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邪淫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法師開示

 

善祥法師:公案禅機 肆、開悟後功用行 六、公案 — 求平等性智 3.點成金鐵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一)公案本文

僧問杭州龍華寺真覺靈照禅師曰:「還丹一粒,點鐵成金;至理名言,點凡成聖,請師一點!」

(識起迷情於至理名言,希望禅師能說一句而使其悟入。)

禅師曰:「還知齊雲點金成鐵麽?」

(師不言點鐵成金,在我弘化處僅言點金成鐵,師欲破其分別法執。齊雲者師弘化之山名也。)

僧曰:「點金成鐵未之前聞,至理一言敢希垂示。」

(師已點出其習氣,猶不明悟,尚在鐵金、金鐵中分別妄想執著,素非良馬!)

師曰:「句下不薦,後悔難追!」

(至理一言已示,汝尚不知薦引,奈何!)

(二)玄祥釋解

1. 前言

現在講開悟行者首要去分別心,求平等性智,我們常在現實人生中,看到什麽就執著什麽,未悟者常要對一切法無所住,悟入者更要知道真如本不住一法。真如是我們的體性,它本自不黏、無住,不會執著一切相,就像一面鏡子,鏡子僅會照境,不會住一切法相。就把真如當做一個心鏡,心鏡就像鏡子一樣,有什麽相來的時候,它就照出什麽相,譬如說一個人現在你的心中,它就現那個樣子, 是照後能不住境起分別而已。

那什麽叫「住」?所謂住就是你對人、事、物照後加以主觀的意念,譬如你說這個人像畫得不好,因為沒有畫眼睛,為什麽人像一定要畫眼睛呢?這是你住相,你看進去了!如果你不看進去,人就是人,我管你啥!或者面對人時,心起這個人長得太矮、太高、太帥、太美,...,起了這種心都是你主觀意念的反應,這就叫做「住法」,此與真如佛性所具有的 照後能以空體面對一切境,無住、無黏、不生滅的功能,是不一樣的。

「照」是鏡子的本來功能,心鏡照了以後產生心意念(第二念),就會產生沒完沒了的念頭,那是我們內心的習氣毛病,如果能夠照一切境而不執一切法的話,你就是解脫了。照的境當然是有好、有壞、有善、有惡、有喜歡、有厭惡等等的境界都有,好的你當然心很平靜,沒有掛礙;壞的你就產生害怕、厭惡、逃避的心都起來了,這就是凡夫的境界。執著好的境是不對,執著壞的執境也是不對,因為都是住在法位上生心。聖人者就是什麽事情都能看得開,根本就沒有一切相的分別。

為什麽凡夫看不開呢?因為還有習氣、心病,還有好、壞之分別心,喜歡什麽,當然就認為是好的!討厭什麽,當然就認為是壞的!有好、壞的心產生就是「住法」,那就無法解脫。所以你修證到對境不起分別心的話,本體空相就會現起,佛性就會顯露出來。學習沒分別心是修不住法的第一個階段,也是修空觀目標的手段之一。

先修沒有分別心,再來才能講平等性智,碰到一件事,不要一下子說這個好、這個壞的,起分別心,如果起了這種心的話,你就沒有辦法悟到平等性智,沒有證到平等性智的行者,心一定還有什麽病,這不是心髒病的病,而是心病,是我們的習氣、毛病,這個習氣還有時,給你好的,你就執著,給你壞的,你就厭惡,好壞是你心的分別,本來一切境沒有所謂的善惡、合不合理,若能無此等好壞念頭的話,慢慢的就沒有分別心了。剛開始修行的人會分別人、分別事、分別物,若在過程中,善、惡、好、壞、美、丑都能去掉的話,你就證得沒有分別心,也就是得到平等性智了!

什麽叫「平等」?不管好的、壞的都是一樣,善、惡一樣,順、逆一樣,憂、喜一樣,苦、樂一樣,這就是平等性。修行的人對身心的一切狀況,心裡也許會執著色身、心裡的善惡,故要學習去分別心,得平等法。「平等性智」就是你不喜歡執著好的,也不討厭不好的,心裡面對好的事情不生喜歡,對於憂愁的事情也不會憂愁,所以好壞對你來講,好像都一樣。要這樣修呀!

