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邪淫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法師開示

 

德森法師:苦惱無福託足之地難求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苦惱無福託足之地難求(一九四六年四月初八)

  諺雲,種麻得麻,種豆得豆。積善余慶,積惡余殃。因果報應,毫發不爽。佛儒典籍,言之甚詳。據果尋因,德森往昔殺生食肉,惱害眾生,及悭貪不捨,盜人財物等罪,多如山積,難以筆墨形容。當由多生多劫,輾轉三途惡道,余殃未盡,得此人身,聊為酬償。故感得今生貧窮多病,在俗無有寸土託足,為僧不得把茅蓋頭。是因是果,自作自受,無用贅述。今復瑣瑣說明者,奈老病相尋,急求藏拙待死之地。初由紀念會諸公厚愛,擬求雙方兼顧,公私兩安,必欲在滬求得相當會所,辟一關房,俾森安居。期待二三年,力求百余日,費盡奔馳,緣木求魚,終不可得。雖有弟子許送地皮,又因工料昂貴,動須二三萬萬,深恐難籌,不敢妄動。始知在申無緣,方欲向外求之。古德雲,出家兒,生歸叢林死歸塔。森已濫廁空門三十余年,且與靈巖有密切關系。真老和尚,聞森有擺脫會務之意,早已准備將其住過三年之關房,讓森受用,復親自來申相勸。了公法師,(雖是同戒,實為森之親教師)更因三十余年追隨之關系,頻頻來函,嚴加警惕,且望回山同修。妙真和尚,亦一再開誠布公,相勸回山,許滿所願。並表示雲,縱不願在山,則報國、寶藏、放生池、三下院,隨擇一處,悉聽自由。三公為靈巖主要首領,如此垂愛,可謂仁至義盡,慈悲已極。奈森賦性耿介,自知拙性難容於社會,終覺仍有不安,深拂三公盛意。(請看完,即知決定仍回靈巖。)

  因上述情形,遂引起上海太平寺當家性空和尚,即真老和尚之徒孫,見森苦惱至此,即法真老捨私為公之行,(真老捨靈巖為十方)願將其三十二年在杭州受人贈與之捨法庵,全部供養紀念會,俾森藏拙有地。該庵一切所有權,均在性師手中,有原修該庵之麥宏善居士親筆贈與字據,及地契各項,可作左證,性師自有處分轉贈與人之全權。且仍慎重從事,徵得麥居士同意而後行。本會同人,亦一致贊許,各情五十九期月刊已經刊布。迨森往杭探看,麥居士又要求須由他做主供養之,但以性師為介紹人。性師唯求滿森所願,即將應得名義讓人,亦樂為之。(查五十九期月刊,佛七啟事,當知大概。)乃麥居士已得此不應得之名,(因早贈與性師)復陸續提出許多條件。森蠢拙性成,凡見佛門四眾,同室操戈,爭權奪利,即為奇恥大辱。此事雖有性師做主,在法律上,可謂毫無問題。但在事實上,庵是麥修,現仍回住庵中。且其非法眷屬甚多,(麥是在家女居士,收到許多皈依弟子,尚有無知比丘尼,列其弟子中,稍知佛法之人,見此便知非法。)後來必定疑雜叢生。一生最怕勾心斗角,汝欺我詐之無用德森,此次為求藏拙待死之所,何敢又入此多事之鄉。可惜性師一番熱忱,與真老和尚之特別慈愛,(真老念念望森安樂,一再囑性師排除礙難,求滿森願。性師亦極力求其成就。)森均無法顧及。與其後來進退維谷,何如即今跳出難關。故毅然決然,辭不接受。古人雲,寧可人負我,不可我負人。森已表示由紀念會發起啟建之佛七,今雖不接該庵,仍須在該庵舉行。(佛七事,古歷三月初二日,森與修侖師及麥居士,當面說妥,由森籌經費,修師主七與請僧,麥唯料理食宿等事。迨森回申後,函促修師與商進行,麥又生出許多異議。後森一再函責,始踐原約,仍推後兩天起七。)由該佛七名義收入之款,共計法幣八十九萬六千三百元整。除印啟事,及郵費,與森等數人此次往返車資等,共用八萬八千三百元外,所余八十萬零八千元整,盡數當面交清,為該庵此次佛七之費用。(麥雲,需用四五十萬元,現交八十萬零八千元,『連漢口直匯麥收六萬三千元在內』。有余之款,悉由性師主裁,作何功德,本會不借該庵之名而取分文。上述數目,全由本會與性師,及漢口、天津兩分會,四處經收之數。尚有麥居士經收者,他雲有十余萬元,在此數外,但他亦未用本會收條。)此事經過如此,性師與本會,均可自問無負於麥矣。無福之人,苦惱至於此極,尚望十方愛護諸公共諒之。

  雖然如此,復有修崙大師,性格與森多同,昔年受友人臨終之跪求,接得杭州雲居山雲居庵,當時即有意接來與森。(昔年森拒不要)今念森求不得苦,又申前議。森亦深感他求之困難,復知修師耿直,一言九鼎,毫無反復,遂允與商。修師即表示雲,師(指森下同)若願就,一切由師處理。凡師在日安排各事,即師生西後,我(修師自稱)仍當照常維持,不致變更。森信師言,亦擬相就。奈該庵茅蓬性質,只有平屋數間,如真就之,尚須稍事修葺布置,動辄需費。且該地無水,仍有許多困難。復有弟子沈智芬□喬梓,許將太倉果園五六畝,與現有房屋全部供養會中,由森主裁。又因佛堂、關房等須新建,仍恐經費難籌。當此民生凋敝之秋,不敢妄生希冀,即遠方外埠,多處來函相招,多覺諸多礙難,不易成行。一再深思,只有回到靈巖,上慰三公之厚愛,(詳見本文首段)仰求印公老人,在蓮池海會,仍加慈護,庶幾妥善省力,切莫再向他求。但以前由森一念妄動,致勞十方諸公同生許多悲憫,清夜憶及,真覺汗顏。即今知慚知愧,唯有日夕向佛忏悔,普願自他同修淨業,遲早徑往蓮邦。以期四恩總報,三有齊資,遠近檀那,同增福慧,怨親平等,共證真常。

  民國三十五年古歷

  釋迦世尊聖誕良辰苦惱比丘德森瑣告

  摘自民國三十五年六月一日《弘化月刊》第六十期,見《民國佛教期刊文獻集成·補編》第七十卷第四十七頁。

 

上一篇:淨空法師:依教修行供養,這個福太大了!
下一篇:淨空法師:地藏菩薩用什麼法門?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