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邪淫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法師開示

 

賢崇·賢宗法師:遵循自然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遵循自然——賢崇法師在“止語禅”上的開示   

  大家早上好!我的咽喉炎已經有兩個禮拜了,本來感覺兩天就可以好的,因此又去講了兩次課,結果患上加患,這是我沒有去愛護它的緣故。所以,今天大家都坐近一點,使我的嗓子省點力氣,我們的溝通也會更親密一些!聽我的課不用那麼規矩,想躺著就躺著,想靠著就靠著,你覺得怎麼舒服,那就是最好的狀態。這兩天來,大家從原有的生活狀態裡面切換到現在的生活狀態,是不是感覺很不適應?這種不適應不是一天兩天可以改變的。不要到最後,你們一進到禅修中心就感覺到腿發麻,全身酸痛。我不希望香海禅寺給你們的心裡播種下“痛苦”的種子帶回去。

  我是不喜歡寫提綱的,而今天進教室前寫了幾點。所以今天就依照這幾點給大家分享一下。實際上禅宗是沒什麼可分享的,有所圖、有所追求的時候,都是落於“有”,落於“有”的話,就不會究竟,不究竟就得不到徹底的解脫,得不到宇宙那種真正的智慧。禅宗是希望我們不著一切相,所以我這個提綱寫也是白寫。只是給大家一個啟發吧!我是這樣寫的:

  禅寺是開啟世間最高智慧的一把鑰匙

  禅寺能放下困擾得到一份清涼

  禅寺能打開心量得到一份無限的世界

  禅寺能放下我執得到一種超脫

  禅寺能回歸本然得到一個真實的自我

  禅寺能轉變觀點得到大自在的一種超然境界

  對於你們做事業的人來講,這些東西都是一種期待,往往在你渴望得到這一份期待已久的東西時,卻總是離他很遠很遠,所以“禅”恰恰是打開我們這份期待的一扇門,達到願望的最佳鑰匙。就像我們現在的人認為“空氣、水”一點都不值錢,但是我們要得到它確實不容易。我覺得禅就像新鮮的空氣和純淨的水一樣,當你得到的時候就是價值連城。我們的生活裡面碰到所有的問題通過禅修都能解決。我不是誇大其詞,確實需要我們全身心地去體驗和印證它,最後才能得到。我無數次在外面跟大家分享的時候,教他們回去怎麼做,但實際上落實到行動的卻很少。我們看到自然界裡面很奇特的一種景觀,那真的要付出很艱苦的代價,雖然現在的交通各個方面都很方便,但想見到大家沒見過的那種奇特景觀,你一定要付出很多的代價才行,所以禅修也是這樣。不是說大家來這裡體驗了兩天,好像我已經修過禅了,回去以後所有的事情都能解決了,我告訴你那是不可能的。那怎麼樣才能解決呢?回去以後不斷地修禅,那怕你再沒時間只修一剎那、一分鐘,你這一分鐘內,你那顆心得到清淨的時候,你就跟宇宙最直接的那種東西得到對接,只有對接了才能找到宇宙的規律,才能了解事物的發展,才能明白我如何活著、如何做事情,如何處理我們身邊各種各樣的問題,得到一個智慧的答案。當我們往往得不到對接的時候,就限制在自己所理解的世界裡面。

  大家看過一本叫《秘密》的書嗎?它講了世界上從古至今的成功人士,包括那些思想家、科學家、藝術家和大政治家,實際都是明白了宇宙的一種規律,這種規律我們好像看看書就明白,別人跟你講你都知道,但跟我們的行動和思想相差十萬八千裡,因為沒有這樣去做、沒有這樣去付出、沒有這樣去體驗和實踐,所以我們永遠跟這個事物成功的規律離得很遠很遠。

  我們經常去抱怨“我學了那麼長時間的佛、看了那麼多的經書、我參加過那麼多次禅修,為什麼我的事業一直都做不起來?”這個和你參加多少次禅修、念過多少經、蓋過多少廟都沒什麼關系。而是要把那種真正認識事物本質的規律掌握住了,這種掌握不是你認識到了,你了解到了就行。