我們一般人都喜歡好的,我學佛、拜佛就要求家裡平安、先生事業都能夠如意、升官發財,小孩能夠考上大學,...,這些概念會造成我們的執著,這樣就沒辦法修解脫道。

學佛跟信神教是不一樣,神教就是你拜他、供養他,那他就會保護你,使你發財或中六和彩,..,給你什麽好處。而我們學佛法是要求解脫,跟信神教者是不一樣的。如果說你拜觀世音菩薩,要求觀世音菩薩給你什麽的話,那跟神教並沒有兩樣。當然觀世音菩薩是大慈大悲,你有所求、一直祈求他,他也會滿你的願。但是如果你從頭到尾都是這樣在求什麽的話,你就沒有辦法證得解脫,因你依賴性太重了。因你喜歡好的,喜歡順的、有利的,不喜歡壞的、逆境,這樣的話你的分別心就是很強,那怎麽證到解脫?

這段公案是去分別心,求平等性智,我們在現實人生中所看到的,所發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最好不要去用心,不要用心去對那個境,所以對境可以知,但不要用心,如果不知的話,就跟木頭一樣,譬如說我可以聽你講這句話,假設是罵我的話,我聽是聽了,不會生氣,不執著,等於是說分別的覺知是有,但是我沒有習氣相應,能這樣的話,第一階段成就了去分別心、求平等性。以禅宗來講的話,第一階段修到去分別心,就是說把心控制得死死,怎麽死死的呢?就是要悟空,修行第一個階段就是要入空。

「入空」講起來容易,但是要做到很難,如果真能做到的話,你就有解脫的定力,也就是世間的一切善惡、順逆境界都無所謂、不在意,我們今生能證到有馀涅槃是很不錯,就是說你內心還有煩惱的種子還沒滅,如果滅的話就成佛了。我們煩惱種子是有,但是起現行時,不會掛礙,我們常講 我沒事,不掛礙任何事,但偏偏你對某件事掛礙著,公司的事情,或是家裡小孩的事、另一半的事,..,表面上很清淨,沒有掛礙,但是在打坐較清淨時,還是冒出來了,這表示你還是有掛礙,為什麽?因為我們心有煩惱的種子,理智力比較強的時候,對內心起的念頭還是可以控制,但是不執著,為什麽會起這個念呢?因為你潛在的阿賴耶識還在執著它,阿賴耶識才是我們輪回的種子,不是我們腦筋裡面很清楚的時候,說我不在乎、不掛礙,但當念頭起的時候,你就被念頭控制,一直執著所掛礙的事物。在現象界生活起居的人事物中,我們都要學習平等,不要起分別心。

要學習解脫,第一個要素就是世間所看到的一切事,不要去強分別,這樣才有辦法來練你的心對一切境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但不加以喜怒、哀樂的心來分別。

2.釋題

本公案標題是「點成金鐵」,「金」是我們所喜歡的,「鐵」價值比較差,一般人都希望把鐵變成金,把不好的變成好的,化腐朽為神奇,這是一般人的執著!但金與鐵之間哪個比較好?金較好,是因金較稀少,其實其功用也沒鐵來得有用,只是因稀少美觀,才被用來當有價值的物質,金鐵在本質上並無分別才是。

正的佛法是講解脫道的,沒有證到解脫,就是沒有入門,所以我們說「點成金鐵」,一個人是要把鐵點成金,是心裡面有所執著。師父卻不依他的理念,師父他偏偏要把金點成鐵,為什麽師父一定要把好的變成不好的呢?師父是要破他的分別執著。其實,金跟鐵本來都是金屬,為什麽會說金很有價值呢?都是人們制定出來的,因為金比較少,所以物以稀為貴,金又會發亮,你覺得發亮很好,如寶石、 石的光可以反射,反射力量不夠的,就不好,那是我們的分別心在作祟。

