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淨土法語 素食護生 佛教知識 佛教詞典 法師介紹 影音下載 世間百態 法寶流通
最近更新 學習中心 法師開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佛電視台 佛友商訊 種植福田 深入經藏
全部資料 電 子 書 居士文章 佛教下載 視頻轉貼 佛教修練 佛教寺廟 五明學佛 菩提文海
熱門文章 寺院活動 護持正法 佛教問答   消除業障 佛教新聞 宣化專集 佛教網摘
淨土法門 積德改命 精進念佛 深信因果 無量光慈善 熱點專題 戒除邪淫 戒殺放生 學佛感應

   首頁 佛教故事

鏡清雨滴​聲

發布:釋妙善~盛圓     日期:2019/11/5 5:56:00     閱讀:    

提示:繁體版為簡體版的濃縮版(不含評論和相關文章),如果需要看全版,請將域名中的big5改成www即可。

 

  公 案

  越州鏡清寺順德禅師問僧:“門外是什麼聲?”

  僧雲:“雨滴聲。”

  清雲:“眾生顛倒,迷己逐物。”

  僧雲:“和尚作麼生?”

  清雲:“洎不迷己。”

  僧雲:“洎不迷己,意旨如何?”

  清雲:“出身猶可易,脫體道應難。”

  ——摘自《碧巖錄》

  此則公案的要旨,正如圓悟所評唱,“衲僧家於這裡透得去,於聲色堆裡不妨自由,若透不得,便被聲色所拘”。

  禅僧亦雲:“簾頭雨滴聲,歷歷太分明。若是未歸客,徒勞側耳聽。”《頌古》卷32白楊順頌:鏡清明明知道是“雨滴聲”,卻問學僧是什麼聲音,如同探竿影草,旨在考驗僧人的悟境。僧人隨著舌根轉,說是雨滴聲,可謂“貪他蓑笠者,失卻舊茅亭”同上長靈卓頌,殊不知,“軒檐水玉,原系己身”。

  若是真正無心,臻於放棄一切妄想的省悟境界,所聽到的屋檐下的雨滴聲就是自己,在這種境界裡沒有自己與其他的對立。此時,會有好像變成雨滴的感覺,不知道是自己滴落下來,還是雨水滴落下來,這就是雨水與自己成為一體的世界,也就是“虛堂雨滴聲”所表現的世界。

  由於僧人站在物我分離的立場上回答雨滴聲,所以鏡清予以批評。學僧反問鏡清如何體會,鏡清說:“等到能不迷失自己的時候就會明白。”

  學僧仍然沒有領會,鏡清便入泥入水,對他說:“出身猶可易,脫體道應難。”——突破身心的牢籠,從迷惑的世界超脫出來還容易,要使道體透脫出來就困難了。所謂使道體透脫,即是使道體從其安住的悟境再脫離出來,重新回歸於聲色紛纭的現象界。“如果停留在‘絕不迷惑’的小乘羅漢境界裡,是絕對不可能解脫的。必須‘和光同塵’,使自己覺悟的光明柔和下來,與眾生迷妄顛倒的迷惑世界打成一片,還要以最好的方法表現出自身的了悟境界,去教導人們。”

  虛堂雨滴聲,作者難酬對。

  若謂曾入流,依前還不會。

  曾不會,南山北山轉滂霈。

  ——《碧巖錄》雪窦頌此公案

  “虛堂雨滴聲”之所以使得禅機高妙的行家也難以酬對,是因為如果你喚它作雨滴聲,則是迷己逐物;如果不喚作雨滴聲,它不是物,你又如何轉物?“若謂曾入流,依前還不會。”《楞嚴經》雲:“初於聞中,入流亡所。所入既寂,動靜二相,了然不生。”觀音菩薩的音聲入定法門,聽一切聲音,聽到“入流”進入法性之流,“亡所”所聽的聲音聽不見了,“所入既寂”,聲音寂滅了,清淨到極點,然後,對動相一切聲音、靜相沒有聲音,歷歷感知,卻一念不生。

