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XIE YIN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居士文章

 

溫金柯博士:以經顯經的《觀無量壽經》大意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以經顯經的《觀無量壽經》大意

一、前言

《觀無量壽經》的綱要,善導大師分為「定善」與「散善」,最後又說:「上來雖說定善兩門之益,望佛本願意在:眾生一向專稱彌陀佛名」,將全經大意歸於稱名。依此,法然上人《選擇本願念佛集》第十二章〈付囑念佛章〉的诠釋是:「當知隨他之前,雖暫開定散門,隨自之後,還閉定散門。一開之後永不閉者,唯是(稱名)念佛一門。」也就是說,「十三觀」的定心觀佛、「三福九品」的修福回向,都是「暫開還閉」的法門,往生的唯一行業,只有稱名一門而已;此一觀點,拙著〈新眼光讀日本淨土宗法然上人選擇本願念佛集〉已辨其非。

既辨其非,應當重新閱讀《觀無量壽經》,以經顯經,暢明其旨。

二、《觀經》大要

《觀無量壽經》的內容是以韋提希夫人願生阿彌陀佛極樂世界,而請釋尊「教我思惟,教我正受」,釋尊即為宣說。關於這一次說法的內容,釋尊自己的命名是:「佛告阿難,此經名『觀極樂國土、無量壽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亦名『淨除業障,生諸佛前』。」

從韋提希夫人的提問,到釋尊的回答,可以看出此經的主題是「觀察思惟極樂淨土的依正莊嚴」,其目的是為了「淨除業障,生諸佛前」。

韋提希夫人發願往生極樂世界,隨即提出來的問題就是「教我思惟,教我正受」。這是因為依當時的宗教常識,往生清淨善處的方法,「思惟、正受」就是其中最核心的部份。

「人天善果」,在後代一般佛教徒的心目中,含有貶意,似乎不屑為之。但是佛教的正義,這是解脫道與菩提道的基礎,是一般佛教徒應當首先具足的。從原始佛教開始,佛陀的教化,首先開示的就是這個。如《中阿含.教化病經》說:「如諸佛法,先說端正法,聞者歡悅。謂:說施、說戒、說生天法;毀呰欲為災患、生死為穢;稱歎無欲為妙、道品白淨。」能夠接受這個的(聞者歡悅),才為他進一步說趣入涅槃之道。從大乘淨土教的意旨來說,雖然極樂淨土超出三界,即是無為涅槃界,但是初聞者往往類同之,因此,韋提希夫人有如是之問。

所謂「生天法」,就是往生天界的方法。《分別功德論》說:「布施也、功德也、思惟也,此三行,世俗生天法。」換言之,要積集福德,才能往生善處,而持戒與布施,都屬於廣義的「戒」;思惟則屬於「定」。戒與定,一方面是「三無漏學」的前二支,另一方面也是佛教認為的「世俗善業」的主要內容。而修定思惟須以持戒、布施為基礎,才容易得力,因此,修定思惟是更為殊勝的善業。正是在這一常識的基礎下,韋提希夫人在願生極樂淨土之後,接著了提出「教我思惟,教我正受」的請求,而釋尊所回答的內容,也正是「觀極樂國土、無量壽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以使她「淨除業障,生諸佛前」。

三、淨業正因:三福

在此經中,釋尊在具體說明如何思惟觀察極樂世界依正莊嚴之前,首先提出的,則是「三世諸佛的淨業正因」,也就是「三福」。經說:

「欲生彼國者,當修三福:一者孝養父母,奉事師長,慈心不殺,修十善業。二者受持三歸,具足眾戒,不犯威儀。三者發菩提心,深信因果,讀誦大乘,勸進行者。如此三事名為淨業。」

佛告韋提希:「汝今知不?此三種業,乃是過去、未來、現在,三世諸佛淨業正因。」

接著,釋尊才開始敘述思惟觀察極樂淨土的方法。

三福的內容,第一「孝養父母,奉事師長,慈心不殺,修十善業」,指的是實踐世間的善行。第二「受持三歸,具足眾戒,不犯威儀」,指的是實踐聲聞佛教的戒行。第三「發菩提心,深信因果,讀誦大乘,勸進行者」,指的是實踐大乘菩薩道的戒行。教導行人在定心思惟之前,要先具足戒行,這樣的教導也是佛教的常軌,因此經中才會說,「此三種業,乃是過去、未來、現在,三世諸佛淨業正因」。

