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邪淫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法師開示

 

賢崇·賢宗法師:禅在生活中的意義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禅在生活中的意義

賢崇

  大家下午好!這幾天大家生活得還習慣嗎?說到生活,我就想說說在生活中應該掌握哪些東西。作為一個修行者,一定要從生活裡面親自去體悟,而不是靠別人給你的一些東西。我現在與大家分享的內容,就是“禅在生活中的意義”。

  大家都知道,我們活在這個滾滾紅塵裡面,經常會碰到很多很多問題,但碰到這些問題以後又不能得到很好地解決。久而久之,你根本認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誰?我為什麼要活著?平時,在生活、工作、家庭中,麻煩事兒一個接著一個,甚至連喘口氣的機會都沒有。在這個時候,人們往往會把自己綁在千絲萬縷的網裡面,欲出不能,一味地在裡面掙扎、痛苦、煎熬、恐懼,所有的東西都把你包裹得死死的。但就是不知道為什麼要活著?為什麼不快樂?為什麼付出那麼多而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我希望大家在這個禅修裡面去悟出一種生活的真谛;從很慌亂和困惑的生活裡面能走出來,能把自己身上所有的枷鎖都卸下來,得到一種自在、輕松、超脫的精神境界,時刻來淨化自己的心靈。據我所知,你們好像上過很多課,讀過很多書,聽過很多話,每個人都告訴我很多很多道理。換一種方式,可能一個人困在那裡,你也會告訴他怎樣解脫心靈的困惑,怎樣從生活裡解脫出來,會講很多很多東西。我們在座的各位隨便叫個人都會給人家講很多道理,但換做自己的時候就不知道怎麼辦了。所以,希望通過禅修把這種理論轉化成實踐,把這種思想變成你的行動,把這種跟我們生活好像不搭邊的東西變成現實。

  古代有很多高僧,當他坐禅之後突然間悟透生死了,那個腦殼就像開了一樣,猶如桶底脫落,原來生活中所有的困擾、恐懼、忐忑不安全部拋棄掉了,在他身上沒有一絲一毫的困擾,那些東西都不存在了。那我們應該怎麼做呢?這就要求我們不斷地在生活當中觀照自己,就像你們來到寺院這幾天,大家在一起吃飯,聽老師分享,自己靜坐,在禅修的過程當中,一定會有很大的收獲。所以,我們要把這種好的習慣落實到生活中去,否則,你來到這裡就算坐上10年20年甚至一生,你還是無法體悟,無法受用,在這裡面甚至會覺得今天菜也不好吃,這麼早就把我叫起來,我困得要命等等,你會越住怨氣越大,你的人生找不到一點點快樂,就像坐在這裡一樣,你坐三個小時,哎呀,我腳酸啊!這疼那疼的,坐的自己全身難受。就是這樣,我們總是在抱怨外在的原因,很少去找自己內在的不足。禅修就是不斷地在關照自我內在的時候,把自己各種各樣的煩惱、恐懼等東西去掉。你們關照一下,你們為什麼在家裡跟父母關系處不好?為什麼跟家庭之間不和睦?為什麼跟朋友之間相處不融洽?為什麼在工作當中總是排斥?這裡面我們很少去想過,我們總是在抱怨父母怎麼對我不好,埋怨教育體制不完善,以至於自己找不到好的工作,怨恨朋友對不起我,特別是跟你走得越親近的人在你的心裡面抱怨就會越大。禅修是希望我們把所有外在的那一種抱怨全部收回來,從內在去醒覺。我們為什麼要坐下來把兩腿盤起來,把兩個手握起來,把眼睛閉起來,就是不要去看外在的東西,不要去想外面的事情,讓自己好好地進行反思。

  剛從學校畢業的時候,人家安排你去掃地,你就不願意掃。心想:我是某某學校畢業的大學生,居然讓我掃地,這也太小瞧我了!根本不想去做基礎的工作。真的,我來到這個寺院的時候就發現衛生工作很不容易做好的。比如玻璃你們都擦過吧?但是擦好那個玻璃是有很多技巧的。我們平時看到別人成功,覺得他沒什麼了不起,他就某一個東西讓他做假,現在做成千萬億,哎呀,那太容易了!我沒有這個機遇,我也會成功,有可能比他還厲害!我們總是把很多東西想得太容易,而沒有做實事的毅力。如果我們時刻擁有禅心,做什麼事都能做得很好。吃飯、睡覺甚至掃地擦玻璃等,沒有什麼事做不好的。有禅心在那裡,你會跟家裡人處理得相當和睦。因為你不會去抱怨別人,你不會從別人身上去索取,相反去反思自己,我哪裡做得不夠好。昨天,我跟大家在分享一個空船的理論:有兩艘船,如果兩艘船是空的碰在一起肯定沒有事情;如果一艘船有人,一艘船沒人碰在一起同樣沒事。如果兩艘船都有人的時候,碰在一起以後,那問題就大了。因為海上沒有標志,你說他碰你,他說你碰他。所以中國古人有一句話“人責人天翻地覆,人贊人天清月明”。這個道理我們都知道,要學會從內在裡面去覺醒、反思、關照和察覺。我們為什麼來這裡禅修,這種場合只不過給大家一個機緣,如果你們要想真正禅修,在生活當中得受用,那每天在家裡一定要坐禅,要把坐禅變成你生活的一個部分,就像每天要吃飯,每天起床要刷牙洗臉一樣。你這樣堅持下來以後,禅修在你的身體和心靈裡面確實能得到受用,不然的話,永遠得不到。禅修就是我們每天給自己內心裡面一次審視,然後反思一下今天一天的生活,今天一天為人處事,今天一天的內心波動,把這些審視完後,告訴自己:我現在在做什麼,我今天做的事情跟我要所做的事情是不是有關系。如果這些東西跟我自己生活當中的方向是不一致的,那麼你就得去調整它。

