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XIE YIN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居士文章

 

陳士東居士:仲敦巴仁波且傳略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仲敦巴仁波且傳略

頂禮仲敦巴尊者!

陳士東

仲敦巴仁波且姓氏曰仲,全名仲敦巴·嘉瓦郡乃,意為“勝生”。仁波且於木蛇年(1005年,宋景德二年)生於藏北念青唐拉沃雜傑莫地方(即堆隆菩,在今拉薩西北堆隆德慶縣)一個富豪人家,屬羊協氏族。父名達松格顯,有的史籍稱庫堆薩季瑪。仁波且幼年喪母,其父續娶,他與繼母不和,繼母常欺負他,如一次繼母擠乳,他打牛,牛走乳倒,遭繼母痛打一頓。仁波且雖幼,然心智殊特,自思雲:“於此爭鬧,不如他往為樂”,遂離家出走。幼年在許(今朗縣)地方學藏文,後遷居到康區去,在半路上遇到正要到尼泊爾去的康地大德賽尊,見後生信,就在路上拜他為師,時年仁波且十五歲。後此大德至跋薄,住一年而回,又相會於玉如,仁波且請求隨行左右,大德告其:“汝明年可隨康地商來,若今引去,恐他人謗為竊幼童子也。”次年十七歲,隨商人至康地,賽尊把他帶到了自己家裡,他對賽尊勤謹侍奉,為他做放牧、推磨等農牧業生產在內的各種活,還努力向他學法,依止上師十九年,善巧顯密諸法。後於一日,與諸學者談論法義,智勝一切,法增居士之名,遂遍聞於康藏。但這時他並不以此為足,自思雲:“得此難得有暇圓滿之人身,必須修一真實佛法。但現所學者,是何境界,須再學否?要請問印度大善巧者,而請問須能自問不用譯者為好,遂依印度三藏法師彌底(即聲刺或名念智法師,此師功德甚大)學梵語文、印度聲明學,仁波且後來通曉梵文,皆是上師班智達彌底的功德。