  我們在這兩天裡面,為什麼要求大家時刻處於禅定的狀態裡面呢?實際上我們的“心”清淨下來,我們的意識、言行、五官等,所有的東西都能在感知當下的過程,去體驗這樣的一種生活境界,你沒有這樣去體驗的時候,你的心是分離的,你的心是掛礙的,你的心永遠是漂浮在外面的,你們看過張德芬寫的《遇見未知的自己》這本書沒有?在這本書裡講到:如果一個人時刻能跟他的“真我”作對接的時候,他發現自己碰到所有的困惑都能迎刃而解。我經常打一個比方,中國在高度發展的過程當中,很多企業家由於偶然的機會成功了,得到第一桶金,他覺得這套方法很實用,然後一直用這個方法。當我們碰到加入世貿、遭遇金融風暴等的時候,然後就傻了。我經常把偶然成功的企業家叫做無頭的蒼蠅,被人家關到一個玻璃瓶裡面,亂撞撞到了洞口,當這樣成功的時候,他是不知道所謂的成功規律的。所以他總是認為按他原來的方法做就能成功。世界上非常成功的那些大企業,他們的成功不是我們所想象的那麼簡單,松下幸之助他每隔一段時間都跑到寺院裡面去禅修,他會把公司所有的事情放下,當他把外面所有的東西都放下,去回想內心狀態的時候,這個時候他捕捉到的信息都比較真實。你們回去的時候我會送一本書給大家,是稻盛和夫的《活法》,這個人一生創立了兩個世界五百強企業,第一五百強企業創立好的時候,竟然出家了三年,然後又回來創立了一個五百強企業。他就把自己一生當中這樣做事情的心得體會融匯成一本書,我發現這本書裡面講到三個最重要的思想:

  第一:心念的力量

  第二:利他的精神

  第三:厚德載物

  我看這些人總結自己的企業哲學思想,論證自己經營之道的時候,我也在自我反思和自我體驗,從中發現了一個道理,就是說這世間最簡單的道理,也就是最實用的東西,最實用的東西他的力量是最大的,但是我們往往把最簡單的方法拋在旁邊,一味地去索取很玄妙、很難懂、很不容易求到的東西,然後大家趨之若鹜地去仿效去求取,最後這些東西跟我們企業管理一點關系都沒有。所以我這幾年一直在勸告那些企業家,讓他們回到自我內心的狀態裡面去提升自己,然後以更清晰的狀態去面對你的事業和人際,所有的問題都能迎刃而解。

  我那天跟一個桐鄉的音樂家聊天,他現在古琴的彈奏方法被列為聯合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我跟他談起音樂的事情,我連基本的八個音符都不懂的人,但是我的頭腦當中有一種感覺,我自己認為是正確的,然後跟他在那裡瞎侃。我就跟他說:“通過我們佛教的禅修會捕捉到一些語言、一些聲音、一些人心靈深處最渴望得到的那一種空靈的思想。把外在那種分別的狀態全部收回來的時候,用心去跟宇宙作對接的時候,你所得到的才是最正確的”。我和他說我也聽了很多音樂,比如國外那些語言我聽不懂,但是他們唱出來的那種聲音、那種感染力、那種震撼人心的音符,我的內心當中就會收到那種聲音,會不由自主地被吸引,這樣的一種境界實際上就是共鳴。雖然我這方面不懂,但是我總覺得很多東西它能找到一種共鳴,找到一種橫向的通達。

  我們學禅修的時候如何通過一種表象得到一種事物共通的道?只有我們得到那種“道”的時候,發現我們不管什麼事情都能做成,都能找到那種本質和規律,從而去掌握它,最後你就發現做什麼事情都很順利。我發現那些做成功的企業家,他們就是明白了這個道,當我們明白不了這個道的時候,“金融風暴”來了,我到底做什麼好?找不到方法,不知道何去何從。所以,我們說禅修是開啟人類最高智慧的一把鑰匙,實際上它就是讓我們把那種迷茫、分別、表象、障礙,那種浮在表面的心,不斷地沉澱下來,沉澱到徹徹底底的時候,發現那時候張開眼睛、聽到聲音甚至嘗到的、摸到的各種東西,你就有一種入木三分、透入水底的境界,就能把所有的問題想明白了。所以在我們做事業的過程當中,我們該如何去找到那一份“道”?如何通過這種道去透徹地了解,我認為禅修就是最捷徑的方法。我們也經常看到一些做得很成功的企業家,他們通過一些方法,好像跟這個頻道有所相似,他們會去打高爾夫球、寫毛筆字、聽音樂、到深山裡面感受大自然的信息等,實際上他們也是想得到一種類似“道”的東西。就跟陳總一樣,我們不知道約過多少次,這次終於碰到了,我相信他這兩天的收獲一定很大,只有在禅修裡面才能找到那種道,我覺得他找對地方了。所以希望陳總回去也堅持禅修,每天拿二十分鐘出來禅修,其實我說的禅修很簡單,司機在開車的時候你也可以禅修,給自己一個信息全身放松,然後關注呼吸,這就是給自己禅修。很多人在等人的時候很不耐煩,他怎麼還沒到?他是不是堵車了?你一直掛礙很多事情,當我們把所有的問題都放下的時候,那也是一種禅修的境界。