  上課之前,有一個老總跟我分享有關他的事情,他說我到今天才明白一個道理:人為什麼活著。他說這個道理太簡單了,但是這麼多年了他一直不明白,不知道為什麼?他說他把公司做的很大,養著很多人,自己卻天天睡不著覺,天天焦慮,每天都是在忐忑不安當中、在焦慮和煩躁當中、在自我檢討和自責當中度過的。他說,打個比喻,就像自己有很多金子,好多好多,天天守著金子,怕人家偷去,怕人家搶劫,怕被人家騙走,怕被國家沒收,天天處在恐懼不安之中。他說他一點都不快樂。今天他終於明白了:金子是拿來干嘛的!是讓自己的生活過得更好。他說我開這麼大的公司,招這麼多員工就是賺更多的錢,為了讓生活更好一點。可是他因為他們,擔心他們發不上工資,擔心沒有事情做,擔心這個擔心那個。三年來,他基本上六天有四天都不會睡覺。我每一次約他談點什麼事情,約他吃飯基本上都會遲到一個小時或半個小時。一到我面前就說:“師傅,不好意思。”接著說出一堆一堆的理由。然後一直在那裡道歉。今天還打電話:“師傅,我頭痛,師傅,我有很多煩惱。”整個人一天到晚就活在這樣的狀態裡。今天他突然發現,原來工作是為了讓自己生活過得更好,原來賺錢是為了讓自己內心更喜悅。他突然明白這個。他說他回去要好好調整一下自己的心態。後來我又拋了一句話給他。我說,你如果心放下了,你公司可能比以前更好,真的就是如此啊。

  所以,禅就是讓我們從佛法中體會到那種對世間法認識的一種高度,並在我們的生活裡面體現出來。我們自己也同樣可以做好,只要把你的心放下,你做出來的事情可能效果會更好。你看現在很多體育健兒他們都在修禅,為什麼?如果他們在上運動場的時候老是在擔心,哎呀,我得不到這個金牌,哎呀,我的老師對我失望,我的家人會很難受,我身邊的朋友我的球迷會笑我,想得很多很多。他如果背著這些東西上運動場的時候,我想他跟這個金牌可能會無緣。如果他當時能把這些東西全部卸下,能輕裝上陣,就能取得更好的成績。所以我們希望,每一個來這裡禅修的人真的把這樣的一種輕松、喜悅的狀態帶回到自己的生活當中去,然後以樂觀、積極的、超脫的那種精神去面對生活的每一天,讓你的每一個家人看到你,都覺得你簡直煥然一新,你的原來的抱怨、原來的自私在你身上都沒有了。這種喜悅就會吸引很多相同的東西到你身上來。在我們抱怨的時候,你身邊的人也基本上都以抱怨的心態跟你交往,因為你在他面前抱怨,他也會跟你抱怨他的事情,你每天聽到的都是垃圾,都是毒素。你們仔細去了解一下,那些得癌症的人,他們的心態大多不好,他們的生活習慣不好,他們接觸的環境不好。要不就是作息時間顛倒:白天改成黑夜,黑夜變成白天。要不就是他那種自私的心特別嚴重。要麼就是為人處事的觀念特別偏激。愛發脾氣,經常抱怨,他身上的毒素特別多。時間一長,不好的能量聚集於一身,你說他能不生病嗎?所以我們要想健康,就要把我們原來被污染的能量釋放掉。我們每貪一份東西,就在我們身上綁上一條繩索。我那天在北京跟同學們分享的時候,我說當我們為了“名”的時候,那個名就會在我身上綁一條繩子;當我們追求金錢的時候,這個金錢就會在我們身上綁一條繩索。追求的東西越多,身上的繩子就會綁得越重。到最後,連話都不敢講,路都不敢走,事都不敢做,因為總是擔心很多很多東西呀。一個領導總會想:我要如何做,才能保住我的烏紗帽不會丟呢?總在擔心過多的東西。這樣活著累不累呢?太累了,有那個必要嗎?沒那個必要的。

  所以真正的禅,就是把壓在你精神上的東西全部卸下來。哪一樣東西讓你不開心,你把它卸掉。最後還原到一個自由的你,所以要把心裡的污垢不斷地清掃出去。就像我們的房子,有櫃子,有凳子,有桌子,有椅子,有很多很多東西,在這裡面放著,你走路都不好走,坐又沒地方坐,你怎麼辦?拿去扔掉,即使你現在非常喜歡它也要把它扔掉。扔掉的時候你在這裡面想放什麼就放什麼,想干嘛就干嘛。禅就給我們這樣一種思想。

  另外,一個人活在這個世界上就是那麼短暫的一個過程,在這個過程裡面,如果體現自己人生的這種價值,如果活得更自在,更超然,這完全取決於人的觀念。我們應該學會不斷地改變自己的觀念。既然直直地走不通,那我為什麼不繞過去呢?就像水,當它穿不過石頭的時候,它就從石頭旁邊繞著流過去,上善若水啊!

