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邪淫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法師開示

 

宗舜法師:《俄藏黑水城文獻》之漢文佛教文獻擬題考辨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俄藏黑水城文獻》之漢文佛教文獻擬題考辨

宗舜法師 


  內容提要:《俄藏黑水城文獻》(漢文部分1-5冊)收錄了大量佛教文獻,其中絕大部分已經得到辨認,並擬定了較為恰當的題目。但還有一些漢文佛教文獻未能識別,僅標作“佛經”等。本文對其中絕大部分(個別文獻殘損過甚者除外)進行了辨識,擬定了題目。同時,還糾正了原書個別擬題不確的情況,為《俄藏黑水城文獻》(漢文部分)2的編目和撰寫《敘錄》,提供了參考意見。
  關鍵詞:浙藏敦煌文獻 佛教 文獻 敦煌 浙江

--------------------------------------------------------------------------------

  黑水城文獻自發現之日起,即為世人矚目。但由於種種原因,能接觸到的人很少。在研究敦煌遺書已成顯學的今天,對黑水城文獻的研究,就顯得相當冷寂。究其原因,資料全面公布的時間較晚是一個重要因素。針對這一情況,上海古籍出版社以過人的眼光和膽識,於1996年開始出版《俄藏黑水城文獻》,使學人耳目為之一新。可是,由於專業的限制,學界一般關注的是黑水城文獻中的西夏文書和漢文古籍,對占有很大篇幅的漢文佛教文獻則鮮有涉及。盡管如此,《俄藏黑水城文獻》的編輯者,在俄國學者研究的基礎上,將佛教文獻逐一進行了識別,擬定了恰當的題目。這種開拓性工作的價值,在於為研究者提供了啟開寶藏的鑰匙!不過,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俄藏黑水城文獻》之漢文佛教文獻部分,還有深入研究的必要。現就已出版的5冊《俄藏黑水城文獻》中漢文佛教文獻部分的擬題,略作考辨如下。

  第一冊(1)

  俄TK17P1 佛經(2) 
  今案:原件為一殘片,可辨識的文字共兩行:

  (上殘)最初名拘。留孫最後樓至。有此嬌(後殘)
  (上殘)陳。迦葉大目揵連。捨利佛天。龍(3)(後殘)

  從內容看,此件並不是某部佛經的完整抄本,只是抄者的“雜寫”,所寫內容與三十五佛有關。據劉宋/畺良耶捨譯《三劫三千佛緣起》載,賢劫千佛出世,最初佛名拘留孫,最後佛名樓至:   爾時,釋迦牟尼佛告大眾言:我曾往昔無數劫時,於妙光佛末法之中,出家學道。聞是五十三佛名,聞已合掌,心生歡喜。復教他人,令得聞持。他人聞已,展轉相教,乃至三千人。此三千人,異口同音,稱諸佛名,一心敬禮。如是敬禮諸佛因緣功德力故,即得超越無數億劫生死之罪。初千人者,華光佛為首,下至毗捨浮佛,於莊嚴劫得成為佛,過去千佛是也。其中千人者,拘留孫佛為首,下至樓至佛,於賢劫中次第成佛。後千人者,日光佛為首,下至須彌相佛,於星宿劫中,當得成佛(4)。

  此抄件所寫內容,應該是劉宋/沮渠京聲譯《佛說觀彌勒菩薩上生兜率天經》中的開始部分: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捨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世尊於初夜分,舉身放光,其光金色,繞祇陀園周遍七匝,照須達捨亦作金色。有金色光猶如段雲,遍捨衛國,處處皆雨金色蓮花。其光明中,有無量百千諸大化佛,皆唱是言:今於此中有千菩薩,最初成佛名拘留孫,最後成佛名曰樓至。說是語已,尊者阿若憍陳如即從禅起,與其眷屬二百五十人俱。尊者摩诃迦葉,與其眷屬二百五十人俱。尊者大目犍連,與其眷屬二百五十人俱。尊者捨利弗,與其眷屬二百五十人俱。摩诃波阇波提比丘尼,與其眷屬千比丘尼俱。須達長者,與三千優婆塞俱。毗捨佉母,與二千優婆夷俱。復有菩薩摩诃薩,名跋陀婆羅,與其眷屬十六菩薩俱。文殊師利法王子,與其眷屬五百菩薩俱。天、龍、夜叉、乾闼婆等一切大眾,睹佛光明,皆悉雲集(5)。

  故此件可擬題為:佛說觀彌勒菩薩上生兜率天經雜寫殘片。

  第二冊(6)
  一、俄TK41 1、金剛般若波羅蜜經施印題記 2、偈語(7)
  今案:原件為一殘頁,施印題記左邊有署名“李善進”抄寫的四句偈語:

  諸法從本來 常自寂滅相
  佛子行道已 來世得作佛 李善進

  此四句偈語是後秦/鸠摩羅什譯《妙法蓮華經》卷一“方便品第二”中的內容,原文作:   是故捨利弗,我為設方便,說諸盡苦道,示之以涅槃。我雖說涅槃,是亦非真滅。諸法從本來,常自寂滅相,佛子行道已,來世得作佛。我有方便力,開示三乘法,一切諸世尊,皆說一乘道。今此諸大眾,皆應除疑惑,諸佛語無異,唯一無二乘(8)。

  故此件可擬題為:2、法華經方便品第二偈語。

  二、俄TK63B 佛經9
  今案:原件為一殘片,存上下兩欄,各四行,為《金剛經》刻本殘片。上欄即“離相寂滅分第十四”中的內容,參見本書31頁上(19-8)。下欄即“如法受持分第十三”中的內容,參見本書30頁下(19-7)。上欄被貼上西夏文殘片,共十二字,可辨識者八字。從黑水城現存《金剛經》刻本來看,沒有發現上下兩欄的刻法。估計是由兩張殘片粘在一起,用作貼補破損的。
  此件可擬題為:金剛經殘片等。

  三、俄TK79 2。龍論第一下半(10)  俄TK80 2。龍論第二上半(11)
  今案:這兩個原件為一殘本,多達九十八頁。《龍論》其實是“龍樹所造論”的簡稱,考其中“論”部分的內容,所抄乃是題為龍樹造的《釋摩诃衍論》,可證。但整個抄本,內容卻不單單有《釋摩诃衍論》,更多的是對此論的解釋。根據調查,題為《龍論》的抄本,其實是遼/法悟所著《釋摩诃衍論贊玄疏》卷二中的內容,見《卍續藏經》72冊:
  俄TK79開始部分“論:離一切苦至總相之樂故(12)”,見865頁下3行;
  俄TK79結束部分“論:此中總言至及下臨故”至“此即正符開總體文(13)”,見《卍續藏經》874頁下6行。
  俄TK80開始部分“論:頌曰至九論已說故(14)”,見《卍續藏經》884頁上5行;
  俄TK80結束部分“論:畢竟平等至滿三德耳(15)”,見《卍續藏經》893頁下10行。
  遼代佛教最為盛行的學說是華嚴,其次是密教,再次為淨土以及律學、唯識學、俱捨學等。由於受華嚴和密宗思想的影響,《釋摩诃衍論》在遼代得到高度重視。據稱,遼/道宗皇帝耶律洪基“備究於群經而尤精於此論(16)”,並命法悟等造疏作注,從而在遼代形成了《釋摩诃衍論》傳習的熱潮:中京報恩傳教寺法悟撰《釋摩诃衍論贊玄疏》五卷,《科》三卷,《大科》一卷;燕京歸義寺守臻撰《通贊疏》十卷,《科》三卷,《大科》一卷(已佚);醫巫闾山志福撰《通玄鈔》四卷(17),《科》三卷,《大科》一卷。法悟和志福都是以華嚴宗的觀點來解釋《釋摩诃衍論》,華嚴與密教二宗大義融合在一起,形成了遼代治《釋摩诃衍論》一大的特色(18)。這三種注疏最早見於高麗義天(19)所著《新編諸宗教藏總錄(20)》卷第三“海東有本見行錄下”:

  《釋摩诃衍論》
  《通玄鈔》四卷,《通玄科》三卷,《大科》一卷。已上志福述。
  《通贊疏》十卷,《通贊科》三卷,《大科》一卷。已上守臻述。
  《贊玄疏》五卷,《贊玄科》三卷,《大科》一卷。已上法悟述(21)。

  但這些注疏一直沒有編入漢文大藏經,宋代以後在中國全部失傳。日本長治二年(1105)志福和法悟的兩種注疏傳入日本(22),《卍續藏經》才能據日本所藏之本編入,而《通贊疏》今則失傳。在黑水城文獻沒有發現之前,《卍續藏經》所收一直是孤本。這次的發現,為《贊玄疏》提供了一個更可以反應原貌的抄本。
  從比較來看,黑水城抄本和《卍續藏經》本有著明顯差異,最主要表現在黑水城抄本內容更詳細。現取一段,將兩種《贊玄疏》對比如下。為使疏文所指更清晰,故將《釋摩诃衍論》原文放在最前面:

  《釋摩诃衍論》卷一原文:

  初說因緣分。問曰:有何因緣而造此論?答曰:是因緣有八種。雲何為八?一者,因緣總相。所謂為令眾生離一切苦,得究竟樂,非求世間名利恭敬故。二者,為欲解釋如來根本之義,令諸眾生正解不謬故。三者,為令善根成就眾生,於摩诃衍法堪任不退信心故。四者,為令善根微少眾生,修習信心故。五者,為示方便消惡業障,善護其心,遠離癡慢,出邪網故。六者,為示修習止觀,對治凡夫、二乘心過故。七者,為示專念方便,生於佛前,必定不退信心故。八者,為示利益,勸修行故。有如是等因緣,所以造論(23)。

  《卍續藏經》本《贊玄疏》卷二:

  離一切苦至總相之樂故 
  釋曰:三、善巧門。普緣三聚,宣說兩重,欲令無量之根,永離無常之苦,獲二依果,證一心源故。
  非求世間至初因緣
  釋曰:四、除诤門(24)。……

  黑水城抄本《贊玄疏》:

  論:離一切苦至總相之樂故。 普緣三聚,宣說兩重,欲令無量之相,永離無常之苦,獲二依果,證一心源故。又,分段粗苦,變易細苦,二俱遷滅。雲無常苦,即由無常眾苦通□,故論雲,離一切苦。總相之樂,此非□樂,謂三十二總相法中,有菩提覺法樂、涅□(25)寂靜樂,得已不失,雲究竟樂。菩薩大悲,□(26)彼眾生離苦得樂,所以造論。
  論:非求世(27)

  通過上面的比較可以看出,《卍續藏經》本僅有對“離一切苦”前半的解釋,缺“又”以後的部分,同時還缺少對“總相之樂”一句的解釋。不僅是這一段,後面的情況也是如此。由此,我們可以推斷,《卍續藏經》所收,乃是一個不完整的本子。是《贊玄疏》本身就存在繁、簡兩個版本,還是傳入日本後被人作了刪節,因為沒有其他資料,目前還不能作確切的結論。但是從現存的《卍續藏經》本結構十分完整的情況來看,被某個人“重治”過的可能性比較大(28)。
  黑水城抄本《贊玄疏》的原題是不是《龍論》?這個問題也有討論的必要。《俄藏黑水城文獻》所擬的這個題,根據是俄TK79號之“1。習字(4-1)”頁的“龍論卷第二下半”這幾個字。但是,我們完全有理由把《龍論》理解為對《釋摩诃衍論》的略稱,而不是指《贊玄疏》。
  俄TK79號之“1。習字(4-4)”頁中有“第一下半 以解八因 至立義分盡”十三字,“八因”是指《釋摩诃衍論》中對造論目的的八點說明(詳見上文所引),在《釋摩诃衍論》卷一之中。此卷據《大正藏》本,共有30欄(29),“八因”部分在第17欄(30),正是在《釋摩诃衍論》卷一的下半部分。“立義分”結束於卷一末(31),卷二開篇即雲:“已說立義分,次說解釋分(32)。”可見,“第一下半 以解八因 至立義分盡”中的“第一下半”,應該解讀為“《釋摩诃衍論》卷一下半”,而不是指黑水城抄本《贊玄疏》的卷一下半。聯系俄TK79號和俄TK80號均見於《卍續藏經》本卷二的事實來看,我們可以確定,“龍論卷第二下半”中的《龍論》,乃是指《釋摩诃衍論》,並非黑水城抄本《贊玄疏》的原題。
  此抄本可擬題為:釋摩诃衍論贊玄疏卷二。

  第四冊(33)
  一、俄TK166P 佛書殘片(34)
  今案:原件為五片碎片。
  碎片一:存一行,可辨識者七字:“發起猛利愛重歡□”。
  碎片二:只有一行的三分之一,無法辨識。
  碎片三:存六行,可辨識的文字有:

  (上殘)□□(後殘)
  (上殘) 曼(後殘)
  (上殘)齊更(後殘)
  (上殘)初別□(後殘)
  (上殘)□合為(後殘)
  (上殘)□之曰□(後殘)

  碎片四:存四行,可辨識的文字有:

  (上殘)菩薩(後殘)
  (上殘)說於(後殘)
  (上殘)一善(後殘)
  (上殘)□聞是(後殘)

  此片和碎片一可以拼合,內容是唐/玄奘譯《瑜伽師地論》卷第三十八“本地分中菩薩地第十五初持瑜伽處力種姓品第八”:

  菩薩雲何求聞正法?謂諸菩薩於善說法,應當安住猛利愛重求聞正法。如是略說於善說法安住猛利愛重之相:謂諸菩薩為欲聽聞一善說法,假使路由猛焰熾然大熱鐵地,無馀方便可得聞是善說法者,即便發起猛利愛重歡喜而入,何況欲聞多善言義(35)。

  由於原件殘損太甚,現將兩片拼合還原,以便更清楚地說明情況(其中二殘片的文字部分加下劃線):

  菩薩於善說法應當安住猛利愛重求聞正法如是略
  說於善說法安住猛利愛重之相謂諸菩薩為欲聽聞
  一善說法假使路由猛焰熾然大熱鐵地無余方便可
  得聞是善說法者即便發起猛利愛重歡喜而入何況
  欲聞多善言義又諸菩薩於自身分及於一切資身眾

  碎片五:存八行,可辨識的文字有:

  (上殘)明□(後殘)
  (此行原空)
  (上殘)疏為(後殘)
  (上殘)有□(後殘)
  (上殘)□離(後殘)
  (上殘)□法(後殘)
  (上殘)□如(後殘)
  (上殘)□欲(後殘)

  其馀三片過於零碎,難以辨識出處。但從字跡和格式來看,同碎片一、碎片四完全相同,應該也是《瑜伽師地論》中的內容。
  故此件可擬題為:瑜伽師地論卷三十八初持瑜伽處力種姓品第八等碎片。