  所以,接下來我希望我們每個同修回去把自己的生活、起居、工作等,都當作一個禅修,不要讓自己焦慮,不要讓自己恐懼,不要讓自己有掛礙,不要讓自己懷疑。把所有負面的東西都從你身上、從你心靈當中清掃出去,不要造成你心靈當中一種負面的困惑。當我們困惑了,我們肉體裡面就會產生一種毒素,我們的思想裡面就有一塊地方是黑暗的。在我們看待問題、思考問題、處理問題時,都會因為這個困惑,考慮問題就會不究竟、不徹底。所以作為一個企業家應該把自己的心修到非常光明和自在,非常的清淨和豁達。人的內心裡面對抗的東西很多很多,如“執著、貪心、金錢、名利、”等,對這些問題的看法和思維方式,會決定著你對一些問題的判斷,當我們時刻處於關注著自己的時候,很多東西就變成我們身上無形的困惑。我經常在不一樣的場合跟自己內心作對話,那時,我就發現很多問題:“我被別人重視了,被批評了,被贊歎了”,這個時候你的內心是什麼活動,當我們時刻關注這些東西的時候,那我們的思想考慮問題真的很受局限。

  曾經有個宗教局的領導跟我說有個寺院的師父,總是從小師父他們身上扣很多各種各樣的費用,佛事的費用、工資的費用、補貼的費用。我當時怎麼想也想不明白,一個寺院的負責人你離開了家庭,你把這些費用扣下來干嘛呢?後來跟我說了才知道怎麼回事。因為他們寺院裡的人不斷在換,人家都不喜歡他這樣的方法就離開他了。就是說我要做任何事情總是在這些小事上去斤斤計較的話,你所有的團隊跟你是離心的,是離德的,不會有一種向心力,也不會凝聚在你身邊,這裡面說白了還是一種道,還是一種人性。稻盛和夫在《活法》裡面講到他做一件事情的時候總是想著別人,想著團隊,而完全沒想到自己的時候,發現事情做起來特別容易,且所有的人都凝聚在他身邊跟著他一起去完成,實際上這裡面是什麼精神?就是“利他”的精神,也是佛教裡面所講的菩薩利他的精神。我們總是講“我投資賺到的錢都是屬於我的”,賺到十塊錢最好分給他們一塊錢,剩下九塊錢都屬於自己。如果你換一種方法,就是調換過來,自己拿一塊錢,九塊錢分給大家的時候,你以後的事情他們都會幫你做得好好的,這就是利他的精神。人性是什麼?一個人在這個公司工作,就是希望自己的衣食豐足,所期待的東西都能在這樣的平台裡面得到一種兌現。就像我們吳總一樣,董事長做得天天沒事干,他說做董事長就是下崗,我說這實際上就是一種智慧,是一種把握人性的規律,接下來你就發現很多事情就會做得很順暢。

  我自己沒做過企業,我不敢在別人面前去賣弄這些道理,但是我感覺到我們佛教的管理跟你們企業的管理其實是共通的。很多東西不是用錢就能擺平的,而是要用心。所以佛教裡面會特別重視“心”,因為心能展現你整個人的身體狀態,我們的心會影響我們的觀念,會影響我們的思維,會影響我們的言語,會影響我們的行動,我們展現的所有的東西都是心的一種輻射。當我們用很欣賞的眼光和你對接的時候,你就會感覺到我眼神的那種專注,那種親和力,乃至一句話都不說就能感受到。實際上語言已經是另外的一種對接了。很多人都跟我講到他的婚姻,當時她看到她先生的時候,第一個感覺就是這個人肯定是她一生的伴侶。她沒有對接,不知道他是哪裡人,更不知道他的文化背景、家庭背景。一概都不知道,只是一看到他就覺得自己的另一半就是這個人。其實我們人有很多磁場,自己都能感覺得到,這樣的一種磁場和感知靠的是什麼呢?如果我們心浮躁的時候,別人在我們身邊吼叫我們都聽不見,當我們心清淨的時候,很遠的地方那種很微細的聲音我們都能聽見。這靠的是什麼?就是靠我們用心去感覺事物。禅修就是讓我們從這種浮躁、分別、掛礙的心不斷地沉澱下去,跟我們內在那種原有的佛性作對接的時候,我們就發現眼前所有的問題都能迎刃而解。

  我們的命運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你怎樣和宇宙對接,就會產生一種什麼樣的生活狀態。我看到西方講到了存在主義思想,講到了“我思故我在”,實際上他講的那個“思”,就是在他極度清靜思維的時候,就跟宇宙做那種對接,他就會找到一個自己存在的那種人生規律。當我們每件事情這樣去對接的時候,就會慢慢地在我們心田裡面打開一扇窗戶,這種窗戶是什麼樣的呢?就如我們這裡把所有窗簾拉起來的時候,就不知道外面到底是什麼景色,當我打開的時候,哇!那個新鮮的空氣,那種鮮艷的花朵,那種鳥鳴和花香都朝你湧來的時候,你會覺得人生真的太美好了。萬物不需要我們去扶持它,到了春天照樣會發芽;花不要我們去修剪,它自然而然會綻放;鳥兒不需要我們教它語言,它有它獨特的語言;溪流不是因為我們在山上把水龍頭打開才會一瀉千裡,萬物本來如此。