  禅,就是我們現實生活當中的一個樞紐,就是理論跟實踐的一個轉換。我們轉換得好,我們的美好願望都能達成。所以我說,你把禅修好的時候你就會快樂。你把禅修好的時候你就會成功,你把禅修好的時候你就會健康,你把禅修好的時候你做什麼事情都可以心想事成。我們仔細去反思一下,打一個比方,我工作做不好,這時候我們就會想到幾個問題。或者說我對這個事情沒有全面的認識,或者說我對這件事情投入的精力不夠,或者我對這件事情完全是不了解,會有很多很多問題展現在我們的面前。前幾年,一個統戰部的領導找我,他說現在有幾個位置,他很想派到下面去當個統戰部部長,然後自己又覺得不好意思說。我說這很簡單,你想要你就跟領導說嘛。包括自己有什麼樣的能力,可以做好什麼事都說出來。如果說你以前很認真做事情,很投入做事情,你做一件事情領導都誇你,為什麼這麼多年了,你自己原地踏步沒動呢?我說你有沒有反思過?你有沒有站在領導的位置上去想你的工作?有沒有站在市委書記的角度去考慮你的工作?有沒有站在中國國家主席的高度來考慮本市未來的發展?站在全球的高度來考慮本市的這種位置?我說你如果沒有想過這些問題,想當一把手對你來說只是泡沫。你如果不能站在全世界的角度你就沒辦法考慮中國;你不能站在中國的角度你就沒辦法考慮你所在的市縣。因為現在這個世界真的太小了,你一個地方的發展必須要跟全球的經濟,全球的發展接軌。我跟他講,你平時讀書不讀書?他說我很少看書。我說你麻煩了。你不讀書你怎麼樣打開自己的思維,你不讀書怎麼知道現在的人想的是什麼東西?我昨天晚上一直在看龍永圖講中國經濟,我看了很受用。因為龍永圖一直是世貿談話的中國代表,他所接觸的全部是世界高端經濟的這些問題。他對中國的現狀批得簡直是一文不值。雖然他也肯定一些東西,但基本上以批判為多。

  我們總是想著自己的利益和得失。如果說被這樣的一種思想局限在某一種寬度裡面,真的是有很多東西都會拓展不開的。

  我們為什麼要禅修?就是要從這樣一個極限的角色裡面解脫出來。然後能站在很高的角度來看待世界的問題。那天鄧松林老師跟大家講過“無上禅”,大成山上面還有一個最上層禅,最上層禅是什麼的境界?你必須不是一個角色,你不是一個團隊,不是一個思想,如果你有自己想法、有自己的思想,你就沒辦法接納親近,如果你是黑的就沒辦法接受白的,你是有肉的就沒辦法接受無肉的,你是真的就無法接受假的。因為你有角色的時候,你就會永遠的護住這個角色。

  大家有沒有想過這樣一個問題:如果一個人總是想著我是什麼什麼人,我是什麼什麼角色,就會以我的眼光來審判各種各樣跟我不同的角色,這時,你就會被那個角色框在裡面了,永遠解脫不出來。只有你不把自己當成角色的時候,你才能看清很多角色,道理就是這麼簡單!

  所以我們為什麼看不透很多東西,什麼東西都不能明白,反而被它們困在裡面,天天在黑暗當中摸索?實際上說白了,就是佛教裡面所講的被“我知、我見、我愛”所綁住了,解脫不出來,故看問題都是片面的,就像佛教裡面講的盲人摸象一樣。有的人摸到大象的腿,就說大象像一根柱子;有的人摸到大象的耳朵就說像一個盤子。我們一眼看到大象就知道這批盲人很可笑。實際上我們仔細想想,我們自己也是個盲人。不斷地了解這一面卻不懂得那一面,了解了那一面又不懂得這一面,我們就經常充當這種角色,還覺得自己了不起。別人了解一面的時候,你了解兩面你就會笑他無知。等到哪一天你了解三面的時候,他了解兩面了,你又說他這個人太淺薄了。你不知道實際上還有一個人天天在後面笑你,因為他比你了解得還要多。當我們自高的時候,傲慢的心在我們的內心升起來的時候,你的兩個眼睛戴上黑黑的墨鏡看不出外面所有的景觀,只是覺得自己太了不起了。

  我們在修禅的過程當中,就要把那個死死綁住我們的那個“我”去掉,如果你把這個“我執”卸掉了,你就能超凡入勝。所以,我們要想成為智者,首先就是要把我執破除。如此一來,你的生活就像我們下午看到的藍天,晴空萬裡,你看到的一切都是透徹的。什麼叫智者?其實智者很簡單,就是那層紙,你把它捅破了,外面的一切其實是很簡單的。但我們沒有把那個紙捅破的時候,我們永遠不明白我們身邊發生的各種東西。禅修的目的,就是想在生活裡面得到一種超然,若不把“我執”這個最大的障礙解決掉,那是沒有用的。很多人修煉一輩子到最後還放不下。這個“我執”是怎麼產生的?是第七意識認識第八阿賴耶識,就是說把虛妄的東西認為是實在的東西,那個“我”就是把虛妄的認為實在的在你身上展現。你總是認為“我”最重要,“我”是永恆的,你把所有好的這些都附在這個“我”的基礎之上。你一生下來就死死地守著它,你一生當中都會為“他”作奴隸,往“他”頭上戴一頂帽子不夠,戴兩頂帽子不夠,戴三頂帽子不夠,帽子戴得越多越好,最好是什麼商會會長,政協委員,反正帽子戴得越多,走出去越有光芒,自己感覺越了不起。實際上啥也不是。

