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淨土法語 素食護生 佛教知識 佛教詞典 法師介紹 影音下載 世間百態 法寶流通
最近更新 學習中心 法師開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佛電視台 佛友商訊 種植福田 深入經藏
全部資料 電 子 書 居士文章 佛教下載 視頻轉貼 佛教修練 佛教寺廟 五明學佛 菩提文海
熱門文章 寺院活動 護持正法 佛教問答   消除業障 佛教新聞 宣化專集 佛教網摘
淨土法門 積德改命 精進念佛 深信因果 無量光慈善 熱點專題 戒除邪淫 戒殺放生 學佛感應

   首頁 法師開示

信願法師:奇異往生記聞

發布:信願法師專頁     日期:2019/7/21 7:24:00     閱讀:    

提示:繁體版為簡體版的濃縮版(不含評論和相關文章),如果需要看全版,請將域名中的big5改成www即可。

 

  【念佛感應錄】奇異往生記聞

  話說筆者自患高血壓症以來,很少捉筆為文,並不是筆者懶惰,實在力不從心,一用腦頭就痛,因此,也不知開罪了多少向我索稿的師友。

  半月前忽然接到彰化市民生路三十八號楊欽生居士的來信,我與這位楊居士過去既未通過一次信,更沒有見過一次面,接信時以為又是哪一位讀者,看了《佛門異記》來信說恭維話呢!閱讀來信後,方知楊居士令郎往生後有很不可思議的瑞應。承他恭維我說:“多年來勤讀大法師著作多種,獲益良多……”然後就略為介紹他的令郎楊志明往生的經過,我個人對佛教的靈感瑞應之事,是深信不疑的,很願意撰文報導,以增人們對學佛的信心,深怕有些人對於此等說法,以為這些都是杜撰神話,查無實據,所以馬上去信給楊居士,要他將楊志明生前的照片寄一張來,並將有關親目所見的證人以及時間地點全部詳細寫來,好使那些不信者查有實據,來一個“事實勝於雄辯”,不由他不信。

  楊志明的家庭狀況

  八月中秋節前一天,楊居士派他就讀台大的女兒楊姮娥小姐,從彰化專程趕來鳳山,送來有關她弟弟生前死後的一些資料。我與楊小姐談了很多話;原來她們全家是佛化家庭,而且都受過高等的教育。她說她爸爸是藥劑師專攻化學實驗多年,現在經營“一心藥局”,並兼任秀水農校老師,民國四十六年皈依智光老法師。她媽媽楊江苑蓮女士,是省立彰化女中高中畢業,皈依圓力法師,楊小姐本人是國立台灣大學商學系三年級,也是晨曦佛學社的社友,五十五年皈依證蓮老和尚。死者楊志明和幼弟志泰,是四十九年在台中慈光圖書館舉行千人戒會時皈依證蓮老和尚的。志明今年十九歲,就讀省立彰化中學高中二年級,幼弟志泰與志明同校,讀高中一年級。

  筆者如此不厭其詳,查戶口似的,把他們一家的家庭狀況和教育程度加以述明,證明這家人不是那些瞎三話四的愚夫愚婦。

  離奇的死亡

  楊小姐告訴我說:“我的弟弟從小就孝順父母,不苟言笑,自從四十九年六月間皈依三寶以後,每天不斷,早晚拜佛念佛,有空就看佛書,虔誠的信仰佛法,不斷地勸他的朋友學佛,為人忠厚好學,左右鄰居都一致稱他是這地方上最守規矩、最肯用功的孝順孩子,我也以有這樣一個好弟弟而自傲。”

  “今年新歷二月二十四,也就是農歷正月十六那一天,白天幫忙父親在店裡賣藥記帳,晚飯後仍然和平常一樣,侍奉我母親喝補藥酒和藥丸,看看店裡清閒一點就說:‘爸媽,我要回家讀書了。’這是對父母最後的一句話。回家後,還和弟弟談起學校的趣聞,歡笑如常。看了兩小時的書後,才去邀堂弟隆基同去和美鎮看姓葉的同學。堂弟要志明到店裡牽機車一同騎車去,志明說父親曾經吩咐夜間不可以騎機車,以防危險。並提議一同搭客運車去。可是堂弟因此不肯去,志明見他不肯去就說:‘那,你要晚一點睡,等我回來給我開門。’於是他就獨自離家,手中還拿一本英文課本,腳上穿著拖鞋,就這樣一去不回來了。他並沒有去北方和美鎮會同學,反而跑到南方的埔心鄉柳橋下水中淹死了。”

  “我們對此有很多不解的地方,他離家時是晚上九點鐘,那時並沒有班車到柳橋,而他身上只帶了十元,交通費不夠,可見是走路去的。從彰化到柳橋要跑兩三個小時,路上既暗又遠,並且那地方他從沒有去過。他為什麼會跑到那地方去死呢?於情於理都說不通的。確實是水鬼把他迷去的,因為柳橋為不祥之地,每年在此水中喪生者,多達數十人。我爸爸陪同法醫去驗屍,沒有一點外傷,也沒有吃什麼藥品,更不是他殺。除水鬼索命以外,別無理由可通。”

  有些人對佛法不了解,以為這樣的死亡,信佛有什麼好處?全家信佛行善,結果好人得不到好報。不信者以此借口來毀謗佛法,楊小姐也因此事去台中請問李炳南老師和許寬成教授,也問過台北的張廷榮居士,他們答復都說這是宿業,並非今生的好壞。