  所以,古代禅師和他弟子對話的時候讓我們摸不著頭腦,徒弟問師父:“什麼是佛”?師父回答:“我要吃飯”;這裡面告訴我們什麼道理?其實就是“自然”。禅師的回答跟所謂的佛,所謂的道,根本就是答非所問。當我們違背自然的時候,跟成佛就離得很遠,我們來這裡禅修是讓我們回歸本然,回歸你原來那種開心、自在、超然的那種喜悅的境界。你是孩子就應該好好孝敬你的父母,你是妻子就好好去面對你的先生,你是個父親就應該承擔著孩子的教育,這是很自然的東西,你為什麼要去改變他呢?等你再要去改變的時候,你實際上已經付出了很多精力,付出了沉重的代價。當我們明白自然這個規律以後。你們做企業我就教你們,當員工在你面前生氣的時候,你要了解他為什麼生氣,你安排一個任務的時候他為什麼不接受,你把他不接受的原因找到,然後再去和他對接,他會很喜歡的。你若強硬地去做,絕對不行,“啊!你不這樣做我要開除你”,最後即使他違心去做了還是做得很不好,這就是一種違背自然知道嗎?當我們某個產品在市場裡面不好銷售的時候,你們去找找原因,有沒有違背市場的自然規律,有沒有違背這個時代的規律,當我們找到大家都所需要的那種規律的時候,大家都會紛紛向你要,那你很多東西就會很好做,實際上這就是一種智慧,一種道,是這個世間永恆的規律。

  我們人總是這樣站在自己的觀點上去看待問題,去思考問題,去決策問題,所以我們很多東西做不好。你們有空的時候好好去看看唐朝那些帝王是怎麼統治國家的?我看了很受用。我給大家分享一個故事,唐太宗我們都知道,整個江山基本上都是唐太宗一個人東征西戰打下來的,打仗的元帥最喜歡的就是那幾樣東西“武器、戰馬、盔甲”,唐太宗擅於弓箭,在他大半生涯裡得到了四把弓,認為這四把弓是最好的。後來在偶然的機會裡又得到一把弓,他認為這把弓的直徑、手工制作、性能都比前面的那四把好。所以他把這把弓供在他的辦公室裡其他四把弓的中間,把它供在最好的位置。有一天,從小給他做弓箭的那個老師傅來到長安,到了皇宮看唐太宗。唐太宗看到老師傅來就很開心,就把他拉到自己的辦公室裡面炫耀自己得到一把好弓,讓師傅鑒定一下,給自己一點贊美的話,也想讓老師傅和自己一樣認同這把弓。他把弓取下來,等待著他的贊美,老師傅也知道唐太宗希望他贊美,就問唐太宗,你希望我說實話還是說假話?唐太宗肯定要聽實話的。老師傅就說:這弓不如架上的那四把好,雖然他的制作、雕刻等方面看上去很精致,但是如果拉久了的話它就會斷掉,其他的四把就不會。唐太宗聽後抓著他師傅的手一起上朝,對他的文武百官說了一句話,他說:“我戎馬生涯這麼多年,識弓無數,但最後卻不如一個做工匠的專業人士”。我們在座的企業家們,你們理解這句話的真正高度嗎?唐太宗接著說:“我們國家現在已經安寧了,各個方面需要專業人士去治理,我不是全能者,不是什麼東西都懂,希望你們這些專業人士來幫忙出謀劃策”。你看唐太宗的心量大到這個程度,所以才能創造一個中國封建王朝的鼎盛時期,這不是偶然的,你看元明清的那些帝王一直想學唐太宗,但是最後都沒學好,為什麼?這裡面需要你們這些企業家去思考了。

  當我們總是關注著自己的面子,關注著自己的名利,關注著自己的金錢,關注自身的利益的時候,我們很多很多的東西就會放不下、打不開、做不好,管理企業和治理國家是相同的、不違背的。唐太宗時,長安的公安局局長是阿拉伯人,你們聽了都覺得不可思議,你看唐太宗把國家首都的治安交給一個老外去打理,這是什麼樣的一種心量?所以我們做企業真正要修的不是別人,要修的不是我們學到多少東西,真正要修的是你的“心”。這個心轉換了,所有的東西你都懂,所有的東西你都能面對,所有的問題都不會造成你的困擾。當沒有問題能阻礙你、困擾你的時候,業績做不上去那是不可能的。真的,這裡面需要我們自己去反省,我覺得這種反省才是禅修最積極的。我們為什麼會講佛教是人類最高的智慧,這種智慧不是通過文字思想告訴你的,而是真正要把自己的內心轉換成那種高度的時候,那種智慧自然而然地在你面前展現出來。不要在我們內心裡面存在一種我所需要的東西、我所執著和我所在乎的東西、我所掛礙和放不下的東西,你要把它們全部清掃出去。你要清楚自己在乎的東西就是自己的困擾,我所執著的東西就是自己的障礙,我所渴望得到的東西,自己就會變成他的奴隸。當你內心當中執著、渴望、需求、在乎的這些東西把它清掃出去的時候,你就發現這個世界很美很美,你的人生會非常地開闊,你的事業你想做多大就能做多大。

