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邪淫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法師開示

 

滌華禅師:滌華禅師自寫小史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滌華禅師自寫小史

予回憶十齡左右、因鄰婦替小女叫魂、予答來了、本是一句戲言、予由戲言而生疑、即疑予魂魄失掉於彼處、從愚而成癡、其名為精神錯亂、其症甚嚴、予父母求醫用藥、祈神問卜而允願、毫無效果。時有媒婆來捨、替予談親、予復加大鬧、意欲無婚、能作上仙、如是三年日夜不安。後予欲出家學佛、其疾復加嚴重、父母無法、只好送予到某寺作沙彌。

入寺後、其鬧即止、微有少許之疑。至十五歲、意欲求戒、尊師命師兄送予、到寶華山、慧居寺受戒。予俗家甚富、亦使一工友、伴予入山。予年十五歲詐稱二十、得戒後、其病及愈。是年予祖父七十壽辰、家中上搭彩棚、下鋪地毯、開鑼而唱戲、酒席豐滿、予師亦去祝壽。予因此、生凡情、而退道。追求富貴、捨僧而作俗。予父請姑父作教師、初晚即來、教讀一時許、晚食後、姑父回家、日日如是、至十七歲完婚時、姑父亦辭讀而回歸。予甚魯拙、連三字經亦不能背、後同妻自學、經常查字典、有難查之字、予不恥下問、數年之間、妻識字塊三千、予亦如是等耳。予父是布業、而獨資、雇用店員、學員工友多人。予廿歲入店、經理出納、帳目等職。至中日戰爭、漸漸虧損、從富轉弱。日寇侵入時、遭遇損失、其店即關閉而散伙。

予作小商、為養家活口。時在舊書攤上、買到許多佛學經典、予又轉凡情而念聖意。至解放時、予父母病故、祖母與父、及妻小、合家常齋、念觀音。後祖母去世、不久慈父離世間。家中瓦屋十間、失修、塌六間、下存堂屋三間、鍋屋一間。予請到圓木工友來家箍桶、一個月。予學會箍桶、予每日上午挑箍桶擔兒、沿街叫喊箍桶吧。挑擔與箍桶時、兼念觀音號。有閒或念心經與大悲咒。下午回家專研佛學、多年猶如一日、至1910年將研究佛學更為、用毛筆抄寫、大乘妙法蓮花經、一字一拜、幾年中無間斷。後來參某寺某長老、言及此事、長老言、一字一拜是念、而不可寫、若寫其心難歸一、將寫時、向經拜幾拜、寫畢再拜為善。予如是奉行、千日如一時、而無懈怠。後漸漸解悟、經中之妙義。生活是上午挑擔、下午寫經。予又發心、於1952年春節、在本房間內、閉關三日、專念阿彌陀佛、在閉關期內、不箍桶、不出門、不開口說話、不寫經、不理會一切事。妻送飯食等、用反手指、彈房門三下、予開門接飯等、復關其門、至初四日早晨、為圓滿日、於1953年春節、閉關七日、余事、亦復如上、於1954年春節閉關十四日、亦復如上、於1955年春節、閉關二十一日、亦復如是、至廿二圓滿日、晚間入妻房過宿、於夜夢中、如西游記上、盤絲洞口、七情迷本境界、予遇其女、由腹中吐出、白色情絲、粗如手指、綿綿不斷、將予周身纏縛無數道數、予無法解脫、而驚醒。小史若偽、予當墮大地獄。從是向後、淫心逐漸絕滅。

於1956年春節閉關二十八日、在最後夜中、於夢中到某寶所、其寶所前、廣大而平、皆是七寶合成、七寶地上、生大蓮華、多色多光、其數無量、大如車輪、微妙境界、無窮無竭、寶殿兩山、有七寶階、余沿階而上、其階級中、有只小狗、哇哇喊叫。驚醒美夢。方知貪心所現。於廿九圓滿日、清晨、妻送早飯來時、雙方失手、將碗飯落地、而碎污。於。因此而發心出家。於本年二月初八日、發信兩封、一封寄普陀山、法雨寺、一封寄、雲居山、真如寺、承虛雲老和尚、親筆來信、使予到彼山出家、而囑予、將糧油戶口、一期帶去、予當地派出所、不允許遷出、予將虛公來信、拍成照片三份、一份呈示一份呈鎮一份呈派出所、沒幾天、批准遷出、予送妻與次子、上輪船、到上海投女兒家中就食、彼時女兒、在上海裡弄中、當居民委員會、主任、其長男、在本地、高等師范讀書、吃住由校負擔、家中房屋四間、與院落等、租出、諸事就緒別無掛礙。

予離別故土、到雲居山見虛雲。復登有相三寶之基地矣。予是念四十八歲、欲拜虛公為度師。虛公說當不忘舊、仍依故師。一時大寮下‘即廚下’虛公、見狗食盆中、有半碗白飯、問是誰倒耶、飯頭出面說、我倒的。虛公說背因果耶。該飯頭從狗盆中、雙手掇飯、就口吃盡、虛公命在禅堂掛牌雲。某某比丘、已悟證雙輝。本山有一狗一貓、其貓喊花、深山無別貓、其貓喊叫絕食而死。

