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淨土法語 素食護生 佛教知識 佛教詞典 法師介紹 影音下載 世間百態 法寶流通
最近更新 學習中心 法師開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佛電視台 佛友商訊 種植福田 深入經藏
全部資料 電 子 書 居士文章 佛教下載 視頻轉貼 佛教修練 佛教寺廟 五明學佛 菩提文海
熱門文章 寺院活動 護持正法 佛教問答   消除業障 佛教新聞 宣化專集 佛教網摘
淨土法門 積德改命 精進念佛 深信因果 無量光慈善 熱點專題 戒除邪淫 戒殺放生 學佛感應

   首頁 居士文章 :轉載

淨土聖賢錄三編新白話版27

發布:常念彌陀     日期:2019/2/11 11:26:00     閱讀:    

提示:繁體版為簡體版的濃縮版(不含評論和相關文章),如果需要看全版,請將域名中的big5改成www即可。

 

  民國范氏

  范氏,是台灣人。家裡素來貧窮,天性悍烈,不信三寶。後來因為業報,患了瘿瘤,大如碗一樣,瘤破了污血潰流,日夜痛苦。民國十六年正月,聽說佛法因果報應的事,就生了大怖畏。到了二月初八日,決意皈依三寶,禮拜茂峰大師,法名了香。於是專修淨業,晝夜六時,念佛不斷。後來痛苦漸漸減輕,稍有安樂。於是更信無疑了,精進修持,不到兩月,自知時至。臨終前三天,自己說神游西方,親眼見到勝境,種種的莊嚴,微妙難以形容。到了四月初六子時,見佛放大光明,殊勝如白天,室內不用燈自然光明,家人媳婦,一齊見到了。范氏自己說:“佛以及菩薩親來接引。”合掌微笑,念佛數聲,說:“我走了。”就往生了。眾人有聞到異香,直到天亮沒有散,享年六十歲。(《近代往生傳》)

  民國朱節母

  朱節母,是海鹽朱朗齋的女兒,徐平叔的妻子。天性醇厚賢淑,從小因賢孝有名。出嫁後,孝順公婆,和睦妯娌,上下長幼,都很歡心。二十八歲時,就喪失丈夫,遺下弱小的孩子,又養又教,備極艱辛。因此患了肝病,醫藥無效。有人勸她學佛,因而發起她祖上遺留的佛像經典,奉持虔誦,白天習以為常。長素念佛,專志淨土。發心後,她的病不用藥就好了。生平,對自己節儉,對別人施捨多,對於慈善事業,慷慨解囊。生的女兒童貞時就信奉佛,為女兒經營淨捨在杭州湖墅,母女同修。民國乙丑年,皈依印光法師,受師父“切實念佛,誓願往生”的教導,更是倍加誠摯。因此告訴家人,臨命終時,願意在湖墅,因為有女兒在旁邊,可以助念如法啊。到了丁卯年,六月中旬,就從海鹽到湖墅。臨終前,到各處告別,都是說不再相見。七月初,身體漸弱,飲食銳減,但也沒有什麼病。當年八月,正好印光法師為了印書的事在杭州,數次請來開示,得到切實的勉勵,信願更堅定。從此一句佛名,沒有間斷過。十八日起,就請僧人助念。到了九月初一日起,每天只喝水幾湯匙,而念佛如故。眷屬來問候的,應該勸努力進修。對孫子輩,就囑咐勉勵做善人,力行善事。到了初七的早晨,自己說“佛來救我了”。快到中午時,吳淨戒優婆夷來,就告訴她要往生西方淨土,並用同生西方相約。到了戌時,就右側吉祥睡,安然念佛往生了。身體素來多痰,臨終時,絕沒有痰聲,如入禅定。全身都涼了,只有頭頂是熱的,到了第二天早晨,還有余溫,面色如生。(《俞慧郁鈔集》)

  民國晉貞女

  晉貞女,法名修清,是江蘇鎮江晉文林的女兒。幼年聰慧,不吃葷腥。七八歲時,就能幫助雙親絡絲,治理田圃。十歲時,那女紅紡績,就像成年人了。十三歲時,見鄰裡家室的不順,以及產難暴亡等苦,覺得人生如夢,渾渾噩噩,於是立志不嫁,有出離塵世的想法。對雙親說起,詞意堅決,父母就任隨她了。從此長素念佛,雖然做事,仍然念佛不斷。這樣的修持,幾乎二十多年。到了四十歲時,父母相繼離世,弟妹婚嫁的事完畢,就在鎮江焦東鄉後,袁家門,觀音庵裡暗中修行,一意要回歸西方淨土。而作福念佛,更為勤懇。到了民國丁卯年,十月十一日,示現微病,預知時至,說“有來迎接的”,然後換衣鞋,端坐合掌念佛。到了戌時,如入禅定,安詳往生了。遺言身後火化,投到江流中。過了一天,容貌如生。(《俞慧郁鈔集》)

  民國何王氏

  何王氏,是上海人,本來是一沒有知識的婦女。從二十九歲起,聽到淨土法門,就皈依了三寶,吃素念佛。深深厭惡娑婆世界的濁惡,決志求生西方淨土,三十年來,精進不懈怠。在民國十七年,六月十九日,預知時至,囑咐家眷說:“我在今夜十二點鐘回歸西方淨土,你們到時候,應當同聲念佛相助,千萬不可悲哀哭泣,壞我的正念。”然後自行沐浴,穿好壽衣,先念大悲咒若干遍,然後就專念阿彌陀佛。到了十一點鐘,全家大小,同聲念佛。到了十二點鐘,就端坐念佛往生了,享年五十九歲。(《俞慧郁鈔集》)