鐵跟金之間似一個有價值、一個價值較差,也等於說我們把鐵看成不好的,或者是在現實人生境界,逆境當不好,所以要把它轉成好的、轉成善境界,有這種心的話,就代表我們的心還有掛礙。譬如說我們身體有病,病就病了,看醫生、去治療,但是心要坦蕩蕩的,看病歸看病,不要一直說:「唉!病趕快好呀!」病要好,要有善業來轉才會好,所以只要該做的都做了,心裡坦蕩蕩,不要去執著善境、逆境或病不病的,這樣的話,也可以在逆境之間學習自在、解脫。我常說要學得解脫,一定要在逆境上學,如家境不如意、事業不如意、身體有病、..,等等境界去磨練,沒有磨練就成不了金,成不了解脫之見。

如果聽聽說法就懂了,此種懂有什麽用?做不到呀!如果你不必去聽,但是你知道怎麽去做,在逆境裡面的心,好像跟在順境一樣那麽坦然,那就做到了解脫。所以佛法是在世間覺,世間本來苦痛一大堆的,在世間裡面求得覺悟、求得解脫,如果離開了世間,你說你能證到解脫道,那是不可能的。

如果是沒有這種認知的話,認為打坐可以入定,一能入定就不得了了,其實這跟解脫沒直接關系,你在禅定之間有定力,但是一出定就沒有現實的解脫力了。像世間禅一入定可以好幾年,甚至好幾百、千年,如現在大陸某地還有在定中的行者,他的頭發長得穿過三百年的樹干,可見他入定幾十年了!此等世間行者,定力是有,但是一出定來,心對一切世間法是不是看得開?不見得,所以這是世間禅不究竟的地方。

我們學佛法在求「世間覺」,那一定要入定嗎?不一定!就是在待人接物及起居生活之間去磨練,磨練對一切境都不執著的話,真如的體性就現起了,可以應對任何境,但不被那個境所粘,要練到這個功夫的話,你就能解脫了!

其實諸物在本體都是一樣,菩提樹跟苦練樹的葉子在本體裡面跟諸佛菩薩都是一樣的,以男女來講,只是你的業力出生為男,另一個業力出生為女,其實他們的本體都是一樣的,本體來自於一樣空無的體性,業的感召才出生為男或女,出生為這一類或另一類,世間的所有事物都一樣,無情眾生也有很多種類,但本體上都一樣,所以本體本無別,你一直在這裡分別的話,那你不是執著嗎?

學佛法就是要超越現象界裡面的分別,看到這個能體悟是空無呀!那你就超越了,當然你要證到空無,就要去掉內心的善惡、美丑的執著心,貪、 、癡、慢、疑種種毛病要斷,能證到空無的心,回到本體,業力再來牽扯的時候,你還會去受生嗎?業抓不到你!若沒證得解脫神通也沒有用,神通 不過業力的。目犍連尊者是世尊十大弟子中神通第一的,但還是受業力所報而死的。神通度化眾生並不好,會誤讓眾生學習神通,而忽略證得解脫。如果你學會了五通,但做不到漏盡通的話,那是白來人間一趟,你可以沒有其他的五神通,但今生漏盡通一定要證到。

漏盡通的修證,是要學習進入空無的體性中。空無的體 我常劃一個圓圈來比喻,這是代表圓融,沒有枝枝節節的業可以給人家抓住,有枝節的話,隨便一個業來就可抓住你了,現在你練得那麽圓融,又是空,又是無,又是無住,...,所以業抓不到你,怨親債主來也抓不住你,所以開悟者第一階段要學習的,就是不管內心的好壞,都能不去執著。

3.語體文解

僧問杭州龍華寺真覺靈照禅師說:「還丹一粒,點鐵成金;至理名言,點凡成聖,請師一點!」「還丹」就是古時候練丹術所生產的物質,可用來生產某些特定的金屬。依現在的科學來看,煉丹是沒什麽了不起,這個會還原,那個會氧化,或怎麽樣的,在化學或生化學裡,都有很好的成就了;但在古代,科學不發達,就有術士能做煉丹的工作,把金銀、銅鐵什麽的,可以讓它們分離出來,然後做成丹丸。還丹一粒,以現在科學來講,是一化學物質,如催化劑等加進去的話,就可以把鐵質分離,金質留存,如果鐵礦內還有含其他金屬,現在是可以加入某些化學物質,讓鐵歸鐵、金歸金地分離出來,這就是「點鐵成金」,在古代就有此技術了。

