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邪淫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法師開示

 

賢崇·賢宗法師:坐禅三要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坐禅三要——賢崇法師在“止語禅”上的開示

  大家好!今天呢,給大家分享三個小題目,叫做:坐禅三要,從三個方面來分享。現在的這個禅修啊,已經跨越了宗教和民族,地域和國家,不單是有佛教的地方在修禅,沒有宗教的地方人們也在修禅。我在杭州的時候,有個教生命動力的老師,他說他是一個天主教徒。香港也在修禅。現在禅修很普及,大家都認識到它是個好東西。呂麗昨天從義烏過來跟我講,她說有個北京來的記者,跟她講清華大學成立了一個”歸零禅修班”,學費是兩萬八千塊錢。所以你們這兩天要抓住這次機會好好地修,不只是說能得到兩萬八千塊,禅修的價值是很難用金錢數目來衡量的。為什麼這樣講呢?在這裡禅修的兩天只是相當於給了你一把打開寶庫門的“鑰匙”,要想得到這個禅修的寶呢,就要你回去不斷地體驗它。今天能坐在這裡的人,都是可以把心放下來的,可能我們這些人也都上過很多課,自己也能講,還能引導很多人。但是我們要知道,學的多並不代表真的懂,並不代表它已融入到你生命當中去,也不可能一定會與你的內在作交換,要把我們的知識變成一種思想,在我們的思維裡轉變。所以,坐禅三要中第一個就講到了“調身”,用一種思想改變我們的身體,這個是很難的。

  現在,我們在生活中要面對各種各樣的壓力,不當老板的被老板施加壓力,當老板的被社會施加壓力,整個社會就陷在這樣一個漩渦裡,怎麼都出不來。所有的人只要談生意就得吃飯,只有吃飯才能談好事情,跟政府交往也得吃飯,我參加過幾次。有一次是跟一個政協的主席,還有他的秘書幾個人一起,還有我們嘉興桐鄉的部長,我們到老龍井上面的那個餐廳裡,六點鐘去的,一直到十一點鐘,整整在那房間裡吃了五個小時的飯。然後呢,八個人裡面七個會抽煙,除了我不會抽,整個房間裡面煙霧彌漫,我發現我那一刻就處在地獄裡,我感覺不到一絲一毫的快樂。但是後來我想想,我也不對,我為什麼要用地獄這種觀念來引導自己呢?我應該非常喜歡這樣的感覺才對。那說明我當時的心靈跟身體都沒有調理好,所以才有這樣的一種排斥。就從這樣的一件事情來看,我們做企業真的很不容易。

  我每一次到廈門去的時候,他們都要請我吃飯,早上吃,中午吃,晚上還要吃,吃完這些還不夠,還要去喝咖啡,非得把你折騰到十一二點,不然不放你回,每天都這樣,如果不去吃他還會說師傅不給我面子。說這麼長時間才有一次機會相聚,然後我就想,隨緣吧,在隨緣的同時,我們的生活也被打亂了。所以,有時候生活也要我們有意識地去選擇。我廈門有個弟子,原來是個副總,現在是整個公司負責人,接下來他又要升職,但是他性格內斂,並不喜歡去應酬。他不跟上司應酬,也不去跟那些客戶應酬。要知道他們是擔保公司,有很多的中小企業找他們擔保。按理說,他的應酬應該是非常多的,但是我這個弟子呢,一點應酬都沒有,下了班就回家,有時間就看看書,他從來不請別人吃飯,然而他的業績一直都是很好。這裡有個什麼問題呢?這就是要改變一下我們的思想,並不是一定要靠吃飯才能做成事情,改變我們的生活,改變我們為人處世的方式,一樣可以做好的。還有,我廈門另外一個朋友跟我講,他每天忙得不可開交,有一次我住在他家裡,他在外面應酬到半夜兩三點鐘才回來,第二天早上起來跟我訴苦。有時候他到寺院來,也會帶朋友過來,有一次竟然帶他的朋友跑出寺院喝酒去了。那說明他自己喜歡這些東西,自然而然地他的身邊就會吸引那些跟他有共同愛好的人。所以,不要抱怨,我們現在的生活狀態是自身造成的,不要哀怨別人。你如果堅定信念去做一件事情,那就不怕改變,不是說你改變了這件事情就做不好,不是那樣的。

  人家常說有些大護法什麼的要經常去拜訪啊,我從來沒去拜訪過。但是有一些我會做一些互動,比如平時會有一些很有感悟的短信息,我就會發給他們,讓他們每一次收到我們的短信,內心都會有一種觸動。還有就是我們讀到好的書籍就會大量的收購,購來以後寄給他們,然後我們會寫一張紙告訴他們,這本書是什麼內容,我看了有什麼收獲,希望他也能跟我一樣受到一些啟發。最近推出來的那本是《活法》,去年我們已經推出了很多,像《遇見未知的自己》《故道白雲》《幸福的方法》等等,不斷的發現,不斷的推給大家看。如果想讓一個人改變,一頓飯沒什麼作用,但是如果是一本書,或者是一份關心和理解,意義就有所不同了。