四、思惟:「觀極樂國土依正莊嚴」與「淨除業障生諸佛前」的一體兩面

接下來,釋尊開始敘述思惟觀察極樂淨土的方法,也就是十三觀。十三觀依序為:日想觀、水想觀、地想觀、寶樹觀、寶池觀、寶樓觀、華座觀、佛像觀、佛真身觀、觀音觀、勢至觀、普觀、雜想觀。十三觀的次第,是從單純的日想觀,逐漸復雜,到極樂世界的依報莊嚴,再到觀阿彌陀佛與二大菩薩的身相莊嚴,然後觀想行人自己生於西方極樂世界。

在此段經文中,有幾個值得注意的重點。

一是釋尊在向韋提希夫人解說的同時,還三次付囑阿難要將所說的內容受持流通。如在說第一「日想觀」之前說:「阿難!汝當受持,廣為多眾宣說佛語。如來今者,教韋提希,及未來世一切眾生,觀於西方極樂世界。以佛力故,當得見彼清淨國土,如執明鏡,自見面像。見彼國土極妙樂事,心歡喜故,應時即得無生法忍。」在說明第三觀「地想觀」之後,釋尊又對阿難說:「汝持佛語,為未來世一切大眾欲脫苦者,說是觀地法。」在說明第七「華座觀」之前,釋尊又對阿難及韋提希說:「谛聽谛聽!善思念之!吾當為汝分別解說除苦惱法。汝等憶持,廣為大眾分別解說。」

從這裡,我們可以看出,釋尊在教韋提希夫人思惟觀察極樂世界的時候,也有意在此同時教導未來世一切眾生,因此才會殷殷付囑阿難,三致其意。這與法然上人所理解的,指稱思惟觀察極樂莊嚴的內容,是「暫開還閉」,也就是不要流通,是不相符合的!

第二、如前所引的那段經文:「如來今者,教韋提希,及未來世一切眾生,觀於西方極樂世界。以佛力故,當得見彼清淨國土,如執明鏡,自見面像。見彼國土極妙樂事,心歡喜故,應時即得無生法忍。」釋尊在此清楚地指出:思惟觀察西方極樂世界的方法,是如來教示的;而眾生之所以能見彼清淨國土,是「以佛力故」。教眾生觀察淨土的是佛,使眾生以依此方法而得見淨土的,也是依恃佛力之故。由此可見,修觀淨土並非眾生自力可成;但是依恃佛力,眾生可以修習觀察。因此,「修觀」與「自力」並不能劃上等號。「依他力」與「不要修觀」也不能劃上等號。

善導大師的《觀經疏》在說明「日想觀」時指出,修觀而有障礙的,乃是由於眾生的業障「障蔽淨心之境,不能令心明照」。行者見此,應當嚴飾道場,在佛前忏悔無始劫以來所造罪業。禮忏到三障盡除,就能夠「所觀淨境,朗然明淨」。因此,從一定的意義上來說,行人心境的明淨與否,與其業障是否淨除息息相關。而眾生能否淨除業障,從佛教的教義來說,除了般若之外,最主要的就是佛力了。因此,不能把「修觀淨土」視為「自力」,相反的,它是行人依憑佛力,淨除業障的自然顯現。

第三、釋尊雖然在此教導了十三觀,但是,在第三「地想觀」時,佛就說:「若觀是地者,除八十億劫生死之罪,捨身他世,必生淨國,心得無疑。」也就是說,修到初級階段,就已經必定往生了。接下來,第六「寶樓觀」,佛說:「若見此者,除無量億劫極重惡業,命終之後,必生彼國。」第七「華座觀」:「此想成者,滅除五百億劫生死之罪,必定當生極樂世界。」第八「佛像觀」:「作是觀者,除無量億劫生死之罪,於現身中得念佛三昧。」第九「真身觀」:「作此觀者,捨身他世,生諸佛前,得無生忍。」第十、十一觀音、勢至觀,則有「作是觀者,不遇諸禍,淨除業障,除無數劫生死之罪。」「觀此菩薩者名第十一觀,除無數劫阿僧祇生死之罪。作是觀者,不處胞胎,常游諸佛淨妙國土。」第十二觀:「見此事已,名見無量壽佛極樂世界,是為普觀想,名第十二觀,無量壽佛化身無數,與觀世音及大勢至,常來至此行人之所。」

依此,也可以看見,修觀淨土莊嚴的程度,與其人淨除業障的程度為一體的兩面。須知,思惟觀察淨土依正莊嚴,其背後的動力,就是行人「一心皈命彌陀、願生淨土」之心。這樣的心能使佛力有所施為,為其淨除業障。業障越是被淨除,則顯現為修觀越是進步。依經中所示的程度,若以來世往生淨土為目的,第三觀成,就必定得生;第八觀成,就能夠在今身,得念佛三昧,常得見佛。第十二觀成,如同今身即在極樂淨土無異。

