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邪*YIN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居士文章

 

韓廷傑教授:斯裡蘭卡的編年史詩--《大史》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斯裡蘭卡的編年史詩--《大史》

韓廷傑

巴利文《大史》(Mahavamsa)是斯裡蘭卡的國寶,是以佛教發展史為線索的王朝史,前部分純屬佛教內容,後部分敘述歷代國王對佛教的態度,以及所從事的佛教事業。在斯裡蘭卡、泰國、緬甸、老撾、柬埔寨等一些信仰上座部佛教的國家中,只有斯裡蘭卡有這樣一部完整的歷史,這不能不說是斯裡蘭卡人民的一大驕傲,是研究上座部佛教最主要的參考書。它不僅完整地敘述了斯裡蘭卡佛教史,也涉及到其他的上座部佛教國家。

最先校勘出版《大史》的是德國人蓋格爾(W. Geiger),他於一九○八年由英國巴利聖典協會出版了羅馬字體的《大史》,並於當年譯成德文,又於一九一二年格德文的《大史》譯成英文,在世界上廣泛傳播,產生巨大影響。當然,最關注這本書的還是斯裡蘭卡人。

蓋格爾以第三十七章第五十頌為界,分為《大史》和《小史》,日譯本沿用其說,譯為《大王統史》和《小王統史》。蓋格爾作此區分的主要理由有二:(一)第三十七章第五十頌以後出現了這樣一句話:“向薄伽梵、阿羅漢、三藐三佛陀致敬!”一般來說,在巴利文作品中,只有在一本書的開頭才會出現這樣的話;(二)第九十九章第七十六頌分為大王朝和小王朝。

斯裡蘭卡的著名佛教學者羅羅教授不同意這種區分,在他的《錫蘭佛教史》中,對蓋格爾的上述觀點進行了批駁,從第一章至第一百零一章,每一章的末尾都注明《大史》。這只能說是一本大書,不能區分為《大史》和《小史》兩本小書。

蓋格爾的第一個理由是不能成立的,這種話在一本書的開頭固然是經常出現,但從《大史》整個情況來看,第一章至第三十七章第五十頌是一個人的作品,從第三十七章第五十頌開始似乎是他人補寫的,補寫時加上這樣的話是完全有可能的。羅羅教授認為蓋格爾的第二個理由也是不能成立的,這只能說明《大史》包含了大王朝和小王朝的行事,卻沒有理由區分為兩本書。筆者曾於一九八七年至一九八九年間赴斯裡蘭卡,在羅羅教授指導下進修巴利文與上座部佛教,此間也曾和某些學者探討過這個問題,多數學者都同意羅羅教授的觀點,巴利文的《大史》應當包括蓋格爾所說的《小史》。很多外國學者亦采納了這種觀點,如前蘇聯學者瓦.伊.科奇涅夫著《斯裡蘭卡的民族歷史文化》一書所引用的斯裡蘭卡歷史學家門季斯的話說:“《大史》記錄了斯裡蘭卡從一開始到十八世紀中期的歷史。”(王蘭譯,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第三○七頁)從時間來看,這裡所說的《大史》,顯然包括了《小史》,被蓋格爾定為《大史》的下限第三十七章第五十頌只寫到公元四世紀。他所說的《小史》最後一章(第一百零一章)則寫到十八世紀。

斯裡蘭卡的著名佛教學者佛授(Buddhadatta),不但對蓋格爾的校勘和翻譯提出很多具體意見,且將這些意見寫信告訴給他。蓋格爾除給佛授回信並於一九三三年在《印度史學季刊》發表文章,承認他在《大史》的問題上犯了很多錯誤,他認為他失誤的主要原因是他遠離斯裡蘭卡,缺乏必要的資料,他建議出版《大史注》時,把佛授的意見都收進去。他說過這話不久就與世長辭了,佛授後來將自己的意見單獨出版成一本書--《糾正蓋格爾關於《大史》的錯誤》(Corrections of Geiger's Mahavamsa)。

《大史》長達一百零一章,敘述的內容從公元前五世紀佛陀三次訪問錫蘭島,直至十八世紀英國入侵。這麼漫長的歷史著作,自然不可能出於一人之手,是由多人分段撰寫的。根據僧伽羅文資料,大致可以分為五個部份:

(一)從第一章至第三十七章第五十頌,內容為公元前五世紀毗阇耶來島至公元四世紀的摩诃捨那王,敘述了近八百年中六十一個國土的事跡。作者是摩诃那摩(Mahanama,意譯大名)。他的生活年代大約是公元五世紀後半期到六世紀前半期,《大史》的第一部分寫作自然也是這個時期。關於摩诃那摩的生平事跡我們知道得很少,只知道他是斯裡蘭卡古都阿努拉達普拉的帝迦散陀寺的一位長老,著有《妙法釋論》。

在斯裡蘭卡的同類著作中,《大史》也不是最早的作品,在此前一百多年即有一部《島史》,內容正好相當於《大史》的第一部分,即從佛陀三次訪問钖蘭島,一直寫到摩诃捨那王。《島史》比較接近原始資料,比較真實,但文字粗俗,且有很多重復,有的過繁,有的太簡,結構松散。《大史》第一部分的作者摩诃那摩吸取了《島史》所提供的原始資料,又增加了很多三藏注釋中的新資料,經過一番藝術加工,《大史》內容就更豐富了,藝術性也大大提高。所以《大史》不僅是屬於歷史的文獻,也是優美的文學作品,的確是一部光輝的史詩。

(二)從第三十七章第五十一頌至第七十九章第八十四頌。所記史實從公元四世紀至十二世紀,主要內容是寫波羅迦摩巴忽一世王的英雄業績,作者是達摩只底(Dhamakitti),他是一位信仰虔誠、嚴守戒律的高僧。

(三)從第八十章維阇耶巴忽二世王開始,至第九十章波羅迦摩巴忽四世為止,所記史實從十二世紀至十四世紀,作者不詳。

(四)從第九十一章波羅迦摩巴忽五世王至第一百章揭底悉利羅阇悉诃,所記史實一直延續到一七五八年。作者是T.蘇曼伽羅(Tibbotuvare Sumangala)。

(五)第一百零一章,作者是H.S.蘇曼伽羅(Hikkaduve Siri Sumangala)。

《大史》對整個佛教史上的很多重大問題,都提供了極為寶貴的資料,如佛陀涅槃的年代,佛教結集、佛教都派的演變、佛教在世界上的傳播、南傳佛典的形式,斯裡蘭卡佛教史以及與泰國、緬甸等國的佛教關系。

正因為《大史》影響巨大而深遠,公元九世紀首度出現了這本書的疏釋《大史注釋》和《大史增篇》,很快地就有德譯、英譯、俄譯本,並於一九三九年出版了日譯本,收入《南傳大藏經》中,筆者根據英國倫敦巴利聖典協會出版的校勘本,經過數年努力,於一九九一年七月將巴利文《大史》譯成漢文,於一九九六年十月由台灣佛光出版社出版。

 

上一篇:韓廷傑教授:阿賴耶識探源
下一篇:韓廷傑教授:道安對譯經事業的貢獻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