到原來的屍首跟前,從後面一推:“你還陽吧!”

  這時,我像做一個夢似的醒了,回頭看看外面,已經紅日三竿。

  三、還陽以後的心境

  自此以後,我的心情散漫,意志消沉,對於死後經過也不敢告訴母親,因為她知道了會難過的。同時,想想自己的過去,看看自己的將來,弄得文不成武不就,心裡不免有些酸楚和淒涼!

  況且,我母親自幼就說我不好養,在陰間分明又說我二十二歲還要死,我總不會忘掉這句話。為了解決我的死,這才找一本《金剛經》去誦,我的學問有限,裡面還有許多不認識的字,每天只能誦個兩三遍。因為我在死過去的時候應許的誦十遍,現在只能誦兩三遍,將來為了生活問題,忙忙碌碌,奔奔波波,當更無暇再誦了。可是,每日誦不了十遍的數,我疑惑到了二十二歲還要死,這怎麼辦呢?

  這種尴尬的處境倒教我左右為難起來,於是我向一個外道的大老師去領教。他說:“這很有辦法,每天念不了十遍《金剛經》,可以念金剛咒去代替,一遍金剛咒,勝於百千遍《金剛經》。”

  我跟他領教之後,每天除誦《金剛經》外,余暇便誦金剛咒,還學一些外道門:便如天主教、耶稣教、金丹道、西華堂、歸依道等,我都入過,每天像種了魔一樣,使得親友們都見笑。

  我們那個村裡有一個道士叫王浩然,他用道家的工夫,會運氣煉丹,後來我為了想不死,曾去找他學煉丹,但卻遭到他的拒絕。他說:“你今年才十幾歲,不必學這個,因為我雖學煉丹,還不一定能成功的,等成功之後我再來教你。”

  我自十二歲那年看見我母舅死,受了一個很大的打擊!在娶親的時候,又親眼看見金同學死得那樣快那樣慘!又聯想起小時那些事情,和我病死的那些經過,心裡總是怕死。所以在十七、十八、十九這三年的工夫裡,完全用在訪道尋師上,閒暇的時候就研究醫卜星相和一些有關宗教的書,結果都不如我的意。那時我也想:大半是出家的命,不過因為世福未修、機緣未熟,所以出不了家;然而心裡總怕死,也總想不死,究竟不知道人為什麼要死,怎樣才能不死,可是那時候始終也沒找出個不死的法子來。

  各種外道我都入過,探討過他們的所以;可是因為我這個人,無論對什麼事都要追根究底,如果沒有真理的話我絕不相信。那些外道,我進去之後,又煉丹,又運氣,又點竅,我看都是騙人、不徹底,所以先後都放棄了。

  本文摘自《影塵回憶錄》

 



上一篇:歷代誦持《大乘離文字普光明藏經》神奇感應
下一篇:黃柏霖:《楞嚴經》十習因釋義之一

本站倡導初學者通過讀誦《地藏經》消業,提供《地藏經》供迎請:http://big5.xuefo.net/fobao/fobao_42.htm



(公眾號:學佛網)


(學佛網明華居士)


無量光公眾號:素食等)


學佛網個人微信號)  


(微信打賞我們)


無量光慈善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