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邪淫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居士文章 :轉載

 

明管東溟先生勸人廣積陰德文,萬世傳家之寶訓!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昔人有雲,積金遺於子孫,子孫未必能守。積書遺於子孫,子孫未必能讀。不如積陰德於冥冥之中,此萬世傳家之寶訓也。

  其義本於孔聖贊易。文言曰,積善之家,必有余慶。善而曰積,不尚陽德而尚陰德也。慶而曰余,不在一身而在子孫也。必舉家鹹務陰骘,而後可稱積善之家。亦必此身先得本然之慶,而後子孫受其余慶。是故余慶易曉,而本然之慶難曉也。書曰,考終命。又曰,祈天永命。此可以言本慶乎,未盡也。當以二氏因果之說,參合易傳之說。

  道家謂積功行者,天曹除其冥籍,異諸仙籍,以至於入無極大道。佛家謂修淨業者,臨終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以至於成無上正覺。皆言此身之本慶也,其義隱然合於余慶二字中,而儒者未之察耳。有宋钜儒,興起斯文。以忠孝節義之綱維末造。真有罔極之功於萬世,而於此不無遺照焉。乃廓然盡掃天堂地獄,以及三世修因證果之說也。程朱蓋曰,君子有所為而為善,則其為善也必不真,何事談及因果,其勉君子至矣。以吾觀於君子小人之心,無所為而為者至少也。君子之作善也多近名,苟不徹於十方三世之因,必不足以滌其名根。小人之作惡也多為利,苟不惕以罪福報應之果,必不足以奪其利根。程朱勉君子無所為而為善,獨不慮小人無所忌而為惡耶。然後知孔子道及余慶余殃之際,乃徹上徹下之言也。

  愚講修身齊家之道,一一以孔子之庸德庸言為矩。而所以行庸德,謹庸言,亦必歸重於程朱之繩墨。獨於三世因果,及三祇修證之實際,則不得不破程朱之關。正欲斷君子之名根,拔小人之利根,而使之同修陰骘也。

  修陰骘亦豈易言。人能充無欲害人之心,充無穿窬之心,則陰骘可修矣。其大要不出老氏之三寶,曰慈,日儉,曰不敢為天下先,而以忠信出之。

  報人之德,不報人之怨。

  分人之過,不分人之功。

  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惡。

  隱人之惡,不隱人之善。

  我不負人,而任人之負我。

  我不謗人,而任人之謗我。

  以深心提人於生死之海,而人以淺心鈍置之,毋棄毋亟。

  以熱心共人於風波之舟,而人以冷心遐遺之,毋忮毋求。

  銷大釁於曲突徙薪,而勳名有所不必取。

  蒙極誣於明珠薏苡,而心跡有所不必明。

  為國家扶欲墜未墜之紀綱,則眾嫌不必恤,而又不以氣節自有也。

  為世教發難明當明之道術,則眾咻不必虞,而又不以門戶自標也。

  流俗之所爭趨者吾避之,流俗之所共惡者吾察之。

  幽則必闡,而過則必原。

  其道必不詭於中庸,而其心則不求人知,而求天知。

  不患人之不己知,而求為可知。

  求可知之中,不求可為鄉願知,而求可為狂狷知。

  不求可為狂狷知,而求可為中行知。

  不求可為一鄉一國之善士知,而求可為天下之善士知。

  不求可為天下之善士知,而求可為萬世之善士知。

  亦不必求為萬世之善士知,而求可為依中庸之君子遁世不見知而不悔者,默相知於天眼遙觀、天耳遙聞之中。

  又不求生前之遐福,而求可質諸三界之鬼神。

  不求死後之榮名,而求可俟千百年之後聖。

  則陰骘之至也。陰鹭之至,人不知而天知之。可以轉凡身而為聖身,離人道而登天道。上帝命之治世,諸佛提之出世矣。此非從身所感本然之慶欤。一身不足以盡積善之慶,故其余又及於子孫。皆感應自然之理也。傳家者審諸。

  (作者:明管東溟先生,名志道,字登之,江蘇太倉人,學者稱東溟先生)

  萬世傳家寶訓:明管東溟先生勸人積陰德文(白話文)

  古人說:“積攢財富留給子孫,子孫未必能守住。收藏書籍留給子孫,子孫未必能去讀。不如在冥冥之中,積累陰德,這才是萬世傳家的寶訓。”這個說法源自於孔聖人對周易的贊辭。其原文是這樣說的:“積善之家,必有余慶。”

