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XIE YIN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居士文章

 

溫金柯博士:海納百川以成其大--謹以「福慧圓滿」贊頌導師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海納百川以成其大

謹以「福慧圓滿」贊頌導師

(一) 前言:

導師於2005年6月4日,以百歲高齡圓寂,由現代禅教團轉型的淨土宗彌陀念佛會,禀慧淨上人囑,由書法家小魚寫挽幛「福慧圓滿」致意。導師的智慧深廣是世人所推崇的,又以百歲高壽而神志清朗,悠游於法喜之中,譽滿宇內,而弟子各化一方,其福德也令人贊歎。

現代禅創始人李元松老師,於2002年4月26日隨昭慧法師的引見,在台中華雨精捨拜見導師,當時氣氛感人,李老師並當場請求皈依,導師欣喜開示:「你(李老師)有智慧又很誠懇,就賜法名『慧誠』。」自此,李老師方有緣於導師座下略盡孝心。然李老師於2003年12月10日,以壯年捨報,導師賜贈挽幛「淨德昭彰」,這是先師七七日靈前念佛期間,佛堂唯一懸掛的悼念文字。

現代禅教團改為彌陀共修會後,遵師遺教,靜默念佛,鮮與教界往來。但於一個多月前,聞知導師法體有恙,遂於4月19日,導師百歲壽誕的前一天,同修一行五人,代表先師前往花蓮慈濟醫院向導師探病並拜壽。拜見時,導師病況似不佳,但精神清醒。聽到明聖長老尼向導師說明:李老師的弟子來拜見。導師眼神深邃,臉上略有歡喜的表情。一個多月後,導師圓寂,此行竟成與現代禅弟子代師與導師作最後的訣別。

6月4日上午,導師圓寂。昭慧法師隨即以電話告知敏慧師姐,並於次日晚間邀筆者撰寫文章紀念導師。回想自筆者弱冠學佛以來,受導師思想啟發;後隨學於現代禅李老師,其思想也多所取汲於導師之法乳深恩。承昭慧法師厚意,邀請撰文,僅能以更廣泛的角度,談自己這一代學佛人受導師思想引導的「法因緣」以為報,希望能不辱法師的厚意。

(二)傳奇:理性、開放、重智的新佛法

導師《妙雲集》的編輯出版,始於1969年冬,成於年1973年秋末。導師的這套書,在佛教界引起怎樣的影響,佛教史學者可以作進一步的研究,僅以我自己的見聞來看,它所帶來的,應該是一陣陣佛教思想革命的旋風。

我在1978年讀大學,開始接觸佛法的時候,就親眼見到了導師《妙雲集》思想在長我幾歲的台灣學佛青年當中刮起的旋風。導師及其《妙雲集》,在我初聞佛法的芒昧年代,是傳奇性的思想革命的代表。當時一般大學佛學社還彌漫著封閉、保守、反智、禁欲的積習,政大佛學社卻因導師的思想而帶來開放、自由、理性、重智的新學風。當時,我聽佛學社一位傑出的學長提到讀《妙雲集》的感受:「這個人怎麼一直說出我心中正想要說出來的」。這使初學的我印象非常深刻。

導師是時代的傳奇人物,他對佛法的探索與诠釋讓人覺得此中有新意,它通往一個新的可能性。從李老師學佛的經歷來看,現代禅也是在這個脈絡之下發展出來的。1988年,李老師《與現代人論現代禅》一書出版。當時在《文殊雜志》上看到黃國達學長為此書寫的序,深以為然,覺得那個「新的可能性」更加具體了。當時的欣賞、隨喜、贊歎,曾吸引我去聽李老師的演講「二十一世紀的禅」。當時的印象是見到了一個光潔、剔透、潤澤如玉的人。

懷著這份好感,後來,因《法光雜志》創刊,當時作為編輯的我,為了「創刊號」規劃的主題采訪,前往拜訪李老師。在訪問之中,竟然忍不住將自己學佛多年的疑問向李老師提出,並且請求加入現代禅教團。就如我過去曾經寫過的自述,在加入現代禅之前,我還沒有完全的信仰佛教。在這之前,我是一個接觸佛教、被佛教吸引,但也不滿意於佛教,在信仰的門前,徘徊掙扎的人。從一定的意義上說,我所信仰的佛教,或者說,我的皈依處,是在印順導師《妙雲集》開展出來的各種「可能性」的其中一個答案。