  筆者在這裡加以說明的是:佛法講三世因果,過去生中所造的善惡業因,在未來世業果成熟,都要感果遭報的,就是修行證果的人,也是難逃業報的。例如安世高法師,他修行證果,悟知他宿世有兩次命債未還,第一次去廣州償還命債,他自己送上門去要給人殺死。第二次到會稽也准備給人打死,並請第一次殺他的人出來作證,請當地官吏免除對方的重罪。

  楊志明的死,世俗所謂命中注定,要在水中應劫而死,所以他可說是命中帶有水關。佛法也證明定業不可轉,在他本身來說,未嘗不可以說這是最後一次受生。

  記得晉朝的董青建,他比志明早兩歲死,他十七歲臨終時對母親說:“罪盡福至,緣累永絕,希望我母,自割愛念,不必憂心。”我也希望楊志明的父母,應當自割愛念,不必憂心。

  死後的瑞相

  楊小姐哀痛地說:“志明不幸為水鬼牽引身死,我們全家到處尋找,到第三天才有人發現屍身浮出柳橋水面,我爸爸把他從水裡抱出來,容貌如生,安詳如甜睡的嬰兒,滿臉紅潤,身上的顏色也如活人一樣保持肉色,只有手掌和腳掌又白又皺,要知浸在水中兩三天,就是活人,全身皮肉也不會如此好看,一點也沒有水腫的死亡相。出水後十多小時,身體依然柔軟如綿,抱他坐著,替他穿衣,手掌能伸直合掌,死了三天後仍面如嬰兒,膚色如活人,手足柔軟,這都是生西才有的瑞相啊。當我爸爸抱他入棺時,身驅也還是彎曲自如,當時在場有我爸爸媽媽,志明的弟弟志泰,其他有楊棟木、江重祿、江重混,和一些幫忙入棺的人,他們都是親自目睹的證人。”

  聞檀香味知兒回家

  楊小姐又說:“我父母自從弟弟去世後,真是痛不欲生,尤其我媽媽,更是悲哀不已,終日以淚洗面,也許弟弟知道媽媽想念他,所以有時常常聞到異香之味,其香味屬於檀香,但沒有市上所售之厭味,而是一種幽雅的清香,那種香味,凡是到過我家的人,都能聞到。這種香味,一直到今天,幾乎天天都有,我爸爸一聞到香味,就知道弟弟回家了。他回來的時間不一定,有時在早上,有時在中午,也有時在下午。回來的時間長短也不一定,最多一小時,也有十多分鐘,甚至只有一兩分鐘的也有。他來時在場的人,都能聞到這種異香味,如果有幾天聞不到香味,我母親就禱告,禱告後不久,就會聞到異香,一聞到香味,我們就知志明回家了。聞過異香的人,除我們全家人以外,尚有我的堂弟楊隆基、三嬸婆陳彩,還有李玉銮、李傳、吳榮森等多人,他們都住在彰化市內,有本省人也有外省人,可以奉告地址,以供查詢。”

  空中誦經聲歷時三十分

  楊姮娥小姐又說:“最不可思議的是弟弟做百日佛事的那一天,我們禮請彰化市慈濟寺的尼師來誦經,爸爸指定要請尼師們誦《佛說阿彌陀經》《無量壽經》《觀無量壽經》等淨土五經,當尼師們正在誦經時,忽然聽到空中有男人的誦經聲音,念的是《阿彌陀經》。”楊小姐又說:“這我也親自聽到了,聲音發自空中,查看經堂中沒有一個男眾比丘僧,我以為是我的聽覺有錯,再問爸爸有沒有聽到空中的誦經聲?他也同我一樣聽到了,其聲音的莊嚴,腔調的铿锵,音韻的美妙,誠如《法華經》中所說:‘梵音海潮音,勝彼世間音。’真是一點也不錯呵!”

  托夢五嬸婆往生西方去

  “今年八月二、三日弟弟托夢給五嬸婆楊周旦女士,經過是這樣的:那一天五嬸婆似夢非夢的,忽然看見我弟弟進來叫她五嬸婆,五嬸婆說:‘你是志明嗎!你這幾天有沒有回家看你父母呢?’志明說:‘有呀!我每天都回家去看他們,有時候隔一天回家一次。’嬸婆又問:‘你現在不回家,你要去哪裡?’志明答道: ‘我有伴在那裡等我,我要去西方極樂世界。’五嬸婆抬眼看見遠遠的地方,果然有一位穿黃衣披紅袈裟,頭戴五佛冠,手持錫杖的聖者,在那裡等著,後來志明和那位聖者走到南山寺忽然不見了。”

  “五嬸婆醒來後還記得清清楚楚,她與志明的問答,以及那位聖者的相好莊嚴,如在目前。這分明是志明回來托夢,證明他已蒙佛接引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了。”

  上面這一件奇異往生的事實,很值得向讀者介紹,筆者因此樂意為文以飨讀者,希望讀者對於淨土法門,更加堅強信心,當有不可思議的感應,阿彌陀佛。

  (《菩提樹雜志》第一七九期煮雲法師)

  按:

  人間至重事,莫過於死亡。

  死期及死緣,多數業已定。

  雖說死必定,去向各不同。

  志明勤念佛,惡死往西方。

  善人不念佛,善終輪六道。

  前者仗佛力,重惡可成佛。

  後者依自力,大善仍流轉。

 



上一篇:宏圓法師:正直捨方便,但說無上道,一切眾生皆能成佛
下一篇:信願法師:阿彌陀佛來迎接,正是為了讓臨終者有正念(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