  今天我跟大家分享了以後,你走出去別人踢你一腳,你的火氣馬上起來的時候,你就要問問自己“我的火氣從哪裡來?”當你現金被人騙走一百萬,你三天三夜睡不著覺的時候,你要想想你掛礙的到底是什麼?所以我們為什麼要修煉,把我們內在所有的東西在你的心田裡面清掃出去的時候,真的沒有你做不成的事。我前幾天看了一本書叫《展望二零五零年》,到那個時候我們的生活狀態是什麼?實際上他寫的這些東西,當你把禅修好的時候,這些展望的東西你都能找得到。就像我們做事情一樣,會問人家喜歡穿什麼?戴什麼?以什麼東西作為他的追求目標,你不斷地往前面推,你感覺到人性,感覺到未來的發展,感覺到所有的東西給它加上五十年以後,你會感覺到什麼?或者說我們倒退五十年,那時候的社會是什麼情況?我們現在發展的東西那個時候有沒有苗頭,然後你再往前推,我們現在感覺到的一些東西,在未來就能展現出來。那我們做好這方面推理的時候,首先你自己要很清淨啊,你一天忙著焦頭爛額的時候,你哪有心思去思考和沉澱這些東西?你思考不到這些東西的時候,你企業未來的發展就會成問題,真的,這就是你們作為企業家需要思考的東西。你沒有這樣的一種思考和認識,你的未來就像一只無頭的蒼蠅。大家都知道一只蒼蠅被關在一個瓶子裡面飛不出來的時候,都會覺得它很傻,實際上我們想一想,自己是不是比它更傻。

  我的房間平時別人是進不去的,昨天紀光跑到我房間去,看到我房間中間一個床,其它四面全是書架都驚呆了。我覺得看書學習就像我們吃飯一樣,什麼“菜花、包菜、豆腐、香菇”,我們把它全部吃進去,實際上我們的頭腦也是一個“胃”,好的東西吸收進來變成我們的營養,沒用的東西我們把它排除出去,學習應該產生這樣的一種價值。我們今天通過禅修也是這樣的,我們的很多信息中的大多數信息都是垃圾,當我們所有的信息匯總在一起的時候,我們就需要通過一些東西去轉換它,我認為禅修是最好的方法。所以你們回去以後,要把禅修變成你們生活的一個組成部分,就像每天早上起來洗臉刷牙一樣,就像你們每天要吃飯一樣,變成自己的一個部分的時候,你會發現生活的質量跟以前完全不一樣,禅修就是產生一種轉換最快的方法,真的是這樣的,我們每天板著苦瓜臉的時候,怎麼能體現你的美?美國有個著名的模特講過一句很經典的話:“當你早上匆匆忙忙出門忘記化妝的時候,唯一能補妝的就是你的笑容”。你們仔細去看看你們身邊的人,不管他的皮膚啊、臉蛋啊長得好不好看,當他笑出來的時候,那一剎那才是最美的。所以你們要吸引人最好的一個方法就是微笑。我們一天到晚總是向外去索取一些東西,實際上我們自身都具備這些條件的,當我們沒有去發現的時候,就會覺得別人講的都是經典的,怎麼我都不知道?然後不斷的去學學,實際上這些東西你都懂,只是我們沒有去發現,所以我們需要一把鑰匙去打開,有一些導師其實就是教你怎麼樣去打開這樣的一扇門。敲鐘了,不讓我講了,那好,我們休息五分鐘。

  接下來是大家分享,對吧?

  學員:“請問師父皈依和不皈依的區別?”

  賢崇法師:“很簡單啊,皈依了就相當於你有一張VIP卡,可以到裡面喝茶,沒那張卡你就進不去,就這麼簡單。”

  學員:“就是領一張卡嗎?”