此僧是修行人,當然意不在金鐵,「還丹一粒,點鐵成金。」只是一句引言;其真正意義還是在「至理名言,點凡成聖」。僧問禅師能否給一句至理的名言,把參學的凡夫轉變成聖人。如果禅師能把至高無上的道理,用一句話來講得清清楚楚,就能使一個凡夫馬上悟道,由凡夫變成聖人了。

所以此參問者犯了幾個毛病,在鐵跟金之間執著,在凡跟聖之間分別、執著。禅宗古僧大德嘗言:「把斷要津,不通凡聖。」能去凡入聖,已是有大魄力,能不通凡聖,更要有很大的魄力,就是說在開悟的行者,在緊要關卡時把守住,不要落於凡夫地,也不要住在聖境裡。做聖人不是很好嗎?真正的大聖人是什麽?是凡聖兩個一體,這是大乘裡所講的圓融。剛剛講的「悟空」,是修行的第一階段,「圓融」是修行的第二階段。悟空是執空,還有一個執著,如果不執著、空了,入空再回有的話,要「空有不二」才是圓融。「有」就是體性可以知一切法,但是面對那個境,不去執著它,這是有「空」的境界,但也有「有」的體悟,這樣才是「空有不二」的圓融境界。亦即是以空的體去面對不空的境界,而能沒起分別心,這是佛法最圓融的境界。

不通凡聖,不落於凡,不住於聖,現在我們這位大德他喜歡金、喜歡聖,所以執著就在這裡 「金與聖」。我們按語說:識起迷情於至理名言,希望禅師能說一句而使其悟入。

靈照禅師說:「還知齊雲點金成鐵麽?」「齊雲」就是靈照禅師弘法的地方,你要「至理名言」,好做「點凡成聖」的事,但禅師卻說點鐵成金事我不會,但我卻常做點金成鐵的勾當。因此,禅師說你知不知道「齊雲」這裡,點金為鐵的法倒有,卻不去談點鐵成金事。禅師為什麽要這樣講呢?是要破掉此僧對金、鐵之間的差別相,不好的要變好的,如果你真開悟的話,當下就有佛性了,就能有「無分別」的體知,但是一悟到佛性,習氣毛病卻還沒有斷盡,故也成不了佛,若不捨一切法,是會迷失掉的,像世間禅者一樣的認知,這叫做「悟後迷」!

有人問:悟了,怎麽還會迷呢?因為內心不清淨,但自己不知要斷此不淨之心意念,而專搞些怪力亂神事,故悟後迷的一大堆。悟後,就是要去把我們內心不清淨的要去清淨,他沒有去做這個功夫,沒有去做「倒垃圾」的工作,所以悟了以後卻迷失,迷失在貪、 、癡、慢、疑裡,尤其大部份迷失在貪上面,貪世間的種種名利。所以悟的人要捨得到不能再捨,不好也好,好也好,要破世間的一切相,才能有成就。

修佛法難嗎?也不難!我常常講的,好的境界要捨,不好的境界也要捨;世間的一切榮華富貴要捨,世間的一切不如意的事也要捨,捨到不能再捨的時候,那內心的不清淨也會變得清淨了。內心清淨了,也不執著了,這樣的話怎麽不悟道呢?

開悟以後,能不能悟道?「入道」與「見道、悟道」是兩回事。行者開悟時是入道之當口,而悟道是見道。入道而見不了道,就是悟後迷,會卡死在半路上。以證到初地菩薩地者來講,就是已入歡喜地,可說是入道了。開悟的行者是進「入道位」了,但還沒有見道,見道即要能見自心、能控制自心,也就是要到第四地 慧地才能見道。

入道不如講「見心」,這個心有「真心」、「妄心」兩個層次。為什麽說你還有另個心呢?因為一個真覺的心能覺妄執的心,故說有兩個心,這是入道位行者的狀況。此時行者的心還不清淨,所以才能覺有兩個心,如果心清淨就是空體現, 是有個覺知心,那還會有妄心呢?故行者最後僅現一真覺的心,所以見道不修道就會迷在半路上,妄執世間一切法,誰對誰錯,虛論佛法,如此不能脫黏,以妄心為自心,越走越遠,也就是悟後迷。