予入山數月、冬某日起、打禅七、時虛公、在堂雲1、無上甚深微妙法。是最高無上廣大無比之法2、百千萬劫難遭遇。是無量生死劫中難遇到之法3、我今見聞得受持。是今天見聞佛法、能信能持4、願解如來真實義。是願意解開如來微妙法。虛公言說至此、本堂內、有多人掉淚。所謂德高而望隆、如有一言半句、皆能感動人心。予復加解於下、以明其義1、無上甚深微妙法。打禅七之微妙法2、百千萬劫難遭遇。即千生萬死、難遇到這樣禅七3、我今見聞得受持。我等今日見到如是禅七、如是莊嚴。以及虛公說、如是法、我等、當受持而無相4、願解如來真實義。願解佛說、凡是有相有執、皆是虛妄、我等在無相無執中、以大慈大悲、大喜大捨、施於眾生、亦無慈悲喜捨、施諸眾生之相執。仍有許多解法、當依虛公、所解之圓通。此四句偈。系法華經中、某界天王、贊佛之偈、後有大德、搬入諸經之首。亦善。參。

予在打七中、早去遲退、常見幾人、端坐不退、予甚疑。予在廣單中睡、有日夜中小解後、予入禅堂、見幾人、仍坐禅堂、予方知坐通宵者、予同彼學、未曾學透、有時仍要睡。第二個七中、虛空入堂、講些戒律。主要無邪心、無欲性、即得果證道之捷徑。第三個七中、虛公入堂、說有一常人、其妻因病去世、其夫念妻甚切、每夜晚間、到荒郊伴妻暮而過宿、於某夜中、妻妻前來、說分別之衷、遂攜夫至彼家、交談之際、忽有人打門、其妻言、我死後、嫁與陰府夜叉、打門者陰夫也。夫當躲避、即引夫至某處、見一口大缸、其缸口朝下、底朝上、妻將大缸扳起、叫陽夫入缸下坐、妻將缸放下、而去開門。夜叉入門、向妻言、有生人味、當尋找、其陽夫聞言、很驚怕、失口念聲南無佛、這時復有一鬼使進門、向夜叉言、閻王令我、追你急回、有緊急事、其夜叉跟鬼使而去、言、待我回來再找。其陽夫脫難、妻送陽夫至暮傍、一推而醒。此一公案、仿涅槃經中之義。時有一比丘、到虛公座前、長跪不起、虛公用香板、痛打彼一頓。當參。

第四個七中、本堂有一比丘、昏沉、巡香者、用香板、在彼肩上、壓了一下、彼驚而點頭數點、對面比丘尼、見彼點頭、向彼付之一笑。其比丘向彼、互笑而不至。因笑而生情而動心。所謂禅堂佛心、不動即佛、動必招魔。巡香聞笑、從右復來此處、即時痛打其僧及尼。僧被打即鬧、尼遭打而痛哭。其僧自言、我是你師、我有病、你不問我、將我餓死。尼言、我在深山作虎、你將我打死、復打死我子女、是你前生為獵之怨、因你動心、招我而來。虛公言、一人召魔、千佛難救、禅堂生魔、當散七、當打板跑香、不久打鐘止步。虛公說、念佛是誰。誰答上、及時掛牌。予見多人不答、予亦不答。虛公自答、是個女人。予聞是義、即有省悟。虛公復言散七。七散後、予問西堂、為何沒人答耶。西堂言、答即生相、西堂復言、汝答看。予答是只狗子、西堂復言、再答看、予復言、是親娘、復言再答、予答是青蓮華、西堂言止。又言、汝願作吾徒耶。予就地拜言、願樂聽從。師即就勢、將大二手指揸開、叉予頸項、予猛起、用右手、揮開師叉勢、即賜名、為某某。從此予有二師焉。上說禅七招魔者、本寺替彼等、做堂佛事、超度怨者、離幽升善道。有日予箍桶、正在催箍、時予師言、將桶箍緊些、予起腿一腳將桶底跺下、師雲、滿天棉花、予答、無無亦非非。一時觀音聖誕、予題詞曰。觀音誕。非觀音誕。非誕非非誕。是止兒啼。亦非止兒啼。是名止兒啼。計六句呈於虛公。虛公復加兩字。印可。予啟請到古山補戒。


即1957年春、予到古山。知客師叫予去吃晚飧去。予答持午。知客說、雲居山來者、皆善。於是予發心持一飧、與持坐、亦有詞曰。一飧救母難。不臥報佛恩。予登壇得戒。復持語三年、圓滿後、即開口說話、沒多時、復又持語、有某當家師、勒令予開口、予被迫說話。即離山、到某處、至某處、至文化大革命時。被逼至俗家。