  二、俄TK178v 佛經(36)
  今案:共5頁殘片,貼於俄TK178《金剛經》後。
  5-1:漢文碎片二片。一片文字為“是菩者來(由右向左)”,另一片文字為“肯重未得十”,文字零碎,無法考訂出自何處。
  5-2:為漢文佛經一行半,可清楚辨識的文字有六字:“妙行無。復次須。”為《金剛經》“妙行無住分第四(37)”中的碎片。內容參見《俄藏黑水城文獻》二冊28頁下(19-3)。
  5-3:包括西夏文佛經三片,漢文佛經一片。其中漢文佛經共四行,可以辨識的文字有十八字:“須菩提於意雲何是。尊是人不解如來。見壽者。”為《金剛經》“知見不生分第三十一(38)”中的碎片。內容參見《俄藏黑水城文獻》二冊36頁上(19-18)。
  5-4:西夏文碎片二片。
  5-5:西夏文碎片一片。
  此件可擬題為:金剛經碎片等。

  三、TK207 陀羅尼(39)
  今案:原件為一殘片,存七行,內容為唐/不空譯《無量壽如來觀行供養儀軌》中的“無量壽如來根本陀羅尼”,因咒字有許多都是電腦的字庫所阙的,故不具引。參見《大正藏》第19卷930號71頁中9至17行。
  故此件可擬題為:無量壽如來根本陀羅尼殘片。

  四、俄TK257 佛經(40)
  今案:原件為一殘片,存十九行,可辨識文字如下:

  □什奉 诏譯/□佛住香花園/□優婆塞優婆/□有比丘名曰難/□從佛而求延壽/□神名結黃縷/□一十歲其壽百/□二十歲快得/□□□□□□/聾者能聽盲者見/皆得除滅若有/□誦十七神名常/□身行十七神王/□名曰/□ 神名毗遮诃/□ 神名波婆那/□ 神名金頭陀/□ 神名摩诃波/□ □□□□陀(後殘)
  這一刻本佛經殘片,所刻為《佛說延壽命經》(也題為《佛說延命經》)。此經在《俄藏敦煌文獻》第10冊之俄Дх02824號(41)中有一抄本,此刻本殘片所存內容,除個別文字差異外,絕大部分與之相同,現據原樣,略抄此經開頭部分如下:

  佛說延命經爾/時佛在香花園/時與比丘尼比/丘尼優婆厮□/婆夷七萬二千人/俱有比丘名曰難/達壽欲終盡/從佛求延命佛/說十七神名繼黃/縷栢梅積延八/十年其後□□/百歲者延命□/廿歲常得安/隱無諸惡害/病者得愈啞/者得言四百四/病應時消除佛/言諸有病者/持此十七神□/督繼黃縷□/患悉除常當/(後略)

  所謂《佛說延壽命經》不見於歷代《大藏經》,各種經錄均無記載。俄ДX02824號僅有首尾二題,但無譯者。此件首署“□什奉 诏譯”,估計是指“鸠摩羅什”。但鸠摩羅什所譯經中沒有這一部經,而且從卷首的佛說法地點“香花園”來看,不僅鸠摩羅什沒有用過這一特殊地名,歷代藏經中也沒有使用。此經當為後人偽造,托名鸠摩羅什。敦煌文獻中另有《佛說延壽命經》(42),現存抄本很多。《大正藏》據S。2428錄文,把它收入“疑似部(43)”,但內容與這兩件並不相同。
  故此件可擬題為:佛說延壽命經殘頁。

  五、俄TK279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44)
  今案:此處擬題不確。《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共六百卷,泛泛地說使人難明所以。這一殘片共十四行:

  (上殘)□識界乃(後殘)
  (上殘)觸亦不可取(後殘)
  (上殘)所生諸受(後殘)
  亦不可取因緣乃至增上(後殘)
  諸法亦不可取無明乃至老死(後殘)
  至無性自性空亦不可取真(後殘)
  不可取苦集滅道聖谛亦不(後殘)
  (上殘)□道支亦不可取四靜慮四(後殘)
  (上殘)取八解脫乃至十遍處(後殘)
  (上殘)□解脫門亦不可取淨觀(後殘)
  (上殘)取極喜地乃至法雲地亦(後殘)
  (上殘)摩地門亦不可取五(後殘)
  (上殘)□乃至十八佛不(後殘)
  (上殘)好亦不可(後殘)

  考其內容,為玄奘譯《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第四百七十五“第二分無阙品第七十九之二”中的內容。原文為:

  捨利子,諸菩薩摩诃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如實了知一切法性皆不可取。所謂般若波羅蜜多,乃至布施波羅蜜多皆不可取。色乃至識亦不可取。眼處乃至意處亦不可取。色處乃至法處亦不可取。眼界乃至意界亦不可取。色界乃至法界亦不可取。眼識界乃至意識界亦不可取。眼觸乃至意觸亦不可取。眼觸為緣所生諸受,乃至意觸為緣所生諸受亦不可取。地界乃至識界亦不可取。因緣乃至增上緣亦不可取。從緣所生諸法亦不可取。無明乃至老死亦不可取。內空乃至無性自性空亦不可取。真如乃至不思議界亦不可取。苦集滅道聖谛亦不可取。四念住乃至八聖道支亦不可取。四靜慮、四無量、四無色定亦不可取。八解脫乃至十遍處亦不可取。空、無相、無願解脫門亦不可取。淨觀地乃至如來地亦不可取。極喜地乃至法雲地亦不可取。一切陀羅尼門、三摩地門亦不可取。五眼、六神通亦不可取。如來十力乃至十八佛不共法亦不可取。三十二大士相、八十隨好亦不可取。無忘失法、恆住捨性亦不可取。一切智、道相智、一切相智亦不可取。預流果乃至獨覺菩提亦不可取。一切菩薩摩诃薩行亦不可取。諸佛無上正等菩提亦不可取。一切異生、聲聞、獨覺、菩薩、如來亦不可取(45)。

  故此件可擬題為: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第四百七十五殘片。

  六、俄TK294 陀羅尼等(46)
  今案:原件為一刻本殘片,存三行:

  恥二合帝四十九麼柅麼柅五十(後殘)
  賀麼柅五十一怛闼哆五十二部跢
  □□五十□□哩秫弟五十□(後不可辨認)”

  內容為唐/佛陀波利譯《佛頂尊勝陀羅尼經》中的“佛頂尊勝陀羅尼”,見《大正藏》第19卷967號350頁下13至15行。
  故此件可擬題為:佛頂尊勝陀羅尼殘片。

  第五冊(47)
  一、俄TK303 十子歌等(48)
  今案:此件擬題不確。所謂“十子歌”僅僅是一片殘片上的題字,並無內容。而此件內容除此三字外,全部為佛教文獻,這一情況,從原擬題中不能得到正確的反映。
  3-1:此頁共有三殘片:
  殘片一:“十子歌”三字。
  殘片二:可辨識的文字有(原文以夾注方式抄寫):

  (上殘)標三類者以(49)(後殘)
  (上殘)持國使災害(50)(後殘)
  (上殘)禮佛足(後殘)
  (上殘)是持經者常

  此段文字,抄寫的是唐/宗密所著《大方廣圓覺修多羅了義經略疏》卷下二的內容:

  “護國天王等 別顯四王。別標三類者,以梵與釋諸佛轉*輪時皆為請主,護世持國,使災害不生,故於總列之外,而更別明。
  即從座起,頂禮佛足,右繞三匝,而白佛言:世尊,我亦守護是持經者,常令安隱,心不退轉(51)。”

  殘片三:可辨識的文字有(原文以夾注方式抄寫):

  王眾(52)
  爾時有大力鬼王名吉□(後殘)
  多住於林野管諸鬼眾故號(53)
  為王來至道場而為上首(54)
  與十(後殘)
  或居巖穴其形可畏通變極
  多不屬人天住居鬼趣(55)
  即從(後殘) 