  賢崇法師:“不是領一張卡,是在你頭腦裡面種下一張卡”。實際上皈依還有很多好處,不僅僅是一張卡能說明的。從以上幾點來說:第一,當我們想學一個東西,我們就要找一個老師,這個老師的學識、道行,他的各個方面都能成為我們所學習的榜樣,我們跟這樣的老師學習和自己在那裡瞎摸索是完全不一樣的;第二,你皈依以後,你的頭腦當中會認為自己是佛弟子,自然而然去做一些事情的時候,就會幫你框在一個軌道上,就跟衛星導航一樣,最快的速度讓你到達目的地,你自己去找的時候東問問西問問,永遠也不知道所以然。但是佛教裡面有個辟支佛,沒有聞道可以成佛,他所悟到的思想和佛陀的思想是一致的,這樣的人少之又少。所有人都是依照佛陀的思想去修行成道,那你也依照這個方法去修,你就不用去問那麼多為什麼?而且效果會更好;第三,皈依以後會有護法神護佑著你,給你加持,給你力量,讓你每天都會進步。皈依以後就像我們在佛陀面前發了一個願,和引力一樣,你是一塊鐵,會不斷的被那個磁場吸引過去。好處不是一兩句能說完的,有很多很多。但是你皈依以後就不能改變信仰,不能把基督教的思想作為自己生活的一個准則來引導自己。

  學員:“我母親往生四十九天以後,我能為她做些什麼?”

  賢崇法師:“你一個禮拜為她誦一遍地藏經,或者把你母親遺留下來的一些財產拿出來布施,捐給希望小學啊,布施給一些窮人啊,或者印一些經書都可以的,這是對她最好的一個孝敬,不要花大筆錢去擺酒席什麼的,那對去世的人是沒有意義的”。

  學員:“現在的企業文化建設能不能通過禅修的方式去落實?”

  賢崇法師:我覺得在企業的軟實力文化、企業形象建設上,如果通過每天做十件小事,從高層到員工身上推廣,這產生的影響是非常大的。如果你企業的每一個員工走出去看到垃圾都會撿起來,你的客戶看到當場就會被感動,自己會注意每一個細節的時候,對他的家人肯定是好的,他都會跟他接觸的每一個客人去結善緣,會用自身的行動去感動他們,這種方法是企業軟實力建設最好的辦法。開始讓他們從身邊的點點滴滴做起,見到每一個人都給他一個微笑,並且把它變成生活的一種習慣;坐公交的時候給別人讓個座,牌子掛在胸前,並且說這是我公司的習慣,人家一看“這是某某公司的,這個公司員工的素質這麼高啊?很有社會愛心。”別以為這些小小的事情沒什麼了不起,當我們每個人這樣做的時候,那種社會的效應和影響力是很大的。因為有些人看到了會跟你去學,有些人看到了回去傳播給別人。我覺得公司形象文化是從這樣子推廣起來的。所以我們最近在推廣一個叫做“愛的裂變”的活動,從自己的身邊去影響十個人,那十個人再去影響他們身邊的十個人,那是一種什麼效果?

  學員:“聽了法師的開示,我也很有體悟,我想如果用禅去擴散,完全能做到。而現在我們人的素質是參差不齊,十個人裡面只有一個人在那鞠躬,大家都用異樣的眼光看他,這樣的話你就會被他們感染,而不能感染他們了。但是你影響到身邊的十個人,讓他們也這樣做的話,一下子就提升起來了。”

  賢崇法師:我們最近好多弟子在義烏推廣學《弟子規》,印了十六萬本,推廣到義烏所有的中小學,包括幼兒園也來學,我發現他們的市長特別有眼光。我希望你們每個有得到受用的人去傳播。吳總在浙大總裁班出來以後,他們有活動經常叫她去,她比較忙,問我應不應該去,我說要去的,通過你去影響他們,這就是最好的弘法。我們這個社會經濟發展太快,而道德、誠信、文化都跟不上,希望一些覺醒的人要通過自己的力量,用最快的速度去影響別人,實際上這也是我們每一個人的責任。所以咱們香海禅寺以後也想搭建這樣的一個平台,像你們這樣有能力的人都到這裡來,大家都來了這樣的力量就很大了。我希望來這裡禅修的人回去以後,通過自己做到,然後影響更多的人,也在當地辦一個禅修,我想如果這樣去推廣的話,我今年發了“建十個禅修班的願”很快就能實現了。

  學員:剛才有位居士說“一念嗔心起,火燒功德林”。那我們修了那麼多福報只要一念的嗔恨心起來就把以前所有的功德都燒掉了嗎?人不可能會沒有嗔恨心啊,要是這樣不是白修了呢?嗔恨起來的時候自己又控制不住,如果這樣我覺得很不公平啊,就一念嗔恨心,便把我以前所有的一切東西都否定掉了,那我以後做功德還有什麼用呢?還不如不做好了。學佛的人怎麼才能不起嗔恨心呢?