  我在北京的時候,隨便出來一個都是全國人大代表,誰的官銜拿出來都會嚇死你。我們去吃飯的時候,我旁邊那個人看起來是很平常的,但他居然把國資委的一個司長請出來跟我們一起吃飯。這裡當個小官職你就認為不知道自己是誰了。我們看不到世間東西的時候,就往往為隱形的一些東西所遮蔽,看不透自己就明白不了別人。禅修就讓我們不斷地把外在的東西收回來,從內在裡面去覺醒。你哪一天能覺醒,你發現再大的事情在你身邊都不是事情。這種道理是很簡單的,把這種最簡單的東西變成你的行為的時候,那就是一個很長的經歷。所以禅修就是要你實實在在地去做,實實在在地去想,實實在在把這樣一種行為貫徹到自己的身上去,在你的行為舉止言談當中體現出來,否則。禅修對你來講都是白修。如果你修好禅修,所有東西都會好起來的。人不漂亮,就會漂亮起來;人不健康,就健康起來了;原來人際關系不和睦,漸漸地會和睦起來。為什麼?因為你快樂了。你快樂的時候你的臉就會展現出那種笑容,原來與人相處時都是刺,最後這個刺就全部收回來了。你長了刺誰都不敢碰你呀。當我們的那種內在的煩惱和毒素全部沒有的時候,我們的身心就會清靜。當你清靜的時候,你整個身上的細胞都是良好的,有沒有看過《水知道答案》呢?你贊美水,它的結晶體就很美,你詛咒水,它的結晶體就很憤怒。真的,我們身上的每一個細胞都需要我們贊美,不需要憎恨。我們不要給自己下毒,當你生氣一次,當你恐懼和不安一次,你身上就會出現千萬個毒素,那個毒素在你身上出現。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有兩千多個癌細胞,為什麼我們長這麼大一直都沒有得癌症呢,因為我們身上好的細胞多。幾億個良好的細胞,兩千多個癌細胞很快就被它消滅掉了。如果我們生氣的時候,你身上這種毒素一下子就增加到幾千倍,經常生氣經常產生這樣的一種負能量,久而久之那就危險了。所以想不想得癌症是你自己決定的,別人決定不了。保持良好的心態,面對生活你發現所有的問題都能解決。

  禅修說出來真的很簡單,你有空的時候你就盤腿坐著。沒空的時候,你站在公交車上也可以禅修呀,你們知道怎麼禅修嗎?你把包掛在面前把手抱住。要不然,禅修的時候包被人家拿走就麻煩了。打一個舒適的哈欠,坐在那裡給自己一個冥想,全身放松。原來趕時間,工作很緊張,很累,這時給自己一個放松,做幾個深呼吸,那此時此刻就是禅修。接下來,若你能做到吃飯、走路、工作時時刻刻都處在禅的狀態裡,你就到家了,你就是個很高級別的禅師了,不是一般的禅修者了。我們現在只不過是一種方便,讓你入門的一個方法,讓你全身心放松,調整呼吸,最後得到身心靈的結合。睡覺、吃飯、走路,工作,都要告訴自己我不要緊張,我要快樂,我要享受每一天。吃飯,飯很好吃。工作,這個工作太快樂了。雖然給你一個很難的工作,給我一個挑戰,我又可以進步了。別人罵你一句,我想想終於有個機會讓我反思一下自己,我會不會跟著他一起生氣。你這個時候反思自己的時候你發現你心中一點恨都沒有。別人罵你一句揍你一拳,然後他就很奇怪,看你嬉皮笑臉的,他也不好意思說你了。

  你把你的心打開,把自己所有的執著放下來。你的生活無處不在喜悅之中,天天都是陽光明媚,鳥語花香。即使你們目前生活環境沒辦法,我們也要學著去接納它,用喜悅的心把它轉換過來。以前有一個居士他就很聰明,他外面有一個餐廳,裡面的油煙熏得他難受,還有兩個櫃式空調轟隆轟隆轟隆響著,吵得令人頭昏。最後他把空調的響聲想象成高山流水,每天這個水從山上流下來的聲音不是很好聽嘛,每天去學會接納這種環境,就會很開心。所以說在生活當中就看你怎麼轉變,你要學會不斷地把負面的東西轉換成正面的,把正面的東西不斷地把它提升起來,你的生活就會很快樂。不快樂不是別人強加給你,是你自己給自己找的。我經常給人家打比方,如果你到路上被一只狗咬一口,那你怎麼辦?你再咬它一口回來,那你就變成狗了。如果一個人罵你一句,你回罵他一句,你等於跟這個人一樣。對不對?就是這麼一個道理。