  我發現這個咽喉炎,通過呼吸竟然也可以治好,我們的身體也一樣。我跟他們講,如果我們用呼吸,用意識去呼吸的時候,我們身上的很多亞健康狀態就會得到改善。因為,我們身體最主要的就是不動,它的循環,就會緩慢,當我們調自己的呼吸,把呼吸拉長,把呼吸增大,取得的效果就是增加我們的血液循環。你看一個風箱如果小的話,發出的氣就是那麼一點,當你的風箱很大的時候他出的氣就很大。所以我們呼吸的時候把大量氣吸進來,慢慢地吸,憋住四秒鐘,然後再慢慢吐出來,就是等於用我們的吸氣推動了我們的每一次血液循環,每一次血液循環都能滲透到每一個部位的神經去,一次性可以全部調化。就像我們池裡的水,如果不動的話,它就變成死水,時間長了會發臭,當你不斷地把他攪起來的時候,這個水就有力量,它就會產生新的能量。我們的身體也是這個道理。你看狗、雞、猴子等這類動物呼吸很急促,所以它們的壽命很短。而烏龜每呼吸一次就會停頓一下,平時爬得很慢。每到冬天,就把頭和腳全部縮進殼裡冬眠了。這就告訴我們如果要讓我們的身體健康和長壽,就要跟烏龜好好去學,不是你跟“王八”去學。是讓我們明白一個生命基本的規律,天一亮我們就要學會起床,天黑了我們就要學會去休息。

  昨天有個朋友給我發了一條短信,信息裡面說曾國藩如何看待一個人成不成才。首先,看這個人早上幾點起床。如果說睡到十一二點還不起床,那這個人基本上做不了什麼事情。其次,他讀的什麼書。是不是聖賢書,聖賢的書會不斷的把他推向正面。

  後面的待會兒再告訴你們,但是這兩條是我印象最深的。我們要通過坐禅去調我們的身體,盡可能的用身體的本能去感覺它,體察它。肚子餓了一定要吃,不要讓它繼續再餓下去。別餓過勁了到時候你一點都不想吃,那只會使我們的身體超負荷。想睡覺的時候就去休息一下。除非什麼公司突然間有個緊急的事情,要我們加班、熬夜,偶爾幾次是可以,經常這樣是肯定不行的。包括公司的管理人員,你們一定要明白,如果長期的讓你所有的員工每天都處於強壓的狀態裡面,這樣的公司不會長久。但很多公司還是會用這種方法,不行就給員工搾上四五年,到時候再換人。大家想一下,這樣的公司能維持多久?所以我經常跟他們講,為什麼我們很多事情做不成,那是你的東西不是人家所需要的。就像一些營銷人員一樣,他不斷的說要把這個東西賣給你,但你並不需要這個東西。你要和客戶講清楚,這個課程或者這個產品的定位什麼樣,還要看什麼樣的情形。一個驗鈔機五千塊錢,人家一年的工資還沒這麼多哪,試想是你的話會接受嗎?對一個消費很高的人,你跟他講五塊錢十塊錢的東西他根本不屑一顧。這就告訴我們,很多東西你要找這准對象,或者現在這個社會上人需要什麼,對症下藥,按需供給,才能做好。你如果總是做一些驢唇不對馬嘴的東西,那會很辛苦,最後也很難做成。所以這就是我們所講的“自然”。很多東西要符合於實際,我們的身體也是這樣的,我們要覺察自己身體的感覺。餓了要去吃飯,困了要去睡覺,累了就好好休息。不然的話,拿健康去賺錢,最後賺了錢還不夠彌補健康的,那豈不是得不償失了。所以調身體,是我們禅修的第一要事。

  接著講“調心”,當我們的心不能自我調整的時候,我們的很多很多觀念就會讓我們無法成長。你們仔細想想,所有負面的東西都是因為我們自己內心的不正確的觀念所產生的。我看這個人為什麼會喜歡,看到那個人為什麼不喜歡?聽到這個人罵我一句我會飄飄然,而另外一個人罵了我一句,我為什麼會憎恨?也許我們會說,這個人素質差;他贊歎我是因為他理解我。好與不好為什麼會在我們的內心裡面產生這麼大的反差?實際上還是我們自己的心無法自我調節。同時,我們的家庭處理不好,我們的事業做不成功,我們所碰到的各種問題,實際上還是在於我們的心不能正確的認識自己。當我們不能正確認識自己的時候,就會有很多問題想不明白,總是在乎“我”怎麼樣。我們一定要通過禅修把自己的那種心態調整過來,轉換過來。就像我們看到發現問題時,首先要告訴自己不要用消極偏執的方式去看待這件事情,應該讓自己靜下來,心沉下來,多方面的去想一想,然後再做出一個正確的決策,這時候的決策才是最合理的。你如果當場跳出來,當場做出決定,很多東西都是不正確的判斷。

  所以,禅修就是來把自己的心態控制好調節好,升華到另外的一種境界。只有達到這種境界以後,你碰到問題的時候才能從容地應對,然後對自己的事業和人生規劃有一個胸有成竹的把握。當你邁出第一步的時候已經想到第二步、第三步、第四步、第五步怎麼走,等到走到第四步、第五步的時候你可能已經想到第十幾步該如何走。很多人都問師傅,你自己在很困難的時候怎麼辦?因為我已經把第五步、第六步、第七步已經都設計好了,現在碰到這些問題剛好在我的預計當中,所以我一點都不恐慌,反而覺得這些問題很正常。就像我們正在建的工程,那是欠著人家錢的,人家到這裡討債,甚至拍桌子什麼的,對我們講出一些不客氣的話,我覺得這個很正常。即使我按照全部合同給他錢的時候,他還是要討,因為他到別的地方拿不到錢,到師傅這裡可能會更好拿一點,他就願意到這裡來,我說這都很正常。你去排斥、你去躲避、你去抱怨,對這件事情一點都沒有好處。只能去跟他講好話,這件事情是這樣,我們一起來解決,如果不行的時候我也會幫你盡量地想辦法。

