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淨土法語 素食護生 佛教知識 佛教詞典 法師介紹 影音下載 世間百態 法寶流通
最近更新 學習中心 法師開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佛電視台 佛友商訊 種植福田 深入經藏
全部資料 電 子 書 居士文章 佛教下載 視頻轉貼 佛教修練 佛教寺廟 五明學佛 菩提文海
熱門文章 寺院活動 護持正法 佛教問答   消除業障 佛教新聞 宣化專集 佛教網摘
淨土法門 積德改命 精進念佛 深信因果 無量光慈善 熱點專題 戒除邪淫 戒殺放生 學佛感應

   首頁 法師開示

宣化上人:千萬不要生這種瞋恨心,彌勒菩薩用偈頌重宣此義

發布:清凡居士     日期:2019/4/29 9:28:00     閱讀:    

提示:繁體版為簡體版的濃縮版(不含評論和相關文章),如果需要看全版,請將域名中的big5改成www即可。

 

  千萬不要生這種瞋恨心

  彌勒菩薩用偈頌重宣此義

  宣化上人慈悲開示:

  爾時,彌勒菩薩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佛昔從釋種 出家近伽耶

  坐於菩提樹 爾來尚未久

  此諸佛子等 其數不可量

  久已行佛道 住於神通力

  善學菩薩道 不染世間法

  如蓮華在水 從地而湧出

  皆起恭敬心 住於世尊前

  是事難思議 雲何而可信

  佛得道甚近 所成就甚多

  願為除眾疑 如實分別說

  “爾時,彌勒菩薩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在這個時候,這位心廣體胖的菩薩,他願意用偈頌把這個意思再說一說。彌勒菩薩說:

  “佛昔從釋種,出家近伽耶,坐於菩提樹,爾來尚未久”:釋迦牟尼世尊,您在以前是從釋姓種族生出來的。釋姓的種族,這叫釋種。您後來出家做比丘,坐在“伽耶城(山城)”附近的菩提樹下,最後開悟成佛。從世尊成佛到現在,這個時間是很短的,不太久啊!

  “此諸佛子等,其數不可量”:這一切的大菩薩、法王之子,他們的數目,以菩薩的智慧都沒有法子來數得過來是多少。

  “久已行佛道,住於神通力”:他們都是在很久以前,已經修行諸佛之道,所以才有大神通力。

  “善學菩薩道,不染世間法,如蓮華在水”:他們善修學大菩薩所行的六度萬行這個道,不受世間法來染污。他們修的是出世法、是清淨的法,不被這五濁惡世這種五濁法給染污。他們就好像蓮華在水面一樣,所謂“出淤泥而不染”,在淤泥裡邊,它還是清淨的。

  “從地而湧出,皆起恭敬心,住於世尊前”:現在他們從這個地下邊,而湧出到地上邊來,住在虛空中。這些從地湧出的菩薩,對於世尊都生出一種恭恭敬敬的心;他們在佛的面前,在虛空這兒住。

  “是事難思議,雲何而可信”:這種事情,真是不可思議,這是什麼道理呢?怎麼可以叫人相信這種的事情呢?

  “佛得道甚近,所成就甚多”:因為佛很年輕,成佛道的時間很近,所教化的眾生都成了大菩薩了,所成就有這麼多!

  “願為除眾疑,如實分別說”:我們現在都願意世尊,為我們大眾除去這個疑惑,實實在在地來分別告訴我們。

  譬如少壯人 年始二十五

  示人百歲子 發白而面皺

  是等我所生 子亦說是父

  父少而子老 舉世所不信

  “譬如少壯人,年始二十五”:這種事情,為什麼我們不相信呢?我現在舉出一個譬喻來。譬如有一個年輕力壯的少年人,才二十五歲。他的面貌也非常的美好,也沒有皺紋,就是很年輕的樣子,頭發也都是黑的,也就是一個二十五歲的少壯人。

  “示人百歲子,發白而面皺,是等我所生”:這一百歲的人,他頭發也白了,面上也出了很多的皺紋。這個少壯人,他指著一百歲的老人,告訴人說這一百歲的人是他的兒子。豈有此理呢?這個年輕人說,這個一百歲的,正是我的兒子,是我真正自己生育的兒子;不是干兒子、不是在外邊撿來的兒子,也不是在什麼地方買來的兒子。

  “子亦說是父”:這一百歲的老年人也承認這個年輕人:“這個真是我的爸爸!”