從初地歡喜地起,入二地是離垢地。開悟後是歡喜地行者,再來就是要遠離內心不清淨的污垢,一定要慢慢把它去除掉,所以心要清淨,能清淨是離垢地。心不淨去除後,心就會發光;所以離垢後,也就是菩薩第三地明地(發光地),心會發光跟世間禅一樣,世間禅有的修得也會發光,金光、紅光、百寶光、...,但會發光沒什麽了不起,為什麽?因為那是三地菩薩而已,三地菩薩還在世間位,到四地菩薩 慧地也是世間位,等於是世間禅定中的色界天禅定。

行者若能修佛禅、解脫道,心除會發光外,慢慢地你就有智慧,這種智慧像什麽呢?像火焰一樣能壞一切的煩惱,所以四地菩薩稱為焰慧地,焰慧地是來自於外境無黏,內心清淨,那就要有智慧才做得到,有智慧能做什麽?在燒掉我們內外在心的煩惱,像火燒的智慧一樣,是 慧地菩薩。

再來是什麽地?在四地的時候是見道位,有智慧燒掉煩惱,其實這個智慧是什麽?是來自於「空」!我們說:修空有兩個層次要去做,第一階段我知道這法本來是不真實的,但是我內心還是會執著好的、喜歡好的,壞的我不喜歡,這種心態還有,但你做不到無住,所以這時候就要用心念來超越它,心念來自於你所學的佛法,或者所念的經文,如果超越這個的話,即能觀一切相都是空。

第二階段是回凡、回有相,但不執著,所以真正做到這的話,是得第二階段圓融的修證,能現有相而不執,這就是佛的境界、菩薩的境界。

回到本文,靈照禅師說:「還知齊雲點金成鐵嗎?」「齊雲」剛剛已經講過了,是靈照禅師弘法的道場,師不言點鐵成金,為何言點金成鐵?主要是在破參問者的分別心,他認為鐵不好,凡夫不好。其實,證悟的人根本不會在意你要升天或要往西方極樂世界,因為他沒有這個觀念,出生為人也很不錯,但這個人是看得開一切事情,所有世間的一切相都看得開,既然看得開的話,就不會在意要進入涅槃,要進入那個空無的境界,就是在世間有相之間也活得很好,過得很舒服,這才真正的解脫。

不要說:現在我在打坐,不要來吵我。那你打什麽坐?你說:在人世間很吵雜,要到深山修行。那修什麽行?沒有人來吵你,修什麽?就是因為我要修行,所以要走入人群。我們看很多大道場,其弟子在第一階段入門,就是派到第一線去磨練、修行,有的人不知道這個道理,心裡會嘀咕:派我去賣東西,或是派我去跟那些有信教、沒信教的人磨菇,還要聽一大堆好的、壞的 話。要去面對這些來修行,其實這有很大的好處,面對這些人時,能自在才是心已調伏。

對著境界去修行,你到底有什麽心態?這個家伙這邊看看、那邊摸摸,到底他買或是不買呢?心煩不煩,你有沒有起不耐煩的心?起的時候能夠馬上警覺,告訴自己不要不耐煩,那你的習氣才會慢慢轉過來;你到深山裡面去,野花、野草、小鳥也不會吵你,心情好的時候,沒有掛礙,鳥叫聲很好聽呀!如果剛好來了一封信說山下家裡怎麽樣,心不清淨又起煩惱的時候,鳥叫聲聽了也會覺得很煩,所以心對境到底煩不煩要你自己來決定。

你如果沒有分別心的話,聖也好,凡也好,金、銀、銅、鐵看起來都一樣。看得開的話,鑽石跟石頭還不是一樣,石頭凹凹凸凸又沒光澤,鑽石有光澤,你當然是喜歡鑽石。不講和石頭比,就以5克拉跟10克拉的鑽石比較,你還是會喜歡10克拉的鑽石,這是我們對著這個境的執著。

