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XIE YIN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居士文章

 

溫金柯博士:印順導師對阿含經的看法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印順導師對阿含經的看法

印順導師可能是中國佛教自有歷史以來,最重視原始佛教的大師級人物。他不但有《佛法概論》《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雜阿含經論會編》等關於原始佛教的專著[1];在其他著作中,導師也一再表現出,談問題時,每溯源於原始佛教的態度,如《唯識學探源》《性空學探源》《空之探究》《印度之佛教》《印度佛教思想史》《說一切有部為主的論書與論師之研究》《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修定修心與唯心秘密乘》……等均是荦荦大者,而其他論及和述及原始佛教的文章也不在少數。甚至在講述他最喜愛的《中觀論》時,還不忘去論證「中觀是阿含的通論」[2],足見他對原始佛教的重視。

由於導師對原始佛教的大量論述,使得廣大的學佛者,對原始佛教的內涵能有相當程度的熟稔,而他對原始佛教的重視,無疑也是喚起台灣新一代學佛者重視阿含經之風潮的有力因緣之一。無怪乎國內著名的阿含學者楊郁文居士在《印順導師的學問與思想》一書中,談到「導師對佛教無比的貢獻」時,首先就提出:「導師使(在中國)被輕視了將近二千年的《阿含經》得到應得的尊重[3]。」

導師是推重原始佛教聖典的,他說:「《雜阿含經》是佛教界早期結集的聖典,代表釋尊在世時的佛法實態。[4]」「在流傳世間的原始聖典中,這是教法的根源;後來的部派分化,甚至大乘『中觀』與『瑜伽』的深義,都可以從本經而發現其淵源。這應該是每一位修學佛法者所應該閱讀探究的聖典[5]。」

但是導師顯然不是一個獨尊原始聖典的學者,他從對佛教聖典集成過程的研究中,得出這樣的結論:「結集-共同審定出來的聖典,代表了當時佛教界公認的佛法。[6]」「所以(大小乘)佛教聖典,不應該有真偽的問題,而只是了義不了義,方便與真實的問題。說得更分明些,那就是隨(世間)好樂,隨時宜,隨對治,隨勝義的問題[7]。」所以最後說:「佛法在流傳中,一直不斷的集成聖典,一切都是適應眾生的佛法[8]。」換句話說,「『佛說』,不能解說為『佛口親說』,這麼說就這麼記錄,而是根源於『佛說』,其實代表了當時佛弟子的公意[9]。」「部派佛教者,忽略了自部聖典『是佛說』的意義;誤以為自部的聖典,都是王捨城結集的,這才引起了『大乘非佛說』的诤論。其實,一切佛法,都代表了那個時代(那個地區、那個部派)佛教界的共同心聲[10]。」

所以導師認為近代流行的「巴利聖典為佛教原始聖典說」,只是「代表赤銅鍱部的主觀願望」,並非歷史的實情[11]。而「依大乘經『佛說』的見解,『大乘是佛說』[12]。」總而言之:「佛法一切(大小乘)聖典的集成,只是四大宗趣的重點開展。在不同適應的底裡,直接於佛陀自證的真實[13]。」

在這樣的認識下,分辨一切經典的了義與不了義、方便與真實,才是導師措意之所在。關於佛法的核心,印順導師認為:「佛法是簡要的、平實中正的,以修行為主,依世間而覺悟世間,實現出世的理想-涅槃。[14]」「緣起中道,是佛法究竟的唯一正見[15]。」「佛法的如實相,無所謂大小,大乘與小乘,只能從行願中去分別[16]。」因此,他一方面認為:「以《雜阿含經》(「相應部」)為本的『四部阿含』(四部可以別配四悉檀),是佛法的『第一義悉檀』,無邊的甚深法義,都從此根源而流衍出來[17]。」另一方面又說:「大乘教雖為了適應時機而多少梵化,然而他的根本原理,到底是光華燦爛,能徹見佛法真髓[18]!」亦即無論是原始佛教還是大乘佛教,印順導師認為他們都掌握了佛法的核心大義。

但是他也指出,二者也都有不得不爾的方便適應:「古代的聲聞法,主要是適應於苦行,厭世的沙門根性;菩薩法,主要是適應於樂行,事神的婆羅門根性。[19]」因此他指出:「不能只看到大乘佛教中印度思想的融合,忘記了原始佛教也不能離開印度文明的搖籃[20]。」甚至他還特別強調:「初期佛法的時代適應性,是不能充分表達釋尊的真谛的[21]。」並為大乘辯護說:「大乘的真精神,是能『正直捨方便,但說無上道』的,確有他獨到的長處[22]。」