五、往生之相狀:上品上生總攝十三觀之人

釋尊在教示觀極樂世界依正莊嚴的十三觀之後,又重新開始了另一段教導,就是敘述往生淨土的九品眾生。這一段經文,善導大師說它是「散善」,以別於前面說的十三觀為「定善」。但筆者認為,將敘述九品往生的這一段經文界定為「散善」是不精確的。因為上品上生的人「修習六念」,其實就是定心思惟,因此也包含了「定善」在其中。而下品往生則都是惡人,不能稱之為「善」,因此把九品總稱為「散善」並不適當。

顯然,釋尊是用「上品上生」來統攝前面所說修習十三觀的人,並對這些人來世往生的情況作了描述。因為在敘述十三觀時,釋尊已經明示,第三觀成的人來世必生淨土;乃至第十二觀成的人,此身即同在淨土。但是這些人無論如何,都必定會有壽終之時,因此,釋尊在此說明他們往生的相狀。

為說明這些人的狀態,釋尊首先的提示是,眾生之所以會往生極樂,是因為他們真誠、深刻地發願往生極樂淨土:「若有眾生願生彼國者,發三種心,即便往生。何等為三?一者至誠心,二者深心,三者回向發願心。具三心者,必生彼國。」釋尊的這一說明是總綱性的。從上品上生到下品下生,無不如此。

接下來,釋尊又列舉說明,在「具三心而往生淨土」的眾生當中,有種種差別。首先就是上品上生。這種人的特色是:「一者、慈心不殺,具諸戒行;二者、讀誦大乘方等經典;三者、修行六念,回向發願,生彼佛國。具此功德,一日乃至七日,即得往生。」

這樣的人,正是前面十三觀所說的:在具備戒行、認同大乘菩薩道的前提下,又修習「念佛」等六念法門。前面敘述十三觀時,談到淨除業障已達極好的狀態,此身已如同在極樂淨土的行人,乃至第三觀成,必定會往生極樂的眾生,都可統攝於上品上生人中。

但是釋尊在此所說的上品上生人,顯然還要比十三觀中所說的更為寬泛。也就是即使沒有修習到第三觀成,只要具此功德,一日乃至七日的,即得往生,而且是上品上生。

釋尊敘述其人往生的相狀:「生彼國時,此人精進勇猛故,阿彌陀如來,與觀世音,及大勢至、無數化佛、百千比丘聲聞大眾、無量諸天、七寶宮殿;觀世音菩薩執金剛台,與大勢至菩薩,至行者前。阿彌陀佛,放大光明,照行者身,與諸菩薩授手迎接。觀世音、大勢至,與無數菩薩,贊歎行者,勸進其心。行者見已,歡喜踴躍,自見其身,乘金剛台,隨從佛後,如彈指頃,往生彼國。生彼國已,見佛色身,眾相具足,見諸菩薩,色相具足,光明寶林,演說妙法。聞已即悟無生法忍,經須臾間,歷事諸佛,遍十方界,於諸佛前次第受記。還至本國,得無量百千陀羅尼門,是名上品上生者。」

聞者或者會怪異於,為什麼上品上生者的條件如此寬泛,而往生的所得竟然又如此莊嚴?但這此正顯示淨土信仰的特色,以及阿彌陀佛的本願之所在。

六、總論往生之相狀

九品往生段的總綱是:「若有眾生願生彼國者,發三種心,即便往生。何等為三?一者至誠心,二者深心,三者回向發願心。具三心者,必生彼國。」從上品上生到下品下生,無不如此。

上品上生段總攝十三觀之人,且擴大其范圍,只要是具足戒行、讀誦大乘、並且修習念佛等六念,而將其功德回向願生淨土的,下至一日乃至七日,阿彌陀佛就無限擴大他的功德,而滿足其修行的願求。上品中生以下的各種往生人的相狀,也都是如此。

釋尊在上品上生總攝修十三觀的人,隨後又敘述其他種類的往生人,其意至明,就是:不必修習十三觀,也能夠往生極樂。以下開始列舉其類別。

上品中生,其狀態是:「不必受持讀誦方等經典,善解義趣,於第一義心不驚動,深信因果,不謗大乘。以此功德,回向願求生極樂國。」這裡描述的是屬於大乘智證門的修行人,如修《般若》的,或者像是漢傳佛教的禅宗、天台、華嚴、密宗的修行人,皆可攝歸此類。而其往生為:「行此行者,命欲終時,阿彌陀佛與觀世音及大勢至,無量大眾眷屬圍繞,持紫金台,至行者前贊言:『法子!汝行大乘,解第一義,是故我今來迎接汝。』與千化佛一時授手。行者自見坐紫金台,合掌叉手贊歎諸佛。如一念頃,即生彼國七寶池中。」(下略)