  此段文字,抄寫的是唐/宗密所著《大方廣圓覺修多羅了義經略疏》卷下二的內容:

  正明護持三鬼王眾
  爾時,有大力鬼王,名吉槃茶 亦雲鸠槃茶。食人精血,其疾如風,變化稍多。住於林野,管諸鬼眾,故號為王。來至道場,而為上首。
  與十萬鬼王 其數十萬,一一若斯。依附深山,或居巖穴。其形可畏,通變極多。不屬人天,住居鬼趣。
  即從座起,頂禮佛足,右繞三匝而白佛言:我亦守護是持經人,朝夕侍衛,令不退屈 無障難故不退(56)。

  3-2:此頁共有二殘片:
  殘片一:可辨識的文字有(原文以夾注方式抄寫):

  (上殘)息滅(後殘)
  妄存真似揚聲止(57)
  □了知
  境從心現元是自心若加(58)(後殘)
  量故經說非幻成幻論(59)(後殘)

  此段文字,抄寫的是唐/宗密所著《大方廣圓覺修多羅了義經略疏》卷下一的內容:

  於諸妄心亦不息滅 若求真捨妄,猶棄影勞形。若滅妄存真,似揚聲止響。
  住妄想境不加了知 境從心現,元是自心。若加了知,即迷現量。故經說非幻成幻,論雲心不見心。但不生情,自然如鏡照物。且心體本自知覺,何必更加了知。知上起知,名為加矣(60)。

  殘片二:可辨識的文字六行,出處待考。
  3-3:此頁共有三殘片:
  殘片一:二行,可辨識三字:“雖具。”字跡同前。
  殘片二:可辨識的文字有:

  分別念數無不了知
  譬(61)
  涅槃雲如人覺知有賊賊(62)
  □能為二起功用(63)
  漸次增(後殘)

  此段文字,抄寫的是唐/宗密所著《大方廣圓覺修多羅了義經略疏》卷下二的內容:

  如是周遍,四威儀中分別念數,無不了知。
  初則宴坐照見,後則行住皆知。知即無患。譬如妖魅所欲著人,若知其名,自然消滅。涅槃雲:如人覺知是賊,賊無能為。二起功用。
  漸次增進,乃至得知百千世界一滴之雨,猶如目睹所受用物 淨身是圓覺自體,世界本在其中。觀行成就,全合靈源。如雨滴數,固宜本分。非唯雨滴,萬物皆然。舉一例諸,且標雨滴。凡夫之類迷此真心,隨念所知,故無其用。三誡邪證(64)。

  殘片三:可辨識的文字有:

  (上殘)□界(後殘)
  (上殘)三種靜(後殘)
  (上殘)觀諸(後殘)

  此段文字,抄寫的是唐/宗密所著《大方廣圓覺修多羅了義經略疏》卷下二的內容:

  非彼所聞一切境界終不可取 文義准前。二總結。
  是名三觀初首方便 前問雲:三種淨觀以何為首?故具答已,結雲:是名等也。即知前段三觀諸輪雖具釋相,趣入方便是此所明(65)。

  殘片四:可辨識的文字有:

  淨(66)
  將前四行(後殘)
  門皆是諸(後殘)
  四中皆無觀□(後殘)
  才悟一門之□(後殘)
  意但貪單省(後殘)
  即此四中並皆(後殘)
  本空習起還(後殘)
  然休時非休作(後殘)
  觀者名□(後殘)

  此段文字,抄寫的是唐/宗密所著《大方廣圓覺修多羅了義經略疏》卷下二中的內容:

  離四病者則知清淨 將前四行自驗其心,隨落一門則知是病,故言離者則知清淨。然上四門皆是諸經觀贊,況前三觀具有斯文,今此以為病者,有其二意:一者,四中皆無觀慧。二者,但以率心,偏住一行,不窮善友圓意,不究佛教圓文。才悟一門之義,便不能久事明師。才見一經妙文,便不能廣窮聖意。但貪單省,執一為圓。是以經文總诃為病。若能四皆通達,不滯一門,即此四中,並皆入道。雖然作種種行,元來任運清閒。雖頓覺身心本空,習起還須息滅。又須常冥覺體,不得取四為心,則自然休時非休,作時非作,故《淨名》雲:但除其病,而不除法。
  作是觀者名為正觀 即上所釋病除法在,是正觀也。雖不取四病,而慧解昭然,不得懼落四中,便不建志立節(67)。

  殘片五:可辨識的文字有:

  (上殘)□即靜(後殘)
  (上殘)問既□(後殘)
  (上殘)源故(後殘)
  (上殘)□行者忘(後殘)
  (上殘)融齊融(後殘)
  (上殘)文初□(後殘)
  (上殘)普賢全□(後殘)
  (上殘)早之解(68)(後殘)

  此段文字,抄寫的是唐/宗密所著《大方廣圓覺修多羅了義經略疏》卷下一中的內容:

  此方便者,名為禅那 此雲靜慮。即慮而靜,故無散動,即當定義。即靜而慮,故非無記,即當慧義。故四靜慮,定慧平等。問:既是定慧平等,雲何科雲:絕待靈心?答:正由不滯此二,直造心源,故定慧等。釋相文中,絕待之義甚明,固無疑矣。然釋相中,指修行者妄情用心,故顯。雙非絕待,後但約義以結,故取雙是齊融。齊融絕待,雙是雙非,皆是中道。故釋相與結名,互顯三觀。文初皆標悟者,聞前經故,謂初靜觀,修文殊中解。次幻觀,修普賢全、普眼前半之解。後靈心觀修普眼後半、剛藏全章之解。對配前經,昭然可見(69)。

  故此件可擬題為:大方廣圓覺修多羅了義經略疏殘片等。

  二、俄TK304 佛經(70)
  今案:原書擬題不確。此頁共五行六十五字,為刻本殘頁。從內容來看,應屬於佛經後附的“發願文”,故文中有“所祈願事,隨意充足”等句。
  故此件可擬題為:發願文殘頁。

  三、俄TK307 佛經(71)
  今案:原件為一殘片,存二行,可辨識的文字有:

  (上殘)花蘇曼那花以供養佛隨其種性得(後殘)
  (上殘)菩提分法無量無數菩薩摩(後殘)

  此段文字,為唐/不空譯《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多經》卷下“奉持品第七”中的內容,原文作:

  爾時一切天人大眾、阿修羅等,散曼陀羅花、曼殊沙花、婆師迦花、蘇曼那花,以供養佛。隨其種性,得三脫門,生空、法空,菩提分法。無量無數菩薩摩诃薩,散拘勿頭花、波頭摩花而供養佛。無量三昧悉皆現前,得住順忍、無生法忍(72)。

  故此件可擬題為: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多經奉持品第七殘片。

  四、俄TK309 佛經(73)
  今案:原件為一殘片,存六行:

  彼為必度岸 如鳥破綱出 得禅自在游 
  具樂常歡喜 汝魔必當知 我已相降伏
  於是魔王復作是念世尊知我善逝
  見我愁惱憂戚不能得住即於彼處
  忽沒不現佛說如是彌勒阿夷哆尊
  者阿難及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此段文字,為東晉/昙僧伽提婆譯《中阿含經》卷第十三之六六經,“王相應品說本經第二(第二小土城誦)”中的內容:

  爾時,世尊復說頌曰:
  彼為必度岸,如鳥破網出。
  得禅自在游,具樂常歡喜。
  汝魔必當知,我已相降伏。
  於是魔王復作是念:世尊知我,善逝見我。愁惱憂戚,不能得住。即於彼處,忽沒不現。佛說如是,彌勒阿夷哆、尊者阿難及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74)。