後聽說阿底峽尊者到了阿裡,他歡喜無量,於彌底班智達處得聞尊者之名時,就情不自禁欲往依止。對他要去阿裡向尊者學習之事,賽尊是非常贊同的,為他准備了牲口、行李、書籍等,送他上路,這年他三十八歲,臨行前,賽尊大德告曰:今可與父相會(授記必會投到尊者門下)。他自北路行,至前藏場喀梭曲時,以法教化此處之官,其供養熱振地方寺廟,請求留此受供養。仁波且雲:“汝可改此惡行,建設弘法處所,明年有善慧譯師至,可請其弘法。我今無空,須急往阿裡谒大善巧者,待我回時,當受汝施,更當於熱振建寺也”。仁波且行到拉薩附近的彭域時,遇到魯梅十人中一人的弟子--噶瓦·釋迦旺秀,仁波且告訴他,自己要去請尊者。釋迦旺秀很贊成,於是二人商定,如尊接受邀請,願意到衛藏來,就由仁波且寫信回來,請釋迦旺秀和衛藏各地方領袖人物商量,共同迎尊者。水羊年(1043年)初,他到達布讓加香,遇到正准備經尼泊爾返回印度去的尊者,仁波且見到尊者那年他三十九歲,尊者已六十一齡。尊者因離印度來藏時與印約定三年後返回,此時已到期限,為不違約,准備返印,然在他內心也是亦未決定要走,因尊者在被迎請到西藏弘法的前夕,曾祈請本尊聖救度母,以觀征兆。度母懸記雲:“一般和個別的一切事業,都有很大發展。特別是依托一位在家居士,將有大的利益”。度母又指示去請問空行母,空行母亦謂若往西藏當有益於正法,特由一居士得獲利益。而仁波且正是菩薩所指示的那位居士,他曾依賈地漾勒波受五戒,系居士身,以有特別緣起,供藍布猞猁袍子,以衣帶圍繞六匝,表行六度(菩薩度生的六種方法),仁波且是觀世音菩薩化身,曾多次幻化身入印度,以協助尊者入藏。康區喇嘛得知尊者到藏地後,一致向尊者推薦他,另一方面,在仁波且未至之前一日,尊者得綠度母指示,謂心傳弟子的大居士將到來。尊者乃嚴整以待,先陳密集金剛壇城圖以待灌頂,然自朝至暮尚未見至,弟子輩不禁暗中私語:“難道度母戲語耶?”尊者起座出外散步,果遇仁波且至,仁波且以其所證悟請教尊者,尊者以手加額謂:“此為最善”,贊歎不已。仁波且也十分敬佩尊者才學,認定尊者為自己終身之上師,遂叩求尊者收攝,尊者見其根性不凡,求法懇切,遂應允之,二人一見如故。仁波且對尊者作了極大供養,不僅供以世間各種財物,且身口意都聽從於上師之教導,尊者作吉祥贊贊之,乃命入壇城中,為授密集灌頂,做大加持及授傳承,另外還授文殊金剛聖像一尊,此像最有加持,為西印度王送來者。當日尊者之施主,供仁波且酥油一塊,他化而注為通宵燈,供於尊者像前,自此以後,乃至尊者圓寂,此燈不滅,這個緣起實在很好,次喻仁波且能得尊者之法脈,能令法燈常明,另一方面,也說明尊者之大法會常存於世,照耀世間,如論中所說“但有講說者,此便住世間”。仁波且為了轉移尊者返國之行,向尊者等一行人介紹並盛贊了拉薩、山南等地道場殊勝,僧侶眾多,包括桑耶寺在內的各大寺院情況,並說明那裡數千名僧人都迫切希望尊者前去傳教。尊著聽了很高興:“這麼多修梵行的,在我的家鄉也沒有,其中一定有大阿羅漢。”說完向東方頂禮,改變了返印計劃,決心本著弘揚佛法的心願,應允接受邀請。