  昨天看到《讀者》裡面有一個我國近代很著名的一個人叫魏塵剛(這個人姓名正確嗎?請核對),這個年輕人才三十幾歲,他采訪過很多國家的總統、諾貝爾獎金獲得者,還有達沃斯的經濟學家,采訪了很多世界知名人士。這些人采訪了以後都和他成為很要好的朋友。他去美國,他們請他吃飯,總理約他一起出來聊天。作為一個記者能得到國家總統或者總理邀請你吃飯,我覺得他們已經不是一般的關系。這個人在北京的時候,很多人邀請他去成為他公司的代表,他不願意干,他說我還是做我自己的職業。他每一次開著車到北京的香山看一下北京城,二環、三環、四環、五環,一環環燈火通明,這樣的一種城市生活。他就想,這就是人生,這就是世界。他有個到過太空的朋友,他就問他:“你在太空裡面看到地球是什麼樣的”?他說“看到地球就像一個小球一樣,其他星球如果跟地球碰上的時候,這個地球就會炸掉”。我看到這個文字的時候突然間有一種感覺,我們把自己的能力、相貌、財產等一切的一切都看得太重了。雖然在地理環境裡面是這樣。但從人生的長度來講呢,只是一個剎那而已。我們總是太在乎自己,所以很多東西,我們的心放不下,我們的心結解不開,我們無法去面對這樣和那樣的人。站在外太空上,我們整個地球就像一個小球,但是我們這裡開車到福建的時候要開好幾個小時。坐飛機到歐洲要12個小時。有一次一個老人家跟我們一起,他坐12個小時腳都坐腫了,在我們的觀念裡面是非常非常地漫長。今天一個人罵我一句,我會好幾天不舒服,為什麼呢?我們總會在這樣一個小小的氛圍裡面,總是困擾在裡面解脫不開。我有一個朋友叫王傑,他去年在北京成立一個華洋公司,他說我們行管的那些家人,一個人籌100萬,幾個人湊在一起就一個多億在北京開了一個公司。有一次到阿拉伯去考察,他去了阿拉伯一個最有名的富翁家裡。他說世界上最頂級的好車那人有十幾輛,他的房子大到幾千平方米,前面的花園就像我們的內蒙古草坪一樣寬大。但是這個人他是怎麼生活的?他那個房子不住,居然跑到一個非常荒涼的地方去種地。誰知道他的財產到底有多少?我們沒辦法猜測。他們不過那種極富極貴的生活卻要回歸到自然,自己內心的那種喜悅才是他們生活當中最渴望得到的東西。但是我們現在不斷去追求什麼東西呢?追求名、追求利、追求人家贊歎我們、追求人家用渴望和羨慕的眼神來看自己,然後才覺得自己找到了人生的那種價值。實際上這些東西真的是說白了一點都不值錢。當我們不斷地去渴求,不斷地去期待得到這些東西,這樣的一種思想就會把我們整個身心破壞掉。所以,禅修就是要我們回歸到原本清靜自在喜悅的那種佛性。佛性是清靜的,是喜悅的,是悲憫的。佛,本性如此。但我們不斷地給他覆蓋很多很多東西,最後本是自然的東西,卻被一層一層包裹起來。就像我們這個房子,上面是一點白漆,現在感覺很舒服,但是你要再給它強加很多東西,最後這個房子就面目全非了。然而,人如果沒有這樣的一種親身經歷他永遠感覺不到,最原始的東西就是最好的東西。

  有一個很著名的畫家跟我講了一個故事,他說海鹽一個局長,因為貪污受賄被關進了監獄。同一個監獄裡有幾個人住,一個月以後,其中一個人要從這房間搬走。他只帶了三樣東西:一條被子,一個臉盆,幾件換洗的衣服。看到這一幕後那個局長突然覺悟了。他想:人生就那麼簡單,這麼幾樣東西就足夠了,我為什麼要去追求那麼多東西,到最後把自己關到這裡面來。在我們人生裡面需要的東西真的不是很多,當我們用積極的心去做好事業的時候,我們一定要有一顆非常寬廣的心,我要做這件事情能不能幫助更多的人,讓人家從極端裡面解脫出來,要盡自己所有的能力去把它做好。否則的話只為自己的利益,為自己的名望為自己的金錢去做,那麼你不會得到真正美好的東西。所以你們回到單位去的時候,想想你做的每一件事情是不是真的有意義,你的員工、你的家人、你的消費群體、你的客戶等等,當你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想著他們的時候,你的定位、你的文化,你企業的這種未來的遠景,就會做得非常好,而且做起來不用花很多的精力就能成功。

  這裡告訴我們一個宇宙的秘密,這個秘密是什麼呢?你不斷的想到別人的時候,別人就會被你所吸引,他就會不斷地聚攏到你身邊。你如果只想著自己的利益的時候,天天想著把別人口袋裡的錢變成自己的時候,那他就會離你遠去,最後就不跟你交往,這就是宇宙成功和失敗的秘密。這就是吸引力法則,這就是我們所說的秘密。