  前陣子,有個母親找我,她孩子長得人高馬大的,到學校裡面老是被他們同學欺負,她很擔心這個孩子。我說每次孩子回來之後是不是跟你抱怨“同學欺負他了”,她說沒有呀,根本不在乎。那我說你這個孩子跟他們已經不是一個檔次了,他可能一手抓起來會把別人扔到十幾米遠的地方去,只是不屑一顧跟他們一般見識而已。我說,這樣的一種狀態,你有什麼好擔心的?實際上生活裡面就是這樣的。你如果跟那些與你過不去的人去計較的話,你就跟他一樣。你跟他一樣的時候,是別人不好呢,還是你自己不好。人生道理很簡單,但是我們人往往跳不出來,沒辦法面對。當我們把那種焦慮、憎恨的心收回來的時候,冷靜地去面對每一個讓你很難處理的事情時,實際上這個時候你會想到無數個辦法去面對它,這是什麼?這就是智慧,這就是禅的思想在這裡面產生了作用。當我們把禅修在生活當中運用起來的時候,沒有什麼事情讓你解決不了。我這幾年也不知道為什麼,你來找我問孩子的事情,我也能講點說法。人家問我當官的事情,我也能給他一些建議。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我發現當你把這種事物的那種層面把它貫通的時候,每一樣事情都是相通的。當官也好、生活也好、為人處事也好,你都能找到它們的最好的路徑。這就是我們所說的要明白道理,要從這樣一種高度去了解。這種高度怎麼樣去切入呢,首先就是用禅作為一個樞紐達到這樣一種境界,這裡面要靠我們自己不斷地去反思。我們打一個簡單的比方,當我們這個房子把所有的窗戶關起來,把所有的窗簾拉起來,一片黑暗的時候,你走到這樣的一個場所,你就發現這個環境太可怕了,因為你不知道前面是什麼,前面可能是一個火坑,前面可能是一只凶猛的老虎,什麼東西都有可能。因為我們不了解自己,不了解我們自己內心裡面的狀態。當我們把窗簾打開把燈打開的時候,哇,原來這個房間是這麼好。即使可能出現一些負面的東西,你也會用方法很快把它解決掉。我前兩天看過一本書,叫《表演的救世主》,你們有沒有看過?拍了一個電視劇叫《天道》。它就是我們所說的正道的層面,禅的思想已經是悟透了,所以能找到很多事物的共性。後來中國股市被他接管了,被他拖走了三個億,最後他只要是下注在哪一樣東西他就能做成,這裡面就是智慧。我希望大家來到這裡以後,一定要把佛教價值連城的這種寶貝要帶回去。你不要來到這裡辛苦了好幾天,最後啥都沒得到。然後飯又不好吃,床又不好睡,什麼都不好,這樣一肚子怨氣跑回家。然後回家就發誓,那個地方我再也不要去了,那就得不償失了。可能這裡准備了很多很多寶藏讓你帶回去的,你如果不帶回去,真的很可惜。我們這裡這些義工你們知道吧,每天基本上睡兩三個小時,為大家服務。他們這麼付出,你們如果再沒得收獲那是辜負了他們一片苦心。所以一定要把禅修在自己的生活裡面體現出來,時時刻刻用禅修作自我覺察和關照。當你們用呼吸去讓自己的身心放松的時候,你就感覺到我的身心是那麼地喜悅。當我們得到徹底地那種放松的時候,所有的東西你就看得很透徹。古時候有飛檐走壁、踏晴空啦等,什麼都有,當然這不是修禅者的最終目的。當你心靜下來的時候,確實是有這樣一種效果。當心浮躁的時候,旁邊的人跟你講的一大堆話你可能都沒聽見。當你的心靜下來的時候,旁邊的人動一下,你都能聽清清楚楚,稍微有一點點靜就能達到這個效果,你知道達到極靜的狀態是什麼樣的境界了!那是無法想象的。

  大家有沒有聽過這麼一個報道,一個母親把孩子放在房間裡去買菜,回來的時候發現那個孩子從十幾層樓上面掉下來,她撲過去把他抱住,後來那個消防員做好多次實驗,怎麼跑都沒辦法從那個地方跑過去把那個孩子抱回來。最後他們測算了一下全世界跑得最快的短跑運動員也沒有達到那個速度,這是什麼知道嗎?潛能!當我們的潛能發揮的時候,我們也可以上奧運會得獎。所以不要認為自己不可能,不要認為自己做不到,當你這個潛能全部淋漓盡致發揮出來的時候,你就沒有什麼事情做不成。不是師傅在這裡跟你們灌迷魂湯。所以我們要相信自己,這樣的一種修行一定能改變你們自己。

  接下來的時間,就請你們提問。我剛才講的題目是《禅在生活當中的運用》。你們在生活當中碰到任何問題都可以來問我,不要緊。

  提問:有一些人想要皈依,你給大家解答一下皈依是什麼,很多人都以為皈依了以後不能這個不能那個,是這樣嗎?

  賢崇法師:皈依沒什麼,實際上你們來到這裡已經被皈依過了。你們上殿的時候每天都有一個“三皈依”呀,已經都被我們皈依過了。所以你們不想皈依都不行了。如果要皈依,就是要給你們填一個表格給你們劃一個證明,這些東西都是假的。皈依完以後,會教你們一些做的東西,每天怎麼來要求自己啊等等。

  提問:我這一次來也是有個目的,可能我接下來會參加一個比賽。我怎麼才能讓自己心靜。以前我去比賽的時候會想得很多,像您說的成績呀等等。

  賢崇法師:這樣的一種狀態我自己是深有體會的。我前十多年的時候,也是這樣一種思想,“我想要這,我想要那”,我要名呀,我要錢呀,我要利呀,希望什麼東西都能抓住最好。後來發現,只要我需要一樣東西,就像在我身上綁上一條繩子,於是,需要東西就成了一個障礙。我需要得越多,對自己的障礙越大,很多東西就做不好。甚至我一個朋友過來的時候,我都會緊張,不知道怎麼跟他們講話,擔心這個擔心那個。如果把這些所謂的需要放下的時候,全身心都關注當下一件事情的時候,你取得的效果會超出想象。