  “父少而子老,舉世所不信”:父親年紀少,兒子年紀老,整個世界任何地方,也沒有人相信這個道理。

  世尊亦如是 得道來甚近

  是諸菩薩等 志固無怯弱

  從無量劫來 而行菩薩道

  巧於難問答 其心無所畏

  忍辱心決定 端正有威德

  十方佛所贊 善能分別說

  不樂在人眾 常好在禅定

  為求佛道故 於下空中住

  彌勒菩薩說,“世尊亦如是,得道來甚近”:現在世尊也是這樣的情形──世尊就譬喻這個年輕的父親,這一切的菩薩就譬喻這個老的兒子。

  世尊成佛到現在,沒有多長的時間,這個時間是很短的,“是諸菩薩等,志固無怯弱”:可是這一切數不盡這麼多的大菩薩,他們的志是堅固的、願力是非常大的,他們的修行是六度萬行,他們的心是沒有怯弱的,是無所恐懼的,什麼也不怕。

  “從無量劫來,而行菩薩道”:這些大菩薩,不是在短短的今生修行菩薩道,是從無量劫以來,他們就修行菩薩道。

  “巧於難問答”:他們修行菩薩道,都開般若的智慧,有任何困難的問題,他們都可以給解答;不但能解答,而且解答得很巧妙,也就是辯才無礙,有這種四無礙辯──四種的無礙辯才。

  “其心無所畏”:他的心無所恐懼的。

  “忍辱心決定”:這個忍辱心,不是馬馬虎虎的。忍辱是不容易的,不知道為什麼,人都願意人贊歎,不願意被人毀罵,所以忍辱很不容易修的。你忍一次可以忍,忍兩次,也可以的;忍到三次,就覺得受不了了。

  所以你們各位天天聽佛法,要會用佛法;到時候境界來了,要知道。你若知道,就不會被境界轉;你若不知道,就被境界轉了。不知道,就是不認識;你知道,就是認識了。所以我才說:

  一切是考驗,看爾怎麼辦?

  觌面若不識,須再從頭煉!

  境界來了,無論順的境界、或逆的境界,你都要認識。不要遇著順的境界,就好像吃糖那麼甜;遇著逆的境界,就好像吃黃蓮那麼苦。若覺得順的境界是甜的,逆的境界是苦的,那你就被境界轉了!你能順的境界和逆的境界都無動於衷,就是不動心;這個時候,就可以說是有點功夫了!

  什麼叫順的境界?就是人贊歎你。譬如以修道來講吧!說:“他有修行,太有功夫了!晝夜六時都精進用功,不休息!”聽著有人贊歎我,說我好,就像吃蜜糖那麼甜,心裡覺著很受用,很舒服的。

  若有人罵你一頓:“這個東西真壞!又懶,又不修行!又饞,又懶!”饞,就是歡喜吃東西;懶,就是歡喜睡覺;雖然掛著一個修道的名字,一天到晚也不修道。這時候,就不願意了:“啊!你怎麼說我呢?”好像吃黃蓮那麼苦──黃蓮,是中國一味藥材;這藥材苦得不得了,雖然苦,但是你若有火氣病,吃了,火氣就沒有了!那是很好的一個藥材,但就是苦。

  “忍辱”又要分別來說,譬如這個修行人或者出家人,被師父罵了一頓,他也不辯,也不發脾氣,也不駁嘴,就像沒有那麼回事似的。這不算,這不叫“忍”。為什麼?這是因為在師父和徒弟之間,你不忍也要忍,根本就談不到是“修忍”。

  又譬如遇著警察罵你一頓,他根本就是不講理的,你不忍也要忍。你在街上東望西望的,好像要偷東西的樣子,那警察過來,“喂!你是個干什麼的?是不是土匪呀?我要檢查你!”