  我十塊錢給你,我不就少了嘛。我給員工更多些福利的時候,那我的資產不就減少了嘛!這就是我們所說的“迷”。人生活在這個世界上迷了,他才叫做眾生。哪天你悟了就變成聖者,你就變成成功人士,你就能透視人世間一切的迷惑,進而得到悟者的境界。我們不明白這些道理的時候總會被它所困擾,不知道怎麼做,不知道如何面對自己將來的人生選擇。當我們學會沒有一點利益和得失,完全地去付出的時候,所有的人都會聚攏在你的身邊,成為你的支持者,成為你的事業的伙伴,成為你成功的推動力。當你有所期待的時候,你那個眼光看出來都是貪婪、索取的那樣的一種眼神。你即使不說人家也能感覺得到。所以禅修是給我們調心,要我們通過心靈去改變思維,通過思維去影響我們的行動,來讓自己身心都得到清靜。

  我以前在上課的時候記了很多很多筆記,基本上老師所講的每一句話我都把它記下來,拿回來往書架一放再也不去看它了。後來就覺得這樣做很不對,再後來上課時就很認真地聽,突然間哪一句話觸動到自己神經的時候,我覺得那一刻對我而言最為關鍵。所以禅宗的那些祖師大德為什麼要“不立文字,教外別傳”,為什麼要“呵佛罵祖”,就是不要在我們的心裡面樹立一個東西讓我們打不開,放不下,變成縛在我們身上的繩索,綁得你不能自在。當我們回歸到生命本我的時候,發現我們的人生是最快樂的。當我們在乎很多東西的時候,我們就很不舒服。你們一定要找到那個非常自在的本我,展現在天地之間,要唱你就唱,要說就說,要玩就玩,但是並不能在公共場合這樣展示自己,公共場合我們要尊重別人,要穿得很正規,把自己打扮得很漂亮,讓別人看到你感覺很喜悅。禅宗裡面有一個故事,有一個瞎子晚上出去的時候總是要打上燈籠。打這個燈籠是了為什麼呢?他是為了讓別人不要碰上他,同時也能照亮別人。我覺得這個燈籠打得很有意境,當我們走出去做每一件事情都能想到自己是個瞎子需要打燈籠的時候,我覺得這個人就是佛,就是菩薩,就是人間的聖人。他做的每一件事情總會想到別人而不是考慮自己。這就引申到第二個題目,破除“我執”和“法執”。

  剛才我們前面實際上一直是延續著這個內容講的。為什麼這樣講?因為當我們一直執著一個“我”的時候,你的身體和心靈,你的所作所為,你展現在世人面前的所有東西,都會一直圍繞著這樣一種狹小的極限來運作。好像我講到某某人的時候,他的心裡就感覺到,師傅提到我,他身體就會很緊張。或者說,我被人家所提問,我被人家所重視,他內心裡面就產生一種喜悅。我們都是希望被人重視的,總希望被人家認可,總希望別人能感覺到我是怎麼樣的。雖然我們坐在這裡,你們都覺得自己坐的那個位置是最重要的。真的,這不是我講的,實際上我也經常是這樣的。希望我坐的這個位置是最重要的,好像別人都是次要的,我才是這個課堂裡面的中心。當我們這樣的意識很強烈的時候,你就會想,哎喲,我的相貌,我的面子,我的言談,我的舉止,我所做的所有事情。當我們離開家的時候我們就會告訴人家我的家怎麼怎麼樣,當你離開這個村的時候你會告訴人家我那個村怎麼樣,當你離開這個城市的時候,會跟人家講我是某某城市的人,那裡是多麼地好,是一個國際大都市,把上海那裡所有好的一面都展現給別人,當別人說那裡人小氣,你就會跳起來,就會維護那裡的形象,是不是這樣的?我們每走一個地方就不斷地把這個面子罩在自己的內心。就像一個董事長去開家長會的時候,他總是擺著一個我是董事長的那種感覺。其實在這個時候你就是家長,你就是孩子的父母,你擺這個誰理你?然後當別人可能說一句讓他感覺很下不了台的話的時候,他就會很抱怨,這種抱怨還是“我執”造成的。

  所以,佛教裡面所講對“我執”的一種破除,是讓我們站在成、住、壞、空,站在組成我們人身體的色、受、想、行、識五蘊和合的一個狀態裡面去看待自己,我經常教他們觀不淨觀,就是破除自我。你在那想,我明天死掉,死掉了,沒氣了,身體僵硬了,特別是春天的天氣或者夏天的天氣,兩天全部發黑,再過兩天就發臭,有孔的地方就開始流出膿,慢慢的肉一半腐爛一半還沒有爛掉,最後蟲爬滿整個身子。這時候你們有什麼感覺?當我們在乎自己的面子,在乎自己的名望,在乎自己的地位和金錢的時候,你這樣去想想,沒什麼事情是放不下的。所以我前一段時間在鼓動他們到汶川去好好看一下,那些人剛還活蹦亂跳,突然之間全部消失。從汶川回來的人說,他們所聞到的全部是屍體的臭味,基本上在一公裡以外都會聞到屍體燒掉的臭味,那個臭味真的是難聞得不得了,那比我們廁所裡還要臭。我們有時候會覺得自己的皮膚好,這是我的身體呀。當你割一塊肉放在那裡,等它爛掉幾天的後,你看看你自己的身體是什麼樣的狀況。我們總是很在乎自己,很少去想想當我們的身體幻滅的時候是什麼樣的一種狀況。