  我曾經聽過一個打高爾夫球的人,他講了一個很經典的話。他說其它運動的時候都是跟一些人做對抗,唯獨高爾夫球是跟自己打。當禅修在你的身上體現起來的時候,你就會把自己所有的潛能通過行動把它展現出來。打球的時候你不要追求我一定會成功,把自己的思想、心靈、身體專注在一點上。我這個時候不要去想其他的東西,專注一件事情上,在這種行動裡面爆發出來。我平常寫字的時候也會這樣去想,這個時候是不是還想著其他事情,我這個時候還是不是心有掛礙,如果有掛礙的時候,我這個字寫得就很不理想,要是這個時候把心稍微定一下,給自己一個信念全身放松,把意念關注在我的手上,那個字寫出來就很很漂亮。真的,你用這一招去試試看,我想會有突破的。這就是我們佛教裡面講的身口意的結合。把全身所有的能量集中在某一點去突破自己,這是很厲害的。你看日本的武士道,他要跟人家比賽的時候,他不是提早去練身體,而是在打坐,把所有的能量收回來,然後把自己心靜下來,當我們的心靜下來的時候,我們的能量就集中在某一點上,那個時候站起來再去比賽的話,爆發出來的力量是最強的。你看看那個蛇,捕食的時候是不是這樣的,它不動的,等到前面的獵物一動的時候,它馬上就過去,最快的速度把它抓到了。這就是禅。當我們自己放下的時候很多潛能都能挖掘出來。

  提問:師傅,我問一下,你是怎麼樣把這個寺廟做成現在這樣一個規模的,講一講你的故事,我想會給大家一些啟發。

  賢崇法師:我也不知道怎麼走過來的。我們每天埋頭去做做做,做到這樣的一個狀態,我也沒覺得有什麼好和不好,也不要去想著我要得到什麼。只是想這裡以後是個很好的平台,通過這個平台去幫助更多的人,這就是我心中的一個信念,也希望來到我們這裡的人能住得好一點,吃得好一點,希望來到這裡的人都有收獲,就這麼簡單。當然也會遇到很多不順心的事情,去年年底,工頭排成長隊,一天到晚來討債。因為我欠人家錢,好話要跟人家說,人家很不高興,那也沒辦法,我有多少錢我全部都給你。也沒有什麼經驗,做事情,每一個事情都有一種願景的規劃和現在的一些計劃,然後基本上把一些設置的東西設置好以後,然後按照這個計劃慢慢地做下去就能做成。只要你做利於他人的事情,很多人都會過來支持你。如果抱有自私自利的思想,那你所做的事情就變成一種個人的東西了。這個事情是我的,你們來最好能給我多少錢,都是在這些上斤斤計較。“我”的觀念在這裡面就很強。這個人吃了一餐怎麼沒拿錢,下次來我不給他吃了。你這樣想的時候,那人家就會離你遠遠的,我不喜歡跟你來往。佛教的東西就是十方來十方去的,這樣去想心理就很坦然。甚至我還想,我再干十年,找一個人接班我就退休了。我把這裡做好了,反正這裡也不是我的。找個地方去閉閉關、靜靜心、讀讀書。我現在已經有這樣的打算了,所以做也是一個過程,你不要把它想得太重了,你老想著追求名,通過這個平台追求名,通過這個平台追求利,通過這個平台能讓你得到更多的好處,那就像我剛才所說的,你身上就會被無數條繩子綁起來,那很多東西就做不好。年底快到了,工資發不出去怎麼辦?發不出來就發不出來吧,跟他們講下個月再發。我曾經也擔心過這種事情,我來寺院一年後,他們把這個管理權移交給我,他們當時就講了一句話:這個師傅連伙食都開不了。當時我也沒怎麼想,該做什麼就做什麼了,就這麼簡單,讓你們失望了。

  提問:我在想您的意思是說,對於我們要做的那個目標那個願景,其實更多的考慮的是不是我達成願景以後我能得到什麼,而是我達成願景以後我能給到人家什麼。這個動力比較大,可以驅使我們往前走,而且也不會有太大的壓力。

  賢崇法師:你太厲害了,很簡單的分析,解釋得那麼清楚。

  提問:我想請教一下,有句話說,行動不行動取決於兩個方面,要麼就是追求快樂,要麼就是逃避痛苦。但是在我的人生經歷中,我總是覺得痛苦對我來說好像沒有給我太大的一種行動的壓力,可能別人會做到,但是我就做不到。另外一點我在感受,如果說是以逃避痛苦為出發點的人,那可能會發明出降落傘。如果是以追求快樂為核心的,也許他發明的是飛機。所以我想得到師傅的指點,到底是哪種會好一點?

