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XIE YIN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法師開示

 

唯識學派的妄心熏習義 兩種熏習義③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唯識學派的妄心熏習義

  (續前)在唯識學中,講到熏習義的經論很多,比較著名的,有二部論。

  第一部是無著菩薩的《攝大乘論》,此論以如來的十相殊勝殊勝語攝盡一切大乘佛法,所以名為《攝大乘論》。同時由此十相殊勝殊勝語,顯示了大乘真是佛語,為佛金口所宣;駁斥了小乘行者“大乘非佛語”的錯誤觀點。十相中的第一相“所知依殊勝殊勝語”,就是成立阿賴耶識的。關於熏習義的道理,就在此相中講得很祥細。

  第二部論典是《成唯識論》。世親菩薩晚年寫出了千古名篇《唯識三十頌》,還沒來得及作注釋便圓寂了。印度解釋《唯識三十頌》的注疏有幾百家,其中最具權威性的注釋家有護法論師等十家,號稱“十大論師”。

  三藏法師玄奘大師游學印度,學成歸國,便以護法論師的注疏為主,再綜合其他九家的不同見解而糅譯成一家,取名《成唯識論》,意思是此論是成立“唯識無境”道理的論著。此論又名《淨唯識論》,意即此論極為明淨地顯示出唯識無境之理。此二論在講到阿賴耶識受熏持種時,對“熏習”義的道理,都講得極為祥盡。

  熏習的定義

  熏習,通於染淨、善惡、有漏無漏等,所熏成的種子就有染、淨種之分。世出世間一切諸法的生起,都必須有其生起自體的親因緣——種子。種子是由熏習而有,若無熏習,亦無種子。無有種子,便無現行,正覺世間,眾生世間、器世界亦不得成立。若無熏習,在“因”沒有種子,在果沒有異熟,即是沒有阿賴耶識,一切法不成。

  轉染成淨,成佛作祖,由於熏習;輪回六道,沉淪生死,亦由熏習。沒有熏習,世出世界,精神物質,一法不成。熏習意義的重要性,由此可知。

  《成唯識述記》雲:“熏者,發也,或由致也;習者,生也,近也,數也,即發致果於本識內,令種子生,近令生長故”。此文義說,熏是擊發義,習是數數義。謂一切法(即前七識,一切法均以識為體性故)生起現行時,力量強大的,於生起的那一剎那,就數數的擊發第八阿賴耶識;把這數數擊發所生起的功能勢用(即種子)放在阿賴耶識的自體分中,從而產生新的種子。

  同時,使本有種子的力量由弱變強,勢用增盛。熏習的道理,《攝大乘論》打了一個形象生動的比喻:“如苣籐中,有花熏習,苣籐與花,俱生俱滅,是諸苣籐,帶能生彼香因而生”。苣籐,即是胡麻,相當於中國的芝麻。印度人民喜歡用香油塗身,便用胡麻和香花一起埋入土中,使香花腐爛,然後取出胡麻柞油,經過香花的熏習,使原來不香的胡麻油變成了香油。

  阿賴耶識熏習的道理也是這樣,阿賴耶識與一切雜染品法,俱生俱滅,在受熏的阿賴耶識裡,就有了能生彼雜染法的“因性”(種子)。《成唯識論》亦說,所熏和能熏,各具備四個意義,能生起“本無今有”的新熏種子,又能增長本有種子的力量,這樣才能成立熏習的意義。如上述中的苣籐,喻阿賴耶識,是所熏;香花譬前七轉識(一切染淨法),為能熏;香油之香,喻新熏的種子。因此,所熏和能熏,是構成熏習意義種的兩大重要部件。

  所熏四義

  所熏四義,所熏之所以名所熏,要具備四個條件,否則,就沒有資格作所熏:

  1、堅住性

  是說作為所熏這一法,從無始之始到究竟之終,它的性質必須是一類的相繼不斷,沒有極大的變異,有相對的穩定性,只有這樣才能執持習氣令不散失,才可以作為所熏,不然就沒有作為所熏的資格。象那前七轉識及其相應的心所法,都不能為所熏。因為它們容易轉變而間斷,沒有堅住性,沒有所熏那樣的有持執種子的作用。如五無心位,前七轉識便被滅除,即使能執持種子,到此五無心位時,所執持的種子也散失得無影無蹤,因此前七轉識不配為所熏。又如色法,拿我們最常見的花和風來說,花雖然執持香氣(種子),但很短暫,不能持久。而風根本就一點不行,流動性過大,不能保護香臭,即使有,也是一剎那便過。