  賢崇法師:我給大家講個故事,奉化那邊有個“妙高台”有沒有去過?妙高台原來是蔣介石的別墅,那個地方很漂亮,那個山頭外面是千丈巖,有一個石頭就露在那個千丈巖的上面。古代的時候有個叫妙高禅師的,他的廟剛好建在蔣介石那個別墅那裡,然後他經常在那個石頭那裡修禅定,以前他在寺院裡面坐禅的時候老是會瞌睡,為了使自己精進,沒有後路可退就來到那個石頭坐禅,他想如果再瞌睡的時候我就掉下去摔死。有一天,他在打坐的時候又打瞌睡,發現自己掉下去了,就覺得這下子完了,突然掉到一半的時候有一個手把他拖起來了,禅師就問他“你是誰啊”?為什麼救我?那個人就說:“我是護持你的護法神,因為你修行精進,我護持你的法”。他一聽就很高興,有護法神護持我,就想可以不用擔心了,以後掉下去就有護法神把他拖起來,當他這一點慢心起來的時候,護法神就在他面前告訴他:“你因為動了一個傲慢之心,我五百劫都不護你的法了”。你們想一想五百劫是什麼概念啊?然後禅師心理就很難受,想想還是算了吧,護法神不護我的法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算了還是繼續打坐吧,摔死就摔死吧,無所謂了。結果打坐的時候又睡著了,然後也掉下去了,這個時候護法神又把他拖起來,禅師就很驚訝問他:“你不是五百劫不護我的法嗎?”護法神就說:“因為你這一念慚愧心超過了五百劫”。

  所以你們不用擔心,我們在學佛當中即使說有一些負面的東西,也不要去過多地擔心,我們一定要在當下就把它切換到正面的東西,要像禅師一樣當下就切換過來,要讓自己陽光起來,要讓自己清淨起來,要讓自己豁達起來,以一種光明、清淨、豁達、喜悅的心去面對你的每一天,再困難的事情都去面對他,原來是一件小事情就能抹掉你一天的光明,整天就處在黑暗裡面難以自拔,當你用這種心去面對的時候,很多事情就被慢慢地縮小掉。我們遇見事情的時候去處理的好與不好完全取決我們思維方式的轉換,所以我為什麼要讓你們每天去禅修?就是要你們學會轉變這樣的一種思維方式,不斷把自己切換到正面去。你在正面的時候,你的陰暗一面就會不存在,當這個屋子有燈光照耀的時候,你就發現不到黑暗。所以一定要用光明來照耀自己,讓自己的身上沒有陰暗的東西,沒有陰暗的東西你就是光明的,就是清淨的,就是正向的。真的很簡單,我發現所謂的成功,所謂理想的人生就是一張紙,就是正面和反面,當我們時刻學會去切換自己的時候,就會發現我們生活當中沒有什麼可以困擾自己。我前段時間看到一段名言:“當你一生當中,當你一開始的時候,你心念裡面有兩個念頭,一個是消極的,一個是積極的。兩個念頭沒有好和不好,但是消極的念頭會形成你失敗的人生,積極的念頭會形成你成功的人生。”從這裡面我就可以知道,消極的念頭你看什麼都是悲觀的,積極的念頭你碰到問題的時候,你還會想著冬天過後春天不遠了,當我們碰到金融風暴的時候要想很快就會過去了。我看到盧永圖講到我們中國經濟的時候,他說:“現在世界上所有著名的五百強企業,原來在中國投資的會增加投資,沒有來中國投資的,接下來他們的苗頭也會瞄准中國市場,世界投資最好的地方就是中國跟印度。”所以說我們不用擔心,接下來會很好的,很快會過去的。所以現在你要有積極的心態,現在經濟不好趕緊去練功,把員工的心態做一些培訓等等。你們還有問題的嗎?

  學員:我剛才打坐觀想呼吸的時候胸口很悶,呼吸也不是很順暢。一個合理的呼吸方式應該是怎麼樣的?

  賢崇法師:感覺不舒服的話就停頓一下,不要特意去觀想呼吸,接下來你覺得堵在胸口的東西沒有了的時候,然後你慢慢再呼吸,如果有東西在困擾你的時候,你再放松下來。其實呼吸起到的作用,就是攝住我們的那個念頭,讓我們的思想專注在呼吸上,不分別、不妄想。

  學員:禅定遞進的方法能不能給我們講一下?

