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邪淫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居士文章 :大德居士

 

黃念祖:善導大師新傳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善導大師新傳

  黃念祖居士著

  (會集:一、唐道宣大師《續高僧傳》中會通傳。(史料一) 二、清貫通師《蓮宗諸祖略傳》中善導傳。(史料二) 三、日大野法道教授《善導大師與日本》(史料三))

  善導大師俗姓朱,誕於隋大業九年(公元六一三年),生於安徽泗洲(或山東青州)。少出家。後見西方變相與觀無量壽經,便喜誦習十六觀行。恆谛思維,忱節西方,以為冥契。未逾數載,觀想忘疲,已成深妙,便於定中,備觀寶閣、瑤池、金座,宛在目前。沸泗交流,舉身投地。貞觀十五年,大師廿九歲,至西河石壁谷玄中寺,見道綽禅師,蒙授無量壽經。(以上根據史料三,下接史料二)見淨土九品道場,喜曰:“此真入佛之津要。修余行業,迂僻難成。惟此法門,速超生死。”於是勤笃精苦,晝夜禮誦。旋至京師,激發四眾。每入室長跪唱佛,非力竭不休。出則演說淨土法門。三十余年,未嘗睡眠。護持戒品,纖毫不犯。好食供眾,粗惡自奉。所有襯施,用寫阿彌陀經十萬余卷。畫淨土變相三百壁。修營塔寺,然燈續明,道俗從其化者甚眾。有誦彌陀經十萬至五十萬遍者,有日課佛名自一萬至十萬者,其間得三昧生淨土者,不可紀述。或問念佛生淨土耶? 導曰:如汝所念,遂汝所願。乃自念一聲,有一光明從其口出。十至於百,光亦如之。其勸世偈曰:漸漸雞皮鶴發,看看行步龍鐘;假饒金玉滿堂,豈免衰殘病苦?任汝千般快樂,無常終是到來;唯有徑路修行,但念阿彌陀佛。又著觀經四帖疏。或問何故不令人作觀,直遣專稱名號耶?答曰:眾生障重,境細心粗,識飏神飛,觀難成就。是以大聖悲憐,直勸專稱名字,正由稱名易故。相續即生。若能念念相續,畢命為期者,十即十生,百即百生。何以故?無外雜緣,得正念故。與佛本願相應故。不違教故。順佛語故。若捨專念修雜業者,百中希得一二。千中希得三四。何以故?雜念亂動,失正念故。與佛本願不相應故。與教相違故。不順佛語故。系念不相續故。心不續念報佛恩故。雖作業行,常與名利相應故。樂近雜緣,自障障他往生正行故。比見諸方道俗,解行不同,專雜有異。但使專意作者,十即十生。修雜不至心者,千中無一。願一切人等,善自思椎,行住坐臥,必須厲心克己,晝夜莫廢,畢命為期。前念命終,後念即生。長時永劫,受無為法樂,乃至成佛,豈不快哉!又作臨終正念 文曰:凡人臨終欲生淨土者、須是不得怕死。常念此身多苦,不淨惡緣,種種交纏。若是捨此穢身,超生淨土,受無量快樂,解脫生死苦趣,乃是稱意之事。如脫弊衣,得換珍服,放下身心,莫生戀著。才遇有病,便念無常,一心待死。須矚家人,及問候人,來我前者,為我念佛。不得說眼前閒雜之話,家中長短之事;亦不須軟語安慰,祝願安樂。此皆虛華無益。若病重將終,親屬不得垂汨哭泣,及發嗟歎懊恨聲,惑亂心神,失其正念。但教記取阿彌陀佛,守令氣盡。若得明解淨土之人,頻來策勵,極為大幸。用此法者,決定往生,無疑慮也。死門甚大,須自家著力始得。一念差錯,歷劫受苦,誰人相代?思之思之!導一日(下接史料一)在光明寺說法,有人告導曰:今念佛名,定生淨土否?導曰:定生!定生!其人禮拜訖,口誦南無阿彌陀佛,聲聲相次。出光明寺門,上柳樹表,合掌西望,倒投身下,至地遂死。事聞台省。(上史料一原文,以下據史料三。)

  師於唐高宗永隆三年(公元六八一年)三月十四日,怡然長逝。世壽六十九歲。弟子懷恽為師造塔,並建伽藍(即今香積寺)。大師遺著存世者共五部九卷,計為觀經疏四卷,往生禮贊一卷,觀念法門一卷,法事贊二卷,般舟贊一卷。

  黃心示會集

  會集善導大師傳後贅語

  本傳以清貫通師之善導大師傳為主體,兼采唐道宣大師之《續高僧傳》與日《善導大師與日本》中之原文與史料會集而成。清傳據《樂邦文類》與《佛祖統計》兩書,己較完備,惜仍有欠詳實。故取道宣大師之原文,正其失實。采日人之史料,以補其未詳。乃成今作。 清傳之首曰:“善導不詳其所出。”而日籍則備載大師姓氏、籍貫、生期,與少年出家求道經過。故采以補之。至於其篇未,則記為大師登樹,自投而逝。雖與宋戒珠師之《往生傳》,宋王古之《新修往生傳》,南宋宗曉師之《樂邦文類》所載盡同,但考以唐道宣大師所著,與夫大師塔銘碑記,則可證大師自投之說,實為傳聞之誤。此已有日大野法道教授論證於前。按道宣大師《續高僧傳》第三十七卷會通傳中所記,乃大師一時說法有人間話,問者念佛登樹自投。竊計道宣大師乃律宗初祖,法門龍象,又是同代大德,所記當是信史。更據日人考證,大師之龛記、碑銘、塔銘等四種,均無投身自殺之說。由是信知,投身者乃問話之來客。而非說法之大師也。且大師一生戒行謹嚴,軌范人天,焉能於臨終關頭,一反素操,而顯詭異。於是乃刪除清傳舊語,而代以道宣大師之原文,以復真面。篇未又據日著,略志大師示寂歲月,身後塔寺與存世遺著,以竟全文。 心示今值勝緣,研讀諸傳。於大師之聖德高風,彌深景仰。信夫,日法然上人 贊曰:“彌陀願王之垂跡。”親鸾上人贊曰:“善導獨明佛正意。”我國蓮池大師曰:“善導和尚,世傳彌陀化身,見其自行精嚴,利生廣博,萬代之下,猶能感發人之信心。若非彌陀亦必觀音普賢之俦。嗚呼大哉!”惜余癡鈍不文,又以史料未充,注經無暇(開始注疏先師夏蓮老會集之無量壽經),匆匆會集,雖較清傳稍詳,但仍未能彰顯大師之聖德於十一。它日遇緣,當另作之,或能稍勝那? 心示敬跋 庚申仲春。

 

上一篇:淨空法師:隨緣的真實義
下一篇:星雲大師:與人相處其實不難,記住四句話讓你終身受益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