  你忍了,這是因為這個警察是有勢力的;你沒有勢力,就要受他的管,這不算忍!在什麼忍呢?你能被徒弟罵一頓,你若能忍了,越罵你越歡喜;這樣子,那就是真有點功夫了。

  或者你被要飯的罵一頓,你也覺得像沒有事似的,這也可以。或者比你低下的人,他來欺侮你,你能忍,那才是“忍”。

  講到這個地方,我又想起一個很平常的公案:

  有一次,釋迦牟尼佛和一個弟子一起各處去游歷。走到這麼一個地方,幾百裡地也沒有一個人;這徒弟就問佛:“世尊!這地方怎麼一個人也沒有呢?”“唉!”釋迦牟尼佛就歎了一口氣說:“這種事情,說起來是太痛心了!”徒弟問:“怎麼一回事呀?”釋迦牟尼佛就說了這個因緣。

  以前在這個地方,有位老修行是很有道德的,他一百多年也不發脾氣,在這兒修忍辱行。這國家有個國王,還有個丞相;這個丞相本來也沒有犯過錯,這皇帝對他就不相信,把他貶職為民,叫他做老百姓。但是他這做官的瘾還沒有醒悟,還有一個“官迷”,還要做官,有領袖欲,有丞相欲。他就想:“怎麼辦呢?我怎麼可以再做丞相呢?哦!我有一個老朋友,他是修忍辱的忍辱仙人,他一定有辦法,我去請教他!”

  他就想起他這位老修行的老朋友,就去見他。就對這位老修行說:“我現在被皇帝給免職,不要我做丞相了。怎麼辦呢?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令我再做丞相呢?”

  這位忍辱的仙人說:“那容易得很!因為你現在時運不好,你這個命運不吉祥;現在你可以把不吉祥這種倒霉的氣交給我,你就可以再做丞相了!”“那我怎麼交給你呢?”他說:“那有辦法!你拿一把土往我的頭上一揚,這就把你這倒霉的氣過給我了,你就可以再做丞相了!”這個丞相就照他說的這麼一做。

  果然,回去這一天,皇帝就找他了,說:“我以前不要你做丞相,這是錯了!現在你還回來幫我做丞相啰!”又把他請回去了。他就覺得這老修行真靈啊!真的應驗!於是繼續做丞相。

  不久,西宮娘娘被皇帝給疏遠了,被打入冷宮去──冷宮,就是她見不著皇帝了。西宮娘娘一想:丞相被皇帝給免職了,現在皇帝又再用他,他大約有方法可以幫我吧?我要請教他!於是就把丞相請來了。問丞相說:“以前皇帝不叫你做丞相,怎麼以後又用你了?你是用什麼方法?”這個丞相就說:“這不是我有方法。因為我認識一個老修行,這老修行說我時運不好;他把我這個不好的運氣過給他了,所以皇帝就又用我了!”這西宮娘娘說:“你怎麼樣過給他的?我也去同他商量商量!”那丞相說:“可以的!我去給你問一問!”

  一問這老修行,說是皇帝不要西宮娘娘了,也不愛她了,叫他想法子令皇帝再把她叫回去。這老修行說:“可以的!你叫她拿著一碗水往我頭上一倒,她這個不吉祥的氣,也都交給我了,皇帝就會又請她回去!”西宮娘娘也如法炮制,照這樣子來做;一做,果然皇帝就把她又請回去了,不把她打入冷宮了!非常的靈驗。

  後來,這國家和別的國家作戰,連連戰敗。這國王就請問丞相和西宮娘娘:“現在我們國家和人作戰,盡打敗仗,這怎麼辦呢?”丞相說:“我有辦法!我有一個忍辱仙人的老朋友,我去同他商量商量,他有法術!”就去同他一商量。

  這個忍辱仙人一想:我在這個國家來住,就應該幫這個國家。現在作戰敗了,好!把這個國運的不吉祥也都過給我好啦!於是就說:“你告訴國王,說這是全國的事情,要用一桶的水!這水是不干淨的水,甚至於和尿差不多那麼骯髒,因為這是不吉祥的事情。”那麼用這桶水往他身上一潑,因為水不干淨,又騷又臭,把這個老修行身上也都給潑得不干淨了!