而上品下生,則是更廣義的大乘佛教徒,甚至只是初階的大乘信徒而已。其狀態為:「上品下生者,亦信因果,不謗大乘,但發無上道心。以此功德,回向願求生極樂國。」而其人將命終時,「阿彌陀佛及觀世音並大勢至,與諸眷屬,持金蓮華,化作五百化佛,來迎此人。五百化佛一時授手,贊言:『法子!汝今清淨發無上道心,我來迎汝。』」(下略)

而中品上生與中品中生,都是受持基本的聲聞戒律,甚至只是初級的聲聞佛教信徒而已,這樣的人若將功德回向願生淨土的,臨命終時,佛都來迎。

中品下生則連佛教徒都不是,因為他們沒有受持聲聞皈戒,而且顯然也未曾聽聞大小乘佛法,而是一般的世間善人:「中品下生者,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孝養父母,行世仁義。」這樣的人,只是在臨終時,遇到了善知識「為其廣說阿彌陀佛國土樂事,亦說法藏比丘四十八大願。聞此事已,尋即命終,譬如壯士屈伸臂頃,即生西方極樂世界。」

而下品的上中下生,和中品下生一樣,同樣也都是臨命終時,才聽聞阿彌陀佛的救度事,而這些人連世俗善業都沒有。下品三位都是惡人,下品中生是佛教徒中的惡人,他們毀犯戒律、偷盜僧物、不淨說法,無有慚愧,等於是佛教的敗類;下品下生是五逆十惡,是極惡之人,但是只要回心念佛,願生極樂,佛也來迎。由此可見,從九品往生這一段經文來看,聞知阿彌陀佛淨土,而心生向往,無論此人罪福多少,時節久近,以及表達願生心的形式如何,當他臨命終時,佛都會來迎接他到極樂淨土。這就是九品往生段要述明的。

七、總結:回觀全經要旨

既然「九品往生段」不應稱為「散善」,那麼,相對的,說明「十三觀」的經文,也不應稱為「定善」。因為「定善」、「散善」是相對而成立的,一既不立,另一個也不能獨存。那麼,應當怎樣界定這兩段經文的意旨呢?筆者認為,既然此經的要旨是「觀極樂國土、無量壽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與「淨除業障生諸佛前」,應可以依此二義來判別。

依「觀極樂國土、無量壽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來看,修十三觀的人,依佛力、依思惟觀察、依淨除業障,而能對極樂世界的觀察,漸次從粗觀到細觀,從依報到正報,乃至達到就如同現身即處於極樂淨土一般;而對九品往生人來說,極樂世界的依正莊嚴是臨命終時,佛力護佑,一時現前的。從「淨除業障生諸佛前」來看,修十三觀時,淨除業障的果效具體表現在禅心的清淨;而對九品往生人來說,則顯現為往生淨土之後,無有眾苦、但受諸樂,而且道果的必定圓滿成就。

依此二義來看,「十三觀段」講的是行者命終前的今身之事,「九品往生段」講的是信者臨命終時與往生後的來生之事。應依此分判前後二段的差別。

因此,在此經的最後,〈得益分〉中,敘述了聞法的韋提希夫人與五百侍女,都見到了極樂世界廣長之相,與阿彌陀佛及二菩薩,並因此得無生忍,發無上道心,釋尊授記她們都當往生彼國。這是敘述來生的利益。接著,釋尊又勉勵說:「行此三昧者,現身得見無量壽佛及二大士。若善男子及善女人,但聞佛名二菩薩名,除無量劫生死之罪,何況憶念!若念佛者,當知此人即是人中芬陀利花;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為其勝友,當坐道場,生諸佛家。」這一段主要講的是現今之身淨除業障、生諸佛家的利益。

對於淨土信仰者來說,欲得來世之利益,涓滴之善,回願必生。甚至究極而言,往生之業,靠的是阿彌陀佛的救度,而不是靠自己的善業。這是《觀無量壽經》說得再明白不過的。淨土信者應於此得大安心,全部交給彌陀就好。也就是說,不必為了疑慮自己能不能往生,而一直為此作種種的努力。相反的,「應當」或者「可以」努力的,是在必得往生的大安心中,自勉具備三福,並在此基礎下,依佛力,具足慚愧,常行忏悔,攝心自淨,常行念佛,而在業障淨除的過程中,不知不覺中,成為超乎常倫的「人中芬陀利花」,乃至「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為其勝友,當坐道場,生諸佛家。」

這就是《觀無量壽經》的大意與要旨。

二○○八年三月十日寫於台北象山

 

上一篇:仁煥法師:法會有關要求
下一篇:溫金柯博士:海納百川以成其大--謹以「福慧圓滿」贊頌導師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