  佛教裡面講我們的身體是五蘊和合而成,叫做色、受、想、行、識。色就是顏色,物質;受,就是感受,喜受、樂受;想就是你的想象力,了別、判斷、分別事物。所以我們是由這些東西組合而成,當然你們要進一步了解你們自己去看書,我沒辦法給大家一一的解釋。每一樣如果要解釋,真的是幾天幾夜都解釋不完,大家很難接受得了,而且很枯燥。告訴我們人是由物質、感受、想象、行動變化和認識這幾樣東西所組合而成。所以我們所說的四大,還有成、住、壞、空,或者說生、住、異、滅,這樣的一種狀態組合成我們健全的身體。

  萬事萬物就是我們所說的“法執”,它是因緣相聚而存在,因緣離散而消失,每一樣事物都有它存在、生滅、變異、消失這樣的一種狀態。你看我們的凳子、我們的房子,我們所擁有的一切都是這樣的。明白這樣的一種狀態後我們就知道,家庭的成立,現在有成立將來就會離散。事業今天會成功,不定哪一天就會失敗。人生下來,最後注定會有死的一天。今天我們相聚在一起明天就會分別。今天我們成為朋友,明天就可能不是朋友。當我們相聚的時候你就要明白接下來的離散。所以說,每一次相聚我們都要好好珍惜。每一次分別也不要去悲傷,這就是事物的規律,這就是一切事物的原則、本性。所以佛教把這樣的一種思想叫做空性。

  哦,時間到了,休息十分鐘。

  我把最後的一個題目做個簡單的總結吧!然後我們分享,我可能占用大家分享的時間了。對不起,我這個人講話有的時候很羅嗦。剛講到第三個小題目叫做“無上清淨”,它有一個同義的名詞,就叫“真如、本性”,或者說“佛性”,或者叫做“涅槃”也可以。當我們從調身到調心,然後再跨越一步破除“我執”和“法執”。“我執”就是正確的認識自己的身心,“法執”就是正確認識世界,就是事物的這種成、住、壞、空的規律,“我執”就是認識到生、住、異、滅的這種過程。得到無上清淨就是破除“我執”和“法執”之後,達到的“物”“我”兩空的這樣一種境界時,你就不再是某一種現象,或者說某個人,那我就會去評判這個人的是非標准去對比和衡量。面對人與物的時候,就會覺得這個環境漂亮,我喜歡,這個環境我不喜歡,當你變成一種角色的時候你就會去評判另一種角色。所以我們要從有相和無相,從黑跟白,真跟假,是跟非,這樣的一種對比的角色裡面解脫出來。佛教裡面把這樣的一種解脫叫做“畢竟空”或者我們叫做“無上清靜”。“畢竟空”,你若執著一個空的存在的時候,那也不行。所以一定要把一切有相的東西全部破除殆盡,超出有相和無相,從是與非、染與淨,這樣的一種對比的格局裡面解脫出來,你才能得到一種真正的超然的境界。

  如果有人說要自由,那從監獄裡面走出來是自由,從某個城市中走出來可能也會得到自由,那種自由可能是相對的。當我們證到無上清靜的時候,我們就沒有相對的東西。到這種境界的時候,你可能今天有十塊錢你就做十塊錢的事,明天給你一百塊錢你可以做一百塊錢的事,後天給你一個億的時候你也可以做一個億的事情,在你的人生境界裡面沒有籬笆,沒有這樣的一種局限。可能給你當一個村長的時候,你也可以把這個村治理好,給你一個國家的時候,你也可以把這個國家治理好,甚至給你一個宇宙的時候,你也能把這個宇宙治理好。那說明這樣的一種人,他已經跨越這樣的一種極限,這樣的一種束縛,這樣的一種有限的格局,他已經把所有的框架都打破了,這樣的一種境界我們叫做“佛”。

  所以,我們禅修到最後就要修到這樣的境界。如果沒有達到時,別人罵你,你還會有煩惱,當然生煩惱這個很容易解決。當別人贊歎你,你還是心有喜悅的時候,說明你內心裡面還有問題。所以要把所有的執著、在乎、恐懼,通通地打破,通通地放下,你要從這樣一個極限裡面解脫出來。這就要求我們每天回去要堅持禅修,只有不斷地禅修,不斷地自我緩沖和提煉的時候,你會慢慢地發現,就如我們在剝洋蔥,剝得最後,在你身上所形成的東西全部都剝開的時候——啥也沒的時候,你就到了最高境界。當然,我們不能用最高的方式去表達它,不能用有相的東西,也不能用執著的一種思想去看待它。所以佛學裡面就希望我們證到這樣的一種理想境界。這樣的一種理想境界,不是說我今天告訴你就得到了,不是這麼回事。而是要回去把禅修變成你生活的一個部分,通過自己去影響家人,通過家人去讓你身邊所有的人得到這樣的一種升華,當你想一生當中所有的時刻裡面都充滿這種喜悅時,只有到這種境界你才能得到,不然所謂的喜悅都是相對的。