  “善”的積累,不崇尚陽德,而崇尚陰德。“慶”能有余,不在自身而在子孫。必須全家都修陰骘,這樣才能稱之為“積善之家”。而且必須此身先得“本然之慶”,而後子孫享受余慶。所以余慶容易讓人了解,而本然之慶卻難以知曉。書經上說:“考終命”。又說:“祈天永命。”這就算本慶了嗎,這還不夠!還應當配合佛道兩家的因果之說和易經之說。

  道家說,積功行者,天曹除去其冥籍,改升為仙籍,乃至於入無極大道。佛家稱,修淨業者,臨終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以至於成無上正覺。這說的都是此身的本慶。這些意思,隱約地含在“余慶”二字中,只是儒者未能覺察罷了。

  宋代的大儒,興起了忠孝節義之綱,真有萬世之功。而唯獨對天堂地獄,三世因果之說只字不提。程朱之說的意思是,君子以有所為之心而為善,其為善之心,必定不真,所以何必去談及因果呢!以這樣的思想去勉勵君子當然最好。但是在我看來,以君子小人之心,能夠無所為而為的,非常少。君子為善,多半是為了功名,如果不以十方三世之因去說服他,不足以洗滌其“名根”;小人作惡,多半是為了利益,如果不以罪福報應之果去警醒他,不足以剝奪其“利根”。程朱之說,只勉勵君子,讓他們以無所為之心去行善,卻忽略了小人會因此而肆無忌憚地做惡。然後才知道,孔子說的余慶、余殃之報,才是徹上徹下之論啊!

  不才講的修身齊家之道,一一以孔子的庸德、庸言為准。而如何行庸德,謹庸言,也必定參照程朱之學。唯獨對三世因果,不得不突破程朱這關。這是為了要斷君子的名根,拔小人的利根,而使他們同修陰骘。

  修陰骘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人如果能存不害人之心,存不貪婪之心,陰骘才可以修。其要點,也不外乎老子的三寶:慈,儉,不敢為天下先。而且要至誠懇切地去做。

  只報恩,不報怨;只分擔別人的過失,不分享別人的功勞;只成全別人的美德,不成就別人的過惡;隱藏別人的惡行,不隱瞞別人的善舉;我不辜負別人,而任憑別人辜負我。我不毀謗別人,而任憑別人毀謗我。真誠地救人於生死苦海,人卻茫然地置之不理,不要放棄,不要著急;熱忱地助人於同舟共濟,而人卻冷漠地視而不見,不要生氣,不要強求。平復了巨大的危機,而功名榮耀無所希求。蒙受了莫大的冤屈,而心跡也無所表白。為國家扶起欲墜未墜的綱紀,眾人的嫌棄不去理會,而又不以氣節自居。為世人教導難明當明的道術,眾人的非議不去擔憂,而又不以門戶自封。。

  世俗之流所爭取的,我避開,世俗直流所厭惡的,我留意。隱晦的必定闡明,有過失則必定原諒。一定不背離於中庸之道,而其心不求人知,只求天知。不怕別人不明白自己,只要自己可以讓人明白就好。。

  而在可以明白自己的人中,不求能被偽善庸俗的人明白,而求能被有志之士明白。不求能被有志之士明白,而求能為善士明白。不求能被一鄉一國的善士明白,而求能被天下的善士明白。不求能被天下的善士明白,而求能被萬世的善士明白。也不求能被萬世的善士明白,而求能被依中庸之道的君子隱士,默默地通過天眼遙觀,天耳遙聞明白。又不求生前的清福,而求可以無愧於三界鬼神。不求死後的榮名,而求可以做千百年後的聖賢。這樣,陰骘就登峰造極了。。

  達到了陰骘的極致,人不知道而天知道。可以轉凡成聖,脫離人道而直登天道。上帝命其治世,諸佛提其出世。這不是本身所感的本然之慶嗎!一身不足以享盡積善之慶,所以其余的可以蔭庇子孫。這都感應的自然之理,傳家者不能不明察啊!

  若本文對您有所觸動,敬請隨喜轉發,更多人必因您而受益!

  傳播正能量,現世心想事成,富壽康寧!

  種善因,得善果,因果之報,如影隨行!

 

上一篇:從福德的角度正確認識剖腹產擇吉的現象
下一篇:淫欲女色成瘾甚於毒品,禍害毀終生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