仁波且恐中途生變,立即寫信給前藏僧眾中的釋迦旺秋,此信名《寄藏中諸師友書》,該書系一封頌體書信,計有十七頌,書中有“形如大車輪,南瞻部洲中……”等詞句,依照書中示意,催促藏中師友們使他們秋季以前趕來迎接。釋迦旺秋將這一消息告知魯梅四柱弟子之一--主持傑拉康寺的尚那囊?多傑旺秀及其他有關人士,並和衛藏各地方勢力共同商議,派出代表去迎尊者。前去迎接的代表與尊者及仁波且一行在後藏的貝塘地方相會,然後一同沿著雅魯藏布江,經過後藏來到拉薩。尊者在藏傳教達九年之久,仁波且追隨尊者時間最長,從入阿裡迎請直至一○五四年尊者在聶塘圓寂,他一直在尊者跟前,在尊者諸弟子中,以他依止年歲最長,所學最多,處於大師兄地位。仁波且生平僅有五師,印度二師,西藏有三位,在這五位上師之中,他最敬重的便是尊者,昔後藏中,一切譯師智者集會之處,有一泥灘,他盡脫衣服掃除泥穢,不知從何取來干潔白土覆之,於尊者前作一供壇,尊者笑曰:“奇哉!印度亦有類似汝者”。仁波且曾雲:“我慢高丘,不出德水”。對上師比敬不勤,於眾生更無悲心可言矣,對誰還會敬重呢?仁波且事師極謹,於此不便詳說,只略舉一例明之。如昔仁波且服侍尊者,師每大便,乃至糞穢皆必以手捧除之,一次出傾之頃,即得大神通,能見大鵬所飛歷十八日之遠程中一切事情,此蓋即事師而得功德。另外,仁波且也非常注重修持,他遇有急事,則行五種供養:一.供三寶,二.承事僧眾,三.供朶馬,四.造泥塔,五.誦經。尊者對他也十分贊賞,許為心傳弟子,如尊者在藏常患頭痛,呼他囑以手撫其頭,謂曰:“汝心良善,手觸吾即安”。就這樣,仁波且追隨尊者十五年,尊者把所有一切顯密教授都傳給了他,尊者時以《菩提道燈論》、《菩薩寶鬘論》授之,他問“最上密如閻摩王法,內外壇場皆曾以教眾,何以但以此二論授我?”尊者告知:“我若不遇汝,則此二論,將無人能解,故特予汝”。有人以為噶當派沒有密法教授,這是非常錯誤的認識,尊者傳密法極為謹嚴,一般不在眾會普傳無上密,但對仁波且、俄·雷必喜饒及第一世五智喇嘛彌伴等卻盡傳了密乘無上心要,如對仲傳了《密乘四部續》教授和《成就心要類》教授,所以尊者不是不傳密法,噶當派也並非沒有密乘教授,尊者名著《菩提道燈論》中有“由顯入密”教導,說明是顯密並重的。尊者在桑耶寺時,曾把密咒行的多種方便和大手印教法等眾多教授傳給仁波且,但他認為一般人對於密法如言取義的粗行過失的緣故,深加隱密,不輕易示人。雖於顯密教法均得究竟,但常講《般若八千頌》、《八千頌大疏》、《略疏》、《二萬光明論》等,對於密法,不多宣說,然而對於密咒的《智成就論》已曾作譯校工作。他住耶巴時,自念末世有情,濁情深厚,今師長在世,須請一永利有情之教授,遂日日請問法義,以尊者之答而成《問答摩尼鬘》(此論以問答為體,為教授之精華,內分二十三品,譯可十卷以上,總攝頌文為《菩薩寶鬘論》)。阿底峽尊者圓寂後,仁波且成了噶當派新的領袖人物,如尊者將入寂,其弟子請問法要,謂:“師去後,我當修定耶?”尊者雲:“定不是法。”問:“終身講經如何?”尊者雲:“講經權非法要,當依仲敦巴捨世間心,修出離心也”。