(三)傳奇又一章:海納百川,以成其大

從導師的《妙雲集》,到以《妙雲集》為基礎開展出來的各種可能性之間,自然會有一些差異。導師曾經自述:「予學尚自由,不強人以從己。……我從未存心要大家學得跟我一樣。眾人的根性、興趣、思想是各各不同,勉強不來的。大家所學只要是佛法,何必每個人與我盡同。」,對於後學思想的發展,導師抱持著樂觀其成的態度。

但是,在這同時,導師對於後學能否正確無誤地了解他的思想宗趣,還是抱持著幾分關心。導師84歲時,出版的《契理契機之人間佛教》(1989年8月),開卷即說,自己過去的著作「涉及的范圍廣了些,我所要弘揚的宗趣,反而使讀者迷惘了。」因此,寫了這本小冊子,來說明自己的宗趣。

在「學尚自由」與「不失宗趣」之間,存在著一個「差異容受」的空間。而我相信,這個空間的大小,會由於各種不同的因緣、不同的言說層次,而呈現不一樣的狀態。

在各種以導師的《妙雲集》為基礎開展出來的各種可能性之中,現代禅的「榮幸」或「不幸」,是導師罕見地親自對彼此的差異表達了批評性的看法。導師1992年,以87歲的高齡,針對筆者的研究,寫了〈「印順法師對大乘起源的思考」讀後〉,說明我的看法其實是「誤解」。到1993年底,《獅子吼》第32卷11、12期合刊,又發表了導師的〈《我有明珠一顆》讀後〉,以佛教界的泰山北斗之尊,撰文批評現代禅的思想。從「印順導師著作年表」來看,〈《我有明珠一顆》讀後〉是導師停筆前,最後發表文章。筆者撰寫〈佛教根本思想辨微──敬覆印順法師「《我有明珠一顆》讀後」〉之後,導師及其門人也不再理會。這一事件,自然會使現代禅教團與導師及其門下的「差異容受」關系,呈現一定程度的緊張。

在弭平雙方緊張關系,擴大這個「差異容受」的空間方面,從現在來看,一切應歸功於昭慧法師多年來不懈的努力。昭慧法師素以戰斗精神揚威於佛教界與社運界,素來戰無不勝、攻無不克,但在處理與現代禅的關系上,卻以細致的善巧與驚人的耐心,維系與發展和李老師的情誼,做導師和李老師的橋梁,才終於有了前述2002年4月26日的皈依。李老師能在導師的座下,略盡弟子的孝心,滿足過去作為私淑者對於導師的心意,對於李老師來說,是快慰生平之一事;筆者以為,對於導師來說,導師的門庭廣大,只要不偏離佛法的根本精神,當能容受林林種種的差異而不以為忤,呈現為筆者過去說過的「千峰競秀的人間佛教」,乃是導師作為數百年來難得一見的偉大佛教思想家,應得的榮耀。從昭慧法師促成此事的心思和努力來看,顯現法師對導師的孝心,和對李老師的友愛,這種修道人的深情,超越一般人的想象。昭慧法師是導師座下的英才,已是人所共知的事實。但在我心中,法師譜寫的這又一章傳奇,是我作為李老師的弟子,最為感動與感激的。

(四)結語

李老師最後的宗教生命,歸於阿彌陀佛的大願海。這樣的見地,是否在導師「學尚自由」的范圍內,可能有些人會覺得可以商量。但我認為,導師給李老師的挽幛上寫著「淨德昭彰」,顯見導師是肯定或至少尊重李老師最後信仰歸趣的。海納百川,以成其大。導師之所以為「福慧圓滿」正是由此之故。

溫金柯沐手寫於象山彌陀村,二○○五年六月十五日

 

上一篇:溫金柯博士:以經顯經的《觀無量壽經》大意
下一篇:溫金柯博士:現代禅與印順法師的論辯及其反思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