  雖然老修行身上不干淨,可是這個國家由此之後,和任何的國家再打仗,打一仗、勝一仗,就勝利了。勝利回來,這國王就慶功說:“這位老修行,真是太有道德了!”

  由這樣一來,全國人都知道了!你有不吉祥的事情,也到那兒抓一把土往老修行身上一揚,那個不吉祥,也到這兒往老修行的臉上吐一口吐沫。這個老修行說他應該忍辱的,吐一口吐沫,要等它自已干了。一天到晚,這個也來,那個也來,今天十個,明天就百個,後天就千個,大後天就萬萬個,全國人都來到這兒過不吉祥的運氣來了!這個老修行應酬不過來了,心裡就打了一個妄想;就不能忍了!他打什麼妄想呢?說:“唉呀!你們這些個人都該死啊!”生這一個瞋恨心,果然這些人就都死了!

  說完這個因緣,釋迦牟尼佛說:“你看!他就有這麼大的神通,就這一想‘這些個人都應該死!’這些人就都死了,所以幾百裡路也沒有人,就是這麼個道理。”

  所以忍辱是不容易的,即使不容易,我們修忍辱的,也都應該叫它容易,千千萬不要生這種瞋恨心,說“你們都該死!”

  這些從地湧出的大菩薩,他們用忍辱心來決定,“端正有威德”:他們的相貌也非常端正,威德也大。

  “十方佛所贊,善能分別說”:十方諸佛都贊歎他們的功德,他們都善能分別說一切的諸法。

  “不樂在人眾,常好在禅定”:他們不歡喜在鬧市住,願意住在寂靜處,願意住山;他們所最歡喜的,就願意住於禅定,修禅定三昧。

  “為求佛道故,於下空中住”:他們因為想求佛的無上菩提道,所以他們住在下方的虛空中。在那地方,沒有人擾亂他們;大約那地方,也沒有飛機開到那裡、也沒有火箭到那個地方,所以他們住在虛空中,是很自在、很清靜的。

  我等從佛聞 於此事無疑

  願佛為未來 演說令開解

  若有於此經 生疑不信者

  即當墮惡道 願今為解說

  是無量菩薩 雲何於少時

  教化令發心 而住不退地

  “我等從佛聞,於此事無疑”:彌勒菩薩又說,我們在法會的這些個菩薩摩诃薩,現在是親自聽聞佛所說的《妙法蓮華經》這種法,也是親見這一切從地湧出的大菩薩。那麼因為親見、親聞,又聽見釋迦牟尼佛說這些菩薩是佛所教化的,這是真實不虛的,所以沒有可懷疑的必要。

  我們是不會懷疑的啦!“願佛為未來,演說令開解”:可是未來的眾生、初發心的菩薩,他信根不堅固,善根也不深厚,所以他們或者就會不信的。我們現在願意佛為將來一切初發心的人,演說這種的道理,令一切的初發心的菩薩都明白、都了解。

  如果他們不了解,又沒有開解他們的思想,“若有於此經,生疑不信者,即當墮惡道”:假使有人對這部《妙法蓮華經》的境界,不能開解而生出一種懷疑心來,不生出信心,那麼將來他們就會墮落三惡道──墮落地獄、惡鬼、畜生。

  “願今為解說”:我們願意釋迦牟尼佛現在大發慈悲,為當來的眾生,解說這種因緣、這種的理由。

  “是無量菩薩,雲何於少時,教化令發心,而住不退地”:這一切無量無邊的菩薩,怎麼樣能在這麼最短的時間,佛可以教化令他們發菩提心,而到現在,他們都得到位不退、念不退、行不退這三不退的地位呢?

  恭錄自《妙法蓮華經》從地湧出品 淺釋

 



上一篇:印光法師:人人善教兒女,世道自然太平
下一篇:大安法師:淨土宗教程第六編(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