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邪淫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居士文章

 

傑克·康菲爾德:踏上心靈幽靜 第7章 為魔鬼命名 憤怒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憤怒

  第二種最常遇見的魔鬼,比欲望更明顯地令人感到痛苦!欲望和匮乏的心會產生誘惑,憤怒和厭惡則是相反的能量,顯然令人更不舒服。有時候,憤怒中可能有一些短暫的快感,之後卻會關閉我們的心。憤怒有一種燃燒和緊繃的特質,是我們無法逃脫的。憤怒與匮乏是相反的力量,會使我們推開、譴責、批評和怨恨生活中的某些經驗。憤怒和厭惡的魔鬼有許多面貌和偽裝,會以害怕、無聊、敵意、指責和批評的形式出現。

  憤怒就像欲望一樣,也是一種非常強大的力量,我們很容易陷入其中,或是因為害怕憤怒,而以較不自覺的方式表現其破壞性。不幸的是,很少人學會了如何直接處理它。它的力量可以從惱怒滋長到深層的害怕,憎恨和暴怒。憤怒的經驗可能是針對眼前的人或事,也可能是針對過去其他時空的人或事。我們有時會因為對很久以前的事感到無能為力,而產生巨大的憤怒;甚至對想象中可能發生的事勃然大怒。心中的憤怒很強烈時,會影響整個生活經驗,比如心情不好時,不論誰走進房間,或我們走到哪裡,都會覺得不對勁。不論是與他人還是與更廣的世界互動,憤怒都會成為我們心中巨大痛苦的來源。

  當憤怒生起,我們開始為它的面貌命名,就能了解一切。我們能親身知道為什麼害怕、批評和無聊都是厭惡的形式。檢視它們時,會發現它們出自我們對某方面經驗的嫌惡。為憤怒的形式命名,讓我們有機會從中找到自由。

  一開始,先溫柔地為自己的狀況命名:“憤怒、憤怒”或“怨恨、怨恨”, 只要它還存在,就繼續命名。當你為它命名時,注意它會持續多久? 接下來會變成什麼?又如何再度生起?命名,並注意憤怒的感覺,它在哪個部位?憤怒時,身體會變軟還是變硬?有沒有注意到不同類型的憤怒?憤怒出現時,它的溫度如何?會影響呼吸嗎?痛苦的程度如何?它如何影響我們的心?心是否變得更小、更僵硬、更緊繃?你是否覺得緊張或緊縮?傾聽伴隨憤怒而來的聲音,它們在說什麼?“我害怕這個。”“我討厭那個。”“我不想經驗那個。”我們能否為魔鬼命名, 並讓心放大到容許憤怒和憤怒的對象向我們展現它們的共舞呢?

  從印在書上的內容來看,為我們的經驗命名,並以平衡的專注去感覺它,好像很容易,但其實並非如此。幾年前,我在加州指導密集禅修,有幾位心理治療師接受過“尖叫療法”的傳統訓練,那是一種釋放和宣洩的做法,以尖叫釋放感受。禅修幾天後,他們說:“這種方法沒有效。” 我問:"“為什麼?”他們回答:“禅修會擴大內在的能量和憤怒,我們需要找個地方釋放出來。我們能否每天選一小時在禅堂裡尖叫和釋放? 否則一直留在心裡,會產生害處。”

  我們建議他們回去為它命名,只要單純地覺察它,這對他們沒什麼害處。既然他們是來學新東西,我們就要求他們繼續禅修,看看會發生什麼事。他們照著做了,幾天後,他們又來了,說:“真是驚人!” 我說:“發生了什麼事?”他們說:“為它命名一段時間後,它改變了。” 憤怒、害怕、欲望,這些力量的過程都可以被探究,它們會根據某些情況而生起,出現時會以某種方式影響身心。如果我們不陷入其中, 就能把它們當成暴風雨來觀察,一陣子後會看見它們也像暴風雨般消失了。

  若仔細傾聽,就會感覺到憤怒的源頭,它會在憤怒前出現,絕大多數都是下列兩種困境,一個是覺得受傷和痛苦,另一個則是害怕。請注意你的生活,看看這是不是真的。下次出現憤怒和煩躁時,看看先前是否覺得害怕或受傷。如果你先注意到害怕或痛苦,憤怒是否還會出現呢?

  憤怒能准確顯示我們卡住的地方,我們的限度何在,以及我們緊抓不放的信念和恐懼。厭惡就像警告訊號,亮燈說:“執著,執著。” 憤怒的力量顯示執著的程度,但我們的執著並不是必然如此,而是可以更有智慧的選擇。憤怒會受當天的觀點影響,不是恆常不變的,而是與來來去去的感覺、思緒有關的感受,我們不需要被它束縛或驅策。憤怒通常是出於局限的觀點,堅持事情必須如何。我們認為自己知道上帝如何創造世界,某人應該如何對待我們,什麼是自己應有的權益。可是,我們真正知道什麼呢?我們了解自己即將遇到的哀傷和困難、美麗和驚奇的神聖計劃嗎?與其要求事情按照我們的想法進行,不如開始面對和了解憤怒生起的力量。就像欲望一樣,我們可以研究憤怒, 了解它能否為我們提供益處,它是否有任何價值?它是否有保護作用, 或是某種力量的來源?憤怒是否需要得到力量、設定限制和更加成長? 除了憤怒,我們尋找的力量是否有其他來源?

  大部分人都學會討厭憤怒。當我們試著觀察它時,就會發現自己有批評、壓抑、逃避它的傾向,因為我們認為它是“不好”而痛苦的, 或是可恥而“不屬靈”的。我們必須非常小心地把開放的心帶入修行, 即使碰觸到內心最深處的悲痛、哀傷和憤怒,也要讓自己全然去感受。這些力量會推動我們的生活,我們必須去感覺它們,才能與之和和皆相處。禅修並不是逃避某種東西的過程,而是開放和了解的過程。我們在禅修中處理憤怒時,它可能變得非常頑強。起初我們可能只覺得有點生氣,但對那些想壓抑、掩藏憤怒的人,怒氣會轉為暴怒。被壓抑在體內的憤怒會化為緊張和熱度,出現在手臂、背部或頸部;所有吞下的話都會被吐出,而強烈的意象、暴烈的狂怒、激烈的髒話都會滿溢而出。這種開啟的過程會持續好幾天、幾周甚至幾個月。這些感受是健康的, 甚至是必要的,但必須記得如何處理它們。當這些魔鬼卸下面具,你可能會覺得快要發狂或做錯了什麼,但其實是你終於開始面對那些使你無法活出愛和充分自覺的力量。我們會一再面對這些力量,可能要在修行中處理憤怒一千次,才能達到平衡而覺察的生活。這是很自然的情形。

 

上一篇:寬運法師:化解煩惱與苦惱
下一篇:傑克·康菲爾德:踏上心靈幽靜 第7章 為魔鬼命名 恐懼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