  今天你窮得叮當響,給你一百萬感覺到很快樂,你餓了兩天突然間給你一碗飯吃,很快樂,這種喜悅都是相對存在的。我們叫做:證到畢竟空,得到寧靜是自在的,達到這種境界的時候,他不能用什麼相對的東西來襯托它,襯托它的東西都是有限的。所以在我們人生的經歷裡面你想達到所謂的人生理想境界,就要不斷地往這方面修,你能打破多少你就能成就多少,你打破得越多,你以後的成就會越大。這不是師傅發明的,這是從古至今所有大成就者所歷練總結出來的一句經典之言,記住這句話:“你打破多少你就能成就多少”。當你打破得越徹底,你的成就會無限量。當你局限在某一個點的時候,它就那麼大,它總是有限的。當我們用有限的眼光去看茫茫大海的時候覺得太大,但是哪一天你跑到太空去的時候,發現原來世界之外還有個無限寬廣的空間。所以你這樣去認識的時候,你就會發現,所有的問題真的都不是問題,只不過是我們沒有正確的去處理好身邊的事情而已。沒有找到一個規律,沒有找到事物成長的那種原則和軌道。所以我們總是困在裡面,困得團團轉,不知道怎麼出去。就像這個房間所有的門關起來的時候你就不知道哪裡是門,東碰碰西碰碰總是出不去。因為我們沒有找到能出去的一個方法。所以我們工作當中碰到困擾,生活當中碰到阻礙,人生碰到困惑等等,這些東西那是我們沒有掌握好事物的一種規律。因為我們看到的一切東西都是動的,當你自己動,身邊所有的事物都在動的時候,你真的是分不清楚。所以我們一定要從這樣的一個狹小極限裡面走出來。即使做不好又怎麼樣呢?我們在乎的東西太多了,你越在乎一樣東西,他就會越成為你精神上的一種枷鎖。你在乎你的先生,你就會在乎他今天身體好不好,他今天出去會不會碰到什麼人,晚上回不回來,你就會胡思亂想,你越在乎你身上的困擾就會越多,越多的時候你就會給自己的壓力就會越大。一個人你一天給他加一斤沒關系,給他加十斤沒關系,給他加一百斤的時候他能勉強承受,給他加兩百斤一千斤的時候,他肯定承受不了,那時就要離你遠去了。所以生活裡面特別是你們這麼有福報能接觸禅修的人,真的是你們無始以來修行的功德,我們能相處在一起,可以說真的是非常有福報。所以我希望每一位來這裡禅修的人回去能把它堅持下來。如果哪一天不行的時候,你就再回來復習。我們以後就給復習生定為星期六早上過來。為什麼呢?因為人多一起共修的時候,才會產生大磁場,會產生一種互動。

  今天就講到這裡了,接下來大家分享吧。

  學員:我這兩天道理都懂了,活了40多歲就是沒想過呼吸的問題。

  賢崇法師:不知道怎麼回事是吧,呵呵。

  學員:這是真的,沒有感受到那麼確切,也沒注意過呼吸,就是說感覺到很舒服,以後想到這個寺院來常住。說白了,錢再多能怎樣?現在這個社會是非常開放的,可以想象得到以後的皇帝是怎麼樣的,有錢這個社會確實什麼都可以體驗,最終卻不會有禅修的快樂,這個是我這兩天感受的。這個社會很放縱,花天酒地,有很多人沉湎於此,我們有的時候也受過污染。但是到這裡感覺很好,自己也開始清靜下來了。

  學員:最終能夠成佛了,到時候你的弟子怎麼辦,不管了,那到最後還不是為了自己嗎?不是高度自私嗎?是不是極度自私才能成就自己?

  賢崇法師:“四宏四願”是我們每一個佛弟子皈依的時候所發的誓言。因為我們這個世界中有褒義詞,有貶義詞,如果說都把它變成褒義詞的時候,那種大愛之人實際上就是大貪之人。你如果無私地奉獻的時候,你所得到也是最多的,這裡面實際上就是這樣的一個道理。但是,我們人有一點,你如果說抱著一種人性的自私,像我們所說的,每次付出都是想得到回報。只不過我用的方法是不斷地去付出,等著未來得到回報,如有這種想法,你的付出永遠是不會究竟的,它不是徹底的。

  學員反問:比如說我們修行,行禅,或者說出家也好,最終成佛,不是還是要讓自己成佛嗎?比如說我要宇宙秘密也好,或者說利他,利他這個實際上還是過程中的一個手段呀!說到底,我利他的最終目的是我普度眾生,最終還是“我”成佛,最終這裡還是有一個這樣的追求的。當然最後你就空了,空了就沒了,在這之前你還是要極度地追求的。

  賢崇法師:你說得非常正確,而且提出來的問題也很好。我們人看待問題永遠是有執著的。我做這件事情,未來就是為了成佛,就是讓自己解脫生死呀,還是用很多對比的東西去襯托出來。在佛教裡面,有所對比、有所襯托、有所執著、有所得到都是“不究竟”,“不究竟”的東西最後都是不徹底。就像我們所講到的空,身體的空、心靈的空、有相的空、無相的空,一直空空,空到最後的時候還要求我們所了解的那個“空”的“空”還要破除掉。這些理論現在我在這裡講,大家可能都覺得師父給大家講“玄學”。不是這樣的道理。他要求我們要得到究竟、徹底,完成沒有掛礙的時候,你所證到的境界才是究竟的。

  學員又問:“你說的究竟的圓滿的,在這個圓滿之前還是要有所為,就是走這個路的過程中,或者在到達那一剎那之前,怎麼解釋?”