  故此件可擬題為:中阿含經王相應品說本經第二殘頁。

  五、俄TK310A 佛經(75)
  今案:原件為一殘片,可辨者十三行半:
  □□□得物更多或得十倍或得八倍如是
  惡貪善人則捨
  又捨惡貪言惡貪者所謂法師說法取物得
  如是物□三寶□(後殘)
  或□
  非法中用□中□(後殘)
  世間法智者呵毀智者捨離
  雲何名為天中惡貪汝等天中如是大樂猶
  故惡貪如是現見此金銀山毗琉璃山青寶
  之山大青寶山頗梨山中汝等一一游戲受
  樂於一山中既受樂已復向馀山共諸天女
  種種受樂天眾圍繞如是一切由貪故爾非
  馀所作汝等天眾愛共貪縛墮於惡道而不
  而不生怖□□□(後殘)

  此段文字,為元魏/瞿昙般若流支譯《正法念處經》卷第四十三“觀天品之二十二(夜摩天之八)”中的內容:
  如是惡貪,皆勿自作,莫令他作。如是惡貪,妨礙世間。集惡貪者,日日增長,如火得薪,如是如是,熾然增長。如是惡貪,得財物故,如是增長。共貪悭嫉,增長熾盛。是故諸有福德之人,應當捨離。汝等天眾,當如是知。有治生人,賤買飲食,若於物等,若作齋會,布施沙門,若婆羅門,為令他知,謂是福人,真實可信。知人信已,然後自物,貴賣與他。此雖布施,非清淨心。為令他信,治生求利。賤買貴賣,如是方便,以少物施,得物更多。或得十倍,或得八倍,如是惡貪,善人則捨。
  又捨惡貪,言惡貪者,所謂法師,說法取物,得如是物,非三寶用。此是惡貪,則應捨離。又捨惡貪,言惡貪者,謂出家人,或白象牙所作佛像,或刺繡像,或氎等上畫作佛像,或刻木像,或銅等像,賣如是像。彼是惡貪,既得物已,非法中用。人中則有如是惡貪,妨世間法、出世間法,智者呵毀,智者捨離。雲何名為天中惡貪?汝等天中,如是大樂,猶故惡貪。如是現見此金銀山、毗琉璃山、青寶之山、大青寶山、頗梨山中,汝等一一游戲受樂。於一山中既受樂已,復向馀山。共諸天女,種種受樂,天眾圍繞。如是一切,由貪故爾,非馀所作。汝等天眾,愛共貪縛,墮於惡道,而不覺知。不生怖畏,不畏死苦,不畏所愛,眷屬等離。不覺退時,種種衰苦。汝等天眾,以貪心故,不畏不覺。汝等天眾,如是貪心,無量無邊。魔業貪心,不知厭足,不畏離別,不畏死苦。如是惡貪,妨世間道(76)。

  故此件可擬題為:正法念處經觀天品之二十二殘頁。

  六、俄TK310BV 佛經(77)
  今案:原件為一殘頁,存十五行:

  慢□□□□(後殘)
  如是人中少(後面文字無法辨認)
  況天中此則是慢
  彼天愛聲觸味香色念念之中增長傲慢傲
  慢行故命則稍減不覺命行不知命盡不知
  行盡不知善業若不善業彼一切時常恆如
  是乃至命盡慠慢不止次第乃至善愛業盡
  業盡則退臨至退時爾乃覺知起如是心境
  界诳我令我生染如是慢诳身壞命終墮於
  惡道生在地獄餓鬼畜生如是慠慢妨世間道
  又復天眾以慠慢故(後面文字無法辨認)
  善業故以正法故於此天處夜摩中生以天
  慢行不知自業不近其馀少慢行者不近一
  切不慢行天不樂見佛及法眾僧於正法中

  此段文字,為元魏/瞿昙般若流支譯《正法念處經》卷第四十三“觀天品之二十二(夜摩天之八)”中的內容:

  雲何傲慢於出世間法律為妨?雲何復於傲慢者中以為妨礙?謂彼人中有出家人,傲慢之行,最為鄙劣。此法毗尼,能離傲慢,一切端嚴。不離傲慢,則不端嚴。彼傲慢人,不能修禅,不知住止。常行城邑聚落等中,不行好處。不能說法調伏檀越,唯貪飲食床臥敷具,唯不善觀。如是之人,身壞命終,墮於惡道,生在地獄餓鬼畜生。如是之人,非世間道、出世間道二處安隱。傲慢有七:一者色慢。二者財慢。三者生慢。四者服飾莊嚴等慢。五者為王供養故慢。六者婦女親近故慢。七者他妻亂心故慢。此總為慢。減句殘句,或復滿句,此一切法,彼慢為妨。如是人中,少有富樂,微少命行,微行慠慢,何況天中,此則是慢。
  彼天愛聲觸味香色,念念之中增長傲慢。傲慢行故,命則稍減。不覺命行,不知命盡,不知行盡。不知善業、若不善業。彼一切時,常恆如是。乃至命盡,慠慢不止,次第乃至善愛業盡。業盡則退,臨至退時,爾乃覺知,起如是心:境界诳我,令我生染。如是慢诳,身壞命終,墮於惡道,生在地獄餓鬼畜生。如是慠慢,妨世間道。
  又復天眾,以慠慢故,妨出世道。彼一切天,愛善業故,以正法故,於此天處夜摩中生。以天慢行,不知自業,不近其馀少慢行者,不近一切不慢行天。不樂見佛,及法眾僧。於正法中,不信不入。以於正法不隨順故,行於惡道。不能觀察十二因緣。不敬尊長,亦不親近有智慧天。為欲所诳,貪著境界。於此天處,臨欲退時,乃生悔心。是故天人,應捨放逸,應離慠慢。若不捨離,則如熾火,燒胡麻等(78)。

  故此件可擬題為:正法念處經觀天品之二十二殘頁。

  七、俄TK321 4。佛經(79)
  今案:原件為三片殘片。
  殘片一:存兩行,可辨識“父而”、“□得一□”四字。
  殘片二:存八行:

  施於□(後殘)
  故作是語已(後殘)
  歲過是已後(後殘)
  菩薩作如是法(後殘)
  □淨明德佛國(後殘)
  □然化生即為(後殘)
  經行彼處 即(後殘)
  行大精進 捨(後殘)

  此段文字,為後秦/鸠摩羅什譯《妙法蓮華經》卷六“藥王菩薩本事品第二十三”中的內容:

  善男子,是名第一之施,於諸施中,最尊最上,以法供養諸如來故。作是語已,而各默然。其身火燃千二百歲,過是已後,其身乃盡。一切眾生憙見菩薩,作如是法供養已,命終之後,復生日月淨明德佛國中。於淨德王家,結加趺坐,忽然化生。即為其父,而說偈言:
  大王今當知我經行彼處
  即時得一切現諸身三昧
  勤行大精進捨所愛之身
  供養於世尊為求無上慧(80)

  殘片一殘存的四字,正是此片所阙的。今拼合如下(圓括號內是根據原經所補的內容,方括號內是殘片一的內容):

  “(忽)然化生即為其【父而】說偈言(大王今當知 我)經行彼處 即時【得一切】 (現諸身三昧 勤)行大精進 捨(所愛之身 供養於世尊 為求無上慧)”

  殘片三:存五行,可辨識文字有:

  (上殘)復□
  (上殘)中轉
  (上殘)眾經
  (上殘)中王
  (上殘)天王

  這也是後秦/鸠摩羅什譯《妙法蓮華經》卷六“藥王菩薩本事品第二十三”中的內容,為便於了解,現將此段內容按這一刻本過去的版式還原(殘片原文下加下劃線,未加者乃根據原經所補內容):