如果你看得開的話,所有世間的一切相,鑽石也好、石頭也好都是一樣。真正修行的人不要去帶一大堆的東西在身上,這邊是鑽石,那邊是瑪瑙,..,你執著這些有相的話,你的價值觀還有很多好的、壞的分別,就是分別心還有。你說要求得解脫,就要把一切看成一樣,沒有高貴、沒有卑賤,金、鐵本來是一樣,這樣你才能慢慢能對世間的一切相,不會偏於好的、貴重的執著上。如果有一天鬧饑荒的時候,你用鑽石跟人家換一顆饅頭,人家可還不願跟你換,你看那時鑽石到底還有什麽價值?

我們內心要求得解脫,要先對世間一切好、壞的事情慢慢調至平等,不要有那麽大的差別相,要你一下子改變成沒差別相,那是不可能的;沒有差別是回到空的體性,是有點聖人的味道了。

佛性間有一個根本智,有一個後得智。根本智就是如來體性,開悟行者開悟時,也就是打開本來,此時根本智就會現起,照道理講,就有自性清淨的能力,應會起神變。但初開悟者為什麽他起不了靈通神變,為什麽他不會像釋迦牟尼佛、觀世音菩薩一樣的能有千萬億化身呢?因為根本智還被微習污迷而不清淨,菩提智慧是有,但習氣毛病還很多,所以要把習氣毛病斷盡,根本智才能夠完全顯現出來,根本智才真的發揮出來,根本智是從那裡來,是從空的修證而來。

空體能現焰慧智,像火焰一樣可以化掉一切的煩惱,用什麽化呢?用根本智就是我們的悟空,所以說我們有五眼---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佛具足這五眼,我們本具足了肉眼,你修到天眼通就具足了天眼,天眼不見得會具足慧眼,修佛法的人具足了慧眼,慧眼是由空性起用的,所以你如果能修到不執一法,你都放得下了,對一件事情的判斷,你會覺得很奇怪---為什麽我會有這個能力?那是從「空」產生了「慧」,這個「慧」是初步的定力而已,還要神通變化的話,要從法眼開始,所以法眼是一切法的起源,知道怎麽來怎麽去才會用法,會用法才是回到後得智的修證。

為什麽根本智得到不會起神通變化呢?因為你沒有後得智,就是差別相的悟知。譬如剛剛說的差別相要斷掉,要沒有分別心,那是要修入空的第一階段,等到你真的悟到空後,又回到世間的差別相,有差別相就是得到後得智,後來得到的智慧,故根本智先得,去習氣、毛病後即能得差別智。一得根本、差別智就會起靈通變化。

為何你沒有妙觀察智,為什麽?真入空體後根本智得到了,你的眼、耳、鼻、舌、身都會有靈通,什麽靈通呢?眼睛可以看,這個人有什麽病,那個人有什麽煩惱,你都看得很清楚,這是要用差別智去觀照而後得。但最初是要去差別相,悟得空、無相才能得差別智。

初悟道者學習沒有差別,都是空空的,空掉了一切相就沒差別相。悟道行者看人世間每個人的業力不同,一定有差別相,以清淨的空體再回過來,看世間的一切相產生的差別,你就會起靈通覺知,這種通是從你自己內心佛性自現的,不必學的,若一切法要從外去學的,就都不是佛法。

自性可以現一切法,我們拜忏有時要發四弘誓願,「自性眾生誓願度,自性煩惱誓願斷,自性法門誓願學,自性佛道誓願成。」自性還有法門嗎?有的!一切法從你自性生,要不要人教?不要!那為什麽我還沒有呢?是因為你身沒通、心沒空,空不了一切境,掛礙這個、掛礙那個,根本智沒有得,怎麽能得到後得智呢?所以根本智要證到空,空就是現在還有的分別相要滅。

現在我們在講分別,不要起分別,分別相要滅,如果空是慧的根本,那產生後得智時,法眼也就具足了,法眼比慧眼還要高一級,也可以講圓融的,空有不二的境界,那五眼都有就是佛的境界了。