因此導師批評說:「釋尊住世時的佛教,我也承認比較上接近巴利文系的佛教。或者覺得它既然接近佛教的原始態,佛教徒只要忠實的依著它去行就得。……在我看來,他們只是依樣葫蘆的形式崇拜。他們根本的缺點,是忘卻佛教是哲者宗教之一,哲者宗教應怎樣去信仰它,從來沒有理會過。……真正的理智信仰者,看來似乎比形式崇拜者遠離了創教者的理解與制度,其實卻開顯了完成了創教者的本懷[23]。」

總而言之,導師是希望能深深的契入佛法的核心精神,抖落一切不合時宜的舊方便,進而提出契合時代的新方便,使佛法發揚起來。「宏通佛法,不應為舊有的方便所拘蔽,應使佛法從新的適應中開展[24]。」

至於如何契入佛法的核心精神,導師指出的途徑,無非就是教理的通達和身心的體證而已,如說:「我們應該深入釋尊的本懷。這要從佛教無限錯綜的演變中,從根本佛教的研究中,從身心調柔的體驗中,才能完成[25]。」

【本文原發表於《法光雜志》第7期(一九九O年四月十日)】

--------------------------------------------------------------------------------

[1] 《佛法概論》於一九四九年出版;《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於一九七一年出版;《雜阿含經論會編》於一九八三年出版。

[2]釋印順,〈中論為阿含通論考〉,《中觀今論》,【妙雲集】中編之二,台北市,正聞出版社,一九九二年四月修訂一版,頁一七──二四。

[3]楊郁文,〈印順法師的根本信念與看法〉,收錄於藍吉富主編《印順導師的思想與學問-印順導師八十壽慶論文集》,台北市,正聞出版社,一九八六年六月重版,頁五O。

[4]釋印順,〈序〉,《雜阿含經論會編》,台北市,正聞出版社,一九八四年七月出版,頁一。

[5]釋印順,〈序〉,《雜阿含經論會編》,台北市,正聞出版社,一九八四年七月出版,頁一。

[6]釋印順,〈自序〉,《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台北市,正聞出版社,一九九四年一月修訂本三版,頁三。

[7]釋印順,〈自序〉,《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台北市,正聞出版社,一九九四年一月修訂本三版,頁三──四。

[8]釋印順,〈自序〉,《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台北市,正聞出版社,一九九四年一月修訂本三版,頁四。

[9]釋印順,〈初期大乘經之集出與持宏〉,《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台北市,正聞出版社,一九八一年五月出版。頁一三二四。

[10]釋印順,〈初期大乘經之集出與持宏〉,《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台北市,正聞出版社,一九八一年五月出版,頁一三二五。

[11]釋印順,〈自序〉,《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台北市,正聞出版社,一九九四年一月修訂本三版,頁一。

[12]釋印順,〈初期大乘經之集出與持宏〉,《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台北市,正聞出版社,一九八一年五月出版。頁一三二七。

[13]釋印順,《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頁八七八。

[14]釋印順,〈序〉,《雜阿含經論會編》,台北市,正聞出版社,一九八四年七月出版,頁一。

[15]釋印順,〈自序〉,《佛法概論》,【妙雲集】中編之一,台北市,正聞出版社,一九八九年三月十一版,頁一。

[16]釋印順,〈自序〉,《佛法概論》,【妙雲集】中編之一,台北市,正聞出版社,一九八九年三月十一版,頁一。

[17]釋印順,〈契理契機之人間佛教〉,【華雨集】第四冊,台北市,正聞出版社,一九九三年四月初版,頁三O。

[18]釋印順,〈菩薩眾的德行〉,《佛法概論》,【妙雲集】中編之一,台北市,正聞出版社,一九八九年三月十一版,頁二三九。

[19]釋印順,〈自序〉,《佛法概論》,【妙雲集】中編之一,台北市,正聞出版社,一九八九年三月十一版,頁二。

[20]釋印順,《華雨香雲》,【妙雲集】下編之十,台北市,正聞出版社,一九八九年七月十版,頁二四七。

[21]釋印順,〈自序〉,《佛法概論》,【妙雲集】中編之一,台北市,正聞出版社,一九八九年三月十一版,頁一──二。

[22]釋印順,〈自序〉,《佛法概論》,【妙雲集】中編之一,台北市,正聞出版社,一九八九年三月十一版,頁二。

[23]釋印順,《華雨香雲》,【妙雲集】下編之十,台北市,正聞出版社,一九八九年七月十版,頁二四五──二四六。

[24]釋印順,〈自序〉,《佛法概論》,【妙雲集】中編之一,台北市,正聞出版社,一九八九年三月十一版,頁二。

[25]釋印順,《華雨香雲》,【妙雲集】下編之十,台北市,正聞出版社,一九八九年七月十版,頁二四七。

 

上一篇:溫金柯博士:現代禅與印順法師的論辯及其反思
下一篇:仁煥法師:人以命為本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