  經亦復如是於千萬億種諸經法中最為
  照明又如日天子能除諸闇此經亦復如
  是能破一切不善之闇又如諸小王中轉
  輪聖王最為第一此經亦復如是於眾經
  中最為其尊又如帝釋於三十三天中王
  此經亦復如是諸經中王又如大梵天王
  一切眾生之父此經亦復如是一切賢聖

  這一還原,使我們了解到,原刻本每行16字,這為將下面的另一殘片與殘片一和殘片二拼合提供了可能(詳下)。
  故此件可擬題為:妙法蓮華經藥王菩薩本事品第二十三殘片。

  八、俄TK322 5。鐵髪亥頭欲護神求修序等(81)
  今案:此頁共五片殘片:
  1、 殘片二行半,原題“鐵髪亥頭欲護神求修序”。
  2、殘片三行半,世俗文獻。從內容來看,此殘片似與“俄TK314 類書(82)”有關。
  3、殘片三行,可辨識文字為:

  (上殘)□燒香末香塗香天缯幡蓋及□(後殘)
  (上殘)□檀之香如是等種種諸物供養所
  (上殘)假使國城妻子布施亦所不及善

  此段文字,為後秦/鸠摩羅什譯《妙法蓮華經》卷六“藥王菩薩本事品第二十三”中的內容:

  滿千二百歲已,香油塗身,於日月淨明德佛前,以天寶衣而自纏身,灌諸香油,以神通力願,而自然身,光明遍照八十億恆河沙世界。其中諸佛同時贊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是真精進,是名真法供養如來。若以華、香、璎珞、燒香、末香、塗香、天缯幡蓋,及海此岸栴檀之香,如是等種種諸物供養,所不能及。假使國城妻子布施,亦所不及。善男子,是名第一之施,於諸施中,最尊最上,以法供養諸如來故。作是語已,而各默然。其身火燃千二百歲,過是已後,其身乃盡(83)。

  現將俄TK321號殘片一、二和此殘片拼合,恢復此頁原刻本舊貌如下(其中三片殘片文字部分加下劃線,未加者乃根據原經所補內容):

  華香璎珞燒香末香塗香天缯幡蓋及海
  此岸栴檀之香如是等種種諸物供養所
  不能及假使國城妻子布施亦所不及善
  男子是名第一之施於諸施中最尊最上
  以法供養諸如來故作是語已而各默然
  其身火燃千二百歲過是已後其身乃盡
  一切眾生憙見菩薩作如是法供養已命
  終之後復生日月淨明德佛國中於淨德
  王家結加趺坐忽然化生即為其父而說
  偈言
  大王今當知 我經行彼處 即時得一切
  現諸身三昧 勤行大精進 捨所愛之身
  供養於世尊 為求無上慧

  4、殘片四行,可辨識文字為:

  (上殘)為第一□經亦復如是於一切□(後殘)
  (上殘)為第一如佛為諸法王此經亦
  (上殘)經中王宿王華此經能救一切
  (上殘)□能令一切眾生離諸苦惱此

  此段文字,為後秦/鸠摩羅什譯《妙法蓮華經》卷六“藥王菩薩本事品第二十三”中的內容:

  有能受持是經典者,亦復如是。於一切眾生中,亦為第一。一切聲聞、辟支佛中,菩薩為第一。此經亦復如是,於一切諸經法中,最為第一。如佛為諸法王,此經亦復如是,諸經中王。宿王華,此經能救一切眾生者,此經能令一切眾生離諸苦惱,此經能大饒益一切眾生,充滿其願(84)。

  此殘片和俄TK321號殘片三為同一部分,中阙十馀行。

  5、殘片三行,背面朝上,為世俗文獻。從內容來看,此殘片也似與“俄TK314 類書”有關,但不解此片因何印反?

  此件可擬題為:1。鐵髪亥頭欲護神求修序;2。古籍殘片;3。妙法蓮華經藥王菩薩本事品第二十三殘片;4。妙法蓮華經藥王菩薩本事品第二十三殘片;5。古籍殘片。

  九、俄A9 2。陀羅尼(85)
  今案:原件為一刻本殘片,存五行:

  (上殘)□滿哆(後殘)□哩秫弟(後殘)
  嚩怛他蘖□八十□纥哩□合(後殘)
  野八十三地瑟□二合曩八十四(後殘)
  地瑟恥二合哆八十五摩賀母(後殘)
  嚩賀

  內容為唐/佛陀波利譯《佛頂尊勝陀羅尼經》中的“佛頂尊勝陀羅尼”,見《大正藏》第19冊967號350頁下25至28行。此殘片與俄TK294號陀羅尼殘片為同一種刻本。
  故此件可擬題為:佛頂尊勝陀羅尼殘片。

  第六冊(86)
  一、ИнвNO。951 A。佛經
  今案:此件為一刻本殘頁,存十三行,從“悉能制伏一切外道悉能解脫一切煩惱”始,至“經於無數百千萬億那由他劫普於十”終,為《普賢行願品》中的內容。參見《俄藏黑水城文獻》第二冊所收之“俄TK61 大方廣佛華嚴經入不思議解脫境界普賢行願品”(21-11)第16行和(21-12)第8行(87)。
  故此件可擬題為:大方廣佛華嚴經入不思議解脫境界普賢行願品殘頁

  二、ИнвNO。1044 禅宗文獻
  今案:此件為一抄本殘片,存十二行。可辨識文字如下:

  (上殘)身處酌然
  (上殘)處試舉看
  (上殘)說不著爛泥裡(88)
  (上殘)河南正河北在
  (上殘)□相唾饒你
  (上殘)還見麽 便打
  (上殘)言句何故

  (上殘)擇有不見
  (上殘)□地便道
  (上殘)出語不知
  (上殘)□未見本
  (上殘)□單傳

  此殘片所抄,是宋/克勤評唱、宋/重顯頌古的《佛果圜悟禅師碧巖錄》卷第一之第八末第九初中的內容:
  若無透關底眼轉身處,到這裡灼然不柰何。且道如何是透關底眼轉身處?試舉看。
  【九】舉僧問趙州:如何是趙州河北河南,總說不著。爛泥裡有刺。不在河南,正在河北?州雲:東門西門南門北門開也。相罵饒爾接嘴,相唾饒爾潑水。見成公案,還見麽?便打。
  大凡參禅問道,明究自己,切忌揀擇言句。何故?不見趙州舉道:至道無難,唯嫌揀擇。又不見雲門道:如今禅和子,三個五個聚頭口喃喃地,便道:這個是上才語句,那個是就身處打出語。不知古人方便門中,為初機後學,未明心地,未見本性,不得已而立個方便語句。如祖師西來,單傳心印,直指人心,見性成佛,那裡如此葛籐。須是斬斷語言,格外見谛,透脫得去。可謂如龍得水,似虎靠山(89)。

  故此件可擬題為:佛果圜悟禅師碧巖錄卷一殘片。

  三、ИнвNO。1366b 佛經科文
  今案:原件為佛經之科判殘頁,概述其主要內容如下:
  修行信心分:能治所治契當門。信心品類分剖門。
  其中,能治所治契當門分為“能治”和“所治”兩種。能治是指“故說修行信心分”,所治是指“是中依未入正定聚眾生”。
  其中,信心品類分剖門又分為三門,即:一、直問信心品類門;二、直問修行品類門;三者略答顯示信心門。等等。
  這是為《釋摩诃衍論》卷八開頭部分作的科判。《釋摩诃衍論》說:

  已說解釋分,次說修行信心分。
  就此分中則有七門。雲何為七?一者能治所治契當門。二者信心品類分剖門。三者修行方便善巧門。四者廣釋魔事對治門。五者贊歎三昧功德門。六者兩輪具阙益損門。七者勸劣向勝不退門。是名為七。能治所治契當門者,其相雲何?
  本曰:是中依未入正定聚眾生故,說修行信心分。
  論曰:言是中依未入正定聚眾生者,即是所治,所謂所化之境界故。故說修行信心分者,即是能治,所謂能化之教法故。所化境界,其量雲何?謂攝二聚之眾生故。雲何為二?一者邪定聚,二者不定聚,是名為二。所以者何?此二眾生,皆悉未入正定聚故。言契當者,其相雲何?謂二眾生中各契教說故。契相雲何?謂欲邪定聚眾生,故說信心門。欲彼不定聚眾生,故說修行門。所以者何?進入次第,其法爾故。謂未信人先起信故,其已信人直修行故。復次,通利益故。
  已說能治所治契當門,次說信心品類分剖門。
  本曰:何等信心?雲何修行?略說信心有四種。雲何為四?一者信根本,所謂樂念真如法故。二者信佛有無量功德,常念親近供養恭敬,發起善根,願求一切智故。三者信法有大利益,常念修行諸波羅蜜故。四者信僧能正修行自利利他,常樂親近諸菩薩眾,求學如實行故。
  論曰:就此文中則有三門。雲何為三?一者直問信心品類門,二者直問修行品類門,三者略答顯示信心門,是名為三。言直問信心品類門者,所謂總問信心量故,如本何等信心故。言直問修行品類門者,所謂總問修行量故,如本雲何修行故。就第三門中即有三門。雲何為三?一者總答門,二者總問門,三者廣答門(90)。

  故此件可擬題為:釋摩诃衍論卷八科文。

  四、ИнвNO。1366c 佛經論釋
  今案:此件為一殘片,存四行。可辨識的文字有:
  見答曰諸佛如來法身
  平等遍一切處無有作意
  故說自然但依眾生心
  現眾生心者猶如鏡於鏡

  這裡抄寫的是《釋摩诃衍論》卷七開頭部分的內容:

  問曰:若諸佛有自然業,能現一切處,利益眾生者。一切眾生若見其身,若睹神變,若聞其說,無不得利。雲何世間多不能見?答曰:諸佛如來法身平等,遍一切處,無有作意,故說自然。但依眾生心現,眾生心者猶如於鏡,鏡若有垢,色像不現。如是眾生心若有垢,法身不現故(91)。

  故此件可擬題為:釋摩诃衍論卷七殘片。

  五、俄Ф335 佛經供養偈(92)
  今案:此件為一刻本殘頁,存下半段,共十一行。可辨識的文字有:
  □□□□□□□合掌一心唱隨喜
  □□□□□□□ 身心大喜皆充遍
  □□□□□□□ 為欲供養此經故
  □□□□□□寶 發願鹹為諸眾生
  □□□□□部洲 普雨七寶璎珞具
  □□□□□□者 皆得隨心受安樂
  □□□□□□寶 悉皆充足四洲中
  □□□□□□須衣服飲食皆無乏
  □□□□□□王見此四洲雨珍寶
  □□□□□□□所有遺教苾蒭僧
  □□□□□□□即我釋迦牟尼是(93)

  此為唐/義淨譯《金光明最勝王經》卷九“善生王品第二十一”中的內容:

  爾時寶積大法師即升高座加趺坐
  念彼十方諸剎土百千萬億大慈尊
  遍及一切苦眾生皆起平等慈悲念
  為彼請主善生故演說微妙金光明
  王既得聞如是法合掌一心唱隨喜
  聞法希有淚交流身心大喜皆充遍
  於時國主善生王為欲供養此經故
  手持如意末尼寶發願鹹為諸眾生
  今可於斯贍部洲普雨七寶璎珞具
  所有匮乏資財者皆得隨心受安樂
  即便遍雨於七寶悉皆充足四洲中
  璎珞嚴身隨所須衣服飲食皆無乏
  爾時國主善生王見此四洲雨珍寶
  鹹持供養寶髻佛所有遺教苾刍僧
  應知過去善生王即我釋迦牟尼是
  為於昔時捨大地及諸珍寶滿四洲
  昔時寶積大法師為彼善生說妙法
  因彼開演經王故東方現成不動佛
  以我曾聽此經王合掌一言稱隨喜
  及施七寶諸功德獲此最勝金剛身
  金光百福相莊嚴所有見者皆歡喜
  一切有情無不愛俱胝天眾亦同然(94)
  
  故此件可擬題為:金光明最勝王經卷九殘頁。

  六、俄 Дх02823 佛教名詞問答(95)
  今案:被擬題為“佛教名詞問答”的部分,共存22頁。但由於原件開本很小,故每頁所抄之字甚少,似為方便隨身攜帶者。由於原文不多,現按原格式錄文如下:

  問三寶有/幾種答有/三種二體/三寶法身/體有妙覺/名為佛寶/法身體有/妙軌名為/法寶法身/體有離違/诤名為僧/寶二別相/三寶丈六/化身以為/佛寶所說/言教以為/法寶大乘/十信已下/少乘初果/已上以為/僧寶三住/持三寶泥/龛塑像以/為佛寶紙/(後阙一頁)/僧寶是名/三種三寶/又問四谛有/幾種有二/一者小乘/有作四谛生/死果為苦/谛煩惱業/為集谛寂/滅為滅谛/戒定惠為/道谛甚是/戒防非止惡/名為戒甚/是定系心一/□名為定/甚是惠了/別之義名/為惠二大乘/無作四谛小/乘中不合假/釋 又問眾生/幾物成身/答九物成身/何名九物答/四大五蘊是/名九物 問/四大有幾種/答有二種一/者內二者外/何名外四大/答地水火風是/名外四大何名/內四大答內/有骨肉堅硬/以為地大血/髓津潤以為/水大遍體/溫暖以為火/大出息入息/以為風大 又問/何名空色二大(後殘)
  此件所抄,是唐/李師政所撰的《法門名義集》中的內容,共有三寶、四谛和四大三項。由於《法門名義集》也僅有敦煌抄本傳世(96),故二者文字略有差異:   三寶,佛寶、法寶、僧寶。三寶有三種:一者一體三寶。法身體有妙覺,名為佛寶。法身體有妙軌,名為法寶。法身離違爭,名為僧寶。二者別相三寶。丈六化身,以為佛寶。不說教法,以為法寶。大乘十信已上,小乘初果已上,名為僧寶。三者住持三寶。泥龛素像,以為佛寶。紙素竹帛,以為法寶。凡夫比丘,以為僧寶(97)。
  四谛,苦谛、集谛、滅谛、道谛,是為四谛。四谛有二:一者小乘有作四谛,二者大乘無作四谛。生死果為苦,煩惱為集谛,寂滅聖是名滅聖谛,以無二法得道,是名道聖谛。大乘無作四谛,觀苦聖谛,知集無和合,是集聖谛。知滅無滅,是滅聖谛。以無二法得道,是名道聖谛(98)。
  四大,地水火風是也,和合成身。地者,骨肉形體也。水者,血髓潤也。火者,溫暖也。風者,出入氣息也(99)。