  賢崇法師:每個人修禅都有自己的習慣和方法,每個人的方法也是不同的,你不要覺得哪種方法好,就按那一種方法去修,所以我們古代的時候有各種各樣的觀法。但是我這麼多年的摸索,我覺得數息觀是比較好的方法。禅修有幾點一定要記住,第一點身體一定要放松,第二個心要放下。坐的過程中一定要把腿包起來,如果說後面有風的時候,最好有個披肩,不能讓風吹到自己,若長時間下去會出毛病的。坐禅裡面有很多觀法,你可以觀自己像一尊佛,你要是覺得大殿裡面哪個佛像比較好,你可以請一張他的畫像裱起來掛在你房間,你每天就看著他,這尊佛的眼神、臉像、身體等等,然後你就想你是一尊佛,那麼莊嚴,那麼慈悲,那麼有能量,那麼清淨,觀照一切你所理想的的狀態。但是呼吸呢,它是制散亂心特別好的。古代的時候可以一呼一息數一,也可以用呼出去數一,吸進來數二,一直數到十再回過頭來重新數,這也是一種攝心的作用。

  我最近教大家的就是呼吸,就是深深地把氣吸進來,吸得滿滿的,到不能再吸進來為止,然後憋住四秒鐘再慢慢地吐出來,這樣的一種方法是練習我們的肺活量,當我們的氣很急促的時候,吸進來的氣很少,吐出去的氣也很少,這樣就供應不了我們大腦和肺部的那幾個血管,當我們肺部氣量很大的時候,那樣吐出去的氣會使身體的血液更好的得到循環。大家都知道一些動物,比如狗、雞、鴨、鳥,他們的呼吸都很急促的,所以他們的生命都很短。比如活幾百年的那個龜,人家都測試過它是呼吸一次停頓一下,呼吸一次停頓一下,呼吸的速度也很慢,你看它的動作,一到冬天頭腳都縮進去冬眠了。哈哈,有個學員說它在打坐,還蠻正確的。

  我發現瑜伽、太極拳等這類靜心養身的人壽命會很長。所以我們選擇健康長壽的一些運動,就要跟我們身體的一些感覺要合拍,跟整個大自然的四季要合拍,跟晝夜要合拍,不能晚上到三四點鐘不睡覺,早上到十一二點不起來。這樣都是違背自然的,所以我們要健康的時候,我們身體的四季也要分明,白天黑夜也要分明,該睡覺的時候就睡覺,該起來的時候就起來,如果困了就趕緊休息;吃飯的時候不要因為某個菜好吃就拼命吃,不好吃的時候連飯都不吃,這都是有害健康的行為。

  我們禅修也是為了達到某一種狀態,觀想自己的呼吸讓自己沉澱下來。我覺得最好的方法是早上,早上比你的家人早起一小時起,然後找一個地方,不能讓外面的東西打擾到你,比如手機突然一響會讓你有一種驚悚的感覺,那是不行的,還有就是自己打坐的地方一定要跟家裡人商量好,或者門上掛一個牌:“我在禅修,請勿打擾”。不然的話,家人不小心開門進來,你也會被打擾,這樣久而久之以後會出問題。所以要把這些外面的因素都考慮周到。打完坐的時候也要注意,不要因為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就馬上把腿放開走出來是不對的,要做一些簡單放松的動作。如果坐禅的時候遇見什麼問題不明白就跟我們寺院這邊聯系,像慧海法師、宋老師他們都會告訴你們怎麼做。因為禅定加深以後可能會有一些幻覺,那天呂麗跟我說有一次禅修的時候自己想吃魚了,突然就見到眼前有一大盤香噴噴的魚,因為她已經吃素好幾年了,只是突然間想吃魚。然後她就張開嘴巴,那盤香噴噴的魚就進入她的嘴,她一咬,結果把自己的嘴唇咬破了。這實際上在禅宗裡面是有公案的,都是我們自身的一種幻覺。

  學員:法師,請教一下,就是晚上子時打坐合適嗎?還有就是我打坐的時候經常能看到一些蓮花什麼的,這是為什麼?

  賢崇法師:你碰到任何景象的時候就用空觀,沒有一個我存在,不管什麼樣的景象都不要去管他,什麼刀劍啊,老虎咬人啊,如果你把自己觀空了,沒有一個你它怎麼咬人呢?把自己在乎的那個我去除掉,就沒有那種景象了。

  學員:早上起來打坐要吃東西嗎?吃了東西會影響嗎?

  賢崇法師:早上起來打坐最好吃三分飽就可以了,填一下肚子就可以。如果晚上你要是吃得飽飽的就不要去打坐,至少要半個小時以後才能打坐。

  學員:一般打坐多長時間比較合適?

  賢崇法師:這要看你的時間,基本上在二十分鐘以上就可以了。你們剛開始回去的時候不要一下子坐很久,坐到腿疼了就別坐了。不要坐到難受,等到你下一次一想起來打坐就難受,就恐懼,那樣是不好的。慢慢地覺得腿盤在那裡特別舒服的時候,再加長時間,那樣的話就好好堅持下來,把它變成一種習慣。

  有人提醒吃飯時間到了,那就先到這兒吧,咱們也要遵循自然啊,這是該吃飯的時間了。

 

上一篇:賢崇·賢宗法師:踏上八正道的幸福人生路
下一篇: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