  民國汪氏

  汪氏,是江蘇豐利人,王湛然居士的母親。汪氏素來不知佛,聽到王湛然說佛法利益,就欣然起信。民國十七年夏天,患乳腺癌,幾個月腫痛。到了九月初八,他兒子邀請幾個蓮友到家來,勸汪氏念佛,告訴她病好往生兩大利,從此常掐珠念佛。後來幾天,病情更重,眼花看不見,不想吃東西,自知不能好了,把後事囑咐家人。十九日夜,蓮友又去探望,為她說信願往生的法要。汪氏歡喜信受,一心願生安養國。第二天早晨,昏沉危急,不省人事,傍晚漸漸蘇醒,蓮友也聚集輪流助念,佛聲不斷。不久,猛然起坐,好像沒有病苦一樣。過了一會兒,要出臥室,隨眾人同念。王湛然勸住她,說躺著念也能往生西方淨土,於是靜臥。夜半,叫人扶起來,朗誦佛號十多聲,字字分明,傳到戶外。她的大女兒問:“見佛來了嗎?”答:“見到,來了。”問:“母親去嗎?”答:“去。”以後又安臥,延續到第二晚八時左右,溘然往生了,享年六十三歲。蓮友與家屬,都同念佛號相助。往生後四小時,全身都冷,唯有頭頂還是溫的。(《俞慧郁鈔集》)

  民國樂婦

  樂婦慧靜,是浙江定海樂斌章居士的妻子。在民國十八年春天,隨她丈夫到上海太平寺,一同求印光法師,為他們授三皈五戒。樂斌章法名慧斌,他妻子法名慧靜。從此專意念佛,切實修持。到了五月半間得病,七月初,還能勉強支撐,禮拜念佛。後來就臥床不起,然常默念佛號。到了八月初七夜,咳嗽一小時,就睡著了,夢見許多僧人,以及童子幢幡等,醒來後,病苦全好了。到了初九夜,又夢見觀世音菩薩,與眾僧人,以及童子等。初十夜,侍候病的人,以及眷屬們,見她口念佛號,手作禮拜的樣子十多次,然後睡去。醒來說:“佛已來過了,我要往生了。”問:“什麼時候去?”卻說不知道。第二天,要求將所有衣服首飾,都變賣作善事,勸家人作善修行,明知因果。到了中午,眼睛忽然發光,就說:“佛來了。”面作笑容。她已經沐浴過,又要女傭再為她洗腳,自己洗臉,眼光就發起,對慧斌說:“佛與大勢至菩薩,以及諸童子,接我到西方去。”隨後默持佛號,不到幾分鐘就往生了。(《俞慧郁鈔集》)

  民國周氏

  周氏,是浙江余姚人,嫁給了張姓。性情淡泊,早有厭世的想法。晚年,得到她妹妹王周慧九的指引,一同皈依印光法師,法名慧中。從此努力忏悔,信受奉行。民國己巳年三月間,偶然患肝病,時而發作時而又好。延續到十月初,病好像稍有減輕,面色如常。初三夜裡,忽然說胸中不舒適,叫人招她妹妹來。初四早上,她妹妹邀請蓮友多人,前來念佛。周氏聽了,很感愉快,自己也跟著隨念。第二天黎明,忽然要她女兒扶起,要向外面側臥,女兒照辦。見她兩眼睜開,神色有些異常,就說:“請我母親一心念佛,不要管別的事。”而周氏兩眼漸漸閉上,合掌念南無阿彌陀佛,以及觀世音菩薩,字字分明,念完就往生了。眼睛已經緊閉,手仍然合掌,如熟睡的狀態。腹部以下已冷,胸部到頭頂都熱。家屬環繞高聲念佛,直到下午三時才停息。(《俞慧郁鈔集》)

  民國蔣氏

  蔣氏,法名妙修,是浙江慈溪人。二十歲嫁給沈,二年後丈夫死亡,沒有子女,於是吃素念佛,四十多年,專修淨業,鄉人都敬重。民國十九年,七十一歲,二月生病,念佛更勤,希望早日往生極樂世界。十一月初五,請僧眾結七念佛。這時痛苦已除,神志寧靜,說“數日來,佛常出現在面前”。到了初九日,接近十時,正念分明,合掌說:“我去了。”隨即安詳往生了。經過六小時,頭頂還是溫的。(《俞慧郁鈔集》)

  民國劉二姑

  劉二姑,是金陵人,寄住在淮安河北的准提庵。母女二人,精進修持,念經禮佛不懈怠。每到佛誕日,建佛七道場,到庵裡念佛的人很踴躍。自行化他,數十年如一日。民國十八年,十月十二日,又起佛七法會。到了十四日,忽然告女兒說:“我明天回歸西方淨土,已得中品中生,你不要悲泣。以後你領眾人,以念佛為主,極樂為歸,不要想別的道,不要壞了我的規矩。”說完,還是默念佛號不已,果然到了第二天的子時往生。手腳都冰涼,頭頂還是熱的,顏貌如生,世壽八十歲。到十七日入佛龛,面門忽然現出青蓮一朵,一小時才消失。(《俞慧郁鈔集》)

  民國錢母

  錢母侯氏,是江蘇常熟錢君钰的母親。吃長素信奉佛,每天課誦阿彌陀佛一千聲,觀世音菩薩五百聲,寒暑沒有間斷。雖然年近八十,而精神矍铄。民國庚午年,三月二十六日,沒有病往生了,享年七十九歲。(《俞慧郁鈔集》)

 



上一篇:淨土法門:財物從財布施來的,聰明智慧從法布施來的,健康長壽從無畏布施來
下一篇:淨土法門:三種布施是以法布施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