  故此件可擬題為:法門名義集。

  目前沒有辨識出的文獻全部在第四冊,共有四件:俄TK220 佛經論釋(100);俄TK272 佛書殘片(101);俄TK275V 佛經(102);俄TK283V 佛經等(103)。這四件有的過過於零碎,有的是藏外文獻,還需要進一步研究。
  《俄藏黑水城文獻》中漢文佛教文獻部分的擬題,還存在一些小問題。比如,已經擬定的個別題目,子目還可以更為細致。給題標准也要統一,避免同一類型的文獻,有的給了題,有的則不給的情況。擬題時,應當充分考慮能從題目上反映文獻的基本面貌,如對文獻的保存情況,可用“殘卷”、“殘頁”、“殘片”、“碎片”等描述性的語言進行說明,避免籠統,更好地為研究者提供幫助。當然,這些問題不是在短期內就能夠完全解決的,需要有更多的研究者為此發心。
  黑水城漢文佛教文獻的研究,可以說尚為空白。目前亟待開展的工作,一是撰寫《黑水城漢文佛教文獻敘錄》,全面反映黑水城漢文佛教文獻的概貌。通過比較詳細的介紹,使研究者能省便地了解黑水城漢文佛教文獻的基本情況。對已經入藏的文獻,要比勘異同;對沒有入藏的,要考鏡源流,從而使教界、學界充分認識黑水城文獻價值所在。二是編輯《黑水城藏外漢文佛教文獻匯編》,在《黑水城漢文佛教文獻敘錄》全面調查的基礎上,對藏外文獻進行鉤輯、校點,以彌補目前佛教藏外文獻研究的一個空白,為中國佛教史、尤其是遼代和西夏佛教的研究,提供第一手資料。


  2000年12月9日寫定於蘇州
  西園戒幢佛學研究所無盡燈樓


  (本文發表於《敦煌研究》2001年第一期)


  1 據史金波等主編之《俄藏黑水城文獻》(漢文部分),上海古籍出版社1996年12月印行。下同。第一冊原書未能識別文獻僅一件,現已辨識並擬題。
  2 見347下。
  3 案:原文旁已加圈為句讀,但斷句多誤。
  4 見《大正藏》14/446/364下。
  5 見《大正藏》14/452/418中。
  6 第二冊原書未能識別文獻共二件,現已全部辨識並擬題。
  7 見27頁上。
  8 見《大正藏》9/262/8中至下。
  9 見66頁上。
  10 見208頁。
  11 見257頁。
  12 見208頁。
  13 見255頁。
  14 見257頁。
  15 見306頁。
  16 見《釋摩诃衍論通贊疏》法悟序,《卍續藏經》72冊831下。
  17 見《卍續藏經》73冊。
  18 案:目前已經入藏的《釋摩诃衍論》注疏僅五種,遼代著作就占了二種。此論注疏均見《卍續藏經》,其馀各種《大藏經》未收。
  19 案:義天(1055~1101),高麗文宗之第四子,俗姓王,名煦,字義天。宋/元豐八年(1085)入宋,三年後歸國,攜回千馀卷經典章疏。歸國後,義天廣泛搜集宋、遼、日本諸國章疏,共達四千馀卷,並刊行《高麗續藏經》。宋/元祐六年(1091)編撰《新編諸宗教藏總錄》。
  20 案:也稱《義天錄》。
  21 見《大正藏》55/2184/1175中。
  22 日本/杲寶所記之《寶冊鈔》卷八“釋摩诃衍論真偽事”:“末書內《通玄抄》並《贊疏》,長治二年五月中旬將來於本朝。《通贊疏》十卷未渡書也。”見《大正藏》77/2453/825上。
  23 見《大正藏》32/1668/597下。
  24 見865下3行至7行。因黑水城抄本後殘,故不錄。
  25 抄本下殘一字,據上下文意,當為“槃”。
  26 抄本下殘一字,據上下文意,疑當為“令”。
  27 抄本後殘。
  28 案:有關《釋摩诃衍論贊玄疏》成書年代及其流傳情況,將另撰《黑水城抄本<釋摩诃衍論贊玄疏>研究》來說明。
  29 見《大正藏》32/1668/592中至602上。
  30 見《大正藏》32/1668/597下。
  31 見《大正藏》32/1668/602上。
  32 見《大正藏》32/1668/602上。
  33 第四冊原書未識別文獻共九件,現辨識並擬題五件。
  34 見58頁上。
  35 見《大正藏》30/1579/502中至下。
  36 見128頁。
  37 原文作“復次須菩提,菩薩於法應無所住行於布施。”
  38 原文作“須菩提,若人言佛說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須菩提,於意雲何,是人解我所說義不?世尊,是人不解如來所說義。何以故?世尊說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即非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是名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
  39 見214頁下。
  40 見325頁下。
  41 見74頁至77頁之“2。佛說延壽命經一卷 (13-6)”。此號其實是黑水城文獻,被混入敦煌文獻中。承《俄藏黑水城文獻》的責任編輯蔣維崧先生見告,目前這一錯誤已經得到糾正,《俄藏黑水城文獻》第六冊又重收此件。
  42 如S。2428、S。 3492、S。5433a、S。5531g、S。5555b、S。5563v等。
  43 見85/2888/1404上至下。
  44 見369頁。
  45 見《大正藏》7/220/404上至中。
  46 見382頁下。
  47 第四冊原書未能識別文獻共七件,現已全部辨識並擬題。
  48 見3頁上。
  49 原為夾注。
  50 原為夾注。
  51 見《大正藏》39/1795/576上。
  52 原為夾注。
  53 原為夾注。
  54 原為夾注。
  55 原為夾注。
  56 見《大正藏》39/1795/576中。
  57 原為夾注。
  58 原為夾注。
  59 原為夾注。
  60 見《大正藏》39/1795/556中至下。
  61 原為夾注。
  62 原為夾注。
  63 原為夾注。
  64 見《大正藏》39/1795/573下。
  65 見《大正藏》39/1795/573下。
  66 除“淨”及最後“觀者名”四字外,其馀均為夾注。
  67 見《大正藏》39/1795/569下。
  68 此二十字全部為夾注。
  69 見《大正藏》39/1795/559下。
  70 見5頁下。
  71 見7頁上。
  72 見《大正藏》8/246/844上。
  73 見7頁下。
  74 見《大正藏》1/26/511下。
  75 見8頁下。
  76 見《大正藏》17/721/258上至中。
  77 見10頁上。
  78 見《大正藏》17/721/254下至255上。
  79 見34頁上。
  80 見《大正藏》9/262/53中。
  81 見82頁。
  82 見11頁。
  83 見《大正藏》9/262/53中。
  84 見《大正藏》9/262/54中。
  85 原為18-2,見206下。
  86 案:第六冊雖發稿,但未印出。此據《俄藏黑水城文獻》的責任編輯蔣維崧先生所提供未識別的文獻之復印件,故僅標編號,未標原件所在第六冊的頁碼。
  87 見60頁下至61頁上。
  88 案:原文此下四行均用小字體抄寫。
  89 見《大正藏》48/2003/149上。
  90 見《大正藏》32/1668/652中至653上。
  91 見《大正藏》32/1668/647中。
  92 案:此件原混入《俄藏敦煌文獻》中,現重收入《俄藏黑水城文獻》第六冊。
  93 見《俄藏敦煌文獻》第5冊第246頁下。
  94 見《大正藏》16/665/444下。
  95 見《俄藏敦煌文獻》10冊68頁至71頁。
  96 《大正藏》所收底本為法藏本,但未說明編號。此書現存抄本甚多,法藏本就有7件。
  97 見“理教品法門名義第四”,《大正藏》54/2124/199中。
  98 見“理教品法門名義第四”,《大正藏》54/2124/199下。
  99 見“身心口法門名義第一”,《大正藏》54/2124/195上。
  100 見224頁上。為一殘頁。
  101 見364頁上。
  102 見366頁上。為一碎片。
  103 見372頁上。為一殘片。


 

 

上一篇:宗舜法師:“大唐三藏”說
下一篇:宗舜法師:敦煌卷子S.343v號佛教文獻考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