  賢崇法師:你說降落傘好還是飛機好?這種思想我好像也跟他們也分享過,我說釋迦摩尼佛,當他成佛的時候,他已經超越了生死,已經不在這個世間輪回,不在這個世間輪回的時候,他在這個世間生活,也可能造過很多很多業,也有可能很多人要報復他。但是不來到這個世間的時候,別人就報復不了他。就像我突然間扇了你一巴掌,但是我扇了一巴掌以後,那天開始我就突然間在他面前消失了,永遠不在他面前出現,他怎麼想報復我也不行了。這就是說,當我們所有的能量和思想切入於正面的時候,在我們的心靈裡面已經沒有任何負面的東西了,沒有負面東西的時候,他負面的因就不存在了。就像一個種子,當給它泥土、陽光、水、空氣等物時,肯定能發芽,只要它是好的。若我們把這些種子發芽的條件全都給切除掉,這個種子再過一百年也發不了芽。我們人的生活也是這樣的,你把你自己所有的能量往一個正面的能量去發展的時候,那些負面的東西都不會在你身上出現。就像我們這個寺院中,也有很多人在說我閒話,在罵我,我全部沒聽到,聽到了也當做沒聽到,不理他。如果對每一個人說一個負面的話,我都要給他們解釋,然後把他那個負面的心撫平的時候,那我還要不要做事情?那就很多事情都不要做了,我不屑一顧,不管他們。直直的往前面去沖的時候,很多事就做好了。當我們的手伸出來,你會看到正面和後面,世間也有很多東西有正和負兩面,就像我們講的陰和陽,當你選擇正面的時候,所有的東西在裡面都是正的。每一樣東西它既有正面又有負面,正面和負面選擇的人不是別人是你自己,當你是陽光、正向、積極,你眼睛看到的、你身上體現的就沒有負能量,這是一個很基本的規律。當我們的內心切換到負面的時候,展現在你面前的就沒有正面能量。你們相信不相信這個道理?真的就是如此。所以我們人生好和壞完全由你自己選擇,不是別人強加給你的。我們人是個無機體,經常會被兩種狀態所左右,當我們的心不夠堅定的時候,就會被他們拉去做魔鬼,而有時候又會被他們拉去做天使。但魔鬼和天使是怎麼造成的?還是你自己選擇的。所以在頭腦當中,我們要給自己一個非常強烈的信念,告訴自己,我要陽光、我要喜悅,我要成功,我要富有,你所有的東西都寫出來,不斷地告訴自己。

  提問:我有一個問題,就是很多道理我們是知道的,但是要這樣做到其實非常非常難,我也知道很多東西要放下,很多東西要割捨,很多東西不能太強求,說說容易做到的難。

  賢崇法師:所以說,世界上成功的人鳳毛麟角,就是這個道理。

  提問:有沒有一個做法比如說自己放不下的時候,可以通過一些坐禅的方式,包括讓自己心靜下來的方式,慢慢的來改善,來放掉一些東西?

  賢崇法師:我記得有一個老師,給60多個學生布置一個作業。他說從今天開始你們的作業是什麼呢,每天做300下甩手的動作,這不是叫你們做,我是打比喻。這個老師說要做一年,一個月過去以後,好像只有50個同學在做,兩個月過去,只有30個同學在做,三個月過去了只有20個同學在做,到一年以後,就剩下一個人在做。最後,整個班上所有的學生就一個堅持的人成功了。所有的人都一般。真的,如果我們的禅修能有這樣一種堅韌的精神,變成像刷牙吃早餐那樣積極的話,接下來在你身上就會有這樣的一個效果。生活肯定不會一帆風順的,什麼事情都不可能像你想象當中的那麼好,你面對這樣一種挫折,面對一個負面的東西,看你怎麼樣去面對。就像我剛才所說的,你以正面的時候,負面的東西都會被你轉化了,你如果說你想著負面,昨天講的正面,今天講的負面,那你肯定在這個搖擺當中搖擺,永遠達不到一個好的效果。

  提問:請問師傅,什麼叫開光?

  賢崇法師:開光,沒有多少東西好解釋的。首先一點我們沒法給佛開光,所以很多人要佛祖給他增加能量。說白了還是要靠你自己。我在一本書上看到一個笑話。我覺得很好玩,給大家兩種解釋。有人聽說某個道觀的道長很靈,他會治百病。他就跑到那個道長那兒去,道長拿一把劍然後拿一杯水,念了一個多小時,看那個人好像已經有點撐不住了,就說:這杯水你喝進去保證就好。這個人看到這麼神,好像原來枯萎的那個神經一下子就振奮起來了,他死纏著那個道士要把秘訣告訴他。最後道長被他纏得實在不行了,就說:我如果告訴你,你千萬不能告訴別人。他說一定一定。最後道長告訴他念的是《道德經》。這裡面有兩種現象,第一個我們相信一樣東西的時候,它就會有心理暗示,心理暗示力量很強的。你看有一些癌症病人,醫生告訴他你這個是良性的,你只要注意,以後肯定會好起來的,他覺得我有救了。如果醫生說的你這個已經是晚期了,你沒希望了,你也不要去治了,回到家裡去好吃好喝吧,一個月差不多了。最後一個月不到,差不多十天就走了。這裡面讓人們相信一種東西,暗示很厲害。當然了佛教裡面我們所說的一些咒語,咒語是什麼樣一個概念呢,就像音樂,聽著音樂會讓你浮躁的心一下子就沉靜下來,音樂聽著讓你非常振奮,身體都要跟著扭起來,那我們的咒語就起到這樣一種聲音的效果。所以說觀音菩薩這個名號,我是很有感受的,我以前也是經常會睡不好覺,當我躺在床上給自己一個意念全身放松,然後念觀音菩薩,默念,念到什麼時候睡著就什麼時候睡著。我就發現,念觀音菩薩的時候,那種躁動的心就慢慢沉下來,會感覺到舒服。雖然這個名號裡面有很多功德,然後功德會產生這樣一種效果。就像你們練過瑜珈之後,他們都會教你們冥想,要發出一個聲音叫“嗡”,你們有沒有感覺,念“嗡”的時候仔細閉上眼睛感覺一下,腦袋瓜那個皮層在振動。聲音會開智慧,實際上就是不斷地刺激我們一些腦細胞,讓它活躍起來,讓它能健康起來。這裡面很難用一兩句話去說明白,但是這些效果會很好。開光就是給一些佛像念一些咒語,我告訴自己這個佛像已經開光了,你可以頂禮膜拜了。但是佛教不是以拜佛像為主的一種思想。佛格的思想是圓滿的,佛格的智慧是無上的,我們要跟佛去學習,不斷地來自我提升。我們小時候父母親會給我一個榜樣,這個偉人是多麼地了不起,你每天一看他的戰績,你碰到生活問題的時候一想到這個偉人碰到問題是怎麼解決的,他是以這樣的一種思想作為自己的指導,他身上就會產生很大的能量。我們禮佛的時候也是這樣,看到佛的慈悲,看到佛的智慧,看到佛教導我們的思想,我要不斷地要求自己往這方面去做。實際上開光意義不是給佛菩薩開光,而是要我們開啟心性之光,智慧之光,最重要的是你以什麼樣的一個理念注入到這樣的一個思想裡面去,這才是最主要的。