  慧海法師:“本身就是成就你自己。你吃飯不可能是為了別人吃飽,很明顯的一個道理,是為了自己。”

  學員:可能現在理解,比如說我做好事,利他人家才會器重你,但是做到那個境地的時候,這個痛苦還是有。

  賢崇法師:我們人總是經常會追求一個最後的一個結果,所以才有蛋生雞,雞生蛋。所以佛陀當時有一個很經典的比喻。他說一個人突然間被人家一支毒箭

  射中了,然後他的朋友要把它拔掉趕緊給他醫治,不然的話毒發身亡。他說不行的,這個箭是什麼造的,誰射我的,一定要把這些問題全部調查清楚了我才能把它拔掉。我們問這些東西的時候也是這樣的。所以我們修行就是要趕緊去,去行動起來。你去追求很多,哎呀,最後成佛會怎麼樣呢,人類第一個到這個地球上是什麼樣呢,追求這些東西,其實都是在浪費時間。

  學員:比爾蓋茨他一生做互聯網,將自己的100億美元全部捐獻給國家自然基金,他的功德比寺廟裡面一個僧人去修行,去求那麼多的自己的解脫,這樣相比的話我覺得比爾蓋茨的功德更大,你說對嗎?

  賢崇法師:這個怎麼說呢,金剛經裡面有一句話是這樣講的“若以此經的一句話,讓別人理解受用”,他所得到的功德比拿大千世界的金銀去建塔、造廟、救濟窮人功勞還大,這裡怎麼說?就是告訴我們一點,你的思想如果能讓更多的人從一種困惑裡面解脫出來,比有相的、物質的東西來得力量大。所以我們要用法布施。

  學員:我還有一個問題,剛才慧海法師也說過了,就是我們這個“人”,他說“困的時候我就睡,餓的時候就吃一點,口渴的話就喝一點”,那麼修行的人為什麼要戒色呢?

  賢崇法師:色是自然而然的東西,當你生理很需要的時候那你就回家去,不要呆在廟裡面。但是我們寺院裡面有很多修行的方法可以對治這些東西。比如說我是個師傅,我也有家庭,那樣的話,我的整個精力會有50%左右被家裡人所影響。你們都是有家庭的人應該明白的,孩子的問題、老婆的問題、老婆父母的問題、老婆兄弟的問題,還有工作的問題,很的很多問題會把你大半的精力轉移到那裡去。當我沒有家庭的時候我就會完全沒有掛礙,可以全心全意地去做一些事情,當然人家也認可我。人家一看師傅做的事情不是為了自己私有的東西,如果說有家庭的時候,這個錢給師傅了,師傅會不會給他老婆拿去了?給他拿去培養孩子了?人家就會有這樣和那樣的一些懷疑。

  學員:“那師父為什麼要戒色?”

  賢崇法師:我剛講到了寺院裡面出家師傅他有一個修行方法,叫做修不淨觀,修好以後,他對這方面就沒有需求了。

  學員:有方法對治就沒有需求,那沒有方法的人或者修行達不到的人呢?

  慧海法師:佛教有四眾弟子,一個是在家兩眾,一個是出家兩眾,其中出家兩眾就是為了更好的把佛教事業做好,沒有牽掛而已。

  學員:男女之事也是人的本性,是很自然的東西,為什麼要戒它呢?

  慧海法師:你明知道山有虎,卻非要虎山行,那這樣的人只能靠自度了。

  學員:假如我們把男女之事看成“晚了要睡覺,天亮了要起來”一樣的自然現象呢?

  慧海法師:我們人往往被自己的煩惱所限制,比如說一般人困了要睡覺是沒辦法挑戰的,但是我們修禅定的時候就可以不用睡覺,就是挑戰睡眠,睡眠也是一個根本煩惱之一,禅定到了一定境界就不會想睡覺。所以古代很多禅師晚上都不睡覺的。

  賢崇法師:你們剛剛談的男女欲望,其實我們每個人來到這個世間都是一樣的。並不是說出家人沒有你們就有,不是這樣的狀態。就是讓我們明白一個道理,這個世間所有人來了都是一樣的,但是每個人的需求不一樣。你看有很多畫家,他把一生所有的精力投入到繪畫裡面的時候,他也不結婚了,他難道不需要嗎?他轉移了。當我們在寺院裡面修禅定,得到禅悅的時候,這方面的需求相對你們來講可能會少很多。這不是說我在你們面前賣弄什麼,當你進入禅定的時候真的這方面的需求會少之又少。

  學員:最後一個問題,來之前,我也知道自己做什麼是什麼,今天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誰了,我到底是誰?我是肉身的我?還是心理的我?還是精神的我?孩子在人類還沒有出現我又是誰?或者人類有一天毀滅了,那麼我是誰?

  賢崇法師:不要問我,問你自己,你一直這樣問下去我是誰,我是誰、我是誰……?我是父親的兒子呢?我是朋友的同事呢?我是什麼?你就不斷的問下去。

  學員:有個吸引力法則,就是每一個念頭產生的時候這個世界是有信號的,好像現在到我身邊來的人,有好的,我不能說好和不好,可是看到那個比較痛苦的人我是應該幫助他還是離他遠點?

  賢崇法師:力所能及去做。

  學員:上周回上海他們說供養佛像功德很大,他們說有500塊錢就可以供養一個小佛像,還說五代可以享福,我比較貪。

  賢崇法師:可以,無論多少都行,都是一個心。

  學員:魚和熊掌怎麼才能兼得?