長子當教師、在本宅基地上、另建一間。單獨另開一門、由予出入。予賣草紙、為本人生活、在多年內、猶如一日。在此期間、參學於下。予在夢中、至某處、參濟顛師、予問大德雲、何為最上乘、濟師言、超出三乘以上者、亦名為佛乘也、佛乘者、無生亦無滅也。即與佛為一體者。姑且名為、最上乘之法也。復問、何法門、能乘此乘耶。濟師言、常閱金剛經、日久能見也、予於是、常閱金剛經。

從此向後、常乘大輪船、到某處上學。學位是27號、常如是、非一二三四五次、問見什麼。答、烏金板上、放光而已、別無所見、何者夢也。

後來次子拆屋重建、他們逼母、到予小屋、內住。予即允許、是晚妻來住時。予教她在床前席地過宿。予在床上、通夜端坐。天將明時。予妻告別言、從此永不來往、今晚我到兒媳房內過宿。予言、最妥善。

次日夜夢中、到一寶所、見正殿當中、端坐釋迦牟尼如來、別無其他弟子登。予下拜、起身抬頭觀佛時。見韋陀尊者、立於如來之前。予言老韋、予不拜汝、予拜的是、釋迦如來。是時尊者、舉步起身、繞於佛後、一時予見如來、起身離座、舉步下階。予跟從佛後、到殿外階下。如來順手拔草一莖給予。予執草而醒。即名金剛經之義。而能開筆。其義若偽、當犯大妄語戒。學者當思之。

予某年參高旻寺西堂。西堂言。汝從何而來。予答、從某處來。彼言某處離此數百裡、一路上凸凸凹凹、可帶一根拐杖來。予答已甩了。予回憶、至今仍然未甩。即是未證言證、大妄語成、千劫莫能證、希諸後學、勿可為、若大妄語成、是佛逆子、亦名罪魁。予在江蘇金山江天寺、一時有兩比丘尼、因閒事口角不休。此二尼常念普門品。予插言曰、二位大德。普門品中說。黑風吹其船舫、飄墮羅剎鬼國、二位會麼。二尼一口同聲言、你會麼。予言、就是你們。二尼省悟。同向予頂禮雲、甲言、我等因爭嘴、而得省悟、乙言、我今方知、佛法在世間。予言、汝等如是、我亦如是。

予在上海玉佛寺、一時見諸四眾、在方丈室、說機峰。某長老言、有甲乙者、甲言、我是驢、乙言、我是驢肚腸、甲言、我是腸內糞、乙言、我是糞內蟲、甲問、在糞內坐什麼。乙答度夏。甲言、我請你吃茶。長老復言、誰再答上、某請誰吃茶、予見沒人答。予答、不分別。長老請予吃茶、另送一本、傳燈錄、以為誌焉。

予離玉佛寺、住南海朝普陀見觀音、去九華、至廬山、到五台、禮文殊。若問文殊真面目、勿即勿離即是真文殊。予參某處、有一老道姑、她言閉關事、問予能否。予應允定期三年、即入關、至半載、關內外、生障礙、日復嚴重、無可制止、復延兩月、無法可解。只能解關、解關後、予懷不滿、恨彼道姑、無力護持此關。心生疏恨、使彼生惱 數日予夜中、夢身作驢、自心認為、面不象驢、用手抹面、即成驢臉。手足自抹、即成驢蹄、此時身心、即成驢相、有一婦人,牽缰跨背、我心不服、前蹄與頸、高起頭峨、後蹄下蹲、欲掀婦人、跌下我身、其婦緊握缰繩、身使壓力、無法掀動、如是而醒 自知抹心所造、方自抹面、自欲作驢之臉、以及手足。予以恩報怨、不入三塗當誰入耶。當知道姑、非無能力、智慧如是、予業如是、自審自問、虧心損德、非予而誰、果報如是、毫發無差、予到天明、以書面、而向道姑忏悔、復贈送一些禮物、與地藏經一部。彼予方安。問為何不送金剛經耶、答、應以何經、而能度者、當饋何經。

復問上章說、我是驢等、答、機峰之驢、以有相而成無相。果報之驢、以無相而作有相。是故有無、迥不相同、勿可混淆是非。有人問、無身口意三業、即是清淨心耶。答非也、無無無、身口意、三業者、亦無無無、清淨心相、名為最清淨心。有人說、吃常住、用十方、無報效、當有罪、予答、有染住相、當隨相受身、無染住相、即佛。無偷盜心、即無罪、有則改之、即名回頭是岸。無妄想心、即佛、學佛者、當知石頭路、滑滑滑。予最後、歸某寺、掃地幾年、看物幾年、看塔幾年。在看塔中、釋金剛經注釋、三年完畢。其時1989年、其歲八一、其時告退住祖堂。於八十二歲、寫正訂本。本注一部。無名人願諸學人。明其心而見其性。是無明無注人、真心實願

 

上一篇:滌華禅師:世俗之善,非善,非不善
下一篇:滌華禅師:滌華禅師說——坐禅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