尊者一○五四年在聶唐圓寂,水羊年(1055年)仁波且在聶唐主持了悼念尊者的儀式,並在那裡建了一座寺院,該寺由仁波且主持,龐頓出資創建,名古朋寺。該寺分前後兩進,由於正殿主供鍍金卓瑪佛像,此像乃尊者自家鄉印度薩霍爾帶來,因此該寺又名聶唐卓瑪拉康(意為聶唐地方的度母佛殿)。又因該寺坐落在聶唐地方,故又稱聶唐寺。仁波且將尊者骸骨存放在聶唐度母寺的寶瓶內,寺內塑尊者像,留有壁畫,以供後世瞻仰。這以後,他回家鄉去了一次。不久,藏北當雄一帶的地方頭人集會,派人請他到熱振地方傳教。火猴年初(丙申,1056年)受達木(今當雄)迎請,他帶領尊者其他弟子,連同尊者遺體一起搬到了熱振地方(今林周縣),同年修建了熱振寺(一說為1057年),將尊者遺骨供奉在熱振寺的銀鑄靈塔中。熱振寺是《噶當寶籍》等許多教典中懸記的聖地,受過尊者盛大稱贊,是法王仲敦巴師徒的寺廟,成為噶當派教法的源頭,噶當派就是以熱振寺為根本寺院,由仲敦巴傳承尊者的教旨而逐步發展起來的。他以後一直住此寺中弘法傳教,大約住寺九年,領導著尊者的其他門徒和他新收下的弟子,他一生雖未受過比丘戒,以白衣傳法,但他持戒極嚴,一切尊照戒律界限而作,非為末世白衣之浸無矩度也。如他觀見一修密者飲水,舉杯即飲,因問之雲:“汝不念三寶恩乎?”另外,他佛法精深,傳教極廣,對於各種經論皆已通透,如對尊者傳下的菩提心修法,他更是心領神會,在自著之“要門八座法”中詳論了發心法的修習。因此而弘傳盛大了噶當派,以居士之身勝過其他比丘僧,將一生奉獻給弘揚佛法事業上,也正是因此,他得到了尊者其他弟子也就是他的師兄弟們的支持和愛戴,師兄弟們如敬師一樣敬重他,如尊者三大弟子中的俄·雷必喜饒雖與他是師兄弟,但卻很尊重他,曾幾次到熱振寺去求教。仁波且在熱振抱病時,貢巴瓦在生區,相距三日程,貢即知之,乘空而往慰問,不由門入,仁波且力诃斥之,謂神通乃可羞之事。又熱振有上下二寺,一寺作法,缺糧,眾皆驚恐。貢巴瓦雲,不妨,有人已送至半山。後果然。眾散後,仁波且責之,謂有功德,當善隱藏勿炫耀,因此禁現神通,遂成噶當定制,這也是符合釋迦遺教的,釋迦佛曾雲:“凡我弟子,不顯神通”。因噶當派不涉及政治,不以神通惑世,戒律清淨,一心為度化眾生,當時的藏族僧眾曾盛稱噶當派有德行,也最受群眾支持。仁波且於藏歷第一饒迥之木龍年(甲辰,1064宋治平元年)圓寂於熱振寺,世壽六十歲,他常駐錫熱振寺,因此該寺留有他很多遺跡,寺內除了有他靈骨塔外,還有他所住過的巖洞,寺院及寺內有他的法座和著名的熏香百供塔。關於仁波且的弟子,見於記載的高足有五十余人,其中最主要者為博朵瓦、普瓊瓦、謹俄瓦三昆季。博朵瓦·仁欽賽,是他大弟子,尊者在耶巴時,他聞習了尊者的修持次第,又在熱振寺從仲敦巴學習教誡,仁波且圓寂後,他任熱振寺堪布,他是仁波且事業的得力繼承者,博朵瓦對仁波且也十分敬重,他曾教示謹俄瓦諸人:“汝能值遇如此菩薩,我之知識,如教奉行,實屬大福,今後莫覺如擔,當為莊嚴”。普瓊瓦·宣努堅贊是仁波且二弟子,原在聶唐隨尊者習法,尊者圓寂後,隨仁波且到熱振寺學噶當教誡,並奉上師之命為幾位弟子講授《俱捨論》。仁波且對普瓊瓦非常器重,將尊者密法噶當第十六章教誡僅授於他,此法之傳承是當年尊者與仁波且居於葉爾瓦拉日山時,尊者答復幾個重要弟子問題並述說仁波且之事跡,並告知仁波且為宣講未來所化之事,要他終身奉行第十六章教誡。之後,尊者與仲敦巴又將第十六章教誡傳授給俄·雷必喜饒,雷必喜饒則傳授於阿裡的喜饒堅贊,喜饒堅贊傳格西普瓊瓦,普傳绛山仁清堅贊,開噶當派“口訣”一系。尊者與眾弟子問道錄全名為《噶當寶籍》(或《噶當書》、《噶當師弟問道錄》),這部書是尊者門下師徒秘密傳授的教法,未在世上廣泛傳授,其中仲敦巴仁波且請問尊者的問道語錄名為《祖師問道錄》。有廣本和略本尊者傳,噶當十六明點傳承師別傳等匯編;由俄·雷必喜饒和枯敦等請問的名《弟子問道錄》。謹俄瓦·次程巴是仁波且三弟子,他二十歲時到熱振寺,師事仁波且,因常隨上師左右,故稱謹俄瓦,意為“眼前人”,他亦從仁波且得秘密指授。

仲敦巴仁波且肉身雖入滅了,但他化身會象《噶當書》中記載的那樣,會常入世間度化眾生。如後來的三世章嘉活佛在藏地時,一次舉行會供輪祭祀活動,在返回途中,從柏林深處突然出來了一個衣袖搭在肩上的乞丐,堪欽多傑強對章嘉說:“若有尼泊爾章噶(尼泊爾貨幣),就施捨給他吧!”章嘉問侍從:“有章噶嗎?”轉眼之間,那人卻不知去向了。土觀活佛曾親耳聽章嘉說,那人可能是仲大師。《噶當書》中就有這樣的話:“我的真正化身,多次裝扮成比丘,模樣如同貧苦的叫花子”。最後,我以古代大德的話來贊頌仁波且的功德:

阿底峽仲敦巴如一雙日月,用恩德將西藏的全境照亮。

原文發表於《菩提心》電子版

 

上一篇:陳士東居士:捨
下一篇:陳士東居士:快樂真好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