  提問:我想散布一個觀點,也想讓師傅評價一下我這個觀點。在兩年前吧,我現在也有這種想法,人就是一種身體和一種思想的統一,人在生下來之後就只是身體慢慢長大,任何人的身體咱們都無法去占有,因為大家都是用一個身體作為載體,大家都是平等的,我們要面對的是實際上我們面對的是一種思想,他腦袋裡想什麼。我平常處理問題就是,我的觀點就是,無論對我怎麼樣,身體只是一個載體而已,我要對待的是他的思想,因為他腦袋裡這種是無形的東西,所以我不會惱怒他,因為我們的身體都是平等的。當時我產生這種想法,就像犯人一樣,可能犯罪有的是需要執行槍斃的,但是我感覺他們身體都是和我們平等的,為什麼要去槍斃他呢?因為只是感覺思想出現了問題,我們不應該去消滅他們的身體。身體只是我們思想的載體,我們人類的東西只是一種載體而已,只是把我們的觀點要拿出來。大家身體都是非常平等的。你沒有必要針對一個身體,我要和你吵什麼的,那只是他用他的思想通過他的嘴巴表現出來。如果要槍斃應該槍斃他的思想。我就是想請法師說說我這個觀點有什麼問題?是不是有一種片面的東西?

  賢崇法師:我覺得你的思想跟美國人一樣的,不能有死刑。

  提問:我就是認為身體生下來大家都是平等的,我們面對的都是一種無形的思想,用我們的身體作為載體。為什麼要把身體消滅掉?

  賢崇:你們對這個問題你們說說看,是消滅身體好還是消滅思想好?

  甲:一個人犯罪思想為主謀,身體只是一個工具來執行,比如說我拿這個帽子我打他一下,他不應該恨我,應該恨這個帽子。

  乙:我想說兩句,我很想很想去搶銀行,可是我身體沒去。那你要不要把我的思想給槍斃了?

  丙:我覺得這個問題是跟先有蛋還是先有雞有點相似,人體和思想的關系,人的神經中樞指導你每個動作,你的腦子裡面想要干什麼,馬上就有一個信號告訴你的身體去怎麼做,那是一體的,不能把它分開。比如你剛才說到的槍斃,你想去搶銀行,但是你的身體沒去;我是身體想去,我的思想不允許我去。我們兩個一結合,就是你的腦袋和我的身體一起可以拿去槍斃。這樣一來身體和思想還是不能分開,只要形成了那個結果,都應該拿去槍斃。

  丁:這兩個也可以分開也可以不分開,只要把身體消滅了,思想也隨之消失了。思想抓不出來,所以只有把這個肉體去掉。

  賢崇法師:佛教對這個問題有自己獨特的看法,特別是菩薩戒,叫做動念都是戒,你動了念頭想去搶銀行,你就犯戒了。我們為什麼要禅修呢,就是從我們潛在的一個意念,念頭上去轉化,把我們負面的最根本的東西,因為我們的命運是我們的行動,我們的行動是因為我們的思維,我們的思維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我們最原始的那個念頭,當你動了善念,也許這個念頭沒有付諸行動,但不斷的動這個念頭的時候,就會付出你的行動出來,最後決定你的命運和人生的命運。所以佛教菩薩戒要求我們每一個念頭開始,你就把給它糾正過來,不好的念頭起來趕緊忏悔,好的念頭起來,要把它堅持下去。菩薩戒,就是戒這個。就戒你的行為規范。不是你殺了人才犯戒,在菩薩戒裡動那個念頭都是犯戒。所以叫做起心動念都是戒。

  提問:最後一個問題,如何在生活當中既能夠有一些非常堅定的信念,但是同時又要拿捏好,如何拿捏中間的度?

  賢崇:說白了就是我們的發心,如果你所動的那種心念是正確的,那麼做了這件事情,結果肯定是正確的。但如果你的心念是邪的,那麼,即使你天天在那裡做慈善事業,也都是在貪名貪利而已!有的人天天在寺院裡掃地、供佛、付出得很多,但實際上。他的內心裡面根本不是那麼回事,那即使是做了正事,所得的結果也不會是好的。

  今天就分享到這裡結束,謝謝大家!

  佛光居士錄音,趙福蓮居士整理

 

上一篇:賢崇·賢宗法師:破除“我執”,保持正念
下一篇: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