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XIE YIN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居士文章

 

溫金柯博士:傳戒史話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傳戒史話      
 
  關於律制,印順法師說:「從修行解脫來說,律是不必要的;如釋尊的修證,只是法而已。然從佛法的久住人間來說,律是有其特殊的必要性[1]。」在律制當中,有接納新人成為出家僧團之一份子的辦法,稱為受具足法。印順法師說,成立受具足法的目的,是「為了佛法的推行於人間」[2]。
 
  據《摩诃僧祇律》卷廿三[3]的記載,佛陀成道以後,開始說法度眾,其中有願意追隨佛陀出家的,佛陀對他們說:「善來!比丘!」他們就成為出家僧團的一份子;與此同時,佛陀也教導比丘們應該學習他,也接納其他人加入出家僧團的行列,它的方法也是對新加入者說:「善來!比丘!」即可。「善來」的梵語是「Svagata」,就是「歡迎」的意思,是問候語。所以印順法師說,這樣的方式是制度建立之前的「道義的自由結合」[4]。
 
  後來由於這種只說:「歡迎你!」就接納一個人加入出家僧團的方式產生了一些不整齊的現象,因此應捨利弗的請求,佛陀建立了「十眾受具」的辦法,也就是用一個制度來審核新加入者的資格,並以十個出家眾共同的接納作為加入出家僧團的條件。
 
  印順法師說:「大眾部是戒從大眾得的;而上座部系,和尚為大眾的主體,戒是應從和尚得的[5]。」對此,他表示「應重視《僧祇律》的獨到精神」,因為這樣表示了「在受具時,推與僧伽(十人為法定代表),使受具者在佛法(得戒)中,直接與僧伽相貫通[6]。」因此,他說:「依律制,如受具足戒的,成為僧伽一員,不只是加入當前界內的僧伽(現前僧),而是成為全體僧伽的一員。全體的僧伽,稱為『四方僧伽』[7]。」「四方僧,不為當前的時空所限,而有永久性與普遍性,成為佛法住世,佛教延續的實體[8]。」
 
  《摩诃僧祇律》卷廿三,又敘述了佛陀應億耳的請求,考慮實際上的困難,允許邊地受具,只要五位法定代表人的審核就可以了,稱為「五眾受具」[9]。
 
  綜上所述,受具足戒的意義其實十分單純,印順法師說:「受戒,只是在大眾前,立定誓願,決意受持某類(或沙彌、或比丘等)律儀,經大眾認可,這等於參加黨團,舉行遵守黨規的宣誓儀式。這是重要的、嚴肅的,但並不是繁雜的[10]。」「受戒的只要有衣缽、不犯遮難。雙方條件具足,傳授比丘戒法,一兩點鐘,究竟圓滿。現在的西藏、錫蘭、緬甸,還是如此[11]。」
 
  若再進一步推求,受具足法的核心精神,只是「請求和接納加入僧伽」而已,這在「善來受具」的不成文法中最是清楚;「十眾受具」「五眾受具」的成文法,只是在這當中規定了審核與共同認可的程序與條件。
 
  中國作為一個接納佛教的異邦,向來對於西竺的規定抱持著極端尊重的心情,對於經律上的規定往往視為神聖不可凌替和不容懷疑。這樣的精神固然是敬法重法,是崇高宗教情操的表現,但是也造成了一些反效果。這個現象在傳戒的歷史中表現得相當突出。
 
  佛教初入中國,度人出家時,因未滿五人,新出家者只是剃發披服缦條。這些中國最早的出家人,是不被佛教史學家承認其僧格的。其實從他們是志願捨俗出家,而且被傳教的比丘接納來看,怎能否定他們也是僧伽的一份子呢?
 
  後來戒經不斷的傳入與翻譯,五世紀初更掀起了律典翻譯的熱潮,諸部律典相繼譯出。但就在這個過程中,出現了一部份佛教徒不斷以戒經中的規定來要求受戒的情形。其中,以比丘尼僧團成立的艱辛最足以說明問題。
 
  西晉升平元年(西元三五七年)洛陽竹林寺淨檢尼等四人,參加昙摩竭多依《僧祇律》設立的戒壇,受具足戒。結果此事在當時受到強烈的攻擊,因為戒律中規定女人必須在兩眾出家,而事實上那時候中國根本還沒有合法的比丘尼,結果淨檢一行人只好逃到泗水,在船上結壇受戒。但這次受戒依然不受後代的承認,只得於劉宋元嘉年間,再度由錫蘭請來比丘尼眾,終於在西元四三四年才使中國的女性在二眾邊受了具足戒。《中國佛教人物與制度》中說:「世傳漢代婦女阿潘出家但受三皈,晉時淨檢尼只在一眾邊得戒,都未得全戒;故中國尼眾於二眾邊受具足戒的,以慧果、淨音等為始[12]。」從漢末至劉宋,恐怕有將近三、四百年的時間,這些捨俗出家且被弘法者接納的出家女眾,只因不合戒律的成文法,就被否定其僧格,思之難免令人不平。
 
  由此觀之,可見中國佛教徒在「受具」這件事情上,其儀式的重要性已經超過了它的實質意義。這種重視形式的「中國佛教精神」一直到近代都沒有任何改變。明代中葉以後,由於政府封閉戒壇,受戒軌則逐遭廢弛。這對中國佛教徒來說,實在是難以忍受的事。明末,一大批傳戒儀式又被制訂出來,其中,見月讀體的《傳戒正范》[13]是沿用至今的傳戒典則。
 
  台灣光復以後,以白聖法師為代表的中國佛教會,以「傳戒」作為改造台灣佛教的手段,不能不說是極有影響的。但是在我們來看,就在一九五三年中國佛教會首次在台南大仙寺傳戒的前夕,印順法師在贊歎之余,也對中國佛教向來注重形式的作風作了針砭:「有人見到中國佛教(不但是台灣)的衰落,以為病在傳戒太潦草了,於是發表高論,有以為至少要三個月,有以為要一年、三年。這些,根本不知道戒律是什麼,傳戒是什麼[14]!」「而我們中國,把傳戒看成天大的喜事;等到戒牒到手,誰也問他不到,讓他掛單去,趕經忏去,這才是大毛病。怪不得隆重傳戒,被譏為粉墨登場,做作一番[15]。」
 
  看看台灣今天佛教的風氣,印順法師四十年前的針砭似乎仍然顯得那樣鮮明辛辣。看到《佛教新聞周刊》[16]上今年兩家的傳戒通啟,標榜的東西似乎並沒有什麼改變,回想起如學法師在《法光雜志》第4期的專訪中,對光復後的台灣佛教風氣的評語就是「表面化、不實在」[17],在這樣的風氣中,如果諸山長老們還繼續振振有詞,那麼誰有力量挽回其萬分之一呢?
 

上一篇:寂靜法師:如何培養孩子
下一篇:溫金柯博士:讀經隨筆四則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