  2、無記性

  為所熏的法,不但要符合第一個條件的堅住性,而且還要有第二個條件的無覆無記性。只有勢力劣弱的無覆無記性,才不與能熏的善惡、染淨諸法互相違背,不拒絕他們而接受它們的熏習。惡來惡熏,善來善熏。如果所熏是善性的,便與惡法相違,拒不納其熏習;亦不容受自類善法的熏習。假設所熏是惡性的,又與善法相違,也拒不容納其熏習,更不容忍自類惡法的熏習。因為善惡二法的力量強盛,不能容納它法的熏習,只能熏習它法。如極香的檀香與臭極的大蒜,便不會接受其它味道的熏習。而不香不臭的衣服,用檀香熏便成香衣,用大蒜熏便成臭衣。因此,只有無覆無記的第八阿賴耶識,才能接受善惡諸法的熏習,才能為所熏。此無記性,就區別了如來的第八淨識不能為所熏。如來第八淨識,雖有堅住性,卻是純善至善純淨至淨的無漏法,違背有漏的善惡二性,故不能受熏,不能為所熏。正如《成唯識論》卷二所說:“若法平等,無所違逆,能容習氣,乃是所熏。”

  3、可熏性

  是說作為所熏的法,要有接受習氣的可能性,這可能性就是自在義,是有體的實法而不是無體的假法,體性虛疏而不堅密,能夠容納習氣,方能接受其它法的熏習。譬如心所法恆依心起而不自在,不是所熏。無為法是常住法,沒有生滅變化,其體性堅密而不虛疏,亦不是所熏。唯第八心王,有自在義,體實非假,亦非如金銀銅鐵等體性堅密,故是所熏。

  4、與能熏共和合性

  作為一個所熏法,不但要具有堅住性、無記性、可熏性的三個性質,而且要與能熏同一時間、同一處所、不即不離,和合一體方是所熏。假使所熏與能熏不同時同處亦不和合,也成熏習,那麼就有他身為我所熏,我身為他所熏。也就是自己作壞事他人受罪,他人作善事我可以享受善果的嚴重過失,這樣一來,這個世界便亂套了,因破壞了“自作自受“的公理。事實上世出世間都是自作自受,公修公得、婆修婆得,因果次第,絲毫不亂。因此,不能與能熏同時同處,便不能成所熏。

  具此堅住性等四義的,只有第八異熟識,是所熏,其他心王及諸心所等,不具此四義,不是所熏

  能熏四義

  能是說作為能熏的法,必須具足如下四個條件,不然就不是能熏:

  1、有生滅

  有生滅,是說要有生滅變化之法,才有熏習的作用,方能熏生新種,或熏習本有種子令其力量增盛,所熏成的種子作為彼法當來生起的親因緣。這樣的法才是能熏。如不生不滅的無為法,常住不變,沒有生長他法的作用,不是能熏。

  2、有勝用

  有勝用,就是為能熏法者,不僅要是生滅之法,而且要有殊勝的作用,以引生習氣(才能熏成種子)。勝用有兩種:一是能緣勝用;二是力量強盛勝用。色法雖有力量強盛勝用,卻沒有能緣勝用;無覆無記的異熟識及其相應心所和第六識業果無記心,有能緣勝用,而無強盛勝用;不相應行法,是色心二法的分位假法,二用均無。都不是能熏。

  3、有增減

  僅有生滅、勝用二性之法,還不足以為能熏,還需要可增可減的性質,才是能熏法。否則,無增無減的佛果亦成能熏。佛果是圓滿不增不減的純善無漏法,若是能熏,便不圓滿,成佛以後,仍需修習善法,前後佛果便有勝劣圓缺之差別,果真如此,成大過失。

  4、與所熏的合而轉

  有生滅、有勝用、有增減三種意義的法,還不是能熏法,還要有與所熏的合而轉的特性,並與所熏同時同處,不即不離的法,才是能熏法。不然的話,便犯“所熏法不與能熏共和合性的過失”。具足有生滅等四種意義的法,是前七轉識及其相應心所,是能熏,其它不具此四種意義的法,不時能熏。”

  熏習的意義,正如《成唯識論》卷二所說:“如是能熏與所熏識,俱生俱滅,熏習義成。令所熏中,種子生長,如熏苣籐,故名熏習。”(待續)

 

上一篇:佛經裡​的故事 無畏與鼓聲
下一篇:地藏王​菩薩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