  賢崇法師:這個世界沒有絕對完美的東西,不可能魚和熊掌都得到。那就要告訴自己你自己要什麼,在十字路口,要麼就走A,你如果說走了A又掛念著B的時候,那就給自己制造一種無謂的煩惱和掛礙。痛苦是誰找的?是自己選擇的。就像以前一個女孩子一樣的,他跟第一個男朋友分手了,接觸了第二個男朋友,但是跟第二個男朋友的時候她老是想著第一個男朋友,第二個男朋友說,她好像不是真心愛他的,最後又離她遠去。當她有了第三個男朋友的時候,她又想著第二個男朋友的好,她永遠都不能專注,永遠得不到。禅修就是幫助我們信念專注的。

  學員:怎麼才能孝順?

  賢崇法師:孝和不孝就是看你父母對你的需求,有的父母可能需要錢,有的父母可能需要你的陪伴,有空的時候回去多陪陪他們。有能力的時候把他們接到自己身邊住一住,盡量彌補,盡量沒有遺憾。中國古代說“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如果說作為子女,當你想孝敬父母的時候他們卻已經離開,那將是多麼可悲的事。所以我每年都會盡量的抽出一點時間回去陪陪父母,回去看看我師傅,回去盡可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讓自己最後走的時候沒有遺憾,只能用這樣的一種方式。不可能父母要陪,我天天只陪著他,我什麼都不做也是不行,盡可能的將遺憾減少一點。或者是自己度假,回去帶著父母到外面去走一走玩一玩,或者說回去做一點父母喜歡的事情。

  學員:我以前得過癌症,有人跟我講是前世的因,可我感覺我很無辜,前世做的什麼事,跟我今生有什麼關系。我已經有過四次病危,腫瘤三次病危,出血一次病危搶救過來。我能夠活到今天,我感覺真的是,我的每一天都是賺來的,我其實從頭到腳都是病。我自己是學醫的,以前我剛剛工作的時候一直在外科,我想是不是我工作的原因,經常會有接觸屍體,換傷口呀,打針呀,專門會有這種問題造成我以後的身體狀況。我在醫院工作了六年就開始生病,到現在為止總共是二十年了。

  賢崇法師:20年了,很了不起啊!

  學員:以前我體重只有72斤,我165厘米,現在我126斤了,當時我是一直很困惑,包括我以前也想到過死,我也想到過出家去做尼姑,我曾經去過九華山好幾次,到了那邊我就不想回來,我感覺好像我一切的災難,包括我感情上的、身體上的,只要在那裡我就沒事,我覺得開心。所以剛剛他們講到40歲以前是你前世的,40歲以後是你今生的,我就是40歲以後才開始好起來的,開始正常了。以前真的不是一個健康的人,我精神有過嚴重的憂郁症,我一直想不開,一直想自殺。這幾年開始越來越好,所以我現在對我自己講,我每天都感覺很快樂,我現在家庭、事業包括我的感情都很順。像他們剛剛講的很多我以前一直不明白,當時我也來燒香拜佛,我不知道這個佛到底是什麼意義,不懂,我聽別人說你到廟裡去拜拜佛。我很多朋友都跟我講,說我一路走過來都是菩薩在保佑我,你一定去拜佛。我只認識這個字,但我不知道這個字的含義。我曾經生病的時候住在醫院裡,有一個病人,他臨死的時候給我一套《聖經》,他說你應該到教堂去。我出院以後我是感覺自己走投無路,我真的就是想去教堂。我一年有半年的時間一直在醫院裡,醫院進進出出就是我自己的家,本來就是自己的醫院,一生病就急診進去,一直靠止痛針過日子,那十幾年我真的感覺不是一個人過的日子,非常痛苦。但是我有一個毅力,就是一定要活下去,這種毅力就是讓我很堅強地走過來。因為要看病,沒有錢,我就一直不斷地自己在做,一直做到現在我沒有錢,但是我今天健康,我活到今天我就是最大的快樂。那麼我現在身體好了,我說我應該要盡我自己的能力去幫助更多的人去健康。因為我今天的健康是我一路走過來的,我知道我應該怎麼樣健康地活著。所以我做的事也是跟健康有關的,我就是為了想讓更多的人獲得健康。為什麼我這次要來這邊禅修?就是我自己的願望要,包括怎麼樣行禮,怎麼樣吃飯走路,我真的是感覺太好了。我想如果早一點學的話我可能會早一點懂得更多一些。

  賢崇法師:你要記住一點,當我們生病的時候是怎麼產生的?是我以前生氣、憂郁,或者說憤怒等等,經常患這種病,它不斷地在你身上產生一種毒素,你每患一次它毒素就增加一次。當我們的身體正面的能量不能把負面的東西用最快的時間給它吞化掉的時候,那你的毒素就是經常在發脾氣,一天發一次,毒素越來越增加,你負面的東西沖刷不掉的時候,積累在一起就是病。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你要把這樣的一種情緒排除掉,你要告訴自己我沒病,告訴自己我很快樂,告訴自己我很健康,告訴自己我非常陽光。只有從身體、從心理展現出來全部是光明的時候,你就沒病了。雖然我不是用這種方法治病,但是我感覺這點是最重要的。

  今天就到這裡吧!謝謝大家!

  ——趙福蓮老師整理

 

上一篇:賢崇·賢宗法師:踏上八正道的幸福人生路
下一篇: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