佛具五眼六通外,還有天眼明,不是天眼通。天眼通、天眼明的差異為何?天眼通就是行者在起心動念時那個境才現,我想到玉皇大帝,忉利天宮就現出來, 皇大帝就在忉利天宮裡面,想到地獄,地獄就現,想到阿彌陀世界,阿彌陀世界就現在你心中,也就是說有所想才會現起。而天眼明是佛的境界,十方世界、十二類眾生無時無刻不在佛心鏡、心湖中,不用故意 照才會現的境界。

要搞清楚天眼通、天眼明,與時下的陰陽眼是不同的,陰陽眼不是通,能看到鬼神是什麽通?那是眼睛的光波改變而已,可以看到鬼神不是天眼通,像貓、狗的眼睛都可以看到鬼神,難道它們也有通。前幾天在電視上看到兩位明星在談論,有位養了很多狗的人,因生病住院治療,有一天他養的狗一直狂叫,鄰居覺得奇怪,現在是正午12點10分為什麽狗會叫成那樣子呢?就出來探看,看到那些狗是對著虛空狂叫,後來醫院宣布它們的主人是在12點10分時往生,他們是看到主人要走了才叫的。

這是眼球光波改變就可以看到另類眾生,你有打坐修行也可以,眼球改變可以看到非人,甚至於跟諸佛菩薩一樣,但這還不是天眼通,天眼通是一定可以上觀天上,下觀地獄,還有可以看到其他的世界,那才真正的天眼通。

天眼明:佛有天眼明,不用起心動念十方虛空眾生及一切事物都在他心中,那麽多的眾生有清淨,也有不清淨,天天都做那麽多的事,知道了都放不開的話,那不煩死了!所以佛之所謂佛,因為所有十方虛空眾生都在他心中,而能沒有掛礙,你看多清澈呀!諸法都不執著,善也是善,惡也是惡,對他來說都是一樣。

回到公案本文,此僧大德又說了:「點金成鐵未之前聞,至理一言敢希垂示。」你說把金點成鐵這句話,我從來就沒有聽說過,只有聽人家說點鐵成金,那有點金成鐵的呢?那禅師請您把這句話暫時放下、不講它,不要跟我扯點金成鐵的問題,但此僧大德卻執意希望禅師能把最重要的一句話,也就是可以使凡夫轉成聖人的那句話,快快地講出來。

禅師講了沒有?早就講了!你需要的就是要「去掉分別心」,我是跟你講了,偏偏你不懂,還要跟我扯這一句「至理名言」,你的毛病是很會執著一切相,執著一切好的東西,不屑一顧壞的東西,那怎麽解脫呢?

在世間法裡面追逐達官顯耀、拍馬屁的,甚至於錦上添花,你都很樂意去做,對於那些雪中送炭的卻不屑一做,這是分別心太重了,修行怎麽修得好呢?高貴的跟卑賤的本都一樣,所以修行人常常能對一些老太太,尤其是送公文及倒茶水的老太太特別好,他也對你特別好。偏偏對總經理、董事長也一樣,他們也沒什麽了不起,還不是跟工友一樣是一個人。為什麽祖師大德們在修行時,都是不依附權貴?你當大官,跟我沒關系,如果真的要強徵召他入宮,禅師就會死給他看,入滅去了,不屑去跟這些權貴為伍。

他們當官是福報好,榮華富貴有,但是他們的事跟我沒有關系,看成跟平民一樣,在我內心裡面其實也沒什麽高貴不高貴。又如清道夫,你有沒有一視同仁看待他呢?把他看成也是一個人,如果這樣還不夠的話,那螞蟻蟑螂也看成跟我們一樣,要尊重他的存在,也就是現在的口號「尊重生命」。地檢署葉主任講:我們組長提出兩個口號,當然心靈改革是李總統提出來的,「尊重生命」可能跟白曉燕的案子有關,尊重人的生命就不會亂殺人,然後就是「關懷社會」,把愛心推出去,如果心裡還有看高不看低的話,要改一改,看低、看高都要一樣。

如果你沒有依附權貴,那就要耐得住寂寞,升官沒有你的份,考績甲等沒有你的份,你氣得跳腳,沒有心甘情願,但要體驗這是因果嘛!你一直去依附權貴,當然你可以得到升官、考績甲等,但是你修行就會交白卷,心沒有坦蕩蕩。一得一失很難講,要看你的價值觀,你認為我在修行求解脫,對境心很煩,就要接受你所做的一切決定,因為那是個果!