  雪窦說,縱使到了這個境界,也仍然沒有進入禅悟之門。結句以“南山北山轉滂霈”,形容越來越大的雨滴聲,以及聽雨者能所俱泯、即心即境的直覺體驗,可謂不著一字,盡得風流……

  鏡清道怤禅師悟道因緣

  越州鏡清寺道怤(fu)順德禅師,雪峰義存禅師之法嗣,俗姓陳,永嘉人。道怤禅師幼時即厭葷腥,村裡的人曾強迫把枯魚塞進他嘴裡,他當隨便哇哇嘔吐不休。後求出家,並於本州開元寺受具足戒。旋即游方參學,不久來到福建,禮谒雪峰義存禅師,發明心地。

  初禮雪峰,雪峰禅師便問道怤禅師:“甚處人?”

  道怤禅師道:“溫州人。”

  雪峰禅師道:“恁麼則與一宿覺是鄉人也。”

  道怤禅師反問道:“只如一宿覺是甚麼處人?”

  雪峰禅師道:“好吃一頓棒,且放過。”

  道怤禅師一聽,便禮拜而退。

  後來,道怤禅師又問雪峰:“只如古德,豈不是以心傳心?”

  雪峰禅師道:“兼不立文字語句。”

  道怤禅師又問:“只如不立文字語句,師如何傳?”

  雪峰禅師默然良久,於是道怤禅師便起身禮謝。

  雪峰禅師道:“更問我一轉豈不好?”

  道怤禅師道:“就和尚請一轉問頭。”

  雪峰禅師道:“只恁麼,為別有商量?”

  道怤禅師道:“和尚恁麼即得。”

  雪峰禅師道:“於汝作麼生?”

  道怤禅師道:“孤負(辜負)殺人!”

  一日,雪峰禅師謂眾曰:“堂堂密密地。”

  [“堂堂密密”一語,禅林中多用它來表示,真如實相或自性,朗然呈現於一切處,一切無不是它的現行。類似的說法還有“遍界不曾藏”。]

  道怤禅師遂走出大眾,問道:“是甚麼堂堂密密?”

  雪峰禅師便站起來立來,喝道:“道甚麼!”

  道怤禅師於是退步而立。

  雪峰禅師遂垂語道:“此事得恁麼尊貴,得恁麼綿密。”

  道怤禅師道:“道怤自到來數年,不聞和尚恁麼示誨。”

  雪峰禅師道:“我向前雖無,如今已有,莫有所妨麼?”

  道怤禅師道:“不敢!此是和尚不已而已。”

  雪峰禅師道:“致使我如此。”

  經過雪峰禅師多次點撥,道怤禅師由此信入,更無疑滯。後便留在雪峰禅師身邊,隨眾作務、請益。時人謂之小怤布衲。

  一日,普請次,雪峰禅師舉沩山語錄雲:“沩山道,‘見色便見心’。當道還有過也無?”

  道怤禅師道:“古人為甚麼事?”

  雪峰禅師道:“雖然如此,要共汝商量。”

  道怤禅師道:“恁麼則不如道怤鋤地去。”

  後來,道怤禅師又入室再參雪峰,雪峰禅師問:“甚處來?”

  道怤禅師道:“嶺外來。”

  雪峰禅師頭號:“甚麼處逢見達磨?”

  道怤禅師反問道:“更在甚麼處(達磨現在什麼處)?”

  雪峰禅師道:“未信汝在。”

  道怤禅師道:“和尚莫恁麼粘泥好!”

  經過這幾番勘驗,雪峰禅師知道怤禅師已徹,遂予印可。

  雪峰禅師圓寂後,道怤禅師曾一度遍歷諸方,飽參禅德。初住越州鏡清,唱雪峰之旨,學者奔湊。後又應錢王之命,居龍冊寺,後晉天福初年(942)示滅。

  南無阿彌陀佛 

 



上一篇:寺院的“山門”​指的是什麼?
下一篇:佛教的五十三小咒{毗尼​日用切要(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