我們按語說:師已點出其習氣,他的習氣在那裡呢?在高貴、卑賤,金、鐵之間打轉,在凡夫定要轉為聖人間打轉。其實我們很多祖師大德己經講了,你就是成聖人以後,身體還是那個身體,彼此五蘊身都一樣的,你還沒悟入以前,五蘊身跟得道以後的五蘊身是一樣的,色、受、想、行、識五蘊,到底是聖還是凡都是一樣!只是內心已得解脫。若行者內心不執著有相,看起來能都是一樣,就是已突破分別心了。

靈照禅師就說了:「句下不薦,後悔難追!」我跟你講的那句話,如果不好好的去思考,不好好的去用功、去做、去見習,那後悔也沒用。世間的一切人事物,好的、壞的都要去掉分別相,此僧還不了悟,還在鐵、金之間分別妄想執著,所以說是非良馬,如果是良馬的話,人家講一句他就懂了,只要拿起棍子不用打下去,它就一直跑,這才是一匹好馬。

我們按語說:至理一言已經告訴你了,汝尚不知薦引,奈何?還在這裡「敢希垂示」,這僧智慧比較不具足,當然智慧是上一世所修的延續,如果上一世你修的都是在搞色身,像會發光, 氣可 10分鐘、10小時,而忘記修心、修智慧,那是世間禅定,沒有用的!

我們佛法是講要超越現實,內心毛病就在現實生活中去磨練,你不能光講理論,講要成佛、自度,講了半天,怎麽成佛也不知道。成佛是修心來的,不講最基本的,只講些很深的佛理,天天講理論,不知道如何去修,因為沒有一條路指引你去修,到最後就是執著色身,那你跟仙道的守 鬼有什麽不同呢?是一樣的!

那個時候要講什麽法,講時要修,修後不要執著、不要偏離。同學說我練身體呀!練寶瓶氣很好,就天天搞寶瓶氣,這就偏執於色身的用功,練氣用功是沒有錯,但氣是用來修心,我對那件事情看不開,就打坐念佛將氣誘發起來,哦!這件事情我可以看開一點了!那個人心慌意亂時,不要在那兒六神無主,你可以自己解決,怎麽解決呢?多打坐、多念佛,氣來的話你的定力就會增加一點,雖然不能全部抓住要點,但起碼可以看開一點,不要在那裡六神無主,在那裡痛苦,要趕快選法用功。

為什麽會看不開?為什麽會對事情執著得不能放呢?就是因緣,也就是有業障來了。業障來時更要用功,磨刀!磨利一點,用來砍煩惱,祖師大德講的「吹毛用急須磨」,吹毛寶劍用了還是要磨的,毛是很細很柔軟的,要砍下去毛會斷,那才是最利害的劍,但用了此劍還是要磨。所以你的智慧、身體的氣機對那件事情用了心法以後,會累的,此時就要趕快磨,怎麽磨呢?不是去睡覺,是要趕快打坐、禮佛、拜佛,讓丹田氣機恢復之後,氣通時靈性就提高了,身體氣不通,靈性就沒有了。

色身能恢復最好,但是在家居士比較難,上班、工作、夫妻之間等等的煩惱,所以要保持色身有個好境界是很難,此是居士的煩惱。反過來,你看得開的話,不直接去應付魔境,有氣沒氣反正我都不在意,我就是不在意地耗著,那是超越了色身有氣沒氣的境界,逆的解脫了。前幾天講人要死的時候,也許業障來了,也許是壽該盡了,丹田氣會沒了!丹田氣沒了,你還執著氣很重要嗎?就是氣沒有才會死,有氣怎麽會死呢?所以人快死的時候,氣就一直在消失。故要練心不要練氣。

( 86 年 7 月 8 日 講於 龍潭 )

 

上一篇:善祥法師:公案禅機 肆、開悟後功用行 六、公案 — 求平